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7580|回复: 0

大汉天朝——冷月姑苏—— 第九回 月儿得母闻七认婿

[复制链接]

371

主题

58

回帖

4362

积分

论坛元老

积分
4362
发表于 2023-11-10 13:5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九回     月儿得母闻七认婿


      月儿依然静静的躺着,眼睛望着棚顶,又好像不是,时而眨眨,她似乎在等待妈妈。那么的可爱,可爱的淡定胜过其外表的可爱。
所以谁能不爱呢?
     她来到月儿近前,弯腰将其软若无骨的娇躯抱起。月儿静静的望着她,看清了她的脸,娥蛋形还略方,看着既富态又漂亮高贵,典型贵妇。她非常的香,与妈妈一样。
她说话了,道:“汝为何非得逼我现身?以你的功力,拿着你的棒棒轻轻的敲一下,就让他脑袋开花。”她的声音那么温柔,责怪中带着那么的和蔼可亲。
月儿奇怪道:“你知道我的功力?”
“那个防风老儿选中之人,岂能简单?”
“你如何得知?你认识那防风,你怎么知道他选中了我?!”
“因为他必须得选中你。”
“为什么?”
“因为是我命人把你扔到苗王面前的。”
月儿大惊,道:“原来是你?你为什么这么做。”
“因为我就是上代的圣女,是防风的师爷无言公主选中了我。”
“你是上代圣女?”
“对。所以你是我选中的圣女。”
“以你现在之功力,十个梅山大剑也不是你的对手,你只要突然敲他脑门一下即可。”
月儿晃晃头道:“我不想杀人,我讨厌杀人。”
贵妇道:“你不杀人,人却杀你。若不是王猛出现,你与夏刀王二还能活吗?”黄山真是藏龙卧虎之地,到处隐藏高人。
月儿更是一惊道:“你如何晓得?伯伯是否还活着。”
她没有回答,这时,她又戴上轻纱,站了起来,因为她知道来人了,又亲亲月儿脸蛋道:“吾儿真是可爱,今后我就是汝娘。只有你才能看到娘的真面容。”

