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7480|回复: 0

大汉天朝——冷月姑苏——第八回 神功盖世吴钩残月

[复制链接]

458

主题

97

回帖

5479

积分

论坛元老

积分
5479
发表于 2023-11-7 09:44: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珍惜
第八回     神功盖世吴钩残月


      山越大获全胜,势力大增,威震二广西南诸夷,圣女更加神圣。月儿成了整个山越人心中之神。
检验伤兵时,发现个怪事,几十名军兵疯了,竟然变成白痴。
秦从善道:“前时去偷袭巨枫部时突然闻听一声长啸,苗人与山越人纷纷昏倒,醒来就变成这样,因我功力深厚才免遭此劫。”
王猛道:“我曾听说,江湖上有一绝学名叫‘金刚狮子吼’能把人震死震疯,必须功力深厚所以极难炼成,霸王项羽就会此功,难道苗人里有项羽的后人?”众人惊怕不已。
若耶道:“我们圣女既神功盖世法力高强,根本不用怕他什么狮吼鬼叫的。”众人欢呼壮胆。
     于是在梅峰又举行了祭天大典,吕产手下的大内高手们也撤走了,原来前时,月儿带人观敌阵时,就有大内秘探远远偷窥,月儿正巧蹲下摆地形,由于闻姬长的端庄秀美气宇不凡,被误认为是圣女,回报根本不是韩月,于是走了。

仪式完毕后,防风询问,可会越人武功,月儿摇头称不会。
于是,将其带入一山洞秘室之中,这里是山越最权威人物才能进入之圣地,月儿见光滑石壁上一排排练功图案。问:“这是什么?”
“回圣女,这便是山越镇族之宝~禹步。全名《八帝元度功》,为当年大禹治水,共工诸妖族与水怪横行,上天派玄鸟为其演示步法,仙人授经。大禹修练功成,上天入地,降妖除怪,武功威震天下,平叛逆,终成天下共主华夏民族开朝第一人。此功传于后人,因其繁杂众多,后人参悟乱改,在百越苗疆诸夷中盛传颇广。让人难知真伪,但是此图,为未经乱改的正宗之原本。”
月儿点点头,中华文明确实博大精深,这个文化自己父亲竟然都不知,从未对其讲过。
防风道:“等老奴为您打开任督二脉。”
命月儿盘坐于地,防风坐其身后,说着双掌舞动,按其命门之上。刚一吐功,突然嘭的一声,防风飞了,撞在石壁之上,反弹而回摔在地上蹦起。
月儿大惊,忙问:“怎么个事?”
防风大喜,道:“圣女体内先天潜有巨大功力能量,汝不过是不会运用而已,好比巨万之宝藏却四处乞食矣!待老奴慢慢教汝使用,简直有天下无敌之势。”
月儿高兴道:“真的吗?”她自己都不知獬豸神力加其先天巨善之力已经溶合一处,所以造成她勇敢的简直天不怕地不怕之架势。
    这次防风功力慢慢渗入,片刻间任督即通,月儿顿感身体轻若无物,能量如滔滔江河大川穿流不息。月儿热的香汗淋漓。
      这里笔者说一下,本小说是武侠,所以最大限度表达主人公只能是打通任督二脉,此脉畅通,仅可飞檐走壁而已,既是轻功高手。
而真正修炼界都得打通大周天,从头到脚的脉络形成能量循环流,大周天一通人就可飘起来飞行。这就是人们所说的神仙了。
那你正面人物会飞行,反面魔派人物得同样会飞行。这样的小说尺度太大不好写,逻辑性不好把握。比如荆轲刺秦皇,若会土行孙的本事,一下遁入皇宫床下一捅就行了。那样秦宫护卫也得有超常的本事。
所以大周天不能写,本事太大尺度太大不好把握,那就成了封神演义了,就不属武侠范畴了,就成了神仙传了。
武侠说白了就是比普通人稍大一些本事,人的范畴而已。今天国内被马列邪教变态的人,把武侠拍成科幻片了,拍成日本科幻动画片了,一点传统武侠的味道没有了。

