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3204|回复: 0

樵说“知识分子”与读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4-20 07:3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樵说“知识分子”与读书


      在毛时代所说的“万恶的封建时期”的中国,知识分子的代表人物是孔丘,即后来被追随者吹捧为“孔子”的家伙。与孔子隔了2400多年的毛泽东似乎与“至圣先师”有不共戴天之仇,于1972年开始“批林整风”,次年底提出了“批林批孔”,1974年“批林”不提了,“批孔”放到了首位。“批孔”再后是“批周公”,“批周公”不在老樵此次博论范围,且歇着,有很多过来的伙计都知道这个阴谋究竟包含了什么。
      孔子是干啥的?孔子是个连自己的亲老子都说不清楚的野种(请孔三妈一类的东西自己查史料,对证去),他妈妈与人“野合”而诞生了他。孔子读过书,自我标榜为知识分子,曾经寄食于豪门,得志之后便拆了豪门的家。孔子做学问被少正卯弄得三盈三虚,当了公安局长立马杀了少正卯。
      孔子之后的知识分子,渐渐地产生了比先师更为恶毒的凶杀之心。他们不再仅限于杀戮自己不高兴的人,而是挑动、唆使帝王(最大的操刀手)们首先实行普遍的愚民教育,紧接着是对有独立思想者实施“杀无赦”的决裂政策。“焚书坑儒”的坏点子是商鞅首创的,是李斯推动起来的,他们都是读书人。
      到了刘邦时期,知识分子变成了忍辱负重的角色。刘邦往他的帽子里撒尿,他只能躬着腰,头像鸡嘬米似地连连点着,一面说:“大王你的尿尿好好芳香,这是寒儒的光荣嘢!”他们委曲求全、顽强不懈地在流氓皇帝的强权下、虐政下争取生存。最终,他们站住了自己的脚跟,成为政权的附属品;最终,他们终于能够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坏点子,终于能够对自己的同类兴起血腥的“文字狱”,让中国的历史进入了文化专制的流血时代。
      这样的历史一直延续到1911年。
     “五四运动”,中国的知识分子终于有了自己的灵魂,然而这段时间却很短很短。1949年以后,人们的灵魂被再次套上了“血滴子”,第二次“焚书坑儒”的时代迅速到来,一坑儒、二坑儒、三坑儒……灾难的深度超过了李斯时代千百倍。很多“知识分子”成了暴政的帮凶,很多“知识分子”成了可怜的冤魂。残杀、残杀、自相残杀,杀到最后只剩下一个郭沫若,只有这样一个没有骨头的奴才得以苟活。“红太阳”给了他文化“旗手”的无上荣耀,却留下了一大堆品质低劣的领袖赞歌与颂歌,让后代的文化人感到羞耻。
       20世纪那个特殊的年份,广场上呐喊的、摔倒的是民族的精魂,但是在台上对年青人说三道四的依然是这个时代最吃香的孔子、董仲舒之辈。本世纪以来,当蛤蟆疯狂兴起贪污腐败之风,且公开复辟毛时代、歌颂“文革”的时候,所有有良心的新一代知识分子奋起抗议、抗争,这时候站起来大骂他们的却是60后、70后的“知识分子”。他们用匿名、化名,他们用马甲,专门在网络上攻击、骚扰为民主、自由呼喊奔走的真正的知识人群。
     “改革开放”大旗下的中国,民主二字居然成了“敏感词汇”,露脸即删。但是把“民主”污蔑为“民猪”却天经地义。袁腾飞说某些东西把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其实太客气。
      当今的执政者谁没有读过书?难道读的都是平壤大学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7-15 05:0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