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6240|回复: 0

大汉天朝——盖世英雄——第五十三回 赶走真神老妖入室

[复制链接]

462

主题

97

回帖

5524

积分

论坛元老

积分
5524
发表于 2023-9-19 08:24: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珍惜

              第五十三回   赶走真神老妖入室  


      桓姬住在城外一所别墅庄园,名曰迎春园。里边亭台楼阁,花鸟池鱼精致无比。丫鬟将其带入。护卫们并未阻挡。
二孩进入内室,桓姬躺在宽大的香木床上,裹着半透明的纱衣昏昏沉沉。
      参娃望望道:“无他,吓丢了魂而已,今晚我帮你叫回既可。”丫鬟与傅母奶娘们大喜。
      参娃取下一根自己的秀发,给桓姬行针,扎了几个穴位,她的表情也安静下来。丫鬟们真相信这真是神仙高人,安排茶果款待。
       哪知,午后英布突然到来,命手下轰走所有府内的闲杂人,当然包括二位“山神”。
傅母立即跪拜道:“大王,那二位山神,这可是给小姐治病的。”
英布连人都没见一见就沉脸道:“退下,本王已请来高人,赶走!”
    这时,他身旁一道人道:“大王放心,夫人不过因惊吓而失了魂魄,待晚上召回即可,什么山神水神的统统是骗吃骗喝之辈。”他正是阴山老祖于彪。
     英布笑道:“有劳仙长了。”然后道:“此位道长从万里之外的昆仑山而来,号于真人,道行高强,少啰嗦退下。”他竟然不认识于彪。
      傅母闻言立即退去,送走了二位山神。
      二孩来到街上,星儿道:“我知道了,一定是于彪到了,他硬欲收我为徙,让我与他共同发财。”
参娃道:“天意,天意,该着英布倒霉,赶走了真仙求鬼上门。我们走吧。”
      等到深夜里,桓姬的房间周围安安静静,远处布满护卫。
民间所说的丢魂叫魂对传统中医小事一件,也不必摆法坛,房间里只有躺在床上的罗姬。
只见于彪口里念念有词道:“桓姬归舍,桓姬归舍!”他眼神闪着怪异,向左右窗外望望,然后唰,从怀里拿出一个瓶子打开,唰出来一鬼魂,这是个淫乱之妇,人称野姑,被家人发现,因无脸见人而自尽,变成孤魂野鬼,被于彪持咒拘住。
于彪道:“汝进入其身代其一魄,可解无尽饥渴之苦。但是要听我驱使。”那女鬼使劲点头同意,于彪念咒语剑指一扫,女鬼唰进入罗姬体内。
片刻后,桓姬嘤咛醒来,睁开美目望望道:“汝是谁?”虽然主元神不认识他,但是觉的很熟悉亲切,因为体内女鬼认识他。
于彪立即道:“贫道姓于,是大王请来为夫人诊病的,夫人昏迷多日,经贫道施术终于醒来,可喜可贺。”
桓姬是挺有礼貌教养之人,立即道:“多谢仙长搭救之恩!”
于彪出去,片刻后与英布进来,桓姬嘤咛道:“大王。”英布上前抱着道:“爱妃你醒来了,谢天谢地。”二人柔声细语的交谈,于彪知趣的退下。
  
       参娃与星儿在树林内睡觉,待到晚上,满天星斗月牙,参娃突然站起来道:“走。”
星儿道:“去哪里?”
“到了你就知道。”
      二人噌噌的前行,野草花香,凉风拂面,潮气涌来,片刻后,来到迎春园近前。
星儿道:“来做什么?”
参娃道:“那个桓姬一魄丢了,千万不能让于彪得到,我们先将其抓住,将来必有大用。”
“怎么抓啊?”
“你看着。”
    参娃剑指向上,口中念仙家咒语,然后道:“桓姬过来,桓姬过来。”片刻后,果然过来一淡淡女子影子。人体是非常奥妙的,虽是主元神主宰驾驶身体,但是三魂七魄少一样系统,人体都不能正常。
参娃快跑而去,那魄一直飘飘跟着。来到林中,参娃道:“桓姬之魄,汝因惊吓过度你跑了出来,你暂时不能归舍了,有个妖道于彪,用其它邪灵代替了你。汝不可被其抓去,否则性命堪忧,你要暂时跟着我。”那魄点头同意。
参娃取出一个小葫芦,唰那魄钻了进去,她揣好,道:“我们走吧!”
       六安城周围山奇水秀,湖泊片片,比东阳风景还美。二孩子寻找到个瓜棚,进入打坐练功,猴子蹲在外边护法。
       数日后,桓姬完全恢复过来,能吃能喝,更加的白嫩丰腴。可是不知怎么的,比从前更加的风骚会奉承人,把英布喜的不得了。因其体内多个淫鬼,能不风骚嘛!
    英布把于彪安排在迎春园不远处一宅,此宅与其心腹中大夫贲赫为领居,二人经常的来往,渐渐成为朋友。贲赫傻乎乎的哪知其凶险。
      于彪以郎中之名,成为桓姬的保健医生,所以可自由出入其府,不知为何桓姬对其言听计从。