     这时,只听仓外甲板上站立二人,浑身湿透流着水。王猛拱手道:“多谢前辈搭救舍妹,王某将来一定誓死来报。”
她抱着月儿来到仓外道:“王大侠义薄云天,佩服佩服。”
王猛拱手道:“前辈过讲了。”
贵妇道:“月儿是我吴钩残月的传人,汝不会反对吧?!”
王猛高兴道:“前辈肯收我妹为徙,实乃我妹三生有幸。”
贵妇转头望着闻姬道:“汝还觊觎这宝物吗?”
闻姬晃晃头道:“不敢了,我已有了最宝贵的。”最宝贵的就是丈夫。
贵妇点点头道:“我知道你是难得的好姑娘,幸亏你碰到的是王大侠,若是他人,如何能活?”
闻姬羞涩不已转头低视,妩媚动人,心想:原来人家全都知道了,太丢人了。下蹲施礼道:“从此奴家执箕扫,谨遵妇道,相夫教子。”相者看也,天天关心丈夫照顾丈夫教育子女,这就是相夫教子。
贵妇说着把自己玉腕上的玉镯退下戴其腕上道:“汝是吾儿嫂嫂了,这就是我送给你们的定婚之礼物。告诉你爹混蛋闻七,我这作姑姑的替你们做主了。他若不同意就让混蛋闻七去找我。”
闻姬大喜,说实在的,闻七心高气傲,王猛不一定让其看上眼,立即跪拜道:“谢谢姑母。”因其口气好像与自己父亲认识。
贵妇欲走,又停下道:“王大侠,闻七若不同意你们婚事,就把此玉镯给他看。”说着一脚将皮包勾起飞在空中,伸手接住,腾空而起,踏波逐浪几个起落来到附近小船之上,提起锚走了。
王猛微笑的望着,但见一叶扁舟上站立一白衣女子,怀中抱着个孩子,她们被晚霞映的桔红多姿,她的秀裙随风飘荡顺水东去,好一副天然仙子临江图。
     二人立即进入仓内,在内间解开了芈咪的带子,王猛道:“怎么样?”
芈咪道:“把我衣服拿来。”
闻姬递上,芈咪取出瓶子服下解药,片刻后力气大增,活动活动后她怒道:“汝一定是暗恨于我!为何绑我如此之紧。”使劲掐了其肚皮一下。
闻姬娇泣道:“汝就能欺负我!”
   芈咪见把个千金大小姐欺负哭了,非常开心,格格大笑道:“好啦好啦!赏给你解药。”说着塞其口中一粒药丸。
闻姬非常高兴,然后道:“你要全给我解了!”
芈咪哈哈坏笑道:“虽然解了绞肠沙,这个叫钻心散,每个月若不服解药!一定如万箭穿心而死!”
闻姬气的来到仓外哭泣。王猛上前安慰,然后起航东去,很快到了杭州,停在码头前,芈咪黯然神伤,哭泣道:“为何时间如此之快!为何时间如此之快。”扑在王猛怀里大哭。哭罢安静的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大哥我要离去了!”
王猛握其玉指道:“妹妹,不要走,我会照顾你一辈子!”
“对不起,前时我下毒竟然还要杀你。”
“其实你那时在食物中的毒根本就没起作用,那时在我怀里的四颗宝珠放出之能量,竟然无意中解了我的毒。”
芈咪非常的吃惊,后怕如果自己当时若魔性大发,若杀他与闻姬,可能自己已经是具尸体了,又扑其怀里泣道:“谢谢你!谢谢你,哥哥!我会永远记住你对我的恩情,你是唯一把我当人待的男人。”
王猛也流泪,道:“妹妹,不要走!我会照顾你一辈子。”
“不行,寒荒派的女子永远不许结婚,我师父会杀了你的,任何违反门规之人都不得好死!”
她突然把住闻姬肩头道:“你要好好侍候大哥一辈子,若有负大哥,我一定会杀了你。”闻姬忽然哭了。
芈咪道:“你哭什么?你应该笑,你是胜利者,你应该笑,你命好,是完碧处女!而我却一无所有!”说着仰头痛苦的嚎笑着。
闻姬一把抱住其呼着姊姊,道:“你不要走,你要留下,你做大我做小,我们姐妹共侍一夫。”二女相拥哭泣。
芈咪忽然停止,慢慢推开她,噌的跃上岸,道:“大哥,祝福你们。”
王猛招手流泪道:“妹妹!……”
芈咪摆摆手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答应你,只杀恶人不杀好人。”说完唰唰纵身远去。
      可怜的女子,人间真真假假,许多时侯如何分清好人坏人,许多时侯还是会杀错人的。
   王猛与闻姬遍游余杭风景,然后顺古邗沟北下姑苏过无锡常熟进入长江,然后逆流西下金陵(南京)。
    这天,终于到达,真是繁华之地,到处是香车宝马。
二人先到烟雨台用了高级宴席,然后回家。
闻家真是大,城里城外不知有多少处庄园。城里的宅子占地不大但却楼高,非常的豪华阔气,雕梁画栋,水榭楼台。
可是闻姬却带其绕到后面,这里是高大的石墙,有一扇铜门。
闻姬高声娇呼道:“阿伯我回来了!花香回来了!”
片刻后,门开了,出来一老头,笑道:“小姐,你终于回来了!大小姐,四小姐,多位小姐们天天惦记着你,甚至哭泣。”
闻姬道:“是,害姊姊们为我耽心。”说着递上酒菜道:“看我给你带来什么!”
老头大喜道:“谢谢小姐!谢谢小姐!”接过进入旁边小石屋内。
二人转过照壁,见一条甬道,前边是一排高大巨石石房。地面上边全是方形石板。几条小狗跑来跑去,汪汪叫着。闻姬突然停下。
王猛道:“为何不走?!”
闻姬道:“前方已是绝路也!”
“绝路?”王猛非常的奇怪。
闻姬噘小嘴大声道:“爹,你若不要人家,就不回来了!”
     这时,石房后窗子打开,一个中年男子,做了几下手势,闻姬笑道:“谢谢大哥,还是大哥疼小妹。”
王猛不知其所,闻姬拉其手,道:“我踏哪块,你就踏哪块,不然就没命,我爹是天下四大巧手之一,专门做机关暗道。”说着花样踏着石板而行。
