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0942|回复: 0

大汉天朝——冷月姑苏——第二十二回 再回黄山北下代国

[复制链接]

401

主题

61

回帖

4702

积分

论坛元老

积分
4702
发表于 2024-1-30 14:2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珍惜


            第二十二回    再回黄山北下代国  

      刘濞算迷上月儿了,一直想靠近她,可是她整天不知去向,就剩下杨姬水姬在看守残月山庄。刘濞倒与她俩混的越来越熟,互相爱慕。
     月儿又不见了数月,原来月儿又回黄山去看望山越人。
   这次可不比当年,当年她被大内高手们追杀,现在长大了谁也不知道她是谁。
       她乘坐豪华大船,还有二艘护卫船。陪伴的有王猛闻姬,欧阳夫人,王二与无尘无垢夫妇,这姐妹现在是挺着大肚子,不久可抱孩子了,还有欧阳夫人的儿子程和、程诗诗、程画画。还有已经嫁人的长女程玉与其夫婿廖健。还有二个丰腴漂亮的义女也是其儿媳名叫寻儿觅儿。
    大家一路说说笑笑,可是月儿一直对二女有些兴趣,因为她觉的二人有些眼熟。二女沉默寡言从不愿多言多语,甚至不愿多说一句话。
   从余杭向西富春江每过一地,便回忆起一些故事,又到了当年击杀梅山大剑费自通之地,月儿抱闻姬流着泪。
   此时已到晚上,抛锚在此,明月当空,照的大地朦朦胧胧,满是诗情画意。确实是江清月近人。
众人或坐或站在栏杆船板上闲聊,王猛与程和廖健几人站在船头正切磋武功,因为大家都是侠客,谈的非武既诗乐,不时的移动比划着。
程和道:“如果枪法改剑法,这么攻击就危矣!”
廖健道:“这样必死无疑!”说着以指代剑,王猛突然移动位置,廖健大叫一声,晃晃真的倒地死了。
众人大惊道:“有刺客。”
纷纷各找掩体,原来廖健被人一箭射中而死。
无尘无垢道:“保护小姐。”这时又数箭射向程和与王猛,程和一声大叫,胳膊中箭。
众人仰头发现箭是从不远处崖顶射来。
王二腾空而起,跳到岸边提菜刀奔向崖顶,几条黑影见来人,嗖嗖射来,王二挥大片分肉刀拨开纵上咔嚓几刀,全部劈死。
然后寻找,不见其还有同伙,片刻后王猛纵上岸,快速前来,接着其他武士提灯笼过来观看。
见竟然是越人,身上有纹身。这时传来撕心裂肺般的哭声,这是程玉的声音,她的丈夫死了,确实是件裴哀的事情。
  月儿也提钩过来观看,众人将尸体抬上护卫船。
    这时,传来急切的声音,是寻儿觅儿的,原来程和胳膊开始发黑,知道箭头有毒。程和脸色已发青,马上就没命,程母急的直哭。这时,月儿把脖子上千年蟒角片,拿出按在伤口之上,片刻间把毒全部吸了出来。然后用清水泡上,将毒全部泡出来,再挂在脖上。
众人称奇,可是程夫人却面色凝重起来,因为她怀疑,此物可能是其家丢失的宝物之一。但是人家救了儿子的命,也不好发作。
众人商议如何办。程夫人要求将廖健尸体运回余杭。
王猛决定保护程玉与一些武士运送尸体。
月儿众人依然向歙县而去。次日一早,二船分行。
众人加倍小心,知道有人暗算,幸好安全来到歙县,程家好大的房子,因在城里,只能建高楼节省增加空间。程和因为毒尽已经是皮肉伤,涂上金创药已无事。
程夫人盛情款待,可是她心里始终噎着个圪达。
终于闲谈时,欧阳霞道:“多谢小姐救命之恩,请问救吾儿宝物是何物?”
月儿立即警觉起来,因为她早想把宝物还给人家。可是一直没与嬴姬谈起。现在见人家竟然问起,月儿颇觉有愧,但是也不能明说,因为这已是朝廷大案了,在谁那里谁是凶手。
月儿只得道:“此物为吸毒石,乃家里祖传之物。”
欧阳霞笑笑道:“好宝贝,好宝贝,我母子对你感恩不尽啊!”
“哪里哪里!”然后月儿转话题闲聊他事。

