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959|回复: 0

「馬習會」—壓垮國民黨2016選情的最後一根稻草

[复制链接]

48

主题

6

回帖

607

积分

高级会员

积分
607
发表于 2015-11-5 17:28: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馬習會」—壓垮國民黨2016選情的最後一根稻草

文/潘晴

據海外媒體報導:「馬習會」已預定週六下午在新加坡香格里拉飯店舉行。此一消息立即引發了各界關注,美國國務院也在第一時間表示了「樂見其成」。拋開兩岸官方的「說詞」不論,人們真正關心的是習、馬二人背後的真實意圖,以及這次「見面」,對台灣2016年的總統大選,及選後兩岸關係如何定位的影響。對此,筆者的看法如下:

一、「馬習會」直接觸及兩岸之間敏感的「政治定位」

據稱,雙方將以兩岸領導人身份和名義舉行會面,見面時互稱「先生」,會面結束後雙方還將共進晚餐。不過此種說辭,卻引起了兩岸民眾的許多猜疑。

習、馬二人以何種身份見面,本身就是一個極為敏感的話題,直接涉及到兩岸的政治定位。在台灣2016選情如此膠著的敏感時機,沒有人會認為這是馬英九與習近平,以「國共平台」為載體的「兩黨會談」。 相反,吸引人們眼球的:是台灣民選總統馬英九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之間的見面。這不光直接「觸碰」到了兩岸之間的「政治定位」,而且必然會對未來台海之格局產生影響。

這次會面,不僅給媒體帶來了無窮的想象力,也讓馬政府中的一些人對此津津樂道。因為它至少在形式上達到了三個目的:1、打造了馬英九朝思暮想的「歷史地位」;2、堵住了民進黨人士的悠悠之口;3、如果會談成功,將給國民黨不利的選情帶來幫助。

果真如此嗎?筆者認為,沒有人會這麼去想。至少在島內的民意反饋中,我看不到這一點。突然出台的「馬習會」,只能讓人聯想起朱立倫的「兩岸同屬一中」;洪秀柱的「一中同表」和「不能說中華民國的存在」;連戰「喪失國格」的去大陸參加中共的「9.3大閱兵」;以及國民黨在大選之前的「荒腔走板」與「臨陣換將」。這些被台灣主流民意所厭惡的種種作為。一定會在媒體的「放大」下,將它與「馬習會」扯上因果關係,使國民黨本來就非常艱困的選情「雪上加霜」。

那大陸方面又是一番什麼樣的打算呢?以「個人身分」見面純屬「鬼話」,明眼人都知道兩岸之間「互不隸屬」。與中華民國總統會面?這顯然是政治現實中絕無可能的。大陸方面「精心泡製」的兩岸領導人見面,只是為了應對急劇變化的國際態勢,以及令中共頭痛不已的台灣大選。因為2016的「政黨輪替」已無懸念,如何面對一個「去中國化」的民進黨,始終是中共的一大難題。

在馬英九主政,表面上兩岸「歌舞昇平」的前幾年,「馬習會」這件事,雖然馬政府積極運作了多年,卻很難被中共當局提到議事日程上來,這是中共輕易不碰的「敏感區域」。 但出乎中共領導人的意料。在習近平訪美,訪英表面「成功」之後,「南海危機」加劇,國際壓力卻接踵而來。國內的政治形勢也相當詭異,中共權力鬥爭有可能面臨新一輪的洗牌。習近平不得不重新調整相關戰略。將原來可以稍微滯後的「台灣問題」推到了前沿。於是,我們看到了最新一輪的中日,中美、中越、以及兩岸關係的再平衡。在這一前提下,終於促成了這次兩岸領導人的低調會面。

二、習近平,馬英九在新加坡究竟要談些什麼?

