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6224|回复: 0

共产邪教——云缅红色杀戮——第二十一回 连打带奸扒皮挖肝

[复制链接]

456

主题

96

回帖

5452

积分

论坛元老

积分
5452
发表于 2023-9-19 08:14: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珍惜


           第二十一回     连打带奸扒皮挖肝


       快乐岛大酒楼,外表豪华漂亮。
       一房间内,刘骄正在高兴,因为孙三做了件让他非常愉快的事情。
孙三兴奋道:“那娘们没打死她,算她走运,等下回要她命。”
    原来,昨晚他派人袭击了鲍英,因为刘骄太过狂妄,竟然有人点着自己鼻子骂,他是绝对不可容忍的。
刘骄道:“小娘们,打死她,太便宜了,应该关在地下室内,尽情的C,然后挖心肝卖钱,老子才能解恨。”
胡保昆试探性的道:“我觉的嘛,警方,还是少碰为好,特别是中国的警方,毕竟它们是共产党。共产党的狠毒……。”
刘骄怒道:“放他妈的狗屁!老子我也是共产党,我爷爷就是老革命。老子就让你干死她们,不然你就得死!听见没有?”
胡保昆立即道:“好好好,我想办法搞死她。”
   这时,姘头鲁小迅进来,扭着圆圆的大屁股上前,低声道:“来了大人物!赵政委胡将军到来。”
     刘骄立即起身来到一豪华秘室中,坐着八个军头,胖的油腻凶恶,瘦的阴险狡诈,一个个满脸的邪气。
立即上前笑道:“赵叔叔,胡叔叔,你们来了。”军头绝户他不认识。
赵政委道:“把那八个姑娘洗干净了,然后我们开荤。”一片怪笑声。

    昏暗的地下室内,八个裸体肌肤似雪的女孩子,她们被骗到卧虎山庄后,又转运回国内,前边三辆车被炸毁,她们被藏在后边二辆车中。
  哗,铁门大开,鲁小迅进来喝道:“出来,把身子洗干净了,接客!”众女们被打的电的早已精神麻木,唯一幻想是,还能活着出去。
  洗完打扮后,被带入又一个房间,一张张大床或单人床,还有特殊的架子,不知是做什么用的。