王猛随其而行道:“可是小狗为何可以随便出入?”
闻姬道:“那恰恰是迷惑人的,狗的体重比人轻,当然无事。”
    二人终于绕到石头房前,一很帅气老实的四十左右的中年人冲其笑着,他好像明白了王猛是什么身份了。
闻姬欢快的跑上前,一把抱住道:“大哥,人家想死你,妹妹差点就死在外边了。”这便是闻家大公子闻通,其智好像无所不通。
闻通抚摸其秀发道:“谁让你淘气了!再别走了,老实的呆在哥哥身边。”
然后拱手道:“这位兄弟是?”
闻姬转身立即拉过道:“这是大哥。”
王猛立即拱手道:“符离王猛参见大哥。”
闻通一愣道:“可是符离大侠?”
“正是在下。”
     闻通拍拍其肩头,然后三人进入了石室内,这里气浪滚滚,非常的热。但见石壁内有数个铜炉底下烧着炭火。石头台上,一个个铜器,鼎、盂、杯、觞等等。
在一方台前,站立中年白胖的男子,一身蓝色休闲便装,他手持一把刻刀,正在雕刻蜡鼎,花纹细腻做工精巧。他正是号天下四大巧手之一的闻七。因功力深厚所以显的非常的年青。
此时他已经最后一刀,周围几个中年人正在观看,都是他的儿子,闻七晚年八十岁时儿子达到一百个,女儿有八十多个。
闻七好像没看见闻姬的到来,指挥道:“上石膏!”
这时,二个中年人用勺铲将盆里和好的石膏铲出,将牛油蜡鼎慢慢包裹上。这便是中国传统最著名的灌蜡法。很快内外完全包裹好,等待干爽后,把其烧热让蜡汁从小孔中流出,然后灌入铜汁冷却既可。
闻姬见其忙完,上前道:“爹!”
闻七太爷回头笑道:“呦,这是谁啊?是我家花香吗?敢背着爹乱跑!”说着坐在椅子上。
其儿子老三十六,例为江南八大公子之一的多巧君,其巧超过其父,立即给上茶,闻七接过,一眼盯在王猛身上,见其一表人才颇有英雄气概。其他哥几个也望着王猛笑着点头示意。闻家哥们好像不擅于言词,好像凡艺术家多不擅于言词,因为他们整年投注在艺术上,一天也难得说几句话。当然语言艺术家除外。比如珍惜吧,天天在网上跟人家讲啊论啊。
      闻姬立即拉过王猛双双跪拜在闻七面前,王猛道:“符离王猛叩见七爷。”
闻七喝着慢条斯理道:“符离,王猛,好像在哪听说过?”转头道:“你们可听说过?”
闻家四公子道:“听说最近江湖后起之秀,有终南山谈剑山庄的樊夫子,西河听水楼‘春风拂柳燕’郭欣,神刀门主‘秋雨愁煞人’赵无言,长安金钱坊的公子羽,还有符离王猛。”
闻七点点头,道:“令尊在哪道发财啊?”
王猛道:“发财谈不上,农闲时走些牛马。”
闻七点点头,望望女儿道:“看样你们已经私定终身?!”闻姬跪行上前趴其腿上一语不发。
闻七爱抚着女儿的秀发,并未有任何责怪之意,却望着王猛道:“小子,想娶我的女儿,你家有多少财产啊?”
王猛道:“回七爷。在下家中只有一群牛,一群羊,良田二十垧。”
闻七冷笑道:“我的女儿乃千金,凭这点财物就妄想娶我的女儿!送客!”
王猛一听,心想:完,人家瞧不起自己。非常尴尬。
他突然想起,道:“七爷,我并非穷也,还有一贵重礼物敬上。”说完,闻花香摘下手上的玉镯递上,果然闻七颜色惊讶,一把接过仔细望着,闻姬道:“爹,姑姑说她已为我们的婚事做主了。”
闻七道:“她如何说?”
“她她她……她说如果爹不同意,就去找她。”
闻七突然哈哈大笑,道:“汝还落下二个字,如果‘混蛋’闻七若不同意就去找她。”众人惊讶,知道老爹一定与此人关系不一般。
果然闻七立即笑道:“好,姻缘天定,人力难违!自古英雄出于草莽。起来贤婿。”说着拉起王猛把女儿手塞其手里道:“我就把女儿交给你了。”
王猛又立即跪拜叩头道:“小婿参见岳父大人。”
   几位公子笑着上着扶起道:“妹妹回来是喜事,走,兄弟,喝酒去。”众人奔前厅而去。
而闻七却留下女儿私下询问怎么遇到了那个贵妇?闻姬述说了整个经过。
闻七不住的点头。
   闻姬最后道:“爹,她号吴钩残月,她到底是谁?”
闻七道:“说起她来,乃大贵之人,她的生父乃古今第一奇人,秦皇嬴政也。”
“啊,她是秦宫公主?”
“然也!”
“她被赐嫁给大功臣王剪之子,后来夫妻移居广陵,兵荒马乱后,不知为何她又离开了王家。她在姑苏余杭有几家大坊子,其中最著名的六合坊,大东家就是她,她的武功深不可测。”
“爹怎么认识她?”
“我经营玉器与她交往多次。”
“她与爹关系好像不一般。”
闻七不耐烦道:“哎呀,别问了。”
闻姬却掩樱唇笑了,知道爹好美色,每次从外归来都带回一二个美女俏寡妇,所以才这么多子女。闻姬的母亲则是被一贵族抛弃的小妾,最苦难时被闻七收留纳入后房生下闻花香。
     数日后,王猛准备与闻姬回符离成婚,闻七吩咐婚后去姑苏,那里铺子闻记坊由王猛来打点。王猛欣然同意。
女儿是人家人了,其母哭泣送行,母女抱头痛哭,然后上船而去。




接前段,本来一直写大汉天朝系列,可是因为又出现唐山老汉城魔窝事件,就暂停武侠,写唐山事件,已经完成二部,感兴趣的点开看看吧。 [e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2-21 07:17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