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4841|回复: 0

中共可能和平转型吗?

[复制链接]

8507

主题

1万

回帖

13万

积分

论坛元老

热心会员

积分
134062
发表于 2024-4-15 06:50: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美国之音
作者: 樊冬宁 王平

据《彭博社》4月12日报道,中国3月份出口下降7.5%,降幅远超预期,为中共官方5%的经济成长目标蒙上阴霾。而习近平当局目前面临的经济危机会不会成为中国民主转型的一个契机?最近也成为许多国际媒体与学者关注的课题。致力于研究世界各国民主发展与民主转型40多年、国际学界知名的民主理论学者--戴雅门教授(Larry Diamond),目前是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的资深研究员、也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的高级顾问,并共同创办了极具影响力的学术期刊《民主季刊》(Journal of Democracy)。戴雅门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纵深视角》专访时,针对中共陷入漫长的经济危机是否可能酝酿一场政治危机以及中国未来民主转型的可能性,提出了他的权威见解,他认为习近平和中共的领导阶层虽然极力想要避免步上前苏联的后尘,但习近平一系列的做法在他看来,却反而是重蹈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的覆辙。

习近平学错历史教训 正步苏联后尘

戴雅门告诉美国之音:“世界历史上的政治领导人经常从历史中得出错误的教训,习近平以及和他共事的中国领导人们,比任何人都还要更强烈地感受到、并且更坚定地认为,他们必须避免戈尔巴乔夫的命运。在他们看来,戈尔巴乔夫是因为通过开放政治体制以及推动经济改革(Perestroika),而使苏联共产党陷入灭顶之灾。我认为他们(习近平和中国领导人们)正在从中汲取错误的教训,并且过度地努力强化压制,扩大和加深在习近平一人统治之下的个人化的控制,以避免步上戈尔巴乔夫的后尘,但他们这样做,反而正落入戈尔巴乔夫的命运,而且等待的时间越长,改革和开放就越困难,中国共产党的最终结局也就会是更加灾难性的。”

戴雅门指出,严峻的经济问题有可能在中国引爆一场政治危机。他说:“中国正陷入一场漫长的经济危机,中国今天实际的经济增长率可能接近于零,中国之外的任何一个认真的经济学家,都不会相信中共官方宣布的那些虚幻的数据,许多中国的主要企业家对中共失去了信心;习近平在私下被公开讥讽为一个拙劣无能的权力渴望者,正把中国拖进深渊。我认为现在的中国正酝酿着一场政治危机,虽然不一定会立刻威胁到习近平个人的统治,但是它正在给中国带来许多停滞和衰退的迹象,人们对这个政权的信心也在不断地下降,就像苏联1970年代和80年代初期那样。”

中国成“奥威尔式”极权 恐惧令人逃离

戴雅门也对中共正在成为一个越来越极权的政体感到担忧,他认为用“新极权主义”(Neo-Totalitarianism)和“奥威尔式”(Orwellian)这两个词来形容中共是非常准确的。他说:“现在的中国已经变成一个‘奥威尔式’的国家,以国家安全和政治压制为由,使用所有最先进的监视、通信和控制技术,世界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像它一样广泛而精密地使用方法来监控其人民,这是一个充满恐惧的国家。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不想在那里生活了,其中包括很多企业家。”

戴雅门引用2017年5月21日中国留学生杨舒平在马里兰大学的毕业典礼上发表的演讲。他说:“中国的民众想要自由地呼吸,就像那个了不起的年轻中国学生在马里兰大学发表的毕业演讲一样。她(杨舒平)在毕业典礼上说,‘我们想要呼吸自由的新鲜空气,这是非常令人心旷神怡的。’对于人们来说,呼吸这种自由的空气是非常有益的。”

中共体制违反人性 内部矛盾日益激化

展望未来中国的前景,戴雅门套用共产党的话来说:“矛盾将会激化”,原因出在中共的制度违反人性。他说:“中共的体制与人类本性、人类创新和可持续的经济增长背道而驰,当受过教育的人们发现了世界各地的可能性时,他们想要生活在一个不一样的社会。因此我认为,中国正在进行‘价值观的改变’,我认为越来越多的中国民众会想要拥有不一样的生活,他们可能不完全理解民主,但他们会更希望生活在一个更开放、不那么压抑的社会。如果共产党不去适应这种‘价值观的改变’,那么他们将要面临的就是,我还是套用共产党的那句老话:‘矛盾将会日益激化’。”

