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7832|回复: 0

大汉天朝——冷月姑苏——第七回 神喻训德兵仙韩月

[复制链接]

371

主题

58

回帖

4362

积分

论坛元老

积分
4362
发表于 2023-11-3 06:4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珍惜

             第七回      神喻训德兵仙韩月


     芈咪此时胳膊已基本恢复,娇躯裹着王猛的外衫来遮羞。面对如此白嫩之肌肤玉腿,二个武士趁机抚摸调戏。
芈咪却没半点发怒,反而是满脸的笑容。面对羞辱,她笑的越浪荡时就是她要杀人时。
娇笑道:“哎呀讨厌,让人家怪害羞的。”说着用指尖掏掏耳朵,道:“让你们闻闻妹妹的香味!”冲几人面门轻弹数下,众人果然闻到一股清香,然后就晃晃倒下。
芈咪急忙道:“快跑!”
闻姬吓了一跳,道:“天哪天哪!寒荒派太过可怕,这种情况下她竟然还能下毒。”
“快跑啊!”芈咪表情非常焦急。
王猛只是摇头苦笑道:“如果这么容易就能出去,山越人早被苗人征服了。”
只听一声大笑道:“这位英雄明智,够个人物!在下欧阳一鹰佩服佩服!”
    芈咪猛的转头,见过来几位高手,其中一名大汉上前一把掐住其脖,可见其身手之快,然后另支手放肆的摸其下身玉腿间一把道:“老子不信你这里也有毒!”
     芈咪被掐的脸胀通红,突然,大汉连连后退,抬起自己的手,见掌上竟然迅速发黑并向胳膊蔓延,其身体开始摇晃,退出数步后,噗嗵栽倒瞪眼而死。
众人大惊。欧阳一鹰皱眉道:“圣女刚刚发下神喻,勿淫,汝就犯规,死有余辜。来人,把尸体扔到山里去喂狼。”然后抬眼瞪着芈咪,立即就要动手。
王猛立即拱手道:“我有要事须面见圣女!她不会跑的,她当由圣女来处置,如果你不通知,若耽误大事你吃罪不起。”
说着一把抓住其玉腕,芈咪无力的挣扎几下,本想跑,只好作罢,因为她实在不想离开他,而且知道将来自己必须得离开他,今生与自己心爱之人多牵手一刻钟都是幸福无比的。
欧阳一鹰冷冷望望,然后转身头前而行,王猛道:“不要碰尸体!碰到就死!”众人尾随。谁也不知芈咪到底如何下毒的,这就是其派最高机密。

