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753|回复: 0

大汉天朝——阳关三叠——第三十九回 音仙大战

[复制链接]

401

主题

61

回帖

4702

积分

论坛元老

积分
4702
发表于 2023-6-2 14:19: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三十九回      音仙大战


        武陵天山门,汉代不叫天门山,叫作云梦山。三国时一场大震后天门大现,孙权认为是祥瑞之兆才改为天门。
这里共有九宫,颛顼宫,天门宫,迎仙宫、祥瑞宫、广寒宫、赤松宫、灵霄宫、敬天宫、轩辕宫。
      山顶天门宫内,群芳云集,仙娥翩翩起舞,错落有至,张家姐妹个个如花似玉,才色双全。可是她们均修仙,所以数代同堂,却让外人难分辈分。谁是姑奶奶大长小姐,谁是长小姐,谁是小姐,谁是小小姐,连笔者都不全知,所以张家小姐们的闺房,是天下最大的秘密。
长小姐道:“这曲乐舞《乘云》来自黄帝《云门大卷》,乃神境之舞,为历代祭祀上天,教化万民之典范。”
众女奏乐,面目祥和,幸福无比。
一曲完毕,众娥退下。 姐妹们品尝着香铭水果。
一长小姐道:“公冶坤龟元子现在何处?”
这时,信娥上前道:“禀小姐。公冶君已经到达山下天梯。”
她哈哈笑道:“好个公冶坤!他能掀开姮儿的面纱吗?”
另一小姐道:“她还不配。多少武林霸主想掀开张家大小姐的面纱,可都是站着来,横着出去。”
“可是姮儿却是个不会丝毫武功的柔弱佳人,为甚么却是天下第一高手?”
又一小姐道:“这就是避雨山庄天下第一高手永恒之秘。”众姐妹欢笑闲聊着。
        云梦山下,青牛、才子、佳人。
        萧淑伸玉指点着远处的修真楼道:“张大小姐就在那楼里,任何人都可进去,只要掀开其面纱,就是他的人,就可带走她。请!”
公冶坤从那高高的山顶望到下边,见那数不尽的台阶之上,聚集了一群群的人在说笑,好像是游山的过客。这些人带股令人窒息的杀气。他知道这一处比前二处更加凶险万倍。
        可是公冶坤就是公冶坤,用心语道:“牛儿!冲!” 那青牛唿的猛奔而上。
但见众高手均使出绝杀,练就一生的绝杀,一下就把对手干没气的本事,十几个或几十人围攻一人,这还有的活吗!绝对难已存活。可是他们的对手却是公冶坤。
另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萧淑惊的目瞪口呆,公冶坤轻抚短琴,所过之处一声声的巨响,那是一股股巨大内功相撞之声。
公冶坤的牛没有任何的停顿,所以几个十几个的高手,瞬间消失了,变成一阵阵血雾,到达山路天梯中间时,一次围上三十多人,他们同时出手。公冶坤感觉到自己要被刀罡剑气挤压成碎片。他哗的挥出阳关三叠,最凌厉的杀招——天为乾,那强大的音波共震,夹杂着电闪雷鸣。嘭嘭嘭,三十几声的暴响,每个人都爆炸成一团血雾,整个地面全红了。
一些人害怕了,急忙闪跳到路边远处。竟然还有这样的死法,连尸骨都没有,全被音波震碎,如同放烟花一样,嘭嘭嘭一团团的血雾炸开,随后空中一阵血雨。
又是十几声嘭嘭嘭,又是三十几声……公冶坤一直冲到顶部天台之上,整个路上基本无人了。所以是听不到喝彩之声的。
整个道路天梯变成了红色,如同从上到下的一条欢迎贵宾的红色地毯。
      萧淑差点吐了,数百人瞬间全变成血雾,她从来没这么的反胃过,她呕个满头冷汗。
忽然,伸过一支手,递上一条洁白的白布。来人正是闻九九,他不知何时站在其身旁。
萧淑摆摆手拒绝了,定定神轻声道:“九九公,也是来欲掀大小姐之面纱?”
“非也!我乃过客也!”
“公,聪明!”
二人一齐向山顶而去。
    公冶坤抬头见九层高楼,气势磅礴,威严无比。上有巨大牌子“修真楼”。
       这时,楼门大开,芳香阵阵,出来二十名仙姊,个个青秀无比,二队排开。为首仙娥款款上前施礼道:“我家小姐恭迎公冶君。请。”
公冶坤驱牛进入楼内,穿过楼堂过道后,来到后院,好宽大的院子,光滑的石板,中有一琴桌,桌后坐立一丽人。高仙髻,一身白衣,洁如出水芙蓉,他从头到脸全被轻纱遮挡,所以根本看不见她的脸,但是从其那春笋般的玉指可看出,是绝色美女。
       她不远处的对面也有一张琴桌,公冶坤跳下牛身,上前施礼道:“早闻大小姐芳名,今日得见三生有幸。”
对方道:“君,言重了,早闻君之大才,无缘相会,今日得见,妾之福也。”
“小姐!客气。”
“你我皆乃乐中人!请君听妾一曲《忧魂离》,以表寸心思念之情。”
公冶坤心想:你别逗!说的越客气,危险性越大。
转身坐下将琴放在桌上,正襟威坐,一看就是人中龙凤。
        但见张姮勾挑琴弦,宫商角征羽,轮番波动。忧忧怨怨,好个悲伤。听着心里越来越难受。他突然想起圣人教化,乐者,乐而不淫哀而不伤。
他大惊,自己气血阻凝,有心闷吐血之感。立即调息运功抵挡,可是对方的音波似乎有强大的穿透性,越来越难以控制。
公冶坤明白了,对方采用逆五行之法,因为五音对五行,五行对五脏。立即也抚琴,奏起欢快的乐曲《小马驹》,这是琴心上人之作。如同一匹小马欢快的跑在大草原上。顺五行之音立即破了对方逆五行音波能量场。   
       张姮感觉自己腾空欲跑,也要化成一匹小马,越来越兴奋,有发狂之状,立即行功抵抗,二人各自行功较量着。
由于他们功力针对的都是对方,所以周边远处之人,未感觉太大的影响,但是也随着乐曲,一会悲伤一会欢快。一些功力尚浅的仙姊,有的悲伤哭哭泣泣,有的学着小马欢快的跑来跑去。
这可笑的场面,闻漠萧淑却毫无笑意,紧张的望着。
正在难分难解之时,突然,一道黑影,如同一只黑色的老鹰,直射张姮之面。



