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0028|回复: 0

歷史和時事短評-普丁大帝專政府的極權固化比階層固化...

[复制链接]

24

主题

4

回帖

315

积分

中级会员

积分
315
发表于 2023-1-27 00: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一个人的公知 于 2023-1-27 00:11 编辑

歷史和時事短評:普丁大帝專政府的極權固化比階層固化更可怕


在長期專政政制之下,專政府對國家權力和國家資源(包括國家的政、經、軍、警、法、土地等所有資源)的長期佔有和固化太可怕了。

很多人中國人都在談論階層固化,資本固化,貧富懸殊固化。那當然可怕。但是長期專政政制之下,長期佔有國家權力和國家資源的長期專政府,其權力固化的後果更可怕。長期專政府長期佔有國家權力和國家資源的結果,固化了專政府長期專政地位的地位。長期專政政府因此擁有要權力有全能的國家權力,要資源有全部的國家資源的極權固化狀態。這是君國(忠君愛國),和黨國(忠黨愛國)的根基。因此,一個國家無論其文明背景如何,如果實行的是長期專政政制,就不可避免的走向極權固化之路,不可避免的視自由、民主、人權價值觀為天敵。因為自由民主人權價值觀之下,長期專政制,長期專政府的極權固化会受到質疑和反對。

中外的長期專政府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長期佔有國家權力和大量國家資源(最典型的說法就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擁有長期固化的極權。因此,長期專政府就算是瀕臨崩潰,也不會輕易承認自身的失敗,因為它們總會有動機,也有能力使用極權,動用長期佔有的國家權力和國家資源,上演以國破家亡為要挾,甚至以大規模人口滅絕為代價的,最後的極權瘋狂。因為,對於長期專政府來說,既然自認失敗是改朝換代國破家亡,拼死一搏失敗也是改朝換代家亡國破,不如魚死網破,以極權動用舉國之國家權力和國家資源,拼死一搏,尚有一線生機。

現在說一說國外的專政府,也就是普丁大帝的俄羅斯專政府。理論上從俄羅斯沙皇到普丁大帝,俄羅斯也算是一個有長期專政政制傳統的國家。我稱之為沙皇 -長期專政政制。當初俄國二月革命改朝換代,雖然沙俄的末代專政者沙皇尼古拉二世自認失敗和平退位,但是改朝換代之後,沙皇尼古拉二世最終還是國破家亡。早知如此,當初還不如拼死一搏。在經過慘烈的內戰之後,最後蘇共專政府上台,立國號蘇維埃。再然後,在七十年的長期專政之後,又是蘇共長期專政府和平退位,雖然沒有家亡,卻帶來了國破-前蘇聯國家的永久分裂。普丁稱之為二十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悲劇。

分裂前的前蘇聯戈爾巴喬夫政府,和分裂後的俄羅斯葉利欽新政府,都曾經嘗試實施寬鬆的政制改革,試圖在維護前蘇聯和俄羅斯國家統一的前提下,擺脫長期專政政制下,極權權力固化於長期專政府的可怕管治路徑,走出改朝換代國破家亡的慘烈老路。但是,由於前蘇聯和分裂出來的俄羅斯國家的生存和管治狀態,無法擺脫對長期專政政制的路徑依賴,導致國家在寬鬆的政制改革中來回倒騰,出現管治危機。此路不通。最終還是不得不通過普丁之手,結束寬鬆政制的改革,重回不惜代價嚴防死守的沙皇-長期專政政制。普丁成為了牽一發而動國本的,長期專政的,俄羅斯的普丁大帝。俄羅斯今天這種生存和管治狀態,與當今中國的生存和管治狀態很類似。惺惺相惜。中國長期專政政制傳統之強大和根深蒂固,與俄羅斯相比有過之無不及。

中國的長期專政府在毛澤東之後,從鄧小平開始,也嘗試實施寬鬆的政制改革,實行改革開放,開放私有製,試圖結束國家領導者的終身製,以緩和國家資源固化和極權固化的困境,走出改朝換代國破家亡的慘烈老路。結果也是國家的生存狀態,無法擺脫長期專政政制的路徑依賴,導致國家在實施寬鬆的政制改革之後出現管治危機。最終還是不得不通過習近平之手,重回國家權力和國資源長期固化於長期專政府的老路,以重新獲得足夠強大的固化極權,能夠不惜代價嚴防改朝換代國破家亡,死守長期專政,長治久安。

前蘇聯的斯大林,戈爾巴喬夫,俄羅斯的葉利欽,普丁,和中國的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習近平一樣,殊途同歸,都是在長期專政政制面臨管治危機之後,實施寬鬆的政制改革,試圖與自由民主人權價值共存,又在實施寬鬆的政制改革出現管治危機之後,發現無法與自由民主人權價值共處。重回極權長期固化於專政府的老路。以重獲不惜代價嚴防改朝換代國破家亡,死守長期專政,長治久安的極權。由此可見,拋開價值成見,長期專政政制與自由民主人權觀念是難以共處的兩極世界。

在長期執政政制之下,由於權力和國有資產長期固化於長期專政府,長期專政府擁有長期固化的極權,以便能夠勝任不惜代價嚴防改朝換代國破家亡,死守自身長期專政, 國家的長治久安的重任。如此,在長期專政政制下,任何改朝換代的嘗試,都要面對已經固化的極權,要成功也必然代價慘重,因此不可能輕易而舉獲得成功。很多時候是國破家亡,結局非常慘烈。而手握長期固化極權和所有國家資源的專政府,其嚴防死守的極端手段,很多時候也會無下限,要多惡劣就有多惡劣。畢竟,長期專政府被改朝換代,那是國之大事,面臨的可是國破家亡的結局。

沙皇-長期專政政制下的普丁大帝的專政府的現狀,面臨的就是改朝換代國破家亡的困境。如此困境之下,唯有窮凶極惡無下限,不惜以野蠻的領土兼併,核大戰和人類滅絕為代價,為威脅,以挽救普丁大帝的長期專政府,避免被改朝換代,被國破家亡。

歷史也告訴我們,在長期專政政制之下,長期佔有國家權力和國家資源長期專政府如果面臨被改朝換代,很多時候都要付出慘重的代價,甚至引發國破家亡的慘烈結局。不得不承認,在如此悲慘的預期下,長期專政政府不惜代價的嚴防改朝換代,死守長期執政死守可以理解,儘管有人心中憤憤不平,難於承受。

現在我們可以看到,在俄烏領土衝突中,普丁大帝的長期專政政府一旦戰敗,就要面臨改朝換代,國破家亡的命運。但是在長期專政政制下,普丁大帝的長期專政府擁有長期固化的國家權力和國家資源,擁有長期固化的極權,就知道要普丁大帝的長期執政府改朝換代有多難。普丁大帝所擁有的固化極權的最後瘋狂,是俄羅斯要面臨國破家亡的危機,全世界要面臨核大戰的風險。

由於國家權力和國家資源長期固化於長期專政府。由此而形成的長期專政府的極權,其維穩和破壞的能量都同樣可怕。當改朝換代的危及降臨時,長期專專政府的嚴防死守的維穩和破壞力度將會無上限,其維穩和破壞手段之惡劣也會無下限。無論勝敗,結局一定都很慘烈。我們可以拭目以待。

長期專政政制之下,國家權力和國家資源長期固化於長期專政府,其固化的極權一定很可怕。

试图翻过理解世界的笨蛋之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4-25 15:5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