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7600|回复: 0

共产邪教——云缅红色杀戮——第二十三回 十八大前共匪权斗

[复制链接]

456

主题

96

回帖

5452

积分

论坛元老

积分
5452
发表于 2023-9-23 07: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珍惜


                第二十三回    十八大前共匪权斗


        吴德被戴着黑头套拽入一室内,登时浑身颤抖,因为惨叫连连,电击皮肉的糊味刺鼻。
唰,头套被摘去,但见二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正在坐老虎凳,另三个人坐在铁椅子上,脚心肚皮被电的直冒烟。
纪委就是相当于黑帮的刑堂,专门惩治门人的。马列邪教,对自己人下手更是凶残。从打AB团,延安整风,到文革,死尸山积。
观看片刻,打手们,冷笑着将其拽入另一个房里,吴德吓的尿了,因为等待他的不知道是什么……。

    奇怪的是,午后吴德就回来了,他的脸是青色的,没有了从前的一切狂傲与自信,他一直睡到快下班时才起来。
他的办公室内,站立着二个人。
吴德道:“云通血案,继续由王庭燕同志侦察,守铭你暂时办理普通案件。”
赵守铭惊讶道:“局长,这怎么……。”
吴德喝道:“这是组织上的命令!”
庭燕立即打军礼道:“是!”
赵也不情愿的道:“是。”二人出来。
赵守铭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重大变故,不然吴德不会这么做。难道是……。
他望着庭燕冷笑道:“行啊!王队长,确实手眼通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啊。”他认为是庭燕背后使的手腕,到底是不是,笔者也不知道。
      庭燕也冷笑道:“赵队长,做人要为自己留条后路,头上有老天呢。”
“老子信马列,不信老天,要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
“那你就斗斗看看呗。”二人不欢而散。
       庭燕回到办公室,立即招来李刚鲍英赵天丽,道:“你们要分成三队,立即拿下胡伟,绝对不能让他跑了!”
“是。”
三人带队出警而去。

     小房间囚室里,清寒呆呆的想了又想忆了又忆,都是儿时与大同快乐的时光。
特别是十四岁时那个月夜,她主动浪漫的投在大同怀里,把木纳的大同搞的气血翻滚,二人离偷吃禁果就差一步。海誓山盟。可是自己却如此的绝情。她的泪早已流干了。
她喃喃自语道:“报应,都是誓约的报应,命运的诅咒全是来源于我自己。”
哗,门开了,王队长进来,依然是那特别的眼神,既像欣赏一只特别的怪物,有些异样,还略带几分关心。
清寒也呆呆的望着她。
终于庭燕说话了,道:“告诉我,你这三天都想了什么?”
清寒木然的道:“我在想我哪天能死,怎么个死法。”
“是吗?你更多的是悔恨吧!”
“悔恨什么,我又没害人。”
        庭燕弯腰扒开其胸衣,望望其电击的腋下,串串血泡,道:“有的人,家里有上好的千里马,可是却不是伯乐,千里马病了就送给了别人,自己最后连头驴子都没有。”她的嘴角闪着一丝嘲讽。
“你什么意思?”
“走吧,我的大房姐姐,你可是千金之躯,不能在这里呆着。”拉其手出来。一直走出警局。
清寒激动的道:“是你救了我吗?谢谢你!”跪拜哭泣起来。
庭燕立即扶其站起来,道:“呦呦呦,快起来,快起来,我怕折了我的寿呦。”
她望着远方,终于一辆轿车,停下。
香雨下来笑着,打着招呼。
庭燕板着脸,道:“这是三妹还是四妹啊?你可要把这大房奶奶给我照顾好噢!”
香雨咬樱唇笑着挥挥拳头,然后笑了,上前拥抱了庭燕。
分开后,庭燕柔声细语道:“听说你与小芍要举行婚礼?”
“是,我知道大哥不会去的,但是你一定要去噢!”
“看情况吧!”
“不行,一定要去。”然后道:“快上车吧。”
清寒回手道:“再见!”
     庭燕冰冷的道:“我们还是永远不见为好。”车子远去了,她才笔挺的转身回去。