            第四十回      终见张姮


        张姮大惊,见一人飞射而来,一道寒光,迎面刺来。
她挑弦一击,嘭的一声大响,黑影倒飞而回到远处。
高手相争哪容这半点差错,对方公冶坤的一阵波力袭到面前,唰轻纱落地,震成一堆碎粉。
那千万之男人朝思梦想而难已一见的,天下第一美女的娇容终于露了出来。
公冶坤大吃一惊,简直惨不忍睹,原来对方竟然是一张皱纹堆磊的老脸,让人不愿再看二眼的脸。
张姮恼羞成怒,站起来,玉指一点道:“好你个妖人,前时在广陵丢人现眼,现在又来丢人。”
龟元子哈哈大笑道:“原来所谓的天下第一美女,竟然是要多丑有多丑的老婆子!”哈哈连连大笑。
张姮怒道:“广陵乡人因你这妖人淫声求来病龙之雨,庄稼烂死,连池塘虾蛤也病死个光光,若让乡人抓住一定给汝点天灯。”
龟元子依然大笑道:“我要召告天下之人,张姮是个大丑婆子。竟然是音仙的弟子。”
公冶坤吃惊非小,道:“大小姐怎么会是阿苗?你就是张姮?”原来对方竟然是阿苗,她们方才对答问侯的声音是椅子后的丫鬟双簧配音。
张姮道:“然也!”
公冶坤见她的脸与其玉指声音身材,竟然简直不是一个人。
“没想到普天之下掀开张姮面纱之人,竟然是公冶君。”
         这时,萧淑上前道:“恭喜恭喜!公冶君成为留侯家的女婿。”
公冶坤差点瘫了,自己整家这么个大丑八怪,简直让人笑掉大牙。满脸的尴尬。
萧淑已看出道:“难道君不愿意?能娶天下第一功臣之女,千万公子哥排着队等不来的好事。”
“非也!这个……。”公冶坤吱唔着。
萧淑冷冷的道:“公冶君,你来时就应该知道掀去此纱的后果!”
公冶坤冷汗下来了,想想叹息道:“大丈夫,以信立于天地。即然大小姐与我公冶家有执箕帚之缘,小生愿结百年之好。”
龟元子哈哈大笑道:“什么狗屁的避雨山庄,不过如此嘛!”
这时,阿苗哈哈大笑道:“公冶君就是公冶君!不愧为大名鼎鼎的琴心上人的传人,果然人中龙凤正人君子。这关过了。请上天门宫。”
公冶坤惊讶道:“汝不是张姮?”
阿苗笑道:“贱妾哪有这个福份。在下早有夫君。”
      这时,萧淑笑道:“因你不入销魂院,少了一关!所以这是第三关。”
阿苗道:“想见大小姐,随我来。”
说着,急身来到山下,抓住彩带,纵身而起,众仙姊也纷纷抓住彩带噌噌噌片刻间翻到山顶之上。
去过天门山的人都知道,那是直上直笔直的峭壁。
萧淑伸手道:“请。”
公冶坤虚空抓物,将桌上短琴揪入手中,拽彩带噌噌噌几个起落纵到山顶,轻功不好的人都不配上去。但见亭台楼阁连绵不绝。
       天门宫内,众小姐们依然在喝茶闲聊,这时信娥进来道:“启禀小姐们,公冶坤已通过最后一关,已经在外等侯。”
一小姐道:“看样关中第一高人公冶坤果然是谦谦君子,连个丑八怪也要了。”众女欢笑。
