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7954|回复: 0

大汉天朝——冷月姑苏——第二十六回 富民互市黑状凶险

[复制链接]

409

主题

63

回帖

4798

积分

论坛元老

积分
4798
发表于 2024-2-17 13:59: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珍惜


            第二十六回    富民互市黑状凶险


     飞犊特被养了多日,缓了过来,心想:完了,这下坏了,自己死定了。别看给自己好吃好喝,分明是养肥了再挨刀。
   他正害怕时,突然铁门大开,一个头戴乌帽身披红袍的美人进来。
“仁兄吃的可好?”
飞犊特冷冷的道:“少来这套,要杀要剐尽快,大爷不怕。”
月儿道:“呦呦呦,瞧瞧,瞧瞧,多给肃慎子丢脸。好,拉出去剐了。”
“是。”立即上来几条大汉。
“你可知道我师父是谁?”
“不就是肃慎子那老道吗?”
“知道还敢动我!”
“动汝又如何。杀!”众人揪其欲走,飞犊特吓的汗冒了出来。
月儿拿出丝帕为其沾着汗,笑道:“你怕了,我知道你怕了,有谁不想活着呢!其实你还可不死。”
“如何不死?”
“你我做笔交易,怎么样?”
“什么交易?”
“发财的交易。”
“发财?”他有些茫然。
月儿道:“对,你们匈奴来抢劫寇边,无非是身处苦寒之地,物源缺少。如果你我暗中互市,岂不是化干戈为玉帛。”
飞犊特眼一亮,面露喜色道:“此话当真?”
月儿道:“那是当然,你今天如此给汝师丢脸,回去后也一定是灰头土脸,在师兄弟间难以抬头,如果你拿回一笔大买卖,岂不是大功一件。”
“成交。”他回答的非常果断。
月儿道:“这就对了,你我打来打去,实在无趣,不如你我做个朋友,暗中做些买卖,赚大钱,你好我也好,这才是真好。”
飞犊特大笑道:“好,你这朋友我交定了。”
月儿道:“拿酒来。”
手下端上,二人举杯而饮,然后商谈。
月儿道:“把你们上等貂皮狐裘香料珠宝运来,我方出锅碗瓢盆衣食住行之物,我们双方秘密对换。”
“好。”
“十日后,我们诸闻泽(岱海)边上见。”
“一言为定。”
月儿为表诚意,赏其些币帛,飞犊特欢喜的上马离去。
数日后,派人传来消息,准时成交。
   第十天,一早,二十车货物上路。

岱海,为凉城近前最大的湖泊,北魏王朝都诞生在此。
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波光粼粼,水草荡荡,鱼鸟成群,月儿带伙人伪装成来打猎。到地方后,建立帐篷。
不久,东郭良道:“大人,来了。”
月儿出来,见远方数百人,上百辆大车,全是皮货人参等等稀有物。
飞犊特到来,道:“好,吴钩残月,果然守信!”原来他终于知道对方的大名。双方问侯,然后摆在地上验货,完事后进帐内喝酒吃肉,说说笑笑的讨价还价。
月儿道:“上等貂皮十五件换一口大锅,四件换一个小锅,普通一百五十件换一口大锅,十五件换一口小锅。普通皮子十五件狐皮换一条锯子……如何?”锯子割木头,锅子做饭,均生活必需品。
飞犊特道:“我方太亏了!”
顺子与其讨价还价,双方最后敲定,十件上等貂皮换一口大锅,普通的百件换一口。交易完毕举杯庆祝,然后各自回家。
从此,几乎天天私下互市,很快民间成风,官与民皆私自交易。
那貂皮大衣,帽子、披风,哪个大户夫人小姐都得有几件才能不掉价。那一件值数百钱甚至上千上万。都是暴利的行业。
三个月后,那九寨强盗全消失不见了,原来都不当强盗,全都散伙走货发财去了。从官员到百姓都发了大财。连其他县的盗匪也大多散伙了,都嗅到钱的味道来走货了。此地大胆的在边境上开了条口子,都云集此地。
凉城街上热闹起来,人口多了一倍,渐渐的穿绸挂缎的大佬们多了起来,各种买卖兴隆。

