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7104|回复: 0

從長期專政生存法則的視角理解胡鑫宇事件

[复制链接]

24

主题

4

回帖

315

积分

中级会员

积分
315
发表于 2023-2-15 02:2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一个人的公知 于 2023-2-15 08:14 编辑

從長期專政生存法則的視角理解胡鑫宇事件

胡鑫宇失踪和死亡事件,是發生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江西省上饒市鉛山縣的一個轟動全中國的失踪和死亡事件。


2022年10月14日,就讀於當地致遠中學高一(5)班的高中生胡鑫宇,在校內失聯。當地警方聲稱調閱了所有的監控亦未發現其離校的線索。 2022年11月下旬,江西省、上饒市、鉛山縣等警務部門成立聯合工作專案團隊,發起五千人以上(包括警犬)的大規模的搜索和調查工作。歷經了106天,2023年1月28日,當地警方稱接獲當地村民通報,發現有一具遺體縊吊於學校附近金雞山竹林中,死因未知。後經DNA鑑定,遺體為胡鑫宇。


2023年2月2日,胡鑫宇事件新聞發布會在江西省上饒市鉛山縣召開,聯合工作專案團隊及市縣相關部門公佈調查情況,認定胡鑫宇係自縊死亡。
胡鑫宇事件的從失踪到發現遺體,再到官方認定胡鑫宇係自縊死亡,整個事件的真相都被認為“ 諸多未解決的疑點 ”, 而引起舉國關注。


其中的一個事件疑點是:胡鑫宇死亡案是自殺案還是他殺案?在這裡,如果不涉及政府醜聞,只是簡單的自殺案,或者簡單的他殺案,一般都不會構成舉國關注的社會問題,也不構成很嚴重的社會問題。專政府也可以就事論事公告事件的真相。

另一個的事件疑點,就是否涉及到政府醜聞。這樣一個敏感疑點,在實施長期專政的中國,官方的真相公告還真的不能以事論事。因為任何一個人員的失踪和死亡事件,一旦有涉及政府醜聞的疑點,特別像舉國關注的胡鑫宇失踪和死亡事件,官方有關部門循例都得小心翼翼的處理。對於太過敏感的真相,首選肯定是能隱瞞則隱瞞下來。例如中國人就很長時間不知道中國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有個大饑荒,傳說餓死了兩千多萬人。也不知道文革武鬥和死亡人數真相,專政府的很長的時間官方公告不是人民公社好,就是文化大革命就是好,沒有真相可言。

因為一不小心,說不定在哪一個環節真的牽涉到政府醜聞,事件的真相就是一個令專政府極度尷尬的未爆彈,負面後果可大可小。小的後果是進一步損害專政府在長期專政中日益低落的誠信,大的後果甚至有可能如突尼斯小販自殺事件,伊朗頭巾事件那樣,引發反專政府的網上騷亂,社會騷亂,威脅到專政府的長期專政地位。變成小事情釀大禍。


因為眾所周知。根據中國的長期專政國情,長期專政的生存法則下的改朝換代,不像自由民主生存專政準則下那樣,投投票,記記數就通過了。而是槍桿子改朝換代出政權,猶如天崩地裂般的國之大事,人口死亡過半的都有可能。所以,專政權的安危就是國安。國安無小事。

當然,要做到排除所有的干擾,有效的嚴控事件真相處理流程,專政府的獨裁極權的全能權力至關重要。以便專政府相關部門可以從上到下,全面嚴控相關的人和事,掌控和安排事件真相公告的全過程,必要時可以一手遮天,一錘定音事件真相。


一是全面隱瞞事件的存在。也就是對該事件嚴密封鎖,隱而不發,沒有官方公告,大眾毫不知情,(例如毛時期六十年代的大饑荒事件)。


二是或部分隱瞞事件的存在。也就是提供掐頭去尾的,輕描淡寫的,代罪羔羊式的官方真相公告。例如文革動亂。


三是擠牙膏式的,不斷改動政府的官方公告,提供失真的的官方真相公告。例如八孩鎖鏈女事件。等等。


在獨裁極權的全能權力之下,專政府可選擇的嚴控手段多不勝數。這導致凡涉及專政府醜聞的官方真相公告,幾乎沒有全面的事件真相可言。有時候就算有那麼一點部分真相,也是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一點點的擠牙膏。擠到敏感之處,實在不便再擠,專政府也有獨裁極權的全能權力,以最後通牒版的官方真相公告,一錘定音,同時嚴禁任何知情者和扒糞者再涉其中。相關的人和事也消失得無影無踪,真相也就到此而止,不再有下文。整個事件的調查也就在疑點重重,真假難辨狀態下結束了。例如八孩鎖鏈內女事件。