    次日,山越人大佬们到来,来接圣女过去。
月儿同意了,黄山一直是山越人聚集重地。真的给建立一座大宫殿,依山傍水,数层大院。
月儿在这里,接受四部大佬们的朝拜。她手持越祖神仗,高坐金色宝伞大座之上。一身仙女装,高仙髻,确实如九天仙女下凡。
越王无壬与大祭祀防风,带若耶、夫山、木客、独山,头头脑脑们一齐跪拜,道:“吾等参见圣女,祝圣女寿与天齐,福佑吾族昌盛。”
月儿笑道:“众卿快快平身。”
“谢圣女。”
月儿道:“尔等,可按圣训做人?可教化子孙?可有同族互斗?”
无壬道:“回圣女!经圣女化喻,各族兄弟亲如一家互相通婚,人口增加数倍,令苗人多个部落前来纳贡称臣。百姓安居乐业,全靠圣女天威福泽子孙。”
月儿非常高兴,道:“尔等诵圣训让我听来?”
众人齐诵:
“大道之行,唯天顺命。勿杀,天有好生之德;勿淫,贞洁守身自省;勿抢勿夺,礼让尊敬,和睦相处;勿欺勿骗,真诚守信,立身之本;忠孝仁义,常怀于心,慎独谨行,不生妄念,暗室亏心神目如电。
尊卑贵贱,君臣长幼名分有序,父子夫妇主仆纲纪礼仪不可乱也。夫礼乐教化不可荒废也!圣训斯言,不可忘也!”
       次日,在梅山举行盛大的祭祀天地之仪式。
    月儿命只许祭祀盘古、女娲、老子、黄帝、大禹、孔子,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许供奉。
    然后去各地巡视百姓,见韩信圣喻竟然刻石立在各个村中,让众人学习。月儿又赐了财物,把供奉给自己的财物,都赐了孝子贤孙。一直忙了好多天。
     月儿非常想去看看自己曾经的家。又来到那林中宅院前,每走一步心都在流血,当日奶娘夫妻惨死,历历在目。
她在院门口站了好一会,因为奶娘的血为自己撒在这里。然后又前行。
    院中早已荒草萋萋,院墙数处倒塌,房瓦漏雨。曾经的朝朝暮暮,都浮上眼前,她心潮澎湃,泪水哗哗。
仿佛又听到与哥哥韩星的嘻戏声,读书声练剑声。奶娘那温柔的体香与怀抱,韩福慈父般的眼神。
     来到厨房,但见盆盆碗碗已掩在土中蒿下,灶堂中蛤蟆惊跳。这还是当日奶娘为自己做下的最后一餐。她浑身颤抖,无语凝噎。
    又来到内室,曾经的大床,只剩下一个木框,在这每个夜晚,与哥哥吮着奶娘的大奶,听其娓娓的讲着神仙故事。
可是,永远见不到奶娘了,想起奶娘夫妻的惨死。月儿跪地闷声哭泣,终于大嚎起来。
突然,听到有脚步声,月儿噌的从漏洞中跃上房顶墙上。然后蹲在一旁,掩上纱巾。
片刻后,终于听见唰唰的小步子声,可见二人也非常小心。
终于一人低语道:“方才,我明明听见有人大哭,怎么没了?”
另一人道:“是啊,难道是小姐公子回来了?”
    月儿心头一惊,正是寻儿觅儿的声音。原来她们正是奶娘的女儿荷儿藕儿。
荷儿道:“不会是娘回来了吧。”二女登时哭泣,跪拜道:“娘,孩儿一定会找回公子小姐的。”
月儿立即明了,噌跳下来,奔向二女,二人噌的跳起来道:“什么人?”
“荷儿藕儿,真的是你们。”
    二女见竟然是月儿,立即明白,上前跪拜道:“小姐,果然是你!”
“我也看像是你们,就是不敢冒然相认。”三女抱在一处大哭。
    月儿突然站起来,道:“快走,离开这里。”三人迅速离去,来到远处林中,又抱在一起痛哭。
     然后回到圣女宫中,详述整个经过。
    原来当日早晨,二女背弓箭去山中观看父亲铗子打住几只野鸡。高兴的提着往家走时,闻听呼喝连连,此时正是王二扔毒烟筒杀入阵中,将月儿救走之时。李左车抱韩星远去之时。
    二女吓的立即远逃,哪知遇到一伙人劫杀程家,程夫人欧阳霞与程玉程诗诗程画画,正在全力拼杀甘七一伙,
二女立既在远处放冷箭,射死七八个,甘七一伙终于跑了。二女护送程夫人回家。程夫人询问二人身世,只是简单的说家人被仇家杀害,已经无家可归,欧阳霞立即认为义女。
程和大公子见二女是自己恩人又如此漂亮,一直追求,可是二女都笑而不答,因为她们知道自己是公子韩星的人,不找到主人公子小姐绝对不嫁。
中华传统舍生取义的价值观,道德从来胜过生命,忠孝洁义。
     程夫人与程和也理解,更加敬佩二女,但是她们并不知道其主人到底是什么人。荷儿藕儿悄悄回去把曾经父母公子小姐衣物都珍藏起来。
   月儿又嗅到奶娘的气息,浑身颤抖,跪拜放声大哭,然后葬了衣冠冢。

