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9140|回复: 0

死人要平等 并且终究要平等

[复制链接]

23

主题

5

回帖

268

积分

中级会员

积分
268
发表于 前天 03: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死人要平等 并且终究要平等
   《论语》有言“子不语怪,力,乱,神。”,《论语》还有言“曰:未知生,焉知死?”从我浅薄的认知出发,孔圣人的这两句话是有道理的,但是如果对照于太史公《史记》中的两句“要之,死日然后是非乃定”和“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用之所趋异也。”。我偏颇的认为在这里太史公的道理还是略强于孔圣人的道理的,要不然我就没有办法处理我这篇小文章“死人要平等,并且终究要平等”的主题了,这样说来当然有点强词夺理,但是我也没办法啊,共产主义太过玄幻,玄幻到不论是非,共产党又太过无耻,无耻到模糊生死。共产主义的旗子有光,有光到所有看不到或者不想看到旗子的人都是反动势力,不论是非,不分善恶,不讲人性;共产党头上有光,有光到所有共产党认可了的人头上都有光,不论古今,不分地域,不管生死。更可怕的是什么?更可怕的是它们还号称并坚信它们是辩证唯物主义。也确实,它们辩别人,它们证自己,而有了“唯物”就有了“不敬天,不信神,不怕鬼。”的资格,也就有了做尽一切恶事的资本。
      我很早之前就想过共产党为什么“不敬天,不信神,不怕鬼。”?甚至想过天的定义是什么,神的概念是什么,鬼的归宿在哪里?以我的智商关于后一个问题毫无头绪,甚至说想起这个问题思维就变成了一团浆糊,也就毫无廉耻地认为自己大概明白了孔圣人的苦衷。而关于前一个问题我自认为我有能说服自己的答案,我的答案就是“不敬天”是因为共产主义和共产党的自大成狂,从整体去看,它们自认为自己比天还高,要不然怎么理解“与天斗,其乐无穷。”;“不信神”是因为共产主义和共产党的自吹自封,从历史来说,它们有自己的神,它们甚至认为它们的神就是全人类的神,对此也不应该有争议,要不然怎么去解释“解放全人类”;“不怕鬼”是因为共产主义和共产党的自知之明,从现实来讲,它们当然明白自己可比任何鬼都可怕得多,要不然怎么去释怀它们直接害死的人数。可怕吗?我还想说现实中它们可比上面几句话的更为可怕,根本不是一个层级,不知道别人怕不怕它们,我真的很怕它们,但是想想太史公的经历、才学、思想和精神,我会更无廉耻地从他那里汲取精神力量,太史公曰:要之,死日然后是非乃定。太史公曰: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用之所趋异也
      没有不尊重所有有良善宗教信仰人的意思,对我来说死亡就是个黑洞,没有尽头的黑洞。我不确定人是不是有灵魂,就更不确定人死后灵魂会不会存续了,而对于天堂、仙境和地狱、阴间我也只能说希望有,真的非常希望有,希望为善的人死后他或她的灵魂可以去天堂或仙境得到平和,更希望作恶的人死后他或她或它的灵魂被带到地狱受尽折磨。以我对自己的了解和理解我当然知道我这样的人死后大概率的归宿是在后者,但是我仍然不想改变我的希望,对于恶人,恶到像以胡锡进、金灿荣、司马南、张维为为代表的爱国贼的代表们这种程度的“人”,我愿意在地狱或阴间陪着它们受尽折磨。越想越是玄幻,越说越是虚妄,还是没办法,所有共产者活着的时候都坚称并坚信自己为人民服务,好像它们自己都没有欲望,所有共产者活着的时候都号称并号召为共产主义事业献身,好像它们自己都超凡脱俗,所有共产者活着的时候都自欺并欺人般地认为自己头上有光,好像它们自己认为自己头上有光就真的有光一样,有时候想想,它们为了权力,它们为了统治,它们为了作恶,它们活着的时候不屑于讨论是非,不愿意分辨善恶,不敢于面对人性,出于自我的安慰,出于自我的逃避,更多的是出于真实的恐惧,虽然非常违心,但我也想尽可能地仰视它们的位置,接受它们的行为,理解它们的逻辑,但是对之于它们的死人也就是死后的共产者仍然要不讨论是非,不分辨善恶,不面对人性,这个要求就太、太、太过分了吧。我不服,哪怕有一天真的到了地狱或阴间跟它们对峙我也不服。太史公曰:要之,死日然后是非乃定