     车在行驶着,二人默默无语。
清寒终于开口道:“你与王队长好像很熟悉,好像是朋友?”
“不是朋友。”
“什么?(清寒惊讶)不是朋友好像挺亲热。”
“我觉的她是朋友,可是她却拿我是敌人,应该是敌人,因为许多女人,必然会这样的。”
“什么?敌人?你这敌人太亲热了吧。”
又是红灯,停下后,香雨道:“你知道王队长王庭燕是谁吗?”
“不知道。”
“他就是大哥的妻子!拜了天地的正式妻子!”
“什么?”清寒不是一般的震惊,她才明白庭燕为什么叫她大房姐姐大房奶奶。
她才明白对方为什么说什么伯乐千里马,原来人家意思是自己把千里马让给了她。登时剜心透骨的痛。如同有出戏曲叫《马前泼水》,内容是汉代朱卖臣的老婆嫌丈夫穷将其赶了出去,朱卖臣当了大官才后悔。
她的心痛苦不堪,脸却笑了道:“祝福我的好弟弟,有这么个有本事的妻子。”大同从小从来叫她姐姐小寒姐。
“是的,大嫂心胸还算比较宽阔,见面还给我们个笑脸。”这时绿灯,车启动了。

      庭燕在静静的等待,这时天丽报告道:“没在家中。”
片刻李刚传来消息,道:“没在其父母家里。”
鲍英传来电话,道:“没在公司。”哎呦一声。
庭燕道:“怎么回事?”
“我的后背这个疼!刘骄这个王八蛋,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回来吧。”
众人收队回来,胡伟立即被通缉。



  第二十四回     阴谋灭口半夜惊人


    军事基地中,军头绝户与赵政委正在秘谈。
绝户道:“我们得到确切情报,中纪委插手了。吴德已经背叛了我们,与他连系一再拒绝,肯定背叛了。”
赵政委道:“妈的,干了他。”
绝户道:“先不急,看样十八大前的权斗步步升级了。中纪委书记贺国强,因为薄熙来在重庆搞唱红打黑没收富商财产,触动他与汪洋的利益,倒向了胡锦涛温家宝阵营,与江泽民江主席对着干。他们中纪委派出各路人马在辽宁河北江西全国搜集江派的把柄。我们一定要尽快解决此事,不然别说白恩培秦光荣不会放过我们。曾庆红徐财厚郭伯雄都不会放过我们。”
赵政委道:“你说,怎么办?”
绝户眼露寒光,道:“对胡伟嘛!”做个杀的手势。
“那胡忠城若翻脸怎么办?”
“顾不了那么多了,若不老实连他们一起做了。”
”好,就这么办。”

     夜非常的静,燕巢别墅内霓虹灯照的朦朦胧胧。
泳池边上的圆桌前,一丽人裹着纱衣,她的樱唇比霓虹灯还要使人朦胧。
她的玉指握着酒杯,慢慢喝着。澳洲葡萄酒确实味道不错。她从来不暴饮,不过当个饮料。
她轻声道:“胡伟藏了起来,他能去哪里呢?”她仿佛对着空气说话。
因为除了她与房间内早睡熟了的儿子,看不见没有第二个人。
可是确实有人与她对话。
“恶人,基本都不会理智的。”
庭燕道:“是的,恶人的行为多是散乱的。”
“因为他们没有道德,就没有自我约束力,没有标准恒久的生活良性规矩,在欲望支配下,能做出什么呢?”
庭燕又喝了一口道:“也就是说,即使藏起来,他们必然呆不住,一定会出来嘚瑟。”
“对。”
“那他们干什么呢?”
“无非是吃喝嫖赌抽。”
“他的父母妻子手机全在我们监听下。”
“他当然不会挂念这些人。”
“那挂念谁?”
“当然是情人?”
“谁是他的情人?”
“过来,我告诉你。”
       庭燕一声娇呼,被池下伸来的一只大手抓住玉腿足腕拽入水中,空中飘飘荡荡落下燕的睡衣,那是她在落水前甩出去的,她此时如同水里的一条美人鱼。

