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0242|回复: 0

大汉天朝——冷月姑苏——第二十四回 释放忠良刀劈九霸

[复制链接]

401

主题

61

回帖

4702

积分

论坛元老

积分
4702
发表于 2024-2-9 13:01: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珍惜

     第二十四回      释放忠良刀劈九霸


       县大牢用大条石头建成,里边臭气难闻,月儿立即皱眉,说实在的,她从来没来过这地方,竟然有二十多个犯人。
月儿道:“为何犯事?”
对曰:“家穷为盗。”连问数人都如此。
    这时,来到一个矮子的近前,此人没戴枷锁,长的又粗又壮。
月儿道:“何罪?”
“行侠仗义,杀了恶霸罗三,被狗官定成死罪。”
师爷立即道:“嘟,好你个死囚,还不思悔改。”
那汉子呸了一声道:“若不是为了老母,我把尔等统统杀光。”
月儿道:“老母?”
“对,狗官们竟然威胁,不坐牢就要杀我母与亲人。”
师爷道:“别听他胡言,此囚乃江湖大恶,人称流星神枪东郭良,专门干杀人越货的勾当。”
东郭良大怒道:“放你娘个狗屁,苍天在上,我若乱杀无辜不得善终,汝可敢发誓?”
师爷道:“你你你!”张口结舌。
月儿立明白,道:“我若替汝申冤,可否?”
东郭良冷笑道:“大人敢得罪罗家?”
月儿道:“来人,打开,将他放了。”
师爷大惊道:“使不得啊,使不得!若放他出去,必破更多良善人家。”
东郭良道:“你们这些狗东西将来个个不得善终,老子从来护良民。”
月儿道:“放了。”立即狱卒打开,东郭良并没有走,而是道:“谢大人开恩,可因我连累大人,良过意不去。”
“本官不怕,本官认为汝乃栋梁之材,岂可冤死。”
“谢大人。”东郭良出狱而去。其他人都喊冤。
月儿道:“汝等说说怎么样才能不穷?”
一犯人道:“过去赵国之时,此地与胡人通商互市,双方百姓各有余利,今天禁市。强人走私,百姓束缚,禁君子不禁小人。”
月儿道:“我若将尔等放了,可还会为盗?”
“我等一定重新做人。”
月儿将所有人全都放了,然后,从牢中出来。
天乐看在眼里佩服,道:“仁兄真乃贤人也!”月儿笑笑。
     回到院后内房,众人谈笑着。

     罗二太爷家牛马成群深宅大院,妻妾歌姬成群。
今晚来了几个重要客人,匈奴国师肃慎子的二弟子飞犊特,白山派高手耶律彪,还有匈奴太子稽粥,冒顿死后接位号老上单于。他们正在密谋一件大事。关系代国的命运,甚至是大汉的命运。
老上虽年少,却非常气派,很有其父冒顿之勇猛。
他喝口香茶笑道:“如今汉主刘邦已死,惠帝懦弱无能,吕氏专权,诛压刘氏诸王,人心背离,正是我们进攻中原的大好时机。”
罗二立即道:“在下全力孝忠我王殿下。”然后开始秘谋。

     次日,饭毕,月儿众人骑马巡视农村,见凉城里边房屋还行,不管豪华不豪华像个样子,城外各村破烂不堪,许多人家甚至住在山沟窑洞里。幸好多养鸡鸭牛羊还可活命。
     月儿回去后,做出个大胆的举动,命人将府中所有多余的房子全扒了,拆下的砖石木材全部散给穷家。
百姓们争相传颂,这位贾太爷是清官。
下午,月儿巡视军兵,兵者国之大事,必须强兵,才能保护百姓。见三百多人,吊儿郎当,非常散乱。
月儿命敲钟站队,众武士们嘻嘻哈哈,都在交头接耳谈论县太爷是女子。
月儿沉脸将其首领石大头,叫出来道:“你不服,是吧?!”
石抱膀嘻皮笑脸道:“上阵得靠拳头,不是靠脸蛋!”众人大笑。
月儿背手道:“言之有理,来,你若三招之内将我放倒,我拜你为师。”天乐有些替其耽心。
“大人,可是你说的。”说着上去一掌。
唰月儿不见了,转其身后,哐一炮脚,踢的飞滑出老远,众人大笑。也吃惊不小,石大头乃恒山派弟子,在恒山苦练十五年,在人家面前没走过一个照面就趴下了。
月儿道:“起来,再来。”
石大头噌的一个鲤鱼翻花蹦起,啪啪啪,先练了一气,然后冲上一个大飞脚。突然月儿以更快速度,斜踹其腿内侧,噗嗵又飞滑出老远,刮的土面子一遛烟。众人大笑。
月儿道:“再来。”
石大头唿腾空旋起,一脚当头砸下,那大粗木头都可一下砸断。月儿双手玉腕交叉向上一举,嘭顶住其腿,然后又一脚踹出,噗嗵又摔滑出老远。
月儿道:“服不服?”
石大头爬起来道:“服了大人。”然后归队。
月儿又将几个带头起刺的头头叫出来比试,都是一脚就趴下。
然后道:“还谁不服?”众人都站好,肃然起敬。
月儿道:“再不服从军纪,打三十军棍。随我上马。”
然后众人飞身上马,轰轰的来回的骑射。月儿箭不虚发,众人惊讶,这母太爷太淘气了,天哪!又可绣花又可上阵冲锋。