有小姐道:“真想嫁了他。”
         这时,长小姐道:“让姮儿去吧!可谁是姮儿呢?”
立即上来八个素娥,抬起来其中一个似乎最娇弱的而去。
她娇呼连连道:“讨厌讨厌,又让人家去与人打架。”看其样子,连抓只鸡都费劲,何况与绝顶高手决斗。
她被抬入某殿之中,唰的被抛入一深不见底的黑洞之中,一会工夫后,噌噌噌,又跳了出来,空中一个三百六十度翻腾,落地后,哪还是什么弱女子,那眼神气势,分明是傲气冲天雄视四海,天下第一的张姮。
她来到一殿内,这里超级豪华,她一丝不挂后,张开双臂,侍女们立即给套装。
         公冶坤与萧淑、闻漠、龟元子左拐右拐,来到一大楼前,上书圣德殿。排排的特别高的门足有七米高紧闭着。众人等待。突然,房门大开。萧淑头前进入,好宽大的大厅,地面石板光可见人。
地中间一张方桌,上摆一琴,琴后坐一丽人。天!简直是瑶池仙子下凡。高仙髻,婷婷玉立,其每根手指都似刚扒皮的白藕。那气势不怒而威。简直让人怀疑人生,天下什么人才配与她同床共枕。
萧家因与张家级别基本相等,甚至萧何与刘邦关系更近,所以萧淑并没有大礼,点头示意。
然后转头道:“这就是天下千万男人想见一面而不得的张大小姐。”
公冶坤立即上前施礼道:“小生公冶坤,能见大小姐一面三生有幸。”
张姮道:“君,客气了。能见琴心上人之高足。妾,也是三生有幸。孔圣人学《韶》三月不知肉味,听说公冶君至今不知肉味。来,我们以乐会友。”
这美妙嗓音柔心浸肺,那么的娇嫩好听。
公冶坤盘地而坐,琴横膝前,正襟威坐,好个威风 。
龟元子也撇嘴道:“贫道也想会会神秘莫测的天下第一的张大小姐。不过我没有带琴。”
萧淑道:“赐琴。”
片刻仙姊搬来一上好新琴。
公冶坤道:“不知小姐所奏何曲?”
张姮道:“天下人皆知,汝会甚么,我既会甚么。”龟元子噗笑了,心想:吹大牛。
张姮唰眼光盯上他,道:“阴山派,敢在我避雨山庄下鬼池颠坡。我一定以彼之道,还彼之身。”
龟元子哎声道:“都知武陵避雨山庄乃神仙之地,贫道这点小能小术,简直是儿戏一般!何足以害人,高人早破矣,不然太无能了吧。”
萧淑冷笑道:“汝所言极是,早破除了。上天借此还了几起前世宿债而已。不过汝之罪也,一定偿还。”
”勿要嘴上较个高低,请亮真本事。”
张姮道:“不就汝那糜糜之音的桃花三弄吗!好,就奏这个。”
说着三人奏乐。
接前段,本来一直写大汉天朝系列,可是因为又出现唐山老汉城魔窝事件,就暂停武侠,写唐山事件,已经完成二部,感兴趣的点开看看吧。 [e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4-14 09:3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