除非專政府經過審時度勢,或為了彰顯自我反腐,自我革命的決心,重建專政府的信譽,或為重創專政府內部的權爭勢力,重新啟動適度的調查,多擠一點牙膏。但動機肯定也是為了有利於維穩,而不是削弱專政府的長期專政地位。所以,擠真相的牙膏也就適可而止,該剎車就剎車,絕對不會把真相的牙膏都擠出來,以免事與願違,自我反腐,自我革命逆轉為自殺。例如文革真相的牙膏,擠到江青已經是很了不起的自我革命了。再擠下去,就會逆轉為自殺了。


當然,如果台上政府是一個自由民主生存準則下的短期輪替的執政府,由於政府易於換屆的原因,後任的政府掩蓋前政府醜聞真相的動機就不會那麼強烈,有機會糾正上一任政府的瀆職行為,防止權力腐敗無休止的越演越烈,變得根深蒂固,無法扭轉。

但是前面說過,中國的朝代長期專政府就不同。在中國,朝代長期專政府專政期的最高紀錄是三百年,打個折也有一百五十年,這是一個非常長的,朝代專政府改朝換代周期。一百多年的朝代專政期間,獨裁極權和權力腐敗已經根深蒂固,無法扭轉,專政府的權力腐敗和信譽流失年復一年,百年層層累積,專政府信譽也一年不如一年。越來越依賴獨裁極權,酷刑惡政維持政府的長期政地位。


致命的是,專政府的獨裁極權本身既是權力腐敗的唯一來源,也是反權力腐敗的唯一權力中心。而中國的每一朝代的專政府從來都不是吃素的,它們不但是吃著人肉上台的(最高可以吃掉過半人口),在台上還得吃著人肉才能長期專政(傳說鎮壓太平天國的歷史性選擇吃了五千萬人)。它們極度愛好長期專政,極度仇视專政府短期輪替,極度依賴獨裁極權的全能權力,對所有妨礙專政府長期專政地位的人和事絕對是恨之入骨,除掉而後快的。因此,一旦權力腐敗危及它們的長期專政地位,它們看上去也是極其凶猛,可以酷刑惡政推行自我反腐,自我革命,以維穩自身的長期專政地位。

但是,維穩長期專政地位既是專政府自我反腐,自我革命的出發點,也是底線,一旦自我反腐,自我革命,疑似危及到專政府自身的長期專政地位,專政府看上去極其凶猛的自我反腐,自我革命,绝对會虎頭蛇尾,適可而止,甚至是反攻倒算,自我反腐,自我革命逆轉成反“自我腐敗”,反“自我革命”,而且使用更兇猛的酷刑惡政。專政府對那些不妥協的極端革命者(例如毛夫人江青),和不配合的扒糞者(例如六四學生)酷刑惡政壓制,也是合情合理合法的事情。毛澤東的自我反腐,自我革命的文化大革命就是最好的例子。


換句話說,長期專政生存準則之下,每一屆朝代專政府的最高目標就是無限期的長期專政(儘管歷史的極限三百年長期專政)。如此,對於專政府來說,凡疑似危及到專政府自身的長期專政地位的人和事,不管是以反腐或自我反腐的名義,還是以革命或自我革命的名義,都是專政府的敵人,一律酷刑惡政壓制,絕不會手軟。


極限之所以是極限,那就意味着很難得。因此,严防改朝换代,死守三百年長期專政的力度和代價一定也很高。可以說,中國長專歷史中,每一屆通过(最高人口死亡過半的)歷史性選擇上台的專政府,都是見過世面的吃人猛獸(利維坦)。


因此,不管是否可以實現,每一個朝代的專政府,都會不擇手段,不惜代價的試圖衝破歷史的極限,無限延長自身的專政期。諸如禁言、監禁、殺人、砍頭、扒皮、五馬分屍、大規模抄家滅族,大規模坑卒滅城,等等極不道德,極不仁義的獨裁極權,酷刑惡政也就都在可選之列。而且,根據長期專政生存準則的邏輯,也合情合理。


這長期專政的生存法則的邏輯既神奇,又簡單。有了三百年長期專政,才可能有三百年長治久安,有了三百年長治久安,才可能有三百長盛不衰。但是,沒有獨裁極權,酷刑惡政,也不會有三百年長期專政。合理即存在。


秦之後兩千多年的悠久長專中國史,都是以仁義道德的名義,為三百年酷刑惡政嚴防改朝換代,三百年獨裁極權死守長期專政,三百年朝代長治久安,三百年朝代長盛不衰。三百年朝代遠離週期性噩夢而奮鬥。