但只要是馬習會談,就一定繞不過去兩岸之間一些無法迴避的問題。依照經驗判斷,會談不外乎有以下幾個要點:

1、兩岸今後的相互關係如何定位。2、兩黨在民進黨上台執政後如何反對台獨。3、兩岸在「南海問題」上態度的摸底。4、兩岸經濟發展合作的意向與具體措施。5、在國際關係以及地緣政治上雙方的立場。

對此,中共方面強調:「這是在兩岸政治分歧尚未徹底解決的情況下,根據一個中國原則作出的務實安排,體現了擱置爭議、相互尊重的精神。」

台灣各方面的反應莫衷一是。總統府方面表示「習馬會」是為了「鞏固兩岸和平,維持台海現狀」;國民黨方面則表示「樂見兩岸領導人在國際場合會面」。民進黨、台聯黨以及島內眾多媒體,則以馬英九「搶奪歷史地位,出賣國家利益」為由,開始了口誅筆伐。

台灣總統府發言人解釋,兩岸領導人會面一向是雙方追求之目標,過去李登輝、陳水扁兩位前總統均曾對外表達過此一立場。馬英九也曾多次重申,在「適當時機、適當場合、適當身分」情況下,不排斥與大陸領導人見面。但台灣反對黨與民間的反彈依然十分強烈。

儘管馬英九堅守兩不原則——也就是「不簽署協議、不發表共同聲明。」總統府對此的解釋是:「此次會見只就兩岸關係雙方交換意見。」台灣媒體則批評說,「馬習會」事前完全排除了台灣民眾與國會的同意與瞭解,即繞徑敲定,背離民主制度的常規,造成社會震蕩。

台灣《自由時報》指出,馬英九受邀前往新加坡之行數日前雙方已經敲定,直至今日,總統府仍未主動向大眾報告,有指違反公開透明原則,外界質疑:有關決定是「黑箱作業」。

民進黨則批評:「馬英九隻剩下約半年任期,已是跛腳總統,這時候與習近平會面也無權去談任何議題。民進黨強調,台灣人民不可能會接受這樣的「馬習會」!台灣眾多的網絡評論則說,馬英九前往新加坡「朝圣」是向中共出賣台灣。

在這樣的民意基礎與在野黨的反彈下,筆者認為:有關議題的落實只是一句空話。回顧近年來兩岸關係的發展,人們發現,國共兩黨達成的所謂「九二共識」,正面臨在國際態勢變化之下,台灣大選政黨輪替之後,成為一個無法維持下去的“政治泡沫”

三、“红色太子党”与“蓝色官二代”真得能完成统一大业吗?

實現破冰的「馬習會」,真得能圓兩岸之間的「統一大夢」嗎?筆者對此是存疑的。馬英九雖為民選總統,但其骨子裡,與習近平卻十分相似,都在做著一場政治人物「歷史定位」的大夢。雖然他曾接受多年的西方教育,但由於其家庭的影響,骨子裡,仍然是一個「大中華民族主義者」。而太子黨出身的習近平,像所有專制君王一樣,夢寐以求的,就是實現在「民族復興、統一大業」包裝之下的「帝國夢」。

人的本性難移,那是基因天定,很難改變。但人的政治意識型態卻是後天形成的,常受外在因素的影響,或因內在心理因素的變動而變化。尤其是政治人物登上高位後,在權力慾望的刺激下,「名留青史」的野心都會急劇膨脹。

在筆者的觀察中,中國之所以未能走上一條與世界文明同步發展的道路,在根子上,與統治者的「歷史觀」有著莫大的關係。對於習、馬二人,我不願作「誅心之論」。但歷史無情地告訴我們,任何懷有「偉大歷史願景」的梟雄人物,但到頭來,終將成為一個滿手血腥、製造人類災難的矌世魔王。更何況,在中共紅色血腥文化下成長起來的「太子黨」。

作為一個經過毛時代的人,筆者深知,老毛一生為實現其「偉大理想」,卻讓幾千萬中國人死於非命,創造了人类历史最大的「宏偉藍圖」。我由此梦醒,從而認識到,在一個充滿人性缺陷的社會中,任何以「崇高理想」包裝起來的「偉大目標」,在其實行的過程中,只能給人類社會帶來無窮的災難!只有建构一個民主的政治制度,在監督制衡下,才能使社會趨於良善。

二十一世紀對世界格局影響最大的事情,莫過於中國的崛起,但一個迅速崛起却逆世界民主潮流而動的國家,絕不是人類之福!習近平等「太子黨」迄今仍做著「紅色帝國」的春秋大夢,並以咄咄逼人地態勢加速擴張,如果馬英九嚮往這樣的「國家統一」、「歷史定位」,的確令人不寒而慄!