      话说,代王刘恒之母薄姬,为人非常不错,非常贤德,亲自带头耕织,体恤百姓,不然文帝刘恒怎能那么好,与其品德教育有直接关系。真是一个好女人关系三代人,一个好女人孕育一个王朝。
      可是,民间与官库都积压许多棉布麻布,人家江淮江南更是织布之重地,人家多是绸缎彩锦,北方这些贱东西人家不愿要,既使价格便宜都没人愿要。远了路费不值,近了不出钱。
可是近几个月,全部以翻倍的价钱出售,库底都空了,都被商家拿去与匈奴人对换了。匈奴人什么都缺,好像任何东西都可对换。百姓有钱后,购买力也大大提高,直接拉动整个代地的经济。薄姬稀里糊涂还不知怎么回事呢。
     大年临近,北方大雪纷飞,家家户户兴高采烈,因为都有钱了,锥牛杀猪宰羊,吃肉喝酒载歌载舞祭祖拜神娶媳妇。
     古人传统有神论社会,知足常乐,为享受生活而活,今天科学变态时代为创造而活为工作而活,所以物质越多越累。古人有间小土房养些鸡猪,孩子老婆热坑头就足矣,然后就是享受,杀只鸡朋友喝上唠半宿,琴棋书画注重信仰修仙道德上的升华。
今天科学变态时代,都为创造创造拼命的创造,人人在忙,不知为何活着,累的要死,物质越多反而越不快乐。
     县衙后院,某室大厅里,黄澄澄的金子,比原来多了十倍不止。众人聚集。
月儿道:“今天咱们分红。”李遥、王二、罗晋、赵守信、东郭良、顺子等等,每个人分了百金。众人乐坏了,汉代十金就是一户中产家庭之总和,百金就是大富翁了。要不今天都爱走私,暴利的行业。
其他人按等级分赏,连看门的都给一金。当然月儿对姐妹还赏更丰,徐姬五百金,雯雯,甜甜与自己各五百金。
连天乐都分得百金,月儿对其道:“这下回家吧!项羽说富贵不回乡,如锦衣夜行。让你回家多呆些天,怎么几天就回来了?!爹妈放心吗?”二人欢笑。
天乐道:“我不要金子。”
月儿道:“金子你都不要?傻了!这些可取一百个老婆,一辈子花不完。”
“我不要。”
“那汝要什么?”
“我要姊姊,我要把姊姊娶回家。”
月儿沉脸道,天乐立即与其一齐说:“酒色之徙耳,快去读圣贤书。”然后吐舌头而去。

     众人得钱后,各自往家运,因为家嘛是最好的。雯雯甜甜赶回江南,把自己手下人脉都拉来,建立从北到南的商栈,把南方丝绸女工刺绣,运来对换珠宝。
王猛因不放心妹妹,也从姑苏赶来。
五个徙儿伏芦、赵姬、水姬、荀姬、杨姬见师父给送回金子,也千里迢迢赶来,跟在师父身边。   
     月儿当然也把自己壮族与山越人的势力拉来,都悄悄参与走货。用今天的话就是走私。
匈奴那边更穷,更多人过来互市,只要能换的都换,几张不值钱的好羊皮就可换回一块布给孩子老婆做内衣内裤。所以凉城近前千里内无人再打仗,都骑着马赶着骆驼像丝绸之路上的驼队一样运货经商交换。
      次年,月儿与飞犊特不搞小买卖,而是交换更贵重的物品,西域各国的宝石香料药材等等。人家匈奴值钱的东西,当然对换也得值钱,是江南上等针织女工,用今天的话讲都是高级服装、化妆品、美酒、茶叶、瓷器等等。匈奴各族的王者妇人都爱美爱享受,最喜欢汉货,哪个姑娘穿件丝绸,穿件江南制造的半透明的纱衣精品内衣,那简直把别的姑娘小姐谗的够呛,必须也得想办法来几件才心甘气顺。
     于是,除了诸侯外月儿与飞犊特,成为天下最富有的人。
    转眼三年过去了,再有几个月,此任县令期限到了。

     大汉高皇后元年(甲寅,公元前一八七年)
      冬,太后议欲立诸吕为王,问右丞相王陵。
陵曰:“高帝刑白马盟曰:‘非刘氏而王,天下共击之。’今王吕氏,非约也。”
吕后登时沉脸不高兴了,三角眼闪着寒光,问左丞相陈平、太尉周勃,道:“你们说吕家诸子封王行不行?”
那陈平满肚子诡主意,二人对曰:“高帝定天下,子弟封王。今太后称制,诸吕封王,无所不可。”
吕太后大喜,罢朝。