对于中共极权制度违反人性这样的观点,美国著名汉学家林培瑞与戴雅门有类似看法。林培瑞告诉美国之音《纵深视角》:“一个温和、开放、自由的社会,是深植在人的骨子里,不管你是哪个文化、国家、民族,就算是一只虫子都喜欢自由,都希望能够控制自己的行动,人就更不要说了,这种追求自由的渴望是压不死的,关键问题是能不能在社会的组织上有一个允许追求自由的气氛。”林培瑞认为,在中国这种气氛是潜在的,有理想的知识份子和学生还是有这种理想,但是这种气氛能不能转化成实际行动,将中共的极权制度改变成一个更宽松的开放社会,林培瑞说:“这要等一个碰运气的机会”。

中国转型血腥还是和平?专家见解不一

在内部矛盾不断激化的情况之下,中国究竟是否还有和平转型的可能性?对于这个问题,戴雅门和林培瑞有不同的看法。林培瑞认为,中国有理想的知识份子虽然不公开说,但潜在地希望改变中共的极权制度,而中国目前正面临的经济危机,就有可能是这样的一个机会。林培瑞说:“我觉得主要还是经济方面的危机,可能是这样的一个机会,让人们心中潜在的价值观能够浮上浮上台面、发挥作用,改变极权社会。”不过,林培瑞担心中国从极权向民主转型的这个过程可能会是血腥困难的。“怎么能够没有那么大的暴力、没有那么大的危险,让中国从极权制度转型到民主制度,这个问题非常困难,因为习近平绝对不可能突然有一天就说他要民主了,这肯定会有‘夺权’的问题在里面。”林培瑞说。

不过,戴雅门在中国从极权转型到民主的过程中是否可能流血的这个问题上持不同观点,他说:“我不认为民主转型会是、或可能会是血腥的,因为如果是血腥的,我认为民主就不会是结果。我认为在中国最有可能的情况是,就像前苏联发生的情况一样,将是某种形式的和平政治转变。”

中国“和平转型”的历史借鉴

除了戴雅门所说的“类似前苏联的某种形式的和平政治演变”,曾在中央党校教书长达15年的蔡霞教授2020年接受外媒专访时,也谈到过捷克的和平民主转型给中国的启示,她说:“中国进行政治转型,无论当权者是否愿意,这是历史进步的必然趋势,这个过程是否能够平和完成和实现,一直是外界关注的焦点。我曾经说过,希望中国实现的和平转型,可以像捷克的‘天鹅绒革命’,虽然称为‘革命’,但前面的‘天鹅绒’三个字就说明了,这是非常平和、非常平稳的过渡,在整个捷克的政治转型过程中,都没有出现流血、冲突和死亡的案例。这是令我感触很深的地方。”

回顾中外历史,其实不乏和平转型的契机与案例,能对今日的中国发挥潜在的影响与激励的作用。《纽约时报》也曾针对“中国的政治改革”发表一系列专栏文章,其中就提到:“1980年代在中国曾经出现渐进式的政治体制改革,它的实际主持者赵紫阳和源于中共党内一批‘开明派’,试图冲破旧体制的窠臼,但80年代这场政治改革很快就在党内保守势力的围剿下失败,并在1989年酿成举世瞩目的天安门事件后彻底终结,但其影响并未划上句点。”

习近平可能发动战争 但有预防之道

尽管乐观地认为中国仍然存在“和平转型”的可能性,戴雅门教授仍然对中国短期的发展感到担忧。他说:“习近平可能会发动一场将给每个人带来灾难的战争,我当然对此感到非常担忧,但我并不绝望,只要我们有正确的吓阻(deterrence)和正确的接触(engagement),就可以避免这场战争。”戴雅门进一步指出:“我们需要与中国领导人接触和正确的节制,维持两岸现状非常重要,我不认为台湾即将上任的总统赖清德,在他的任内会有片面改变现状的情况发生,我认为现状将得以保持。”

戴雅门同时也指出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台湾海峡与乌克兰这两个地方所面临的战争阴影对世界和平以及全球民主未来面临的挑战,可以说是“密切相关”。他说:“全球的独裁者和威权主义者们不断观察、探测信号,并根据全球形势决定他们可以如何逍遥法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历史惊人地印证了一个教训,那就是当侵略行为出现时,如果不即时加以制止,就会引发更多、更肆无忌惮的侵略行为,不仅是当前的侵略者,还有其他渴望夺取邻国领土的野心家。”因此,“如果能够在侵略行为首次显现时便予以制止,或者尽早打击侵略行为,局面就不至于激烈恶化。”戴雅门说。

戴雅门教授著有《妖风--全球民主危机与反击之道》一书,他在本次专访中详细阐述了因俄罗斯的愤怒、中国的野心、美国的国内问题以及民粹主义所刮起的这四股“妖风”,近年席卷全球民主所带来的各种挑战与日益加剧的危险,并提出逆风而行和击退风暴的因应策略。专访的完整内容请收看最新一期美国之音《纵深视角》节目。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5-27 14:1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