     突然,房门大开,冲进来一群腚大腰圆的大老爷们儿,驴种早晃的吓人,怪笑着冲上。
一人揪住一个,按在床上架子上,乱舔乱啃着。
二个女孩子见如此被人糟蹋,低声抽泣着,啪啪挨了几耳光,道:“不许哭,要给爷笑一个!你们女人长这玩意,就是给我们领导C的!”女孩立即闷了回去。
赵政委道:“美女们,党和政府,把你们养的又白又嫩,你们要知道感恩!要感谢党和国家。”众丑一片怪笑。
接着污言秽语夹杂着啪啪撞肉与女孩子们的呻吟声。
    突然,惨叫连连,原来赵政委被个女孩子死死的咬在脖子上。
众军头大惊,纷纷上前解救。二个军头几拳擂在女孩的脖子上才打开,接着拳打脚踢。
女孩眼中喷着怒火,骂道:“C你妈的共产党,我恨不得食你血吃你肉,你们将来统统不得好死!”
赵政委脖子流着鲜血,立即出去包扎。
这时,刘骄鲁小迅进来,惊慌道:“不老实就扣在架子上。”
      于是,众女被仰躺双手固定,胸与肚向前迎着,共匪们分开玉腿,更猛烈疯狂的撞击着。
女孩们的苦与泪只能往肚咽,乞盼着,它们奸污够了,能放过一条生路。
可是,她们哪知道马列邪教的丧尽天良与恶毒,等待她们的是挖心掏肝。
   赵政委差点被咬到大动脉,简单包扎后,更加恼怒,道:“把那小婊子给我带到单间去!”
片刻后,他冲了进去,疯狂对女孩子毒打,一连煽了十几个大耳光。女孩的脸已经青肿不堪,口鼻流血。
她恨声道:“你们强奸我,为什么不准我反抗?”
赵政委,横道:“对,就是不许你们反抗,因为我代表党和国家,在中国你们女人的小骚X,就是给我们C的!”
女孩咬牙切齿,道:“你们共产党,个个不得好死!”
“叫你骂!叫你骂!小婊子!老子今天非C你不可!”
将女孩子按在地上,踏着胳膊,一声惨叫,一条玉臂被硬生生的折断,然后又踩住另条玉臂,咔一声脆响,二条胳膊都断了,可怜女孩再也不能撕打了,只能怒骂。
“共产党,你们不得好死,个个车轧雷劈死,瘟死!……。”
    赵政委又抬起腿,哐哐哐踹其脸与嘴,如花的娇容踹的不成人形,玉牙脱落满口的鲜血。
     赵政委这时,分开其玉腿,道:“老子就C你们猪民的这大骚X,你们这骚X,都是给我们共产党长的!”说着狂笑啪啪啪撞击着。
女孩依然怒骂不止,赵政委狂笑道:“骂,你越骂,老子性欲越旺!老子要把你C开花!哈哈哈……。”
终于,一阵更疯狂撞击,赵政委不动了,享用生理的快感。
好一会起来,出去,对刘骄道:“立即给这小婊子摘心肝,我要亲眼看着。”然后去睡觉。
  次日,一早,刘骄道:“医生来了!请赵叔观看。”
赵政委穿好衣,来到一房间,那可怜的女孩被固在手术台上。
陶国栋带来三个军医,他点着道:“身上伤太多,只能把大腿的皮扒下来!先取角膜吧。”
一军医拿弯钩铗子,一下扎入眼睛内一挑,将眼球挑出,女孩子一声惨叫,她现在精神已经处于疯颠状态,叫道:“妈妈!妈妈!救我!救我!啊!”又一声惨叫,另一只眼睛被挑出,装好放在一旁容器,立即带走。
另一个军医开始扒皮,女孩声声惨叫,片刻雪嫩皮肤被扒了下来。
陶国栋道:“取肝肾心脏。”拿刀划开肚子……触动内脏后,女孩更激烈的惨嚎,那是一个生命垂死挣扎时的惨嚎,其惨烈,无法语言描述。
她依然骂着:“共产党,你们将来不得好死!”陶国栋听的心里发毛,道:“把嘴堵上!”
赵政委道:“不行,老子就要让她惨叫,这样我才解恨!”共匪对中国人行凶,你不许反抗,反抗就这下场。比如杨佳、夏俊峰、张扣扣,无数反抗中共暴政的法轮功群体还有民运人士,都这个下场。
     片刻后,女孩终于不动了,就这样悲惨的死去了。
整个缅北金三角泰国中东各大基地,天天如此。马列邪教丧尽天良罪大恶极。不声明退出党团队解除为中共献身誓言的人,将来都得在天灾人祸瘟疫中随其做陪葬,永远销毁在无间地狱中。
      器官取下后,立即送到医院给中共官们与其家人换上。
     这些高干领导,从来不问零件哪来的,人家只管住院,公款报销,换完就回家,许多换了也没活几天就下地狱去了。


第二十二回     屈打成招胡伟得意


     人间最苦的是女子,生的漂亮也是祸,不让共匪玩也是错。
人间太多美女在伤心,包括清寒,她坐在办公室中发呆,回想自己的一生,当年听说自己未婚夫钟大同,因不放弃法轮功做好人被军管,立即宣布分手。父亲给找个军三代陶国栋,哪知被人家甩了,想再巴个官二代胡伟,没想到又被耍弄,而最关心自己的,竟然还是那个被自己无情抛弃的法轮功。
她泪汪汪的,痛苦着。离开他也是痛苦,不离开他也是痛苦,当初不如不离开了。
      突然,闯进几个警察,其中一头目胸牌写着赵守铭,此人狮面牛唇,带股狠劲,道:“你就是封清寒,对吧?!”
清寒站起来点点头道:“对,有什么事吗?”
“有桩拐卖妇女案,还得请你们跟我去一趟。”
立即二个警察冲上将其銬上,态度非常恶劣,比鲍英凶的太多。
     她刚被拽出门,进入走廊过道时,见幽梦也被二个警察銬上带走,她们都从大同面前路过,清寒无限深情的望其一眼,大同却严肃的伫立,仿佛什么都没看见。
     这时,香雨方杏春芍过来道:“大哥,怎么办!”
大同摆摆手,道:“回去,回去吧!听话,做好你们的本职工作!她们全凭命运。”说完转身而去。