       进一步的来讲,美国伟大的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宣扬过人类的四大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对于这几句话的光辉之处我就不多言了,我相信所有良善的人都应该是明白的,我想说的是如果以这几句话去请求于共产党,无疑是痴人说梦,简直是对鬼弹琴,得降低标准,降低到情绪自由,降低到对所有死了的共产者的情绪自由,也就是对所有死了的共产者要辩是非,分善恶,论人性,这个要求怎么说都不过分吧,哎,可惜了,在现实中仍然是痴人说梦,仍旧是对鬼弹琴。没办法,要求可以低到不能再低,但是架不住共产主义的玄幻,更架不住共产党的无耻啊。共产主义和共产党咬死于它们的死人有光,大人物有大光,小人物有小光,更卑劣和搞笑的是它们竟然还有脸宣扬自己是伟大的无神论者,也确实,我相信在共产者看来把所有良善的宗教信仰的神都加一块也没办法跟它们的死人相比啊,先别考虑数量,不但它们的死人会推陈出新而且它们的死人的光在强度上还可以根据需要来回调节,这谁比的了啊。没办法,没办法,还是用太史公的话回应它们吧。太史公曰: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用之所趋异也。
      为政者,以仁心待人,以德行服众,通上下之情,处内外之分,守其成,补其不足,追天道,得民心,而谢于众人。
      为政者,不媚天,不辱人,不假大虚空以欺人,不娇柔造作而自欺,立法不为己,守财先为民,用权先思权力之根,使物先虑财物之源,期上进而安于其位,思过往而重今时,先敬生,后畏死。
       上面这两段话是我对“为政者”的幻想,没有想掉书袋的意思,更不想通过编造几句不伦不类的文言文而显得自己有文化,当然这几句话更不是想说给所有共产者听的,它们不配也不可能听懂,劝它们从良简直是对自己先人的侮辱,恰恰相反,我是对标于它们所作所为,所思所想才这样幻想的,抛开幻想,只从“先敬生,后畏死。”去剖析共产主义和共产党,它们尊敬生命吗?在现实中它们连自己都毫不尊敬,活着的时候它们享有一切。它们畏惧死亡吗?在逻辑里它们对自己的死亡也不太担心,它们死后仍然有光。它们尊敬什么?它们只尊敬权力,权力所覆盖着的财富、名望甚至包括性。它们畏惧什么?它们只畏惧权力,权力所掌控着的自由、地位甚至生死。在现世中因为权力它们可以欺诈,欺诈地让人认为共产主义的旗子有光,光芒四射,在现世中因为权力它们可以暴力,暴力地让人认为共产党头上有光,光辉万丈,只是万一呐,万一真的有地狱或阴间,撒旦或者阎王爷会吃它们这一套吗?我不信,怎么样都不信。
      天无道,人遭其祸,人无道,天必亡之。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共产党和爱国贼的代表们,你们等着吧。你们遭的孽,早晚是要还的。
       谨以此文缅怀最近因为暴雨洪水,更因为共产党的雄安恶政所逝去的所有生灵(共产者和爱国贼的代表们除外),祝愿你们尽早得到平和。
       太史公曰:要之,死日然后是非乃定。太史公曰: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用之所趋异也。
       太史公,向您叩首了!
                                                       2023年8月14日星期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6-13 18:2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