   月儿从教军场回来见材料还是太少,于是宣布后日县太爷过生日。结果当晚便有人前来送礼,月儿则都收下。
    天乐找个适当机会,劝诫道:“仁兄,这个受贿若让上边查到,要严惩的。”
月儿沉脸道:“汝个娃娃懂个甚么,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统统收下。”其实她也不比人家大多少,她比天乐大三岁。
天乐道:“遵命。”
结果三天,收了十万钱礼物,民间正议论纷纷母太爷到底是清官还是贪官时,一件意外发生了。

      这天早晨,城门口突然贴出告示,每个老爷为贫民捐款若干,都例出数来,都是富户送礼之钱。百姓们更是津津乐道,这位贾太爷不但是清官,而且聪明的不得了。
至于怎么来个母太爷?议论纷纷,有人猜可能是走后门上来的;有人猜是郡守的亲戚;有人猜是个二窜子双性人;有人猜是因凉城没人愿来,郡守大人睡觉睡毛了随便摸个丫鬟就让走马上任了。
反正太奇怪了,可是吓着他们的还在后边呢。
    天乐面见月儿道:“我前时误会姊姊……不不不,我前时误会仁兄,仁兄之仁之智,让小弟敬佩不已。”
月儿笑道:“非常之事,要非常处理,物,非脏也。他邪来,吾正用,合理用之既可。”
“受教了!”
月儿道:“哎,贤弟,汝离家多日,父母可惦记你,作人要孝道,不可让父母操心。”
天乐道:“昨晚已对家母修书一封,说我走正道矣,进入官府与奇才仁兄学治世之理。我娘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好好好,看样孺子可教也!”
       二人正说话之时,扫地工三十多岁的郭顺子进来悄悄,道:“大人,不好了,罗家连系一些大户,联名上告大人受贿贪财,私放凶犯,毁拆官府。听说郡守大人要派人来查。”
天乐道:“是哪些恶徙所为?”
顺子低声道:“前时被开除的师爷与捕快衙伇们都参与了。”

     话说,雁门郡守张进正在办公,突然接到告发书,一看,原来是上告贾生的。郡守笑了,心想:看看,看看,多亏没上当!前时贾妻还声称丈夫病死。如今上任后,竟然做出这些勾当。吾当时还有些相信他真死了,没想到人心之奸诈到如此之甚也。
      立即派人来查,官员们刚入城里,一群百姓跪拜在马上,道:“吾等听说有人诬告贾太爷,大人上任数日,既为百姓办正事,将官府多余房屋拆掉为百姓建房遮风挡雨,向富人收礼来肥贫民之家。拆官为民,取富济民,申冤除害,此清官也,天理昭昭,天理昭昭。”并上书札,官员又访问一番,回去如实上报。郡守挺高兴,下书嘉赞一番。
   月儿们正兴奋的等着被处罚搁职,然后好回家,没想到反而受奖。
立即上书,声称:下官,人品欠缺,确实扒官府贪污受贿,私放犯人,上负朝廷下负百姓,加上重病缠身,请大人尽快查办搁职,然后乞骸骨回转家乡。
郡守看完竹简,哈哈大笑,道:“跟我耍阴谋诡计,你还嫩了点,想跑,没门!”
      因为这些年每任凉城县令都是这套话,声称自己有病,拼命挖关系走后门要求调到他处。谁也不愿在边境上当县令,随时可能没命老婆孩子被匈奴抓去。当然有势力背景的县令,郡守也得给面子调走,调到内地安全地区,可是贾生家贫毫无势力,正好把他死活按在这里顶缸。
所以不管他是否贪官,都不许调走,如果确实是贪官,正好匈奴来抢劫一刀给劈了,不来就让其在那混事。所以依然回书赞扬一番。
徐姬看到札书又大哭,道:“吾等小妇人,何时脱困矣!”
月儿道:“无他!既然上边不管,咱们就尽情的逍遥吧。”
      次日,月儿把所有捕快官人全给开除,只留下老实忠厚的扫地差郭大顺。好嘛,满县衙没一个官差。
顺子道:“大人,都赶走了,谁来捕盗抓贼?”
月儿道:“我!”
“谁来,出差办事?”
“我。”
“谁来,下村跑腿?”
“我。”
“大人何必如此辛劳?”
“为民省钱。”
“小的佩服。”
“以德教化,人人自律,何以为盗。”

