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7549|回复: 0

大汉天朝——盖世英雄—— 第五十五回 坐怀不乱任督脉通

[复制链接]

456

主题

96

回帖

5452

积分

论坛元老

积分
5452
发表于 2023-9-23 08:00: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珍惜

             第五十五回     坐怀不乱任督脉通


      夜晚,英布在忙,可是别人也在忙。吕产在宋家别墅后花园里,吃着西瓜水果,与心腹郭奎众人谈笑着,听歌姬唱曲。
    这时,武士赵旺过来,递上一布条道:“大人,于彪派弟子喜财送来秘信。”
吕产擦擦手,然后接过望望,冷笑道:“英布反了!他找死!”然后在蜡烛上烧掉,然后继续听曲谈笑,一副运筹帷幄之态。

     桓姬自从惊吓病愈后,不知为何淫心颇重,她自己都觉的奇怪,觉的自己越来越坏了。体内多个淫鬼她却不知,总觉欲意不息。她知道自己以色奉人,姿色一过便会被抛弃,总想为自己找个归宿,见李左车真乃伟男子,心颇爱慕。
英布走后,立即过来陪其饮酒,可是她并不知他是谁。
给斟上一杯,道:“君不知妾常常独自观花冷月,独守空园颇寂寞。先生到来,妾万分高兴。”
左车见其纱衣隐约见肉,眉目传情,心觉不好,接过道:“多谢夫人款待之恩。”
“哪里哪里,先生可与我兄妹相称可好?!”
左车立既站起来躬身施礼道:“不敢不敢!夫人乃大王之妾,我焉敢越礼犯上。”然后道:“夫人,在下忽觉不适,想休息才好。”转身而去,回到自己房间。
桓姬站起来皱娥眉道:“哼,不识抬举的东西。”呼傅母丫鬟服侍自己去睡觉。
     丫鬟春花芳草,收拾完残席,让小丫鬟们洗碗打扫房间,自己则去泡个澡回房睡觉。掀开纱帐,吓了一跳,床上竟然躺着个小女孩。
刚要叫喊,参娃道:“咦,难道二位不识我了?”
二女仔细一看,立即跪拜道:“原来是山神!罪过罪过。”
春花道:“请问来此何事?”
参娃道:“汝可愿供养我些物品。”
二女道:“好好好,您请说要些什么?”
“我需要些成人女子的衣物用品。”二女立即带其去库房,给装个大包,参娃道:“善有善果恶有恶报,尔等今日之善举将来必得善报。”说完背在身上出门噌的没了,二女眼一花,不知哪去了。
  