     防风见第一目标达到,开始第二步,教其禹步,这与民间书本上均不同,此乃真步,月儿随其一步一步走着,她颇聪敏,很快记住。
      三日后,月儿出腿简直快如闪电,一脚可把石头踢碎;又教其宁封派的绝学火焰掌、炼火玄功,数日后既可劈出火焰刀,胳膊粗的木棍一扫而断。而且会吸火吸热不怕火烫。
     防风非常满意,道:“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精妙之处,全靠以后岁月自己慢慢领悟触类旁通了。”
    这晚,刮大风,无壬打算住最后一晚,然后回歙县古镇中去,寻找块好地要给月儿修座宫殿。王后云姬亲自服侍月儿睡下。一夜无话,次日一早,王后前来请安,发现圣女不见了,众人大惊,这还了得。
忽然发现桌上留下书札一封,上书:防风、无壬,吾有许多大事要做,去云游些年,等吾完事后,再来相见。代吾好好教化子民,礼乐教化,圣训常记于心,不可负我负天。
防风与无壬,立即跪拜道:“吾等谨遵圣命。”
     不久有人来报,座船也不见了,原来昨晚王猛闻姬决定离去,月儿同意了,四人扬帆起航。
无壬随后命二个女儿无尘无垢去寻找圣女,找到后要贴身服侍,二女背包驾小船带侍女而去。
大风刮的船行似箭,待天明时,已快过富春江。
     芈咪见终于可以死里逃生,望着迎面而出的东方日出,乐的在船板上直跳。她发现后面还有一只小船尾随,掌舵的竟然是个头戴斗笠的白衣女子,看不出年龄,也许从二十岁到五十岁之间。
   闻姬道:“你的宝贝呢?你我白忙一场。”
芈咪本来将装宝皮包藏在一树洞里,可是不知为何没了,没办法,能保命就行了,别再妄想宝贝了。
她听出其嘲讽之意,道:“谁说白忙一场,我早将宝贝藏了起来。”说着一把抱住闻姬道:“起码我还有你这宝贝,说,你值多少钱?要多少钱,闻七太爷才肯把你赎回?”
闻姬道:“识相的你就把解药给我!别你死了还得连累别人。”
芈咪冷笑道:“想要解药没门,对了,明晚我再给你解药。”
    闻姬气的道:“若不是船上还有王大哥月儿妹妹,我一定将船撞入漩涡里,与你同归于尽。”
芈咪仰头哈哈大笑道:“那也不错。我这贱人有你这贵人千金大小姐陪着做孤魂野鬼,不错!不错!然后我就天天的咬你!”
闻姬叹道:“不知前世什么孽缘,让我碰到了你!”
“碰到我算你好运。对了,找个安全地方停泊,我们要好好睡一觉。(然后掐其脸)你替我服侍大哥一回。”
闻姬冷笑道:“要做你自己做,我自己愿献谁就献谁,为何代替他人。”
“一大早,你们又吵上了。”王猛笑着出仓。
月儿高兴的过来抱住芈咪呼着姊姊。
     芈咪沉脸道:“你还敢抱我,那个山越男人摸我的下场汝可知道?”
月儿笑道:“我不怕!”
芈咪格格抱起笑道:“哎呦,我的圣女,你私自跑了出来,那些人不得急死!”
“我已经护佑了他们,他们不再需要我了。”
王猛道:“抛锚吃饭吧!”说着跳上船顶降帆,
      这时,闻姬将船慢慢停在一处背风山崖之下,然后将大锚扔入水中。众人入仓,桌上摆着熟肉,包子,菜花汤。四人围桌吃着,闻姬的动作总是那么的得体,月儿与其一模一样,芈咪与王猛则不同,修养就差的多。
闻姬道:“这汤里不会又有人下毒了吧?!”
芈咪冷笑道:“下了,是鸳鸯合欢散,喝了若不合欢就会血崩而死。”
月儿道:“什么叫合欢?”