     月儿正给无壬防风若耶众人讲解神喻内涵。
突然,武士来报:“启禀大王,金牛苗王不服,带五千兵马前来攻打,前锋已到山前。”众人大惊。
木客的大护卫允常道:“赶快保护圣女大王们从水路离开此地。”
其他部落一些首领吓的不得了,立即道:“大王,应该派人前去求合,然后送其些币帛美女以求太平。”防风知道根本打不过人家,正在三思。
这时,月儿唿的起身,大喝道:“混账!临阵祸乱军心!再谈求合,拉出去,斩。”
那些人吓的立即跪拜,道:“请圣女大展神威。”
这时,欧阳一鹰带王猛三人过来,他先进入大厅,跪拜道:“启禀圣女,抓住三人,他们射杀众多本部兄弟,请圣女发落,他们竟然说有要事欲见圣女,属下不敢隐瞒。”
月儿对无壬道:“继续打探军情。”无壬摆摆手,武士出去。
月儿又道:“欲善其工先利其器。弓箭盾牌可准备充足?”
木客道:“属下立即去办。”
月儿道:“把人带上来。”
    片刻后,王猛三人进来,众武士喝道:“跪下,跪下!”
闻姬见竟然是她,大喜道:“妹妹,快救我们。”芈咪听了恨不得抽她一个大嘴巴,心里骂其是傻婆娘。
果然一冒失的武士立即指着月儿喝道:“原来你们是一伙的!”
他的话刚刚说完,脑袋飞了,噗鲜血哧出老高,独山的拨火刀已经收回,喝道:“凡对圣女不敬者,就此下场!”
月儿晃头叹息道:“又一子民因我而陨命,吾之罪也!”
诸王又全体跪拜,道:“圣女仁慈,请恕我等不敬之罪!”
月儿道:“各位平身!”众人站了起来。
月儿对王猛道:“尔等三人请说,为何杀吾子民?从实招来?”
芈咪立即道:“冤枉啊!我们三人半夜驾船路过此地,哪知他们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是一通乱箭,我们小女子,简直吓死,所以进行自卫还击。错在他们,而不在我们。”
月儿沉脸对众人道:“我们子民,平时横行不法,逞凶斗狠,今后诸王一定要加强教化,免得再生此祸。”
诸王立即跪拜道:“吾等谨遵圣喻!”
月儿点着王猛闻姬道:“汝二人无罪,快快请起。”
闻姬拉王猛喜道:“多谢圣女圣明。”站了起来。
月儿点着芈咪道:“汝虽无罪,但是依然有伤人之过,要帮我族抵制苗王来犯,以功抵过。”
芈咪立即高兴道:“小女愿意!请归还我包裹兵器。”
若耶摆摆手,不一会,儿子夫镡过来将其衣服归还放其面前,芈咪闻姬立即被女武士带入他处换衣。
   月儿道:“二位若无他事可以离去了!”
王猛道:“山越有难,我二位愿出一臂之力,保护圣女。”众人非常高兴。
正在这时,武士进来道:“启禀圣女,苗人大队人马已经来到山下,先锋大将大虎二豹前来挑战。”
月儿道:“继续打探。”
“是。”武士转身而去。
      防风上前,拱手轻声道:“圣女,依老奴之见,您与王后众妇们从水路离去,这出兵上阵之事,由他们小的们去做吧!”王猛也非常同意此见,然后自己与其悄悄逃走为上策。
月儿一甩袖子背手严肃道:“汝认为我是贪生怕死之辈?!我要与本族生死共存!”那气势俊然王者风度。
    登时鼓舞了士气,独山、若耶、夫山所有武士全部挥刀喝道:“有圣女护佑,我等杀他个苗人片甲不留!”众人呼喝连连。
月儿道:“诸位随我去观阵。”王猛闻姬立即跟在其身后,所有人一齐向山下而去,
来到半山腰时已经看到对方大营旗帆招展,挂着其祖天下第一高手九黎首领蚩尤的绣像。
月儿拉着闻姬之手并排站立,由于闻姬乃大家闺秀,天生贵气样,简直是凤立鸡群。
月儿望望道:“把这里详细地形说与我听!”
防风与哨兵介绍着,闻姬见月儿背手站立那英雄气盖摄人,暗暗偷笑,心想:你个小丫头别装了,赶快跑吧!她暗中已经捅了王猛不止一下,意思是:快叫你妹妹跑吧。
可是王猛却很淡然,他知其是兵仙韩信之女,心想:难道他真有韩信之智?他当然有自己的打算,若打起来,绝对不会让月儿上阵的,这些越人也不会让其上阵的,因为她已是圣女。
闻姬见其无动于衷,气的使劲掐其一下,王猛笑道:“圣女有上天护佑,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
闻姬差点气冒泡,因为他的妹妹就是自己的小姑了,心想:这对兄妹傻的,人家捧他几句就当真了!再不跑没命了。
    她作梦没想到月儿对用兵打仗,那可不是一般的懂行。因为从小家里有专门的军事大厅,里边全是战事工程城墙山谷河流的模型。她与哥哥韩星,玩的木偶游戏都是排兵打仗攻杀战阵,韩信则在一旁指点。所以对月儿来说,用兵就是游戏,游戏就是用兵。
她听完介绍与地形后,立即明白对方用的正是哥哥最爱用的二翼夹击之计。
月儿弯腰在地上用土堆,模拟好地形,伸出白的像玉藕般的纤纤玉指点道:“苗人,中阵为假,二侧夹击才是真,才是重点。”众王有人认可,有人则怀疑。理由是认为她也没出去观看,怎么会知道。
防风道:“如何应对?”
月儿道:“我族兵力多少?”
防风道:“四部加在一起,只有一千二百人。人家多过我们四倍!”
月儿笑道:“勿要耽心,兵在奇,在抱团齐心,而不在多。”伸指点道:“如果我估计不差,他们主力都藏在左右山林中,等着我们冲出,然后既杀出,然后三面包抄,我们必败无疑。我部要派出二员大将,各带二百人,埋伏在其山前,在林中多树旗子,然后多放火放烟,让其误认为有千军万马。将其吓住,然后我方集中所有力量,直冲其中军,擒贼先擒王,然后一举拿住苗王。”
    她说完差点哭了,昔日父亲指点自己用兵情景又浮现在眼前。如果哥哥韩星出现在自己眼前,陪在自己身边多好。
众人闻言叫好,信心大增。
无壬立即道:“我们现在必须同心协力,否则歙县黄山非吾所有矣,苗王一直有一统天下之志,重树昔日蚩尤之雄风。”
四部道:“我等愿意听令。”
无壬道:“秦从善,允常二将听令。”
二人立即上前单腿跪拜道:“末将在!”“汝二人各带二百人按圣女神喻所做!”
“遵命。”
月儿道:“汝二人最是重要,如果你们若吓不住对手,我们必会惨败!”
二人伏首道:“若失手我等提头来见。”
月儿点头,拍拍其头道:“天佑你们。”二人高兴而去。
    月儿道:“兵者诡道也!还得需要一人前去传其假消息,就说越王防风带圣女跑了。”
这时,站出一武士,道:“末将愿去!”
无壬道:“旺离,你可知道此任之重?”
“吾知。”
“去吧”
王猛道:“如此前去甚是不妥,无恨何以叛族投敌?”
无壬道:“好,拉下去,抽二人鞭子。”几人下去。
不久,武士来报道:“已打探明白,苗人分为二部准备偷袭,左翼为日月部与巨枫部。右翼为白龙部与蝴蝶部。”
众人一听服了,这圣女简直是料事如神。