      参娃回到木屋,因为白天,她对三女讲了一天因果报应录,古人都是有神论,明白肉身死亡,元神并没有死亡,不过是去了其他空间,所以三女经其讲道对亲人之死也没过份悲伤。
这时,又一女子声音道:“小师娘,你找到师父了?”
参娃将包丢给景九然后上前抱住景十一道:“吾的儿,数你嘴甜乖乖。”众人欢笑。
参娃松开她,点着包道:“这是给三位姊姊的。”
星儿道:“什么?快拿出来看?”
参娃道:“看了你也不知。”
星儿心想:什么东西我不知。
确实他从小身边丫鬟美女成群,女子用品没他不懂的。然后众人闲谈安全问题可还有追兵?因为三女不是什么紧要人物,所以英布手下也没再寻找。
   正在这时,姚木子浑身湿湿的进来,原来他在溪边水潭里盘坐练功驱毒,终于完全好了。
景九立即撕开长布缠其胳膊之上,姚木子心里非常感动,立即跪拜道:“多谢姊姊舍命搭救。”
     景九羞涩道:“英雄快快请起。”姚木子站了起来。
贲氏姐妹也上前一再感谢,因为人家毕竟为救自己差点死掉。
屋内狭窄还多是女人,于是姚木子来到外边大树下站立,他准备离去,去寻找自己的父亲。
正在这时,参娃来其近前,轻声道:“行侠仗义是对的,但是一定得有实力。”
姚木子道:“可叹在下愚钝,本事实在差劲。”
参娃道:“不要灰心,汝为人正直,道德高,功力将来必然高,不过没遇良师而已,将来大有造就。”
“多谢恩公指点。”
参娃道:“汝把你的剑法,演练一遍我来看看?”
姚木子知道这个小孩子可不得了,前时为其驱毒时便知,觉的其功力自己父亲都不及。
于是持剑唰唰演练开来,突然,星儿大惊道:“这套剑法是何人传给你?”
姚木子停剑道:“正是家父。”
“汝父是谁?”姚木子背剑望望他,有些不情愿的,道:“实不相瞒,吾父乃广武君李左车,我是其子李遥。”
星儿跳起来,一把抓住他,大哭道:“李大哥,竟然是你,我是韩星啊。”
李遥大惊道:“你你你,你是王子殿下?”李遥曾随父见过他,那还是星儿小的时侯。
星儿道:“正是我。伯伯哪去了?!当日吕产率大内高手在黄山围攻我们。”参娃立即掩上其口,然后盯着木屋与四周,幸好五女依然在屋内谈笑着。因为贲氏三女不能老在别人面前哭丧着脸惹人厌。
   参娃示意小声,李遥立即上前跪拜道:“臣,参见殿下。”
星儿扶起他,述说当日左车如何杀出重围与妹妹失散,自己如何遇到黄鹤仙人之事,说了一遍。说完又哭,特别奶娘之死对他刺激非常大。
李遥道:“殿下莫怕,我父没事,我竟然发现我们父子连络之暗号,我一路追到六安。”
星儿大喜道:“你是说伯伯没死?”
“是的。绝对没死!我估计他一定是见了英布,劝其反了。”
参娃道:“啊,我知道了,迎春园有个伟岸男子,看样一定是汝父了。”
原来桓姬勾引李左车那幕被参娃前去索求衣物时偷看个清清楚楚。所以常言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李遥大喜道:“你是说我父在迎春园?”
“正是,希望他现在还在。”
     李遥道:“殿下,我现在就去迎我父过来。”噌噌而去,竟然原地没动。因为被参娃抓住,道:“你受伤不轻,还是我去。”回头道:“小夫君,你将他任督二脉打开。”说完噌噌而去。
星儿来到窗前道:“九儿,我要为姚大哥打通经脉,你们姐妹护法,也看好贲姊姊们。”二女立即出来答应。
李遥疑惑道:“殿下,不可!”
星儿道:“你吾兄弟相称既可,我现在叫常青,常青子是也。”
李遥立即明白了道:“常兄弟,这可是极耗功力之事,不知……。”
“放心,无事。”
       二人盘坐树下,五心朝天,星儿手按其背命门大穴,巨大能量涌入,一遍遍冲过其任督二脉,片刻后二人头顶热气腾腾。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远处有狼狐野猪等兽,猴子立即抓石头打走。待到中午,由于李遥道德高根基好任督二脉完全打开。
遥觉的身轻似燕,功力大涨,星儿站起来道:“行了!大哥试剑。”
李遥噌的跳起,竟然跃到树顶,抽剑挥舞风雷滚滚,锐气荡荡,立即步入江湖一流高手的行例。
景九噌的跳上,挥剑猛攻,李遥一剑劈出咔嚓一声,娇躯被其击出数米开外,一个空翻蹦起,拱手道:“恭喜恭喜。”
李遥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功力长到这个地步,道:“谢天谢地,险些伤了我的恩公姊姊。”




第五十六回    父子相逢汉宫计议



      这时,景十一与贲姬给做好饭菜,众人吃饭,李遥吃毕前去树下休息。
     不一会,噌噌过来二人,正是李左车,参娃命他停在远处树下,独自过去,将李遥叫出,父子相见,遥立跪拜,父子抱头痛哭几声。李家当日被灭门之时,正巧李遥李弥兄弟游玩在外而躲过一劫,其他兄弟姐妹们都完了。
左车立即站起来道:“王子殿下何在?”
      这时,星儿过来,抱其大哭,呼着伯伯,左车激动的浑身颤抖流泪。星儿述说了遇到黄鹤仙人与寻找妹妹的经过。左车仰头道:“苍天有眼,保韩家一线血脉。”
参娃道:“李将军,他从此叫常青子!汝子叫姚木子,请将军异名,好在众人面前方便称呼。”
左车知道李遥随其娘姓,自己不便更改,道:“我就叫姚广义吧。”参娃笑道:“好,广武君义薄云天。”左车笑道:“惭愧惭愧,神农派真乃卧虎藏龙,没想到一个娃娃如此高不可测。”
参娃道:“我是神农派最没用的,因为饿了,半夜去食堂偷嘴吃,与星儿争吵,被人家发现,我们一齐被赶了出来,所以我就成了星儿的大房奶奶。”
左车哈哈大笑道:“待他日,我亲去神农谷,跪求不老女神师贞与玉棒槌原谅,并道歉赔罪,饶我侄媳一过。”参娃也笑了。
这时,景九景十一到来,参娃道:“快过来,这便是姚大哥的父亲,姚广义。”
二女立上前施礼道:“晚辈参见姚前辈。”左车立即道:“吾儿救命之恩人,何敢称前辈,义妹勿要多礼,他日用得着我,一定全力帮忙。”二女欢笑。
众人来到木屋前闲聊,景九道:“高夫人定要师父回去。,夫人经常哭泣思念,如何是好?”左车不知其所然,表示疑问,参娃笑道:“东阳欢乐园,是我们的新家,高姬项姬黄姬,她们都是公子的姬妾,过几年星儿成人,便让其圆房。”
左车高兴道:“有德者天赐之福也,愿韩氏早出后代延续香火。”
参娃道:“对了。待过些天,姚君为我们主持婚礼。”
左车道:“一定一定。”
参娃道:“高大妹妹对公子可不是一般的感情。九儿十一,你们回去报信去,说公子很好。并让她准备婚礼筹备。”
十一高兴道:“好!我们立即就走。”
景九道:“我要留下照顾师父。汝自己回去吧!我又不太放心。”
左车立即对儿子道:“遥儿,你护送景小姐回东阳。”
李遥立即道:“孩儿遵命。”
     二人立即回到客栈取马回去。