   幽梦被带入一黑屋内,见那凶恶警察,进来,他手里晃着电棍,道:“你知道被这个电一下的滋味吗?”幽梦晃晃头。
赵守铭冷笑道:“一会,我让你尝尝毒蛇钻洞的滋味。我问你什么,你都要老实的交待?”幽梦点点头。
“你与姜小琳是同学是闺蜜?”
“是。”
“请问,她临死前,对你说了什么?她说是谁害的她?”
幽梦道:“她说,什么摸湖人间。”
“什么?什么叫摸湖人间?”
“我也不知道。”
“我知道你不老实,我插你腚上电一下试试。”说着坏笑着。
幽梦惊慌道:“我真不知道,小琳她当时只剩下最后一口气!”
“她再没说别的?”
“没有。”
“好,若让我知道你在隐瞒,你等着。”转身而去。
      另一个房间内,尖叫连连,原来清寒已被电了好几下,尿了裤子。
恶警王友彬关超二凶喝道:“你赶快招了!说,你与徐金奎怎么个关系?!”
清寒道:“我根本不认识徐金奎这个人,都是胡伟干的。”
这时,赵守铭进来冷笑道:“我告诉你吧!这事与胡伟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快承认都是你自己做的。免受皮肉之苦。”
清寒明白了,它们打算让自己顶缸,让胡伟没事了,晃晃头道:“不是我,都是胡伟干的。”
赵守铭上前猛扒开其胸衣,揉玩几下硕乳,将电棍插在其左腋窝里……清寒浑身颤抖惨叫连连,立即道:“我招,我招,是我是我做的!”
赵守铭冷笑道:“这就对了。”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份材料道:“你签字。”清寒立即签下。
     这时,唰,门开了,一声娇喝道:“你竟敢刑讯逼供?”
清寒见竟然是第一次审迅自己的那个女警察。清寒总觉她的眼神对自己有些特殊味道。
赵守铭揣好纸,道:“王队长!此案归我管了,你还是侦察法轮功去吧。”
王庭燕背手上前,然后伸手摸摸清寒的脸,合上其胸衣,道:“你要知道刑讯逼供是犯法。”
“犯法!”赵守铭哈哈大笑,道:“你对胡伟,没刑讯逼供吗?”
庭燕道:“我有确凿证据,所以才适当用刑,与你屈打成招完全是二码事。”
“哎!我也有确凿证据,她已经招了。你问是不是她做的。”
清寒哭泣道:“是我做的!都是我做的。”低头哭泣。
庭燕冷冷望着赵,道:“算你恨,咱们走着瞧!”
赵道:“她是你的亲戚吗?”
庭燕没有吱声背影消失了。
      午后,幽梦被放了回来,二天后,案子做实,定为清寒为了钱参与拐卖妇女,胡伟被放了回来,赵守铭与吴德非高兴。
所以共匪的冤假错案海量级别,它们今天在网上公布出的任何案件,笔者都怀疑持保留态度。

     晚上,快乐岛大酒楼内一房间,酒菜丰盛,胡忠发胡忠诚请赵吴二人吃饭。
胡忠发笑道:“多谢吴局赵队长出手,今后咱们多亲多近。”
胡忠城道:“今后,有什么事,说一声,我若能办到的,一定办到!说个不字是孙子。”
吴德道:“小事,小事!不算什么,不算什么!还是赵队长的功劳!”
赵守铭道:“哪里哪里,若没有吴局撑着,我哪行。”
胡忠发道:“来,来,今晚尽兴,我还安排了几个干净的良家妇女。”众丑嘎嘎怪笑。
吃喝完毕,疯狂奸污那八个女孩子。

      次日一早,吴德,因兴奋过度,来晚了点,刚在办公室坐稳。
突然,闯进来六七个大汉,出示证件道:“我们是纪委的,你被举报,涉黑,贪污腐败,刑讯逼供,制作冤假错案,跟我们走一趟。”
吴德差点吓拉了,立即道:“哪有的事!这纯是诬陷,我对党和国家是无限忠诚的。”
“你少废话吧!带走!”立即被銬上拽走。
接前段,本来一直写大汉天朝系列,可是因为又出现唐山老汉城魔窝事件,就暂停武侠,写唐山事件,已经完成二部,感兴趣的点开看看吧。 [e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7-14 13:1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