      英布天天操练兵马,晚上与李左车研究将来起兵后的军事计划。
       这天,中午,贲赫请于彪在家吃酒,二人闲聊,其妹贲姬与二个最漂亮可亲的女儿贲芙贲蓉,在一旁侍侯着酒菜。
贲赫道:“仙长,可会相会之术?”
“略知一二。”
“请为我相相如何?”
“将军前途不可限量,将来必飞煌腾达。”
“此话当真?”
“那是当然。不过成事在天谋事在人,人若不动天意也难成,人动神灵相助方可成事。”
“好,讲的好。请问我如何有所为?”
于彪道:“桓姬现正在受宠,不妨由我引见引见,将军使其大悦,在大王面前多多美言,汝必会高升。”
贲赫高兴道:“好好好。有劳请仙长引见。”他没想到自己一步步的掉入人家精心设计的圈套之中。
    次日,于彪邀请桓姬去敬香拜神体检,完事后。贲赫的夫人过来,硬是把桓姬拉去坐客,席间摆上真金白银,绸缎珠宝,桓姬高兴的收下,答应一定替贲赫美言。
      晚上,英布过来,桓姬不住的为贲赫说好话,说他如何的忠心。
英布怒道:“汝如何得知?”非常的不高兴。
桓姬道:“妾乃大王之人,贤妇当然相夫护家,王之家,国也!仆,臣也,有良臣才能齐家国盛。”
英布道:“说的好,本王决定重用。”
次日,在操练兵马时对贲赫大加赞扬,贲赫知道自己的宝贝没白花,更是高兴。
     英布嘴上赞扬,心里却起疑,纳闷桓姬为何如此替其美言,她与贲赫如何认识的?难道?于是悄悄询问于彪。
于彪眼珠一转道:“大王待贫道试他一试,自然分晓。”
       中午时,贲赫回家高兴的对夫人谈笑着,声称大王如何的器重自己,很快就要高升了,二人正高兴之时。
突然,于彪弟子喜财到来,耳语一番,贲赫颜色更变,道:“事情如此重乎?”喜财点头而去。
果然不久,英布派人过来召其有要事相商,贲赫则躺在床上装病不去。这下英布更怀疑有事。
     次日一早,于彪突然到来,说有急事要求相见,贲赫将其请到书房。
于彪道:“大人,大事不好!祸事了!”
“祸从何来?”
“有人告发你与桓姬私通有奸情,因此才给桓姬那么多的宝贝币帛,是为了求欢,大王震怒,马上要来抓你凌迟处死。”
贲赫大惊,登时浑身哆嗦着,道:“多谢仙长救命之恩!以仙长之见如何是好?”
“大王绝对不能饶你了,走为上策。”
“好,他年相会!”
      贲赫揣些细软珠宝,从后门遛出,老婆孩子爹娘全家都不要了,骑上马奔长安而去,前去告发英布谋反。
       待到半夜,于彪觉的贲赫已经逃出追击范围,立即前来迎春园。
英布半夜里搂着美人睡的正香时,起来非常不悦,但他知道可能是有要事。
披件睡袍在厅中相见,喝着凉茶道:“仙长何事如此紧急?”
于彪上前低声道:“大王不好,中午时贫道前去试探贲赫,可有对桓夫人有非份之想,哪知贲赫做贼心虚,已经逃向长安去告发大王谋逆。”
英布吓的咔嚓水杯落地摔碎,噌的站起来道:“好个奴才!这贱人!”
于彪道:“哎,与夫人无关,是贲赫想入非非。”
英布大喝道:“来人?”
贾金花与刁鹰立即进来道:“大王有何吩咐?”
“立即把叛徒贲赫全家给我抓住杀了。”
“是。”
     贾刁二人带伙武士噌噌而去,闯入贲赫其家不论男女老少统统乱刀劈死。