我們在長專中國氾濫成災的中國歷史連續劇中,在長專中國盛行的文化氛圍中,可以很好的感受到這一點。存在即合理。


所以,我理解魯迅的憤怒。魯迅在一百多年前(1918年),藉著【狂人日記】中的狂人之口,說出驚心動魄的,逆向民族主義的狂言:【我翻開歷史一查,這歷史沒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頁上都寫著“仁義道德”幾個字,我橫豎睡不著,仔細看了半夜,才從字縫裡看出來,滿本上都寫著兩個字“吃人"! 】


我也有話要說:【我帶著被自由民主人權科學洗壞了的腦袋,打開兩千多年長專中國的歷史反复的看,這歷史不分晝夜,不分年代,每一頁都工工整整的寫著“仁義道德”,“長治久安”,“長盛不衰”的大字。我橫豎的看,仔細的看了半輩子,才從字縫裡看出來,滿本上都寫著兩個字“吃人"!不吐不快。 】


魯迅是長專中國民國時期的歷史產物。它曾經被毛澤東稱為骨頭最硬的人。但是,按照當今長專中國所提倡的歷史自信、文化自信評價標準,他的骨頭絕對硬不起來,他的歷史自信,文化自信也絕對是差評。魯迅很多被認為缺乏歷史自信和文化自信的作品,也已被打入了冷宮。


我預測,不久的將來,魯迅將會被長專中國的歷史自信,文化自信打成中國最大的软骨头公知。


众所周知,儘管動用了難以想像的獨裁極權,酷刑惡政,不惜代價的嚴防死守,在两千多年的長專中國历史上,從來沒有任何一個長期專政府,能夠逃過(最高人口死亡過半的)週期性歷史性選擇改朝換代的命。这是另类的历史自信。


因此,按照我的歷史自信的評價標準,我自信儘管時代在變,只要你實行長期專政,不管你手上握著什麼法寶,是皇政法寶,儒家法寶,仁義法寶,革命法寶,馬克思主義法寶,社會主義法寶,還是全過程民主法寶,你都逃不過獨裁極權,酷刑惡政,嚴防死守,最高人口死亡過半的歷史性選擇改朝換代的命。兩千多年來沒有例外,兩千多年之後也沒有例外。


因此,在自由民主人權科學時代,現代長期專政府下的富強盛世,固然比古代長期專政府下的貧窮好太多,也比當今一些自由民主下的貧窮好太多。但是我自信,在周期性噩夢的脅迫下,再富強的長期專政府,終有撐不过周期性噩夢降臨的那一天。之後,一個天價的歷史性選擇就會把一個長期專政,長治久安,長盛不衰的現代中國打回原形,國破家亡。唐朝、漢朝、清朝都是先例。


這就是兩千多年的長專中國歷史,留給我们的歷史自信。中國人好自為之。


在結束這篇文章的時候,我看到一個長專中國很有趣的歷史小插曲。有人認為此事滑稽可笑。


我把它記錄下,作為本文的附文。


中國美食網紅綿羊,昨在《bilibili》推出新影片,教學如何製作在店內要賣1顆58元人民幣的“包子王”,結果一名網友留言表示“我不喜歡包子”,豈料被認定違規刪文。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3年12月曾到北京慶豐包子舖用餐,相關照片經由中國官媒不斷轉發瘋傳,也讓習近平被部分網友戲稱為“習包子”。

這次中國網友在單純的料理影片下留言“我不喜歡包子”,隨即被舉報,B站也認定確實違規,所以將留言刪除,還提醒該網友“請自覺遵守國家相關法律法規及社區規則”。


有網友很不爽的回言:
            
因言獲罪
如果說喜歡包子就不會被警告了?一個滑稽可笑的國度


我當時看了,只是會心的一笑,但不認為此事滑稽可笑。在我看來,B站如此的刪文懲罰,在長專中國史上,算是最最溫柔可愛的懲罰了。不就是刪刪文,傷了一點點留言網友的小自尊而已嗎?如果大驚小怪,還真的是看長專中國歷史劇看得太少了。


但是現在回想起來,當我會心一笑時,我感覺到,那些自以為看透了歷史規律(如果有的話)的人,那些極具歷史自信的人,總比普通人多了一份冷漠的眼光,鐵血心腸。因為很多普通人認為難以理解,極為憤怒的人和事,在那些人自以為看透了歷史規律的人看來,都是稀鬆平常事。

例如,毛澤東就是自以為看透了長專中國歷史性選擇改朝換代的殘酷性,曾輕描淡寫,視死如歸的聲稱,【要奮鬥就會有犧牲,死人的事是經常發生的。但是我們想到人民的利益,想到大多數人民的痛苦,我們為人民而死,就是死得其所。 】因此,【擦乾身上的血跡,掩埋好同伴的屍體,又繼續前進。 】


