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9178|回复: 0

大汉天朝——冷月姑苏—— 第二十三回 冒充县令路遇少年

[复制链接]

401

主题

61

回帖

4702

积分

论坛元老

积分
4702
发表于 2024-2-5 13: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金天 于 2024-2-5 05:08 编辑

作者:珍惜


       第二十三回     冒充县令路遇少年


      这时,过来四位官差,望见众人,立即下马上前。
徐姬道:“赵良,怎样,官府可让我们回洛阳老家?”
赵良道:“回夫人,郡守大人说,死你也得上任,也得将限期坐满。”
徐姬一听哭道:“这可如何是好哎!这大人怎么如此强人所难。”
赵良道:“夫人,您是不是破费点,让上边满意了……。”
夫人道:“我何来钱哎,贾老爷乃布衣出身,何钱可送哎。”
赵良道:“夫人,那请上路吧!送到地我们好回去交差。”原来他们是护送官差。
另一个道:“夫人,实则是郡守大人怀疑你又不愿上任而找借口。上二任的老爷都是装病才转任他县,凉城这里盗匪匈奴横行,谁也不愿来。”
赵良道:“夫人,您还是上路吧!我们好回去交差。”
英雯皱眉道:“去,不用你们,我们自己去。”赵良众人高兴而去。
徐姬哭泣道:“天乎天乎,人家当官有福,我何以死不起活不起!难道我前世逼良为娼,或是赵高不成。”
甜甜道:“我看,咱们一走了之,爱咋办咋办。”
英雯道:“不可,当官随便离任不担无官家抚恤金,还得治罪坐牢。”
月儿怒道:“也罢,咱们走马上任,坐他几年县太爷。”
英雯道:“这冒充官员又是罪。”

徐姬哭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不如随夫君去了。”
甜甜道:“哎,别寻短见,二个孩子无爹又无娘,可不行。”想起自己身世不由落泪。
英雯道:“不可自尽,连想都不能,否则立即招来求代鬼,没到寿死了,变成孤魂野鬼,苦无尽头。”
月儿道:“我们不妨走马上任,混一天是一天。”
甜甜道:“谁来办公?”
月儿道:“我来,咱们搞出点事,让上边找个借口把咱们撤了,咱们借坡下驴,乐呵呵打道回府。”
英雯道:“怎么找事呢?贪污钱款?”
甜甜道:“不行不行,这会万人骂的,不如懒政。”
英雯道:“这个办法好。”
月儿道:“那岂不败坏贾生之名,人在地下尸骨未寒,我等汚其名节,何其罪也!”
甜甜道:“那就好好干,做出点政迹来。”
三人高兴道:“对对,做出点政迹。”
雯雯忽然道:“使不得,使不得!如果做出政迹,高升怎么办?”
甜甜道:“可不是吗,若升上郡守,被朝廷发现会杀头的。”
月儿道:“哎呀,还什么升迁郡守,咱们好比捡个鸡蛋,在争吵鸡生蛋蛋生鸡将来发大财,是盖宫殿还是买楼一样荒唐。”
     突然,旁边草丛里响起嗤嗤的笑声,那人憋不住大笑起来。

       众女惊喝道:“什么人?”
       慢慢坐起一位十三四岁的少年,但见其面如冠玉,朗目直鼻,非常潇洒和气。原来他正在草丛里睡觉,听几个女孩子莺声燕语在讨论如何冒充官员,不由大笑。
甜甜过去一把将其揪过来,道:“汝叫什么名字?为何藏在草里?可否是贼人?”
少年哎呦哎呦道:“姊姊轻点,姊姊轻点!”
“混帐,我是姊姊吗?”
“大哥大哥,大哥饶命,大哥饶命。”
月儿觉的其挺可爱,道:“汝是何人?为何藏在这里?”
少年拱手道:“兄台有所不知,小生姓王名叫天乐,意为天天乐呵之意,家里有百亩好田,二群牛羊,日子还算殷实,可是老娘因我是独子非常宠爱,老爹看我游手好闲,将我赶了出来,我现在无家可归,睡在野地。”
英雯冲其一吐舌头道:“噫!纨绔子弟,没出息!”
天乐上前道:“古人云,人伴贤良,鸟择良枝。不如几位大哥,可怜可怜我吧!收下我做个跟班的,没工钱也可以,给口饭吃就行。”
月儿望望他,觉的有些气质颇像哥哥韩星,她一直暗中寻找,可是毫无线索,如果哥哥活着,应该十七岁一个翩翩公子了,道:“好吧!汝要听话,要老实。”
天乐道:“谢谢大哥,谢谢大哥。”说着接过甜甜手里的筐,道:“夫人,刚才你之情况我也略知一二,不妨上任,慢慢见机而行,此为形势所迫非汝之错。”于是夫人同意了。众人回到店里。
王二给帮忙的伙计乡亲们赏钱,众人谈笑着纷纷离去。
夫人带儿女上车,众人奔凉县而去,     