      胡伟藏在朋友别墅地下室里已经数日了,可把他闷坏了,他一直想知道外边的情况。
他又咔嚓一声抓碎一个空易拉罐,他叔叔早警告过他,不许给任何人接打手机,否则立即会被发现,叔叔正在安排车辆送他去缅北。
   但是,他还是拨通了情人小黄的手机。小黄是宣传科的职员,未婚女子,但早已不是姑娘,二人打的火热。
小黄确实被马列邪教改造的挺黄,裸身睡的正香,突然手机响了。她抓起道:“哪位?”
“是我,亲爱的。”
“你跑哪去了,警察正四处抓你呢,你可千万小心。”
“谢谢你关心我!我明晚就要走了,去缅甸,你立即过来。”
“不去。”
“听话过来,我送给你好东西。”
“什么?”
“钻戒啊。”
“这还行。”
     小黄起来,穿好衣服,驾车而去。

      庭燕在丈夫怀里睡的那么的香那么的幸福,突然嘀嘀嘀响起信号。这个并不是手机,因为大同经常回来,怕中共监听,手机座机都放在远处其他房间。
庭燕撑娇躯坐起来,皱娥眉低声嗔道:“真烦人!”起身来到外厅,来到电话机前拨通道:“说,怎么回事?”
天丽道:“报告队长,发现目标。”
“好,我知道了。”
立即来到衣柜前,套上丝袜内衣外衣,片刻间穿好,悄悄来到车库,却见大同已经站在那里,庭燕上前,笑道:“怕吵醒你,但还是……。”
大同握其手道:“你自己去,我不放心。”二人上车而去。
     夜色茫茫,车灯穿流不息,远近大楼串灯不停的闪烁,多少罪恶在暗中发生着。
    终于来到乡下一僻静之处,但见三层小别墅,四周高大的墙,一片黑洞洞,仿佛是座坟墓。
     轿车悄悄停在不远处,因为手机信号精确定位到数米,胡伟就在这里。
二人来到墙下,选择个合适地点。大同捡块石头抛入院内,目地是防止有狗。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反映。
庭燕低声道:“我进去。”
大同拉住道:“别,我怎么感觉一种浓浓的阴凶之气。”大同自修炼大法后,感知能力变强,每发生危险,他总是能感觉到这种阴性不祥的预感。比如每次共匪六一零恶警来之前,他都是这个感觉。
  庭燕也比较听话,低声道:“好吧,如果他在这里,也是跑不掉的,我等着天丽鲍英带队过来。”
      突然,远处灯火闪闪,过来一轿车,二人立即卧倒,唰车灯扫过,停在大门口,然后媳灭。
二人见下来一个女子,大同低声道:“正是我们公司的小黄。”
她来到大门前,片刻间打开大门上的小门进入,庭燕道:“她竟然有这里的钥匙,看样来了不止一次。我跳进去看看?”
大同道:“别去,着急喝不了热汤,反正他也跑不了!看事态发展,等天亮后再抓他。”
“嗯。”
庭燕抱其亲妮道:“大哥,有你在我就有了主心骨,觉的那么的安全。”
大同笑着抱抱,一对鸳鸯正亲妮时。
突然,咚的一声巨响,大地都一震,吓的二人几个滚,逃到远处,大同才放下娇妻。
庭燕长出一口气,道:“我的妈,幸亏今天你来了,不然我算坑在这里了。”
  这时,远处唰唰过来一群人,庭燕道:“什么人?”天丽持枪过来道:“队长,是我!什么东西爆炸了?”
庭燕下令道:“包围别墅,不许进入,里边有危险爆炸物。请拆弹小队进入。”
“是。”立即带人包围。
       等天亮后,拆弹小组过来,放无人机进入观看,慢慢进入。待无危险后,庭燕众人进入,大同怕别人认出来,也戴头盔警衣在现场观看,他是特种兵出身,过去专业训练战士这方面的知识。
惨呼,地下室崩的破烂不堪,小黄已经炸的血肉模糊肢离破碎,却不见胡伟的尸体。
接前段,本来一直写大汉天朝系列,可是因为又出现唐山老汉城魔窝事件,就暂停武侠,写唐山事件,已经完成二部,感兴趣的点开看看吧。 [e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7-14 12:4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