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7347|回复: 0

坐牢(十)

[复制链接]

13

主题

6

回帖

195

积分

注册会员

积分
195
发表于 2024-3-18 18: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律师见面拨云雾    去伪存真还事实
吃饭数日子,干活忘往事。牢房里的生活,就在一天三顿饭和拚命做灯泡中不知不觉的渡过了。
“58号,过来拿起诉书。随着铁牢门的打开,第二杀手笑嘻嘻对黄文彬喊道。
什么情况?黄文彬赶紧丢下手中的活计,拿过起诉书看了起来。
放心,你没大事,上面没有汪有才给你钱的事。我说的吧,政府办案会实事求是的,定神,定神。第二杀手拍拍黄文彬的肩膀说道。
黄文彬逐字逐句看着起诉书,两道乌黑浓厚的剑眉时而舒展、时而收紧。此刻他的心情既高兴又发愁。高兴的是,瞎说的部分终于被否定;发愁的是,那个退掉的4000元赫然在列。起诉书上的总金额是10400元,涉及14个单位及个人,最少一家过年看小孩送的400元也被列入收贿范围,这肯定又是检察院反贪局诸生泉局长执意报复的杰作。因为听说针对这个大案,上级部门内部有个不成文的约定:就是起诉对象仅限于收了汪有才的钱,且金额在万元以上者才被定罪,前面已判决的几批人就是很好的例证,判决书上的行贿人只有汪有才一人。对照上述条件黄文彬应不被起诉,应改为党纪政纪处分。更加可气的是起诉书上的金额硬凑成了万元以上,这不是报复,又是什么!
赵强见黄文彬的脸色阴晴不定,上前拍拍他的肩膀,拿过起诉书认真仔细地看了起来。看着看着赵强忽然开心地笑了,张口说道:老哥,你应该高兴才是呀。
赵强见黄文彬依然不解,于是慢条斯理分析到:老哥你想,首先你瞎说的部分已被否定,这说明诸生泉不可能一手遮天,检察院还是有正义感的人存在;其次假若把你的收贿金额定在万元以下,那不说明他们搞错了吗,这就要追究责任了;再次他们把这4000元列上,就是把皮球踢给了最后把关的法院,由法院在开庭时去辩别真伪,把最后定不定罪的责任推给了法院,明白吗?
经赵强这么一通游说,黄文彬的内心大有拨开云雾见太阳的感觉。有道理呀,有道理,是的,假若能通过法院对这笔钱去伪存真,他何罪之有。现在关键的是要找到行贿人进行当面对质,可如今他身在牢笼,又如何去找、去对质哟。
咣当一声,牢门打开,只见第二杀手对黄文彬叫到:“58号,律师会见。
当黄文彬走进审讯室,在自已应座的位置上坐定后,审讯桌后的男人开口说道:我俩是律师事务所的,受你妻子委托,充当你本案的辩护人。起诉书你拿到吗,请你如实按起诉书上内容向我们反映情况。
好的,谢谢你们。对起诉书上的内容,我有二点不同意见。黄文彬点头谢意道。
请慢慢说。男律师点燃了一根烟,递给了他。
第一,起诉书上罗列的这些所谓收贿,我认为是人情往来,是违纪,而不是收贿。因为他们送钱给我都是过时过节送的,事后我也通过其它方式还了这个人情的。比如其中收贿800元的一笔,是春节期间人家来我家拜年时顺便给小孩的,后来他家新房子上圆,我也送了贺礼的。第二,起诉书上的那个4000元,我根本没要,当场就退了。黄文彬猛的吸了几口烟,情绪激动地说。
究竟是收贿还是人情往来,这个由法院去定。我们按照起诉书的内容,逐笔找了当事人,取了证,基本上和你说的一样。这些当事人都说你这个人不错,肯帮人的忙,喜欢交你这样的朋友,我们会帮你进行无罪辩护的。你再把4000元的事详细说说。男律师不紧不慢地说道。
男律师的话不由得勾起黄文彬对往事的回忆:那是腊月二十几的一天,黄文彬一个人正在办公室忙碌着,筹划年货发放,安排春节值班,好让辛苦一年的同志们过好传统佳节。此刻,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高高胖胖满脸笑容的夏老板走了进来,顺手带上了门。
哎呀,夏老板,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快请坐,喝不喝茶?黄文彬赶紧起身站起来向饮水机走去。
主任,你忙,你忙,不客气。这是过年的一点小意思。夏老板一把拖住他,从怀里掏出四沓子百元一把的钱,就往他上衣口袋里塞。
这不行,这绝对不行。夏老板,咱们是不是朋友,是朋友就不要这样。你也知道我这个的人,前二次不也是没要吗。你的心意我领了,谢谢,谢谢。如没有什么事就请回吧。黄文彬一边阻止他往口袋里塞钱,一边不停地向他打招呼,好不容易把他给打发走了。
    “黄文彬,你说话呀。男律师的话把黄文彬从回忆中拽了出来。
噢,是这样,夏老板前后一共送了三次钱给我,前二次因种种原因当场没有好退掉,我就把钱以行贿人的名字存入银行,过后找机会退掉了,这个检察院肯定查实了,因为没算我收贿。而第三次送的4000元,我当场就退了,可检察院就是不相信,硬要我找证明人,当时在场的就我俩人,让我到哪里去找证明人?黄文彬尽量压抑自已过激的情绪,言简意赅地把这个事情说了清楚。
我们也找了夏老板,据他回忆,你确实把4000元当场就退给他了,可检察院的人也叫他找证明人。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男律师苦笑着摇摇头。
那可怎么办,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啦?黄文彬又急了。
你看你,一点都沉不气,难怪你什么都说,甚至于瞎说。告诉你吧,经过我们做工作,夏老板同意出庭为你作证。男律师耸耸肩责怪地说道。
真的,那太好啦,谢谢。太好啦。谢谢你们。黄文彬高兴得有点语无伦次了。
黄文彬一路哼着小调手舞足蹈地向号子走去,旁边解押他的第二杀手也没阻止,任由他疯去。是啊,天下还有什么比消除冤枉的事值得高兴呢。
黄文彬一进号子,赵强就急速迎了上来问:律师怎么说?于是,他就兴高采烈地把律师的说法详细告诉了赵强,谁知赵强听了根本不高兴,反而脸色阴沉沉的。
老弟,你怎么啦,你应为我没罪高兴才是。黄文彬使劲地摇晃着赵强的双肩。
没罪,高兴,恐怕没那么简单呀?赵强阴阳怪气地说到。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4-19 01:5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