闻姬道:“小孩子不要多嘴。”
“噢!”月儿不语了。
芈咪道:“妹妹,跟姊姊去好吗?姊姊想教你好多本领。”
月儿皱眉道:“谢谢姊姊,可是我不想使毒,我总觉的那东西很危险,一不小心就会伤了自己,我更不想伤人。”
芈咪道:“傻子,你不伤人,人却伤你,学毒不等于非得杀人,还可救人!好比这把刀!可以切菜也可杀人,就看汝怎么用。”
     她突然停顿,猛的一把揪住闻姬的秀发啪就一耳光,冷冷的道:“贱人!毒是不是你下的?”闻姬王猛惊望着芈咪。
      月儿却平淡的道:“不是姊姊,是个老爷爷?”因为曾一闪中见过,误以为是看花眼才知是真有人。
芈咪惊讶道:“你是说船上还有别人?”
只听内间哈哈大笑,唰门开了,走出一干瘦的老头,道:“不错,毒是我下的。”
芈咪道:“竟然是你!你竟然没死?”站起来欲打,可是浑身无力,仿佛坐着都困难,随时要栽倒躺下。
来人正是前时龙王庙外,梅山派刁铭身边的那位老者。芈咪纳闷眼看其中了自己飞针倒下,竟然突然出现在船仓里。
老者冷笑道:“凭你那点伎俩还伤的了我费自通,把你师父冷华请来还差不多。”
王猛道:“请问老人家,可是梅山大剑?”
“不错,正是在下。”
芈咪的脸变了颜色,知道坏了,碰到劲敌了,道:“你怎么在船上的?”
“我本来就在船上。”
“你一直在船上?”
“对,从龙王庙那时,我就在船上,在那船仓下面我一直进入闭气休眠状态。”
“你到底想干什么?”
“把那宝物交出来,我饶你不死?”然后冲月儿道:“娃娃,她说的对,学毒不一定非得毒人,也可救人,起码可自救。”
“哦。”月儿点点头。
“嗯,你非常听话,听话的孩子往往都讨人喜欢。不听话的孩子嘛!”他抬手啪就给了芈咪一大耳光。芈咪眼中似乎喷出了火。
王猛道:“老人家……。”
费自通摆手道:“哎!我知道符离大侠是条汉子,你也不想要这宝物,也不必趟这混水。”
他说着上前,将芈咪拖到一旁,扯去其所有衣服,因为他也非常怕她,她身体任何部位都可能藏有可怕的毒物。
又掏出一个瓶子道:“这药粉如果涂在你眼鼻口下体,你就会品尝到万蚁抓心的滋味。说,宝物在哪?”
芈咪道:“丢了,在岛上我睡觉时醒来后就不见了。”
     费自通无语立即拔开瓶塞,芈咪赶紧道:“被我藏在树洞里,我带你去取。”
“此话当真?”
“你可以不信。”
      费自通取出一丸药,塞入闻姬口中道:“你的毒解了,你起锚返航,如果你若不老实,你的情郎,可就没命了。”
闻姬服药后,片刻果然有了力气,但是依然浑身无力,她勉强站了起来,道:“此时逆风,等转风时才可返回西去黄山。”
“好。我与闻七有过一面缘之缘,如果你老老实实,我不会难为你。你把她给我绑起来。”闻姬只好照做,因为手脚发软,好容易才将其双手双脚反绑好,然后,将其放入内间。
费自通则坐下与王猛闲谈,慢慢的太阳快落山了,月儿早抱着那个神仗躺在一旁地板上睡了。
      突然,甲板上嘭的一响,费自通闻声后噌的唰打开仓门,见竟然是个皮包,王猛闻姬大惊,正是装宝物的皮包,难道船上还有人?
    费打开一看,差点昏过去,正是夜明珠、蟒角、剑谱、凤凰鞭。他哈哈大笑,突然止住,难道船上除了自己还有人?
他觉的自己应该迅速离去,眼露寒光道:“对不起了,王贤弟,我不想引来无尽的麻烦。”
王猛笑道:“明白明白,请动手吧!”