     这里草原、丘陵、黄土、风沙。老树,驴马,啼鸦。
     百姓房屋破败,多是黄土泥墙而建。来到城门,见城墙修的可真高,都是砖石建立,可能为抵抗匈奴。门前一些守兵,王二上前交流几句,军兵行礼,众人进城。
但见,中轴宽大街道,二边店铺买卖旗帆招展,什么粮房,酒店,糖醋盐茶商坊,牛马车辆,男女老少人来人往。衣衫多是土旧,只有少些人穿绸缎彩衣。
行人纷纷闪开观看,都知道是新来的县太爷。
   这时,停了下来,原来街心一家二层酒家,牌子名为热坑头,是集饭店住宿一体的客栈。
   路中有二人正在互殴,旁边一些凶汉助威,一个三十多岁蓝衣大汉把另一汉子已打的直晃。
    车夫大声道:“闪开,闪开,新任县太爷到了。”可是竟然没人理他们。
月儿一看,哎呀,可见此地人有多凶,冲王二一使眼色,王二立即下马上前,见一个十五六岁的怀抱琵琶的少女,地上躺着一老者,少女伏其身上哭泣。
    王二低声询问观众,得知打人者为当地一霸,名叫罗平,人称坐地太岁,罗家为当地九霸之一。欲霸占一卖唱女杜娟,那卖艺的武把式赵守信,路见不平,救人不成反被打,赵守信不敢真打罗平,怕打死偿命才吃了亏。
   这时,月儿下马一声娇喝道:“住手!”
    罗平立即住手回头观看,并非是命令使其住手,而是这声娇呼太悦耳太好听了,婉若三月莺啼。
他晃悠过来,道:“妞,哪的?”
月儿道:“本官乃新任县令,汝当街行凶,犯了国法。”
所有人全部集中在其身上,见其平顶乌帽,银衫红袍,尽管是男装,但更显妩媚动人英姿飒爽。
众人简直傻了,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美女。不对,哪有女县令,天下竟然还有这么漂亮的少年公子。不对,男人,怎么胸前有对丰挺的大奶包。众人议论纷纷。
这是月儿最烦恼的,怎么女扮男装,自己这对丰胸是如何掩饰不住的。不但掩饰不住,反而更别有风韵。
众人正疑惑时,罗平突然跳起,一把抱住月儿道:“老子不要她了,要你了。”因为对比方才的凤凰成土鸡了。突然,他飞了,摔在远处滑的地上土沙一遛烟。
罗平一个鲤鱼翻花,蹦了起来,舞通白虎通拳,又欲冲上。
这时,上来一头戴破草帽的大汉,腋下夹把菜刀,上去就一刀,然后王二又认真的把菜刀夹好返回。
身后鲜血淋漓,罗平捂着耳朵杀猪般大叫狂奔而去!这是月儿与当年韩信经常对王二劝善的作用,不然以其从前的狂劲与脾气,一刀就劈了。
天乐来到歌女杜娟近前,弯腰观看老人,原来被打昏,他伸指点了几下,他还会点穴解穴的功夫,老人醒来,歌女高兴呼爹并对天乐感谢。
    众人散开,然后,车夫喝着“驾……驾……驾……哦哦哦……”车拐向东,十字大街东边是县衙,众人进入。
    官府确实是官府,非常宽大豪华,还有花园,此时花开正艳。
月儿欣赏一番,然后四处闲看,天乐站在一旁看着,月儿伸玉指替其整整领子道:“汝为何叫天乐?”
“因为我天天寻找乐子。”
“嗯,跟了我保证让你天天有乐子。(天乐高兴)不听话还得打屁股。(天乐愁苦表情)”
       说着转到他处,见各处许多高大木房子,然后来到大堂之上,天乐坐在椅子上,道:“看我,像不像县太爷?”说着啪一拍惊堂木。
月儿掩樱唇噗笑了道:“别说,真挺像!如果我若蒙不过去,就用你上阵听见没有。”
“那可是要杀头的!”
“怕吗?若怕了,快走。”
“我愿与仁兄同生死共患难。”
“好,有点大丈夫风度。”
月儿道:“我叫王月。”
“原来你我同宗,好。仁兄,咱们如此之穷不如趁此机会多捞些钱财,如何?”
