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720|回复: 0

小院闲窗春已深—— 第五回 补堂道德课

[复制链接]

458

主题

97

回帖

5479

积分

论坛元老

积分
5479
发表于 2023-5-26 09:56: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五回     补堂道德课


       这时,她从其包中抽出一个日记本,打开映出一首词:
  
             〈如梦令•路〉
         
              冷月残灯风入,
              泪染蒹葭香铺。
              似睡恍无眠,
              梦现欢歌何处。
              寻路,
              寻路, (叠句)
              大法今生得度。


             〈如梦令•诉〉
     
               莺戏篱前花树,
               风舞闲云芳露。
               玉指抚瑶琴,
               流水年华难住。
               倾诉,
               倾诉, (叠句)
               弦断知音何处。


            〈如梦令•护〉
     
             玉树临风凝伫,
             花落花开何故。
             潇洒走一回,
             正义人间呵护。
             残酷,
             残酷, (叠句)
             夜雨冰霜饮露。


             〈长相思·爱恨〉
     
                 好伤神,
                 想个人,
                 正义君子好较真,
                 苦了奴家身。
                 此良辰,
                 觅知音,
                 恨他爱他美目嗔,
                 今宵空抱枕。


                〈卜算子•思夫〉
         
                  云结群山横,
                  雨敲寒窗聚。
                  欲晓妾身此心情,
                  瑶琴潺潺絮。
                  昨日金鐏举,
                  君又匆匆去。
                  鹊桥七夕两相逢,
                  春梦难留住。
  


       月华不由赞道:“好词好词!我最喜欢这句‘苦了奴家身’!非常有古韵味!”
寒秋沉脸伸手去夺,道:“从你这老总就开始不着调,我在调商道,你却在寄词调!”
月华扭娇躯躲开笑道:“看看怕什么嘛!小气!为什么填此词,一定有极深涵意吧?!”
寒秋望着远方,道:“岳飞于谦,留芳青史,可是有几人想过他们妻子所承受的一切。他们的妻子才是最可敬的。高智晟律师听说过吗?”
“听说过,全国十大著名律师,因为我需要法律顾问,所以经常查询律师。可是高律师最近几年没了声音。”
“他是为法轮功人士打官司主持正义,被中共封了律师所迫害的非常的惨。在如此红色恐怖中,高律师敢主持正义!多么的正义伟大,可是更伟大的是高夫人耿荷,在如此巨大压力面前她始终不离不弃!一直站在丈夫背后全力支持丈夫。”
月华合上日记点头道:“确实了不起!”
“换你能做到吗?”
“不知道。”她见对方没吱声道:“我很自私,对吧!”
“不,你很诚实。”
月华挑娥眉道:“对了,你为何不再叫我妹子了?”
寒秋一笑道:“你也从来没承认过我是你哥啊?是我自不量力高攀了。我在网上看到许多男士对漂亮女孩一口一个妹,可是人家却从来没叫他一个哥字,看来这个哥字对女孩子是非常有份量的。笑脸贴了人家冷屁股!所以还是不叫为好,免得让人误会。”
“原来如此,好吧,以后我叫你哥吧,叫大哥行吗?还是叫杜哥?”
寒秋摆手道:“你还是叫我名字吧!我觉的男女之间还是保持一定距离为好。”说着递上一个邮箱道:“我只用邮箱或短信,有事用文字直说,不要叫我的名字。”
月华见其来不来先拒人千里之外了,挑眉道:“你知不知我公司的员工高级白领客户,有多少男人想博我一笑,想跟我套近乎而不得?你不想与我关系拉近吗?”
“不想。”
“为什么?”
“因为我们不是一个阶层,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就因为我有钱!你没钱?!”
“不是,其实我并不穷,因为财富在不同人的眼中是不同的。精神财富才是真正的财富,而善良是精神财富中最重要的,没有正义善良,才是真正的穷,有的人生命中穷的只剩下钱了。”
“你说的就是我,原来我比你穷,因为我就缺少善良,穷的只剩下钱了。”
“也不完全是,人之初性本善,人缺少善良,很多时侯是善良被埋没忽视而已,他们认为善良对自己没什么好处,还是利益为尚。如果他们明白了行善能积德,做恶积罪业,德多才有钱有幸福,一定会立即善良了。”
月华笑道:“你确实是高级教师,你在给我补堂道德课。”
寒秋笑道:“是你慧根好,孺子可教也!”
“我还是想与你关系更拉近些,这样我比较放心些。”
“其实你不必,因为我的原则是真善忍,我为了救众生可不惜付出自己的生命。我领你的工钱一定会把工作尽最大能力做好。除此外我不会贪婪你一分钱,这不就够了。
对了,我坐这把椅子上,也不过是试用一段时间,如果我发现自己不行,我会自动离职。”
“你让我更加了解你,也让我对你更放心了,不过,你还得帮我最大的忙?”
“什么?”
“正月十五去我家,我妈做了非常丰盛的晚餐,你要去吃好……。”
寒秋立即摆手止住道:“你还想让我去骗叔叔婶婶?你知不知道,面对他们那热情与期望,我心里非常的难受,因为欺骗戏耍别人的真诚,更是一种罪过。你最好还是寻找他人吧!”
月华扭头皱娥眉道:“我不是没找啊?三天前,戏莲为我介绍个官二代,没到二个小时就要强行与我上床。气死我了,难道我是妓女吗?”
“可是面对叔叔婶婶的笑脸,我实在无法面对。”
“你帮帮我不行吗?你不说我是你的恩人吗?你不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吗?”说着娇泣起来。
寒秋立即上前想为其擦擦又住手道:“NO!NO!NO!你不要这个样子。”
“哥,求求你帮帮我好吗?我实在不愿看我妈的唠叨,只求你年节去我家应付一下既可。”
她见寒秋不语,又泣道:“你只顾及你自己的感受,却不顾及我的感受!告诉你,你并没有欺骗他们,是他们自作多情,我不过带到家里一个同事,是他们误会而已。你算什么好人啊,连这点忙也帮不上我?”
“好吧!离正月十五还有一个礼拜,让我考虑考虑,我到底应该不应该去。”
   月华道:“你不要给我设灯谜,我的谜底就二个字~听话。走吧!去你的住处。”