延伸閱讀。一些關於李前偉失聯的網上文摘。

胡鑫宇家人退出網絡,失聯86天李前偉的家人還在祈求幫助
原創2023-02-1202:20·九方魚論
原創觀點,謝絕抄襲

從2月2日發布會結束後,鉛山致遠高中高一新生胡鑫宇的失聯就被定性為“自 縊身亡”。可以說,有遺體有遺言,證據相當充分。即使有些細節還讓人難以理解,也很難推翻結論。

胡鑫宇的家人應該是接受了這一結論,沒有再在網絡發聲。他的媽媽親和舅舅早已清空了以前發布的作品,小姨和表姐改了賬號名字,隱藏了和他有關的作品,他的爸爸在發布兩個讓人遐想的作品後又刪除,但是其他作品還在。讓人看了,除了感受到他們的悲傷,也無能為力。

他們為尋找真相而來,得到真相後離開。網絡裡的是非,在他們沉默後漸漸盪不起漣漪。


而被誤傳是第一個為胡鑫宇發聲的河南漯河人李前偉,失聯86天了,家人還在苦苦尋求幫助。沒有熱度,沒有進一步消息,也沒有幾個主播幫他們發聲。他們望著網絡興嘆。
胡鑫宇還能從日常表現和筆記本找到一絲端倪。李前偉家人有沒有試圖找到他的一些異常表現呢?


有時候我們不得不假定一些結果,去推導可能性。雖然殘忍但是沒有辦法。錢塘江太大,搜尋和打撈很有難度吧。目前也沒聽說有救援隊的免費支援。當地有關人員也不是不作為,他們在找。


一個家庭的力量太薄弱了。


跟帖。
用戶lingling
36

不是為胡鑫宇呼籲的主播嗎?怎麼結果和胡一樣莫名其妙失踪在監控盲區,這樣也太巧合了。
回复·6天前


北方的老狼
96
因為是有意願的主動靠邊停車,那可能是便急拉肚子,停車後拿著手機想去橋下解決,不料橋下昏暗坡度滑而落水。
回复·7天前


網易首頁 > 網易號 > 正文023-02-06 23:04:49 來源: 九方魚論  廣東
李前偉失聯80天,不予立案的理由很相似


河南漯河的李前偉失聯80天了。仔細捋了捋他的失聯,說離奇也不算離奇。他是把車開到了杭州江乾區下沙大橋高速路段,然後車停在那裡,人不見了,手機也不見了。


2022年10月14日,江西上饒15歲少年胡鑫宇失踪,一個月多後,率先為胡鑫宇事件發聲的自媒體人李前偉離奇失踪了。家人為了找到他,希望能立案。同樣被拒絕了,應該也是因為沒有被侵害的主體。


隨後,李前偉的家人在社交平台上發布緊急尋人的帖子。再後,李前偉的家人公開否認了李前偉曾為胡鑫宇案發聲的傳言,由於案件離奇,引發輿論關注。

根據李前偉家人發布的尋人消息:李前偉1988年出生(現年33歲),家在河南省漯河市召陵區。失踪前,李前偉在浙江省寧波市從事倉儲物流工作,他的妻子及老母親住在杭州下沙,為了和家人團聚,李前偉大約每3、4天就從寧波返回杭州下沙。


李前偉的家人稱,李前偉性格開朗,無不良習慣,平時不打牌也不賭博,事發前後未有異常轉帳記錄。


李前偉失踪前後
2022年11月19日下午,李前偉下班後獨自開車準備從寧波前往母親和妻子居住的杭州下沙。但李前偉懷有4個月身孕的妻子一直等到晚上9點左右,都不見丈夫的踪影,打電話也無人接聽。自此,李前偉與家人失去了一切聯繫。


當天晚上11點左右,李前偉的妻子接到他人打來的電話稱,李前偉的汽車停在高速公路的下沙大橋上,但李前偉並不在車上。


最離奇的是,汽車被交警發現時停在高速路中間,沒有熄火,還打著雙閃燈。家屬在查看後發現,李前偉的計算機、背包、身分證和銀行卡都還在車上,只有他常用的一部手機不見了。更可疑的是,李前偉車上的行車記錄儀中的信息被人為地覆蓋掉了。


李前偉最後出現在監控畫面中是當天的22點30左右,而李前偉的汽車當天也沒有發生任何交通事故,而他停車的路段恰恰是監控盲區。交警查看了附近的監控錄像,在監控裡並沒有出發現李前偉的身影,大橋附近收費站的工作人員也表示,當天並沒看到疑似李前偉的人從橋上走下來。所以李前偉下車後究竟去了哪個方向無從查找。


李前偉失踪後,家屬也曾請了打撈隊到大橋下的河裡打撈,但最終毫無所獲。

试图翻过理解世界的笨蛋之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4-25 17:0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