      这下终于找到主人,程夫人也非常的高兴。
   这天,程和跪拜在其脚下求婚。
   月儿道:“本来,此事得兄长一家之主说的算,但是关系到姐妹终身大事,吾就私自做主将荷儿藕儿许给程家吧!”
    二女实在是年龄大了,二十多岁了,汉代为快速增加人口,女子十五岁必须嫁人,不然多收双倍的税。
     程家母子大喜,立即拜堂成亲,夫妻结百年之好。欧阳霞也决定与月儿结为金篮姐妹,月儿欣然接受。
    这晚,欧阳霞喝了些酒,二人同床共枕闲聊,她忽然摸其床头桌子上月儿卸下首饰中的蟒角片,道:“你我已经是姐妹了,有些话,我想与你说,不然我噎的难受。”
月儿道:“请姊姊尽言之。”
“此物到底从何而来?我家被劫去诸宝之中就有此物,当然我知道蟒角也许别处也有,但是怎么如此凑巧?妹妹你不介意吧!”
月儿坐起,道:“姊姊,其实我早想与你说此事,当日咱们见面后我就心里很难受,可是此事太过重大,已是朝廷的重大案件了,关系到许多人的生命。”
   然后月儿简单的把当日与王猛逃难时,梅山、东皇派与闻姬芈咪夺宝经过说了一遍。当然没提具体当事人的名字。
月儿道:“将来,我劝恩人将宝物还给程家。”
欧阳霞哭道:“不必,这哪是宝,分明是祸根,害的我与夫君全家差点没命,这祸根我绝对不再要。姊姊心里终于舒服了。终于知道恶人都遭了恶报。谢谢你妹妹。”抱其哭泣。
哭罢月儿道:“姊姊,此事并不简单,是谁将此事搞的江湖人人皆知?是谁谎称献给吕后。此人才是居心叵测。”
欧阳霞道:“说的是,我也查了多年,可是至今不知。只待将来水落石出了。”
    月儿住了数月,荷儿藕儿竟然身怀六甲,要做妈妈了,非常幸福高兴,唯一遗憾的是不知公子的下落。她们原打算是要服侍公子一生的。