     英布回到王宫,召来余天杰、吕世俊、杨天正、谭松、宇文天池等十大上将,表明自己之反意。
众人立即道:“誓死孝忠大王。”
     英布大喜,立即秘令,连夜刺杀汉廷的二千石首相御史等等官员。这些一流剑客带着一队队的蒙面武士,潜入各官员家里,那简直是切瓜砍菜一般,片刻间既搞定,不久一队队的回来报信成功。
     哪知这里发生的一切消息,时时刻刻的传到了长安。
      半夜里,刘邦正在睡觉,他病了,病的很重,紫薇垣昏暗确实映证了天象。
     忽然传来紧急军情,他只好极不情愿的起来。
侍朗道:“启禀陛下,收到吕产飞鸽传书,英布已反,汉廷驻淮南国官员全部被杀,明晨英布一定会宣布起兵。”
      刘邦立即召开紧急军事会议,众将咆哮连连道:“用兵击之,坑其竖子耳!”就是把英布一伙全部活埋。
会议散后,各部调兵遣将,萧何陪在刘邦近前研究对策。
刘邦立即赦免贲赫,封为将军。
       汝陰侯滕公夏侯婴召故楚令尹薛公询问英布可真反?。
令尹道:“当然反了。”
滕公道:“皇上裂地而封给他,又立其为王;为何反了?”
令尹道:“往年杀彭越,前年杀韩信;此三人者,同功一体之人也,自疑祸及身,故反耳。”
滕公言之上,刘邦乃召见,问薛公道:“英布反后,会如何军事行动?”
薛公道:“先说英布之反不足怪也。英布若出于上计,山东非汉之有也;出于中计,胜败之数未可知也;出于下计,陛下安枕而卧矣。”
刘邦道:“何谓上计?”
对曰:“东取吴,西取楚,并齐,取鲁,传檄燕、赵,固守其所,山东非汉之有也。”
“何谓中计?”
“东取吴,西取楚,并韩,取魏,据敖仓之粟,塞成皋之口,胜败之数未可行也。”
“何谓下计?”
“东取吴,西取下蔡,归重于越,身归长沙,陛下安枕而卧,汉无事矣。”
刘邦道:“你说他会选择哪条?”
对曰:“出下计。”
刘道:“为何废上、中计而出下计?”
对曰:“英布,当年一介修丽山之奴也,自致万乘之主,此皆为自身,不顾后世子孙,也不为百姓万世虑者也。所以我说他一定出下计。”
刘邦不高兴道:“你他奶奶的,纯是意想天开,你又不是英布,你焉知其非选下计不可?英布身边没有谋士乎?”刘邦是有名的爱骂人。
     这时,门外一声道:“他一定会选择下策。”众人转头,这时吕后进来,道:“妾也认为,他一定会选择下策。”
刘邦摆手道:“去去去,我们研究国家大事,老娘们滚一边呆着去。”
吕雉皱眉道:“哼!人家为你分忧嘛!陛下何以还出言不逊!”
刘邦大声道:“你他奶奶的傻婆娘就是胡说八道,他手下谋士众多,为何上策不取,专门取下策?”
吕雉挑娥眉怪笑道:“陛下,你别忘了有妾身我啊!我说他取下策,他一定会取下策。”
刘邦明白了,这个老婆,满肚子阴谋诡计,一定是她又耍了什么手段。
道:“善!希望你们说的对。”立即封薛公千户。



接前段,本来一直写大汉天朝系列,可是因为又出现唐山老汉城魔窝事件,就暂停武侠,写唐山事件,已经完成二部,感兴趣的点开看看吧。 [e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7-14 17:5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