第五十四回      贲家灭门上书下狱



      但是,贾金花留下了贲赫的一个妹妹贲姬与其二个女儿贲芙贲蓉,并非想救她们,而是想用她们试药,此女非常的凶狠,她研究出一种无色无味的毒药,想试药,因为她对美女都非常的恨。然后放起大火,火光熊熊照的老远可见。
三女早已被点穴昏迷,被扛着回去,哪知走到半路上,突然前边站立一头戴斗笠之人,道:“站住!”听声音非常的年青。
刁鹰见真有不怕死的,道:“什么人?”
“好人!”
“当好人不错,不过许多好人好像都不长寿。”
噌噌的跳上去二位武士,挥刀就砍,呛啷一声龙吟,噗噗,二声惨叫,尸体倒地。
     刁鹰大怒,呛啷宝剑出鞘,冲上猛攻,他是六安附近梅山派掌门杜坚的得意弟子,一出手使出追魂剑,那年青剑客剑法精奇可惜功力差的非常多,与其旗鼓相当,不分上下。
贾金花不想耽误时间,她摸出二个毒镖,并没有全部袭向年青剑客,而是一支射向树上,因为她鼻中嗅到树上飘来阵阵女子的体香。
年青剑客身体一震,显然了中了暗器,刁鹰大喜,一剑横扫,哪知树上唰落下一人,巧妙的躲过毒镖,又一剑劈出。刁鹰暗吃一惊,剑罡刮面,如果自己将年青人劈倒,自己也完了,这买卖不划算,所以全力向上掠出,咔嚓一声。刁鹰倒退连翻数个跟头,才站稳持剑做势观看对方。
那女子上前掺住年青剑客,见其胳膊中镖,二人准备突围,可是谈何容易,立即被众武士圈住猛攻。这女子剑术与功力非常了得,不落下风,不过她好像不愿杀人,所以并没有突围出去。
      正在危急时刻,突然一阵乱石,打的武士爹妈直叫,噌噌窜出三条黑影,扛起三女而去。女子也背起年青剑客随其逃走。
      贾金花打出一串毒镖也没办法,刁鹰捂着手背忍着疼,眼看着被人劫去,立即回去复命并称三女被劫走。
英布怒道:“为何留下三人?”
贾金花道:“大王,臣妾本想抓来三女,前来孝敬大王,没想到倒引出其同伙,看样贲赫暗中还有一股与大王作对的势力。”
刁鹰道:“大王,一定要将其一网打尽。”
英布立即道:“好,你们二人立即前去搜索。”
“是。”二人闪身而去,派人连夜四处寻找。