      月儿回来了,如今已经十六岁,二八佳人矣!个头更高更具成人之美。
      刚刚到家,侄儿侄女们呼着姑姑,月儿逐个亲妮然后分发食品玩具,孩子们高兴欢呼。
     闻姬却不安的,道:“妹妹,不好了,吴王派管家前来下聘求婚。”
月儿道:“回绝他。”
“可是其口气非常坚决,如果不同意就有灭门之胁。哥哥找托词说你不在家。”
“哼!好个刘濞!”
“告诉他,就说亲自去找我。”
      这时,彭甜甜与英雯前来,姐妹亲妮欢呼,甜甜道:“县太爷找汝有急事。”
“好,待会就去。”闲谈几句后而去。
      月儿来到残月山庄,数月时间大变,垣墙建圆,修了数间像样的雅室楼台,六个徙儿见师父回来,高兴的上前亲妮,月儿爱抚后然后分给礼物,杨姬水姬高兴欢呼。月儿弯腰听听伏葫的大肚子,众人欢笑。原来她已快生了。
这时,柳鹏黄云飞到来。
   赵姬荀姬道:“这一切都要感谢黄公子与柳公子。”
黄家四少立即道:“哎,皆乃柳兄之功也!”
月儿拱手道:“多谢柳兄大义相助。”
刘濞道:“哎,小姐昔日放生之仁,感于肺腑,何敢谈功。请小姐多住些日子,然后建起更多雅室花厅。”
月儿道:“不好了,我遇到了麻烦。”
刘濞道:“有何麻烦?为兄替你解决!”
月儿道:“得了吧!我祸不移他人头上。”
黄云飞皱眉道:“如此严重,不妨一说,也许我等可分忧?”
    月儿对他非常有好感,确切的说挺喜欢,立即道:“有人逼婚哎!”
黄道:“啊,还有人敢向吴钩残月逼婚,不想活了!”
月儿道:“当然了,就是刘濞那个混蛋。”
黄云飞有些尴尬,立即道:“哎呀,小姐勿要出言不逊,毕竟是吾王。”
     刘濞立即道:“没什么,没什么,刘濞就是个混蛋,骂骂不妨!请问他如何向小姐逼婚?”
“他的管家去我哥家里去威胁,不同意就要灭门,什么狗屁的王,哪个王不爱民如子,岂能穷凶极恶。”
刘濞喝道:“说的好,岂有此理,刘濞这混蛋,为王不思保护良民,反而恐怖庶民,事可忍孰不可忍。”
杨姬水姬道:“就是,哪天碰到刘濞,一定狠揍他一顿。”
伏葫道:“真是胡诌八扯,哪天得被人割了舌头。汝去打他去吧。”
二姬扭妮嘻笑道:“我们不敢!”
刘濞见二女的可爱表情哈哈大笑。
月儿道:“有劳二位仁兄了,我有要事,就此离去。”
月儿严格按嬴姬所教,对待诸公子,绝对不能让他们得到自己,但是又不能得罪他们。然后道:“尔等要好好招待公子,不得慢待。”
众姬道:“是,师父。”
     月儿匆匆忙忙离去,这一走就是数年。侍女也护着伏葫回了家。
      众姬去准备酒菜,止剩下二人,黄云飞拱手低声,道:“王驾千岁,何以自轻?”
刘濞道:“被美人骂骂,是个很有趣的事。”二人大笑。
      这时,香风过来,赵姬施礼道:“二位公子,酒菜备好,请。”
   众姬从小学的本来就是调笑令,所以陪二人又唱又跳,惹的刘濞高兴不已简直乐不思蜀。
      月儿来到县衙,直接进入夫人内房,这是她王大少的特权,若是别人得打断腿。见县太奶奶徐姬正在哭泣。
月儿立即上前扶其香肩道:“姊姊,何以哭泣?”徐姬述了经过。
原来她有个妹妹徐莲,今年二十八岁,许给洛阳文人贾生,在京城为官,流年不顺,仕途坎坷,辗转竟然去了代地。刘恒被封为代王,那地方离匈奴近,都是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人才封到那里去,因为说不上哪天就被砍了。
      雁门郡守见真有来顶缸的,于是派贾生去边境凉城为县令,凉城在雁门关外,离匈奴更近,胡人纵横之地,哪个官也不愿去,连代王都随时没命何况小官,纷纷找借口离去。
    最近妹妹来信,说贾生病在驿站,向姐姐求救。
可是千山万水帮不上,所以急的直哭,希望月儿前去给解决。
    月儿明白后,道:“请夫人放心,我就走他代地一趟。”
徐姬高兴的一把抱住月儿,道:“太谢谢你了,真是我的亲妹妹,好妹妹!”
月儿瞪大眼睛,道:“夫人,我是少爷,不是妹妹!”
    王仁闻言没怒却捂嘴噗笑了,觉的这丫头真可笑真可爱。如果柳藏莺若搂他老婆,他就笑不出来了。