       杨树屯罗家大院,一间密室里,几条大汉,其中有猛虎堂的二当家,白额虎史金柱,二个杀手孙五羊二。
只剩下一个耳朵的罗平扭曲着脸道:“几位兄弟,你一定替兄弟报仇,现在县衙里一个官差没有,将那男不男女不女的贾县令,给我杀了。”
史金柱道:“放心平老弟,保证今晚拿下他们的脑袋。”众凶哈哈大笑。
然后罗平道:“走,玩那娘们去。”原来歌女杜娟与卖艺人赵守信又被他们秘密抓住。

      晚上,整个县衙没一个护卫,此时月黑风高,天乐与月儿正在读书,英雯甜甜正在练功。
天乐打着哈气,道:“行了,别读了,烦死了!人家不爱读书,我在家就天天读书,好容易出来快活快活,姊姊又逼我读书。”
月儿用戒尺敲其头一下,道:“混帐,人不学礼仪学问与猪狗无别。”
“人家累嘛!”
“你说,你干嘛不累?!”
         天乐嘻笑道:“人家看你就不累,人家就爱看你。”
“你看我干嘛?小坏蛋!”又给其头上一戒尺。
天乐道:“姊姊,你让我从此叫你姊姊好不好?”
月儿嗔道:“好色之徙耳!快读圣贤书。再把吾当女子而想入非非,再不接受礼仪教化,明日把汝赶走。”
天乐立即道:“别的,听话听话!保证听话,千万别赶走我。”
“嗯,这还行。”
      正在这时,噌噌跳进院中二道黑人影。
突然,啊啊二声大叫,倒在地上翻滚,旁边站着一位手持长矛者,正是东郭良。
这时,夹着菜刀的王二神秘的出现,东郭良嗖嗖数道矛影,噹噹噹……激烈金属撞击声与四溅的火花,二人腾空而起翻跳一旁哈哈大笑。
王二上前,道:“仁兄,好枪法,汝出手省的我动刀了。”
东郭良道:“我早知罗贼一定会来加害大人,所以我们一直悄悄盯着。”
      这时,月儿与天乐从室内跳出来,道:“什么人?”
王二道:“大人,东郭兄抓住二个刺客。”说着将二人绑起来,道:“多肥的猪,爷爷好久没开刀了。”王二祖辈是屠夫。
月儿立即道:“多谢壮士搭救之恩。”
东郭良立即跪拜道:“岂敢岂敢,大人乃我再生父母。”
       王二将二人带入密室之中,阴阳怪气道:“我知道你们俩,是绝对不肯说的,你们都是英雄好汉。好久没杀猪,拿你俩试试刀。”说着举起大片菜刀,在布上来回杠着。
   孙五不语,羊二吓的立即道:“饶命饶命,我说我说。是罗平罗少爷让我们来刺杀大人。”
王二笑道:“好,我放你回去,我就说这是他说的,不是你说的。说吧还有什么事?”孙五怒目而视。
羊二道:“好,反正也是死,我就全说了。罗二太爷勾结匈奴国,打算最近要里应外合,拿下凉城、云中、雁门,攻破代地,然后南攻中原。”
王二吓了一大跳,道:“此话当真?”
“若有半句虚假,取我项上人头。”原来罗二太爷秘谈时,羊二全给听去了,他被放了出去,孙五留下砍了。
    月儿得到了如此重大军事情报,内心痛苦挣扎着,现在汉廷刘氏是自己灭族仇人。匈奴打汉廷正是为自己报仇雪恨。如果北方开仗,或许自己掌握的越人势力,可从南方夹击,一举灭了汉廷。可是匈奴所过烧杀掠夺奸妇抢劫,无恶不作。自己已家破人亡,又得害多少人家破人亡。
   黑暗中,东郭良正在将自己能打的兄弟全集合起来。