     再说苗王仡濮金牛正在大帐中,听闻军情,各部将领聚齐,白龙部长老仡侨长寿,蝴蝶部长老福石,白鹤部长老仡徕康泰,日月部长老仡轲文吉。巨枫部长老姜羽,属他年青帅气,非常白净,很老实可爱的汉人打扮,绝对不超过二十岁。
    忽然士兵绑进来一武士,正是旺离,他身上条条鞭迹,眼中充满恨意,跪拜道:“请天王替我报仇雪恨。”
金牛道:“汝有何仇恨如实道来?”
旺离道:“闻天王兴兵问罪,我兄弟劝那越王驺无壬,纳表称臣献上币帛美女修好关系。哪知他竟然将我痛打一顿,我与兄弟逃离,被其发现,竟然将吾弟射死。”说完大哭。
金牛将其松绑,然后道:“我封汝为站殿将军。”旺离跪拜道:“多谢天王。”
金牛命其他大佬立即回本部,按原计划行动。

      金牛进一步询问军情,旺离道:“末将有要事相报。”
金牛赶走众人,旺离又道:“大王,末将有重大军情禀报。”
“说。”
“无壬已经知道大王采用二面夹击之策。”
金牛惊讶道:“他们如何得知?”
“是苗人内部有人给送秘信。”
“啊,我们内部出了内奸?”
“对。无壬接到情报后,决定派人偷袭侧翼人马,将其消灭后,然后与大王内部之人举事,一同杀掉大王。所以他们圣女逃跑全是装给大王看的。”
“啊,原来如此。哼哼,我一定要揪出内奸。”金牛生性狂妄多疑,苗人各部落不相统属,经常为争地盘互相攻打。他命让旺离下去养伤。
   这时,姜羽手晃折扇进来,金牛立即道:“羽公子,以汝之见如何?”
姜羽笑道:“此人之言不可全信,我等一定要小心。此战关系到我族之未来!只要拿下歙县黄山,浙西尽归我苗疆所有。然后挥军南下,尽取古越之地,然后北下取吴,南天尽归我族所有。”
金牛哈哈大笑,道:“越人在山上只有千人,其他休宁婺源各部远水不解近渴,明日无壬之头在吾帐前矣。”
姜羽拱手道:“祝天王旗开得胜。”然后退回本部。
     林中花草之香阵阵,大帐内,一中年贵妇甚有姿色,一身漂亮苗装,身上都是银首饰,正在察看地图。
姜羽立即上前道:“娘!”
她是苗王之女姜姝。有人问,哪个苗王?苗王多了去了,稍微强大的部落其首领都自称为王,她是巨枫部苗王之女,势力非常之大,族人近二万人。
“哎!情况如何?”
“我发现金牛太过骄傲,古人云,骄兵必败。”
贵妇冷笑道:“本来金牛也是有勇无谋之辈。先利用他打下疆土,然后取而代之。吾儿公孙天羽才是一统天下的苗王。”二人欢声大笑。
姜羽下令道:“姜匡、蒙浪、应明”三大高手从外进来道:“末将在。”
“立即用膳准备出争!此战一定要拿下山越地盘。”
“是。”三人转身而去。