        此院东北角还有一个小院,一遛四间平房,院中几棵大槐树,须髯若飞,上边数只麻雀叽叽喳喳吵的颇热闹。
   二人进来,一条走廊左右是厅里是卧室,走廊向北尽头是厨房。
月华进入西室道:“今后你住在这里。你也可自己去后厨房做饭,也可去食堂去吃。”
然后来到东房坐在厅中沙发上道:“这间是我们几个干姐妹经常聚会娱乐的地方。”
      这时,手机响起,月华接听几句挂了道:“我有事走了,你自己熟悉熟悉环境吧!”起身而去。



        第六回       财的考验

      正月十一,天晴,阳光很足,大连的春天一向很早。
    寒秋在附近街上吃了一碗拉面,顺便为老板夫妇与服务员都做了三退,就是退出了党团队。又几人得救不给马列邪教做陪葬,寒秋心里很舒服。每当众生得救时,就是其最舒心的时候。
   他回到公司门口,亮亮灯具大牌子下,站着一个穿着牛仔裤的二十多岁的年青人,立即上前笑道:“杜经理?”
杜望望笑道:“请问兄弟你找谁?”
年青人笑道:“看样我真猜对了,大哥咱们一旁说话?”
二人来到公司侧面的墙下。
年青人道:“大哥,我叫王龙,是星光电子厂的业务员。可以说与你们灯具厂是客户关系。”
“有事?”
“我们厂的产品是你们必须用的。我就明说了吧!只要你能从我们厂进货,我们给你一年十万元的回扣?怎么样?”
寒秋道:“是这样,如果你们厂的产品合格,你不给我回扣我一样采购。”
年青人狡黠一笑道:“是这样,我们厂这批产品稍微次了点,但是非专业人士是看不出来的,傻百姓更是不懂的,只要你要了,包你立即得十万元。”说着拍拍兜子。
“这次品原料,那如果导致我们厂的产品销不出去咋办?”
“哎呀,你管他这个干嘛!又不是你家公司,你也不过是个打工的,人家哪天说不定就不用你了,不趁机捞些大钱,太亏了!”
寒秋道:“兄弟,我不能这么做!有二个原因,一,我是学法轮功的,法轮大法绝对要求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我师父教我们做好人,我不能做坏事。二是,我的公司老总对我有大恩,我更不能坑人家。”
“哎呀呀,看看,看看,你简直是学傻了,李大师又不在你身边看着你,你收点钱怕什么?什么恩人啊!什么做好人啊!这年头有钱就是大爷,没钱是三孙子,有了钱别人舔巴你,没钱你再有本事也没人瞧的起你!”