      贲家三女醒来了,发现自己在一间木屋里,一支蜡烛,灯光中面前站着两个十岁大小的孩子,往其后一看,吓一跳。一只人高马大的大黑猴子。远处蛙声此起彼伏,可见离水似乎很近。
参娃背手道:“已死之人,还有何惧乎?”
贲姬毕竟乃大家闺秀,颇识礼仪,立即跪拜道:“多谢恩公搭救之恩。”另二女也跪拜感谢。
星儿立即上前扶起道:“三位姊姊快快起来,举手之劳何足挂齿。”三女站起来相拥哭泣。
贲姬止住悲伤道:“恩公哪里人士?为何在这里?”
参娃笑道:“我嘛是放小牛的,他是我的小夫君,我俩是娃娃亲。请问那些人为何杀你们?”
贲姬泣道:“中大夫贲赫乃家兄也,英布说我兄与桓姬通奸,可恨我那兄长自己跑了,连累父母。”原来前时贲赫跑时曾被其撞见,简单问过几句。
参娃喜道:“行哎,姊姊遇事并不恨别人,而是首先找自己的原因,佩服佩服!”
贲姬泣道:“命也命也!皆因贪婪所致,本来我兄已经富贵,偏偏贪心不足,引来满门杀身之祸。”
参娃道:“姊姊更令人敬佩,如此识大体懂道理,救汝一回值得。”
贲姬道:“这是哪里?”
“城外山中。一线天附近。”她立即知道了自己的方位。
参娃噌的出去了,片刻后,带进二个人,其中年青剑客脸色发青,那女子见到星儿立即高兴的上前跪拜,抱住道:“师父,我可找到你了。”
星儿大喜,竟然是景九,道:“姊姊,怎么是你。”
“哎呀,叫我九儿,又叫姊姊了。高夫人太过思念师父,常常哭泣,所以派我与十一妹出来寻找。”
星儿转头一惊,年青剑客竟然是姚木子。
参娃则一语不发,连封剑客数个大穴,然后从自己脖子上解开项链,从那珠中取出一粒药丸,塞入其口中。然后拔去毒镖,小手按其头顶之上。姚木子感觉一股巨大功力涌进,伤口冒出腥臭的血水。
好一会脸色恢复但是依然很苍白,道:“多谢小妹搭救之恩。”
参娃笑道:“我喜欢人家叫我姑奶奶。”
“多谢谢姑奶奶救命之恩。”
        参娃道:“免了,看来汝前世一定是积了大德才能遇到了我!不然任何人都救不了你。除了毒妖石正丽外,寒荒派用毒天下第一。”
“你说那女人是寒荒派之人?”
参娃道:“然也!快,立即去附近寻个深潭或河里,把你衣服与伤口上所有的毒水,全部冲去,不然还有性命之忧。”姚木子立即出门而去。
     景九过来高兴抱起参娃道:“妹妹,竟然是你们。”
参娃闭只眼,调皮道:“要叫我师娘噢!”
“是,我的小师娘。”
二人欢笑,然后与贲氏三女相识见礼。

      长安刘邦早朝,完毕过后回宫,突然侍朗来报:“启禀陛下,淮南国中大夫贲赫紧急上书。”
刘邦点点陆生道:“你给我读?”因为他识字不多。
陆生打开札子道:“贲赫首敬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刘邦一摆手道:“挑干的说,少废话。”他这些天身体很难受,心情烦躁。
陆生也干脆一合札子道:“英布日夜操练兵马,反了。”
刘邦惊讶道:“我待他不薄,为何而反?快请萧相国前来议事!”
      不一会萧何到来,陆生递上札子,萧望望。
刘邦问:“你可相信英布反了?”
萧何道:“事关重大,不可草率,是不是暂且观察一番再说。也许是贲赫与英布有私仇,前来诬告。不妨暂且将其关押,将来英布若真反,再封赏不迟。”
于是,贲赫被关入大牢,他叫冤不止。

       淮南王宫里,气氛非常紧张,护卫高手更多。
英布望着于彪道:“以仙长之见,下步如何?”
于彪立即跪拜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臣早识帝下您是九五至尊,况吾夜观天象,刘氏紫薇垣昏暗,刘邦死期不远,此乃江山易主之象。”
英布点点头大喜道:“好,将来攻下长安,仙长一定是护国国师。”于彪再谢而起。
     晚上,英布来到迎春园,因为他已将兵仙级的大人物李左车安排在这里,商议事情方便。
     桓姬给准备了一桌上等酒席,然后退下。
二人吃喝片刻,英布道:“我决定已反,不知天象如何?”
李左车道:“我多日来夜观天象,紫薇垣越来越昏暗,阴星奇亮,主阴盛阳衰之兆,刘邦命不久矣!正是起兵之时。”
英布一听,心想:他也这么说,与于真人说的完全相同,看样于真人确实有本事有道行,大喜道:“好,反后如何进兵?”
左车道:“如前时所策,东取荆吴,西取楚,然后向北拿下齐鲁燕赵,天下归大王所有。”
“好,就这么办,干!”
“干!”二人一饮而尽。
英布起身道:“广武君放心在这歇着,有事就对小妾桓姬吩咐,我回去布置人马。”然后匆匆忙忙而去。



接前段,本来一直写大汉天朝系列,可是因为又出现唐山老汉城魔窝事件,就暂停武侠,写唐山事件,已经完成二部,感兴趣的点开看看吧。 [e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7-25 08:2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