月儿登时沉脸道:“混帐,不成人子的东西,身为父母官,当如父母视民如子,搜刮民脂民膏将来冥府下油汤。五月披裘不拾遗金,为何?气节也!”
傅母奶娘吕氏天天为其讲做人治国之道。不管男人女人都要德才兼备。
所以后来不知哪些糟货搞出来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的邪说,真害人哪。无才母亲如何教育子女?正统圣贤书中从来没这么说,圣贤讲有教无类,谁都得教育。女子无才便是德,都是魔乱人间的恶鬼搞出来的邪说。
子曰,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朝闻道,夕死可也。意思是,以天理大道为标准,胸怀仁义,用艺术表达仁义道德。早晨闻听了圣人的真理大道,晚上死都不怕了。所以君子必须德才兼备。
天乐立即拱手道:“多谢仁兄教诲,我方才是试探仁兄而已,没想到仁兄如此高德,诚慌诚恐。”
     这时,刀笔先生进来,但见其四十左右,二撇小胡子,上前道:“请问,哪位是县令大人?”
月儿道:“是我,何事,尽言?”对方眼现惊讶一闪而过,可见其乃老江湖,不露声色的递上竹简,道:“这是百八十户善款之数。”
月儿接过望望道:“每户五百钱。这么多?真的都可落到百姓手里?”
刀笔笑道:“大人,应该知道规矩。”
月儿立即明白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刀笔转身而去。
     这时,狱守进来道:“大人,饿死犯人一名,请大人定夺。”
月儿道:“为何饿死?为何不给饱饭吃?”
“犯人若给饱饭,都会来作奸犯科。”
“混帐,圣人以教化仁义为重,严刑峻法为次。不施仁义一味的残暴只能让人更恶,立即给所有人吃饱。”
“是,大人。”狱守转身而去。
月儿道:“击鼓,把所有人叫来。”立即鼓声响起。
    片刻后,所有衙伇全部到齐,师爷刀笔先生天乐站立身后,许多人差点乐了,这县太爷太漂亮点了吧!
月儿一拍惊堂木,道:“本官初来上任,还得请各位同僚齐心协力,造福一方。”
众人一齐道:“遵大人吩咐。”
月儿刚刚准备退堂,哪知外边击鼓之声。立即道:“何人击鼓?带上来。”
片刻后,来一四十多岁的胖子,上前跪拜,月儿道:“汝,有何冤情,如实道来?”
胖子道:“回大人,我家主人罗平罗少爷,被歹人当街砍掉耳朵,请大人捉拿凶犯。”
月儿啪一拍惊堂木道:“大胆,罗平当众行凶,不思悔改,还敢来诬告,来人,给我打二十板子。”立即上来捕快拉胖子去打,胖子杀猪般大叫。
师爷咳了几声,月儿转头望望他,知道有事道:“退堂。”众人下去。
月儿来到后厅,师爷跟上,道:“大人,在下有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月儿道:“说。”
“大人,本地有七爷九霸,十大寨,不可得罪,否则有性命之忧。”
“请先生讲讲厉害?何为七爷九霸十大寨。?”
“本地有罗虎罗二太爷,赵宝刚赵六太爷,胡良胡三太爷,孙寿孙五太爷,纪二太爷,周四太爷,邱九太爷,吴三太爷,还有朱七太爷,都是不能得罪的主……。”
    这时,月儿拿起狱册,望望道:“走,去看看。”


接前段,本来一直写大汉天朝系列,可是因为又出现唐山老汉城魔窝事件,就暂停武侠,写唐山事件,已经完成二部,感兴趣的点开看看吧。 [e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4-12 20:2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