      春,正月里,北方依然是寒冬。
这天,月儿“夫妇”去民间巡视,慰问乡民,因为她冒充贾太爷嘛。天乐陪在一旁,如今他已经十七岁,完全出落成为一风度翩翩的大家公子。说实在的,月儿心里越来越喜欢他,因为个特别的原因,天乐有股父亲韩信的影子。造成她见其就非常亲切。
而天乐更是每回家数日既跑来。
    他们骑马四处各乡里闲转,可不像共匪的官,先安排好人,再吹捧为了上镜头。
许多百姓对月儿跪拜叩头,那可是发自内心的,因为已经三年免税。家家盖新房,人口翻了数倍。凉城外也新房多多买卖兴隆,广告牌子旗帆招展,一直兴隆达数百年之久,这里是后来丝绸之路的起点。
    走到哪里,都有百姓给叩头,甚至痛哭,呼着万岁。
天乐道:“姊姊为刘氏争得无上荣耀,当赏。”
月儿闻言立即冷冷的道:“我可不敢谈个赏字,功盖天下的韩信之赏,我可怕了。我并非为了什么刘氏国家,我都是为了百姓。看!数年里,边境一片太平,百姓安居乐业。”
天乐仰天叹息道:“韩信之冤,千古遗恨。”月儿登时泪水下来。天乐立即递上丝帕,月儿竟然接过,粘粘然后还给他,天乐非常高兴,这在过去是绝不可能的。
原来月儿非常喜欢李遥,可是发现甜甜简直没有他有死去的驾势,二人已经谈婚论嫁,只好放弃了。

     正在这时,东郭良惊慌快马过来,下马跪拜道:“启禀大人,大事不好。有人告发大人冒充朝廷命官,通敌卖国。”
月儿淡然的道:“新上任的雁门郡守卫匡,不打点好了吗?”
“回大人,这次直接是王太后派人来查。”月儿登时颜色更变,知道这下坏了。
   原来树大招风。月儿这真太爷名头越来越大。三年就使凉城最穷的县,变成最富之地,而且全民免税,还上交税款居代国之首。使薄昭小妾的弟弟,小舅子曲阳县令阮通,非常妒嫉。
薄姬经常听到贾太爷之大名,出现在其眼中次数频率越来越多,多到熟悉的程度。把其他县都比下去了,这下有人就妒嫉眼红了,阮通联合一些官员纷纷上告。薄姬多次都是派郡守去查,每次查完不但没事,反而更证明其清廉之功迹。
     这次,有人直接告发到薄姬那里,例出数条大罪:私通匈奴,互市交易,结党营私,图谋不轨。
    把薄姬吓的汗毛直立,难道自己国内真的出大事了?说小来小去的功迹,可以理解,凉城县令这么大的功迹,她开始怀疑起来。如果是假的,欺上瞒下到如此地步,那还了得。
     薄姬叫来弟弟薄昭,道:“这个贾大人,贾县太爷,贾贾贾……贾太爷,呸!假大人,假太爷。嘛!一听这个名就有问题。你亲自去凉城给我查查,看看到底怎么样,过些日子我亲自去看看,如果是假政迹,这些年所有吹捧他的官员统统的杀。”
    于是,国舅薄昭带人来了,他挺尖,自己便衣穿普通人衣着四处闲看询问。所论全是真太爷太好了,他故意说几句难听的,差点有人要揍他。
       另外一伙特使官差直接去县衙查帐,查这查那。打开府库见非金既银绫罗绸缎全是值钱的东西。进家见娇妻成群,三十名歌姬美女如花似玉,简直堪比皇宫。
那郎官大喝道:“好个酒色贪官,搜刮民脂民膏,事可忍孰不可忍。把美女全部带走送入王宫。”
      这边给抄家了月儿还不知道,三人说说笑笑往回走,这一幕被一人看见,吓了一跳。正是薄昭,因为他看见天乐竟然与个美人并马而行,而且是绝色美女,人间极品,不但肌肤似雪,而且气质高雅,一看就是大家闺秀。
最让他不解的是,此女外边貂皮披风,里边竟然穿着县太爷的官服,他碰碰旁边一人道:“请问兄台,那位穿官服的女子是谁?”
“那就是我们县太爷啊!”
“什么?”他又拍拍另外一个老人,他认为方才那年青人嘴巴没毛办事不牢,纯是胡扯戏耍自己,问:“老伯,那穿官服的女子是何许人也?!”
老头道:“那就是我们的大老爷,真太爷。”
“甄……甄太爷?他不是贾太爷吗?”
“哎呀,看样你就是外地人,我们县太爷连郡守都得给下跪,所以贾太爷变成真太爷了。”薄昭一听什么乱七八糟的,可能老头患有老年痴呆症。又询问些人,结果都一样,此人就是县太爷。
薄昭大吃一惊,差点蹦起来,心想:天!一个假县令,竟然如此胆大包天,招摇过市,自己姐弟竟然高坐庙堂而不知!多亏姐姐多个心眼,让自己来看看,不然出大事了。
过去早闻这个贾太爷,没想到有这么大的事,自己竟然不知,他一直悄悄跟着盯看。
    最让薄昭惊讶的是,天乐竟然与那女子假太爷,似乎非常的亲近,更是不得了。



接前段,本来一直写大汉天朝系列,可是因为又出现唐山老汉城魔窝事件,就暂停武侠,写唐山事件,已经完成二部,感兴趣的点开看看吧。 [e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4-25 07:1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