     金牛得到假情报后,立即重新安排军事布属,下令左右二翼暂时不许轻举妄动,下步如何等待消息。
他在思考哪个人可能是内奸,这下可好,他看身边谁都像内奸。这时身边佞臣寨卯聪二看出其心思,进谗言道:“天王,我看仡徕康泰行踪可疑。其父子人马调动可疑。”
原来仡徕康泰父子为人耿直,看聪二非常的不顺眼,经常要求金牛杀了他,所以二人势如水火,可是聪二妹子阿水又是金牛宠妃。
     于是,金牛派密探去观察,他犯了疑邻偷斧的毛病。
仡徕康泰父子为先锋官,正在研究如何偷袭敌营之计划,已经准备好了本部一千人马,今晚即将行动。
突然,来人柳礅宣仡徕康泰前去开紧急军情会议。他给其使了眼色,康泰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于是决定自己前去,让二个儿子大虎二豹等着。
康泰带四大护卫刚入大帐,立既冲上一群武士,欲将其拿下,一阵激烈交手,四大护卫全部战死,二个在帐内二个在帐外尸体数段,康泰也被抓住。
金牛大喝:“没想到内奸竟然是你!”说着九黎刀出手,寒光一闪,康泰登时分为二半。
    寨卯聪二道:“大王一定要斩草除根。”
金牛道:“你去,把他二个儿子叫来。”
聪二心里又怕又不满,但是又得必去,因为他知道金牛的脾气。
     康泰的手下,躲在远处偷窥,立即回去禀报,大虎二豹眼都红了,立即反了,点好白鹤部人马杀向中军大帐,正巧碰到聪二,双方混战,聪二调头就跑。
金牛得知其反骂道:“内奸果然是他。”立即将康泰的亲戚与十几员大将都杀了,未战先斩将,兵家大忌,然后带金牛部人马迎战,双方杀的难分难解。
     准备偷袭越人的左右二翼将领接到回军平叛之命令,姜姝闻迅大喜道:“好,趁其二虎相斗,一齐消灭。”
立即回军,刚回走二里地,突然一声锣声,远处林中草丛乱箭齐发,遭遇越人偷袭。众兵冒着箭雨回撤,突然一声长啸,越人弓箭手们纷纷闻声倒地昏迷,苗人闻声也昏迷,那啸声不知为何突然停止。
因为那长啸之声,为一年青人所发,突然不远处一背钩之丽人,伸指弹出一石正中其背,将其打翻,吓的他仓惶而逃。
因这一乱产生出的空子苗人大队才退回,竟然死伤一半人马。二翼均在半路遭遇偷袭,只有右翼人马突击回去。左翼巨枫部姜姝一伙又返回稍远之地侍机出手以易待劳,然后一统苗人。
      右翼白龙部蝴蝶部加上金牛三军夹击,白鹤部大虎二豹大败,率数百人逃入山中。
    左翼二部竟然未到,金牛大怒,认为他们是白鹤部同党,召其将领回去,姜姝才不会傻的回去,只有日月部长老仡轲文吉回去,立即被杀掉。姜姝与公孙天羽闻听文吉被杀大喜,立即与其弟仡轲文喜、仡轲文长二人率日月部立即反了,杀向金牛的中军大帐。
与大元朝蒙古人一样,没有外敌自己先窝里反。
    双方混战时,大虎二豹率白鹤部又杀了回来,金牛部大败带残兵二百多人向山前逃窜,哪知杀声震天,越人杀出,白旗若耶,红旗独山,绿旗木客,蓝旗夫山各部勇猛杀敌。芈咪所过高手纷纷摔倒。
就在金牛受重伤既将被砍死之时,突然,从林中窜出一白衣女子,轻纱罩面,手中一对双钩,出手如电,几下将几大高手击退,挟金牛而去。
     待到安全处,将其放下,金牛跪拜感激道:“请问仙子尊姓大名。”
那女子道:“吴钩一出,天下月残,我乃姑苏残月山庄庄主。”
金牛道:“早闻恩公大名无缘相见。他年一定府上感恩。”叩头急急而去。
     从此,苗人分裂成诸部,互相攻战仇杀,势力大衰。山越人危机化解。



接前段,本来一直写大汉天朝系列,可是因为又出现唐山老汉城魔窝事件,就暂停武侠,写唐山事件,已经完成二部,感兴趣的点开看看吧。 [e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2-21 05:27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