闻姬道:“你要做什么?”说着护住王猛。
费自通笑道:“让尔等在黄泉路上做对恩爱夫妻吧。”闻姬咬牙欲拼命。
王猛拉其道:“你不是他的对手。”闻姬想想也是,于是坐其怀里紧紧抱着他。
呛啷一声龙吟,寒光一闪,费自通宝剑出鞘,横扫二人,以往一定是人头飞滚,因为他已经斩落一百七十颗人头,加上这二个,就是一百七十二个。
哪知就在这千均一发之际,王猛突然抱闻姬倒下一滚,躲开了。
费自通惊讶道:“你竟然没有中毒?”
王猛笑道:“前时芈咪给了我解药,没想到竟然还可解汝之毒。”
费自通唰一剑刺其咽喉,晃出无数朵剑花,虚虚实实,追魂剑确实厉害。哪知王猛啪双掌竟然夹住其剑,然后全力推出。
费自通佩服的叫声“好!”啪,双方抬掌对击,咔嚓一声,费自通竟然被击出窗外,王猛也咬牙忍着,觉的胳膊欲断。
  正在这时,只听一声大喝:“着。”人影一闪,费自通又弹射回来,一掌击出,王猛急忙迎击,咔嚓一声撞破仓板飞了,噗嗵栽入了栏杆外的江水之中,闻姬一声尖叫,也随其跳下。
     呛啷宝剑归鞘,费自通哈哈大笑。他低头一征,望着静静躺着的月儿,此时她睁开眼呆呆的望着棚顶,表情那么淡然平静,仿佛睡在襁褓中一样平静。
  费自通刚要抬脚奔向月儿,只听一清脆悦耳的声音,道:“汝不觉的太过份了?连个孩子都不放过?”成年女子的声音。
费自通大惊,转头只见门外甲板上,背手站立一白衣女子,望着远方,她戴着白色手套,握着双钩。
费自通冷冷的道:“转过来?让我看看?”
“汝还是别看了!”
“为什么?难道你太丑了。”
“因为你不配,不见我还可多活片刻。”
费自通度着悠闲的老爷步来到仓外,道:“报上号来?!”
“吴钩一出,天下月残!”
       费自通吓的一激凌,瞪眼道:“汝就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吴钩残月,三吴第一美女?”
     因为在苏杭江南一直流传一个传说,她,是三吴第一美女,她的钩无人知晓有多快的速度,因为知道的全都死了,死在她钩下的当然都是大恶。
她的家在残月山庄,可是无人知晓残月山庄到底在何处。有人猜是在杭州静水湖畔的圆月楼,有人猜是会稽山下的嫦娥苑,有人猜是广陵瘦西湖的梅香坊,有人猜是在太湖中的月牙岛……越猜越神秘。还有人说江湖上根本就没有这个人,是有人故意杜撰出来的。
      剑客,再厉害的对手也得拔剑,这就是原则。呛啷一声,追魂剑二次出鞘,一剑刺出,且使出最厉害之绝杀——白日夺魂,那速度用电光火石来形容都似乎太慢了。
     那女子依然站在原位,依然背手握着双钩,似乎从来没有动过,费自通却跑到了她的前方。
     原来她移形换位躲开又回到原处。费自通踉踉跄跄,扑到船头栏杆上,噹啷宝剑落地,转过身瞪眼伸指点着她。他的咽喉已被洞穿,仰头噗嗵栽入江中。女子将其剑也踢入江中,然后转身进入仓内。



接前段,本来一直写大汉天朝系列,可是因为又出现唐山老汉城魔窝事件,就暂停武侠,写唐山事件,已经完成二部,感兴趣的点开看看吧。 [e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7-19 07:0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