   月儿望着烛光,呆呆的坐着,泪水不自主的流着,她又想起奶娘夫妇的惨死,登时浑身颤抖,于是下狠心不管,可是转念一想,这一城的百姓全完了。内心反复挣扎着。
天乐一直静静的欣赏着她,发现其表情复杂的变化,知道有事,轻轻握其手,道:“姊姊,姊姊!”这是他第一次握其小手,又软又滑。
月儿突然又回过神,擦擦泪,怒道:“好色之徙耳!快快读圣贤之书。”
天乐吓的立即道:“是,遵命,姊姊大人。”
    天乐读累了,终于趴在桌子睡着了。醒来时自己身上多件衣,是月儿为其披上的,还留有月儿的体香。
       月儿足足的坐了一夜,她终于想通了,自己父王韩信打天下都是为万民造福为天下太平,所以没听蒯彻的意见反汉自立。今天尽管吕后狠毒,可是朝中因为有许多正直的大臣,朝政还是不错的,非常的利民,如果吕后搞的整个天下像赵高胡亥那样腐败,自己发动战争是正义的。比如今天谁若发动战争起义推翻中共,绝对是正义的。
     现在匈奴来攻打并非为正义,纯粹为抢劫财物奸污妇女。这是绝对不行的,每次匈奴寇边都有成千上万的良家妇女被糟蹋,每个女孩子贞洁都是独一无二的。月儿怎么能允许。
对于勾结外族的汉奸,如同李大钊毛泽东周恩来这些要把中国变成苏联的汉奸卖国贼们都应该杀光。当年蒋经国被骗去苏联,落在人家手里,蒋介石为自己儿子蒋经国一命,而不敢彻底消灭中共这些苏俄的走狗,害惨今天中国人,大面积青少年被活摘器官。十足的魔教。

      天乐起来时,月儿不见了,原来她与甜甜带数十人,奔杨树屯而来。
天亮时,唿啦啦一群人,来到大门前,钻天燕孔宝,宝刀客李林胜,噌跳入院内打开大门,众人冲了进去,罗二太爷见头前一个戴着破草帽夹把菜刀的人率先进来,上前喝问道:“尔等是何人?!”
王二冲上一把将其揪住,大喝道:“大胆贼子,竟敢抢劫良家妇女!”咔嚓一刀劈了。
     除了妇女儿童外,其他的人一刀一个,护院武士与众人混战。月儿双钩晃出,一钩一个,格杀勿论。又冲入二道院,突然冲出一伙功夫极高的人,双方混战一处,月儿知道可能是匈奴一等武士。
      与此同时最后院也喊杀连连,那是东郭良等英雄从后门杀入,这些人登时惊慌气馁,边战边逃,终于全部被砍倒。
     这时,天乐带伙人冲来,其中竟然有恒山半剑罗晋。原来徐姬怕人手不够,又临时让天乐去招些人手,也不知这些人从哪来的。罗晋身边还有非常英俊的剑客,他介绍道:“这位是姚木子姚大侠。”他正是李左车之子李遥,他为何来到这里?当然有他的目地。
彭甜甜不知为何对其非常有好感,拱手道:“姚大侠幸会幸会!”
李遥道:“幸会幸会。”
罗晋见到月儿有些尴尬,拱手道:“小姐,没想到在这见面!”
     月儿道:“多谢罗大侠出手相助,不过您认错人了,吾乃县令贾生也!”
罗晋笑道:“对对对,误会误会。”心想,这个小姑娘真能混,混成县太爷了。月儿也向李遥微笑示意,李遥非常满意,美人不必过多表示,千金难买的一笑足矣。
      这时,王二提菜刀过来道:“大人,胡人全跑了。”众人冲向后院搜查,但见东郭良带来的高手们死伤惨重,原来飞犊特耶律彪护卫稽粥老上杀条血路跑了。
月儿道:“快,追!绝不能让其跑了。”
     众人从后院追出,十多里也不见人影。
     这时,南方远处烟尘大起,片刻间,过来大队的汉廷骑兵,得有二三千人,为首者为张武、宋昌,这些人四处游荡示威,只有十几骑过来。
天乐跑过前,拱手道:“各位辛苦辛苦!这里来了匈奴重要人物,请官爷们全力搜索。”众人也拱手示意。然后只留下二百人,其他骑兵各地冲来冲去的寻找。百姓吓的家家闭户,以为匈奴又打来了。
     月儿把羊二找来,询问,得知七爷九霸都被匈奴收买了,立即带人挨家去搜,东郭良与王二咔嚓咔嚓一顿大砍,除了妇女儿童,其他全给砍了。
匈奴太子老上可吓坏了,终于半夜时,才从深山里钻出来,向岱海而去,找到接应人马逃回匈奴。

接前段,本来一直写大汉天朝系列,可是因为又出现唐山老汉城魔窝事件,就暂停武侠,写唐山事件,已经完成二部,感兴趣的点开看看吧。 [e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4-12 19:4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