“那是你的想法,你我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不同,不要勉强了。”转身就走。
王龙又上前拉住道:“我给你一百万,怎么样?”
“你给我一千万都不行,这是人格道德的问题。”寒秋拍拍其肩头道:“兄弟,将来你办公司,一定要找学法轮功的。”转身而去。
王龙哎哎几声道:“真傻!”转身来到街口的一辆豪华轿车里,车后坐着二个时髦丽人,正是方月华与鱼戏莲。
鱼道:“小龙怎么样?那个人经受考验没有?”月华表情异样的盯看着。
王龙撇嘴冷笑道:“谁能受得了钱的诱惑啊!他立马就要了!”
鱼戏莲哈哈娇笑道:“我说老妹,你就不要再挑了,天下男人都一个样,无非都为了财色,什么找到了正人君子!统统是骗子!”哈哈大笑。
月华气的满脸通红表情痛苦,摆摆玉指道:“走走,快走!”
鱼戏莲接着挑眉道:“老妹,你还是认命不要清高了!那个官二代徐少勇,还掂记着你呢。”
月华尖叫道:“别提那丧门旋儿,我去当姑子也不嫁给他!无知!”
鱼戏莲嘲讽道:“那找谁?还找那个叫你恩人的法轮功?”
“对,就找他!”王龙回头用很重的口气道:“对!就找那个法轮功,他确实是正人君子!表姐呀,人家比你家姐夫强的太多了。”
月华登时大喜道:“你是说,他没有背叛我?”
“我给人家一百万,都没动心啊!”
       月华得意的乜斜着眼道:“大姐,他现在可是身无分文,一百万竟然没动心,妹子我的眼力不错噢!”
鱼戏莲登时立眉伸手揪表弟耳朵道:“你这家伙从小时起没事就耍我!可恶!”
王龙哎呦哎呦道:“姐姐姐!我可开车呢,你可别让我开上黄泉路上去啊。”
她立即松开手转头道:“这算什么,他一见到美色就完了,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他若能过这关,我就服他。”
月华挑眉道:“大姐不妨一试。”
“好,就由大姐我,亲自出马试试他。走走走,去见他。”
       王龙立即调转车头,又绕回来了,边开车边笑道:“我说姐,若让姐夫知道,能行吗?会不会跟你闹?”
“他敢!他那些花花事与那几个打工妹背后干的事,我还没跟他算帐呢,他敢惹我!”
    小院中非常安静,西屋厅内桌上一杯香茶,一个笔电,杜寒秋正在查看各种资料与视频。
     门开了,一阵香风,月华与个体丰很妖艳的三十多岁的女子进来。
杜立即起身点头示意,鱼戏莲当仁不让的坐其座上,啪将包包丢在桌上,拿起其茶饮了几口,挑眉道:“你就是我老妹请来的大神?”
杜笑道:“大姐你才像个仙啊,你这架势搞的我都有些怕了。”
鱼戏莲哈哈大笑,然后道:“我们的厂子去年前年再前年都没赚到钱,你可研究出来了高招?怎么才能赚大钱?”
“当然,得先积大德!财随德走!”
“得得得,收起你那套,我问你今年怎么办?不然我开了你!”
寒秋道:“你们厂就败在你这霸道劲上,如果若不给我能把你开了的权力,我没法让你赚来钱!”
“什么意思?”
“据我微服私访,你们厂存在着四股力量,互不服气,争风吃醋,互相拆台,各藏心眼,简直像个吃大锅饭的国企,如何能好啊!”
鱼戏莲一下征住了,月华伸玉指用餐巾纸仔细的擦着窗台上的八宝树的油汪汪的叶子,轻声道:“姐,知道他的厉害了吧?!”
鱼戏莲道:“你想怎么办?”
“要重新布局,吸收能人,本厂生产的灯具都是不值钱的东西,所以要重新换其他产品。”
“水晶灯最来钱,可惜成本太大,我们暂时投资不起。”
“我打算生产吸顶灯与台灯,少生产出一些精品来卖。”
鱼戏莲道:“好吧,你愿咋搞就咋搞,反正我也没指望这能赚钱。”
接前段,本来一直写大汉天朝系列,可是因为又出现唐山老汉城魔窝事件,就暂停武侠,写唐山事件,已经完成二部,感兴趣的点开看看吧。 [e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7-20 04:3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