過去,馬英九曾被認為是「民主統一」的緩統派。他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是想維持台海現狀,不統不獨不武。他的傾中經濟政策,被理解為是想依靠中國的崛起,來拼台灣的經濟。許多人認為,馬英九不會讓台灣被一個專制的中國統一。但人們過於天真了,馬英九是一個深藏若虛,陰柔不露的政治人物,他在2008年,2012年的大選中,成功欺騙了51%以上的選民,贏得了總統寶座。但其骨子裏,他根本不會有台灣人的「國家認同」。

因與其父馬鶴凌先生相熟,1996年,筆者曾與馬英九有過近距離地接觸,發現他是一個真正的「大中國主義」者,這位出身於「藍色官二代」,在台灣政壇處於上升階段的政務官,其實充滿了政治野心,與所有中國歷史上的政治人物一樣,內心裡都有著一種「出人頭地」和「青史留名」的強烈慾望。但筆者仍善意地將其理解為,他會實踐「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理想。

未曾想人是會變的,2014年初的馬英九,知其權力已來日無多,這位只有9趴民調的「跛腳總統」,心力交瘁、心急如焚,終於原形畢露。他內心深處的意識型態板塊,迅速由緩統滑向急統。在下台之前,他急於要歷史定位,渴望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於是,「終極統一」變成了「現在進行式」,他急於要「馬習會」,急於將台灣納入「專制一中」框架。為了「青史留名」,他不能再等,也不願再等「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那一天了。

四、習、馬的「統一願景」必然跳票,其政治前途已「蓋棺論定」。

雖然「馬習會」還未登場,但人們卻可以「蓋棺定論」了。習馬之輩,這一紅、一藍,一個太子黨、一個官二代,不過是活在舊意識型態中的歷史恐龍。為了實現他們個人的「歷史定位」,習近平躍躍欲試其鼻祖毛澤東、鄧小平都未能完成的「統一大業」,而馬英九則不惜以出賣台灣的自由民主,像當年吳三桂那樣「引清兵入關」。對於這樣一種局面,台灣人民(不分藍綠)如不醒悟,將面臨中華民國亡國的終極災難,和台灣人民喪失自由的終極悲哀!

記得1996年,筆者在台灣觀選訪問時,恰逢中共對台「導彈試射」,在與國民黨副秘書長祝基瀅等官員的對話中,筆者曾引用台灣著名高僧「宣化上人」的開示,與在場者,有過一番對兩岸關係未來走向看法的討論,面對這個「神秘的預言」,一大群國府高官卻「面面相噓」,沒有一個人能給出答案。

歷史真得很弔詭,當年(1995年)宣化上人的開示是:「紅霞蔚,白日蒸,落花流水兩無情。」巧合的是,這個預言,卻是對當今國民黨之前途命運,及兩岸關係未來之走向的無情揭示。

年初,筆者曾聽聞習近平主導召開了「西山會議」—中共的國家安全會議。據說,會議通過了一個「統一台灣」的時間表。計劃在2016—2017年之間,完成對台灣的政治定位(兩岸簽訂和平協議);2021年之前,完成「祖國的統一大業」。以實現習近平「兩個一百年」的「中國夢」。在這樣的態勢下,台灣何去何從?已成為2300萬台灣人民的嚴峻考驗。

台灣是一個民主多元的社會,從急統到急獨之間,有著複雜的政治光譜。對於大多數台灣人來說,需要警惕那些急於統一在專制中國之下的急統派(投降派),和那些為了「台獨教義」不惜與中國一戰的急獨派(激進派)。這兩種極端選擇,都會給台灣帶來災難!因此,所有的台灣人,不分藍綠,應一致堅守中華民國的憲政法統,和自由民主的國家主權認同,這才是抵禦中共併吞的正確選擇,與贏得兩岸民意的「最大公約數」。因為對於大陸人民來說,維持一個自由民主的台灣,才是對中國社會變革的最大幫助。

筆者認為:馬、習二人的「統一大夢」終將破局。在台灣絕大多數民眾要求「維持現狀」的情形下,背離主流民意的「馬習會」,只能成為壓垮2016年大選國民黨選情的最後一根稻草!

對於即將上演的「馬習會」,究竟會秀出什麼樣的「戲碼」,讓我們試目以待!



潘晴

民國一O四年十一月四日於澳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3-1 05:4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