   月儿决定立即就走,她与嬴姬与哥嫂告别。无尘无垢急的直哭,那穷山恶水之地,圣女若出现危险如何是好。可是自己已经生育,正奶着孩子,如今又怀孕在身。
王二决定前去护主。彭甜甜英雯陪着前去,因为这算出公差,英雯也成为捕快,三个小少女像出笼的小鸟儿,乘船从古邗沟一路向北,入长江过广陵,入齐鲁,到河北才着陆。向官府要了四匹快马向山西而去。
      来到大同的公馆打听,说其带病上路已经走了二日,众人又追了上去。在雁门关住了一晚,次日出关。
      见北方山西之地与临淮风景又是不同,此时已六月,天气颇热,林深叶密,山横莽阔,黄土丘陵,偶尔一阵阵的山西特色的民歌传来,每个地区都有其特色。
临近中午时,众人在路边见酒旗招展,一家小店前停着一辆马车。甜甜道:“咱们用膳吧!”月儿同意,众人入内。
小二见来三位平顶乌帽的人进来,旁边一位大汉非常有特点,长的五大三粗,戴个破草帽,腋下夹把加长形菜刀,气势挺吓人。
     立即招呼,道:“几位官爷,您请坐,这里包子牛肉大饼应有尽有。”
王二要了牛肉包子,众女点了几样小菜,众人吃着,忽听店后传来妇人哭泣之声。
一蓝衫老者掀帘出来,叹息道:“唉!年纪青青就做了寡妇,可惜可惜,有官命没官福也!”
月儿站起来,拱手道:“请问老伯,何人做了寡妇?哪个夫人在哭泣?”
老者道:“昨晚新走马去上任的县太爷,路过本店,不成想病死,唉!可惜可惜,抛下孤儿寡母。”
月儿一惊,立即进入后院,见一间房门大开,她进入室内,地上一木架之上盖着一具尸体,旁边床上坐一头缠白色孝布的年青妇人,还有一女孩子偶随母哭泣几声。尸前跪着一一十二三岁戴孝少年,那男孩子后来可有大名,既是文帝身边历史上有名的贾谊。
月儿道:“夫人可是徐姬?”然后询问说明来意。
对方正是徐莲,见到姐姐派人到来,似乎有了主心骨,如同见到了亲人,抱月儿大哭。
月儿心想:我是公子王大少,这三从四德的大家闺秀,怎么都这么随便的对“男人”搂搂抱抱。
   这时,棺材运进院内,王二与店主招呼着帮忙抬下。
    徐姬哭罢,道:“妹子,这里你就全全做主吧!”
   月儿一听,看样自己这易容术太差劲了,道:“夫人,汝认错人也,我乃常熟县衙金牌捕快王大少。”
    夫人一愣,然后笑道:“哎呀,看我这眼神。王捕头,全靠你了。”若不是此情此景,她一定会大笑,三个绝色美女竟然钻进县衙里冒充男人混个捕快。
    月儿蹲下安慰安慰孩子,与王二商议着,王二道:“天热,尸体无法运回洛阳老家,这里离凉城不远了,不如找地埋了,也算在任病逝,家人也有抚恤金。”
月儿询问夫人,徐姬同意,然后店主找风水先生张半仙来看穴相地,先生看完相了二个风水宝地,道:“一穴名为‘寿老金盆’葬在这家里后代有钱富贵,另一个穴名为‘白虎看日’此穴后代陪王伴驾留名青史,但是短处在于昙花一现,寿岁不长。夫人选择哪个?”
徐姬道:“人生固有一死,有钱不过酒色财气如猪一头,不如留名青史光宗耀祖。况,寿乃天定,修德避灾,自然要福有福要寿有寿。”话不在多,几句可见其乃贤母列女也!于是选择了白虎看日,然后是众人挖坑等事。
后来贾谊为汉文帝驾前第一谋臣,果然留名青史,但是遭奸臣妒嫉,才能不能尽情发挥,短寿三十三岁去世,英年早逝。
     次日一早,出殡,立墓,王二与店主招呼众人回店吃饭。月儿三人陪夫人在坟地里烧纸,哭罢往回走在林间。
有人想,你真能白乎,东汉蔡伦造纸,你这西汉就整出纸来了?
蔡伦是改进了造纸术,纸早就有了,经蔡伦改造后,更便宜质量更好,过去纸多用包装或他用。



接前段,本来一直写大汉天朝系列,可是因为又出现唐山老汉城魔窝事件,就暂停武侠,写唐山事件,已经完成二部,感兴趣的点开看看吧。 [e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4-12 19:3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