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9739|回复: 0

共产邪教——梅姨……蝙蝠女魔——第七回 善化母女之恨

[复制链接]

430

主题

75

回帖

5080

积分

论坛元老

积分
5080
发表于 2024-3-31 07:58: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珍惜


       第七回       善化母女之恨



         晓晓发觉自己身上的肉越来越多,好像每天能增半斤,她故意多吃饭,她知道自己绝不能死,她要报仇,一定要替儿子报仇,杀掉梅姨。
这必须得有超强的体力,这里的伙食也好肉蛋奶青菜,她每天吃个干净。然后在地上练拳脚,结果一次踢在墙上咔的一声,疼的她直冒冷汗。她知道断骨没长好,再也不敢做巨烈运动。
   她此时也不感觉寂寞了,因为墙上镶嵌式屏幕,每天播放新唐人新闻节目,她更加了解共产党的罪恶。时常看着看着用遥控器关掉电视,趴在膝盖上痛哭,后悔自己被其所骗,把自己的女儿身最宝贵的贞洁去为中共做恶,任人渣蹂躏。
这天,她正哭泣时,忽然传来二个人的对话声,好像是头上顶部好像来自墙中。她浑身一震,只听:“……邱晓晓!邱晓晓!你竟然要杀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正是林芙蓉的声音。正君道:“你想怎么样?”“我要杀了她!”“你去杀吧!你十个也不是她的对手。她可是军方特工!”芙蓉道:“你怎么知道的?”“因为我是老神仙。”
芙蓉愤怒的道:“你们都是什么人?为什么都不告诉我。你姓什么?叫什么?家住在哪里父母是谁?这里是哪里?为什么都不告诉我?”“你还想连累多少人。”“我不会告诉别人的。”“那可不是你说的算了。比如刚才手术台上让你说什么你不说啊?!到时你的嘴就不归你了。”芙蓉一语不发。
原来这个是多次对话的音频录音。听到这,晓晓跪在床上大哭,这时又听见芙蓉道:“《转法轮》书中说人的一切疾病与灾难都是业力也就是罪业造成的,做好事能积德,做坏事积罪业。”正君点点头道:“对啊!德多有钱有幸福,罪业多就多病灾难不断。比如你有钱,就是你前世的德多造成的。”芙蓉非常高兴。

“不过你别高兴,德如同钱一样可兑换东西,有用光的那天,所以你要保住你的德,多做好事,对你现在来说只能这样。其实更大的功德是洪扬大法,让更多的人来学习大法真善忍,道德高尚了,人人互相关爱,人间就好了。比晓晓若学真善忍,还会图谋害你吗?”
芙蓉立即咬牙切齿道:“我永远不会原谅她!”“那其他人呢?”“其他人我都原谅,就是不原谅她。”正君道:“我们去做好事,行不行?”“好啊!我们做什么?”“照顾下隔壁病人怎么样?”芙蓉惊讶道:“隔壁真有病人啊?”“那当然了,你以为前些天的手术是吓你啊!”
   晓晓大惊:难道她住在我的隔壁?难道她就在另一个房间?!难道她真的过来照顾过自己?因为这里的墙最薄的两米,隔壁什么声音也听不到的。
她又哭泣起来,幸亏芙蓉没出事,让自己少份罪业。同时也听出来了,那个男孩子的声音,就是自己为芙蓉从开心安保集团雇来的第一保镖,她知道他的本事不小。她急切的想知道她到底过来照顾自己没有。
可是却停止播放了,室内一片静悄悄的。她跪在床上急道:“恩公再放,恩公再放,求求你了!”
这时,录音又响: 芙蓉道:“隔壁那个人是谁?”“是个死人。”“什么,死人?”正君道:“对,她已经死了。死了好几天了。”“瞎说。对了,你打算让我什么时候走?”“你随时都可以走啊!我们没权力限制你的人身自由啊!”“你多次救姊姊,我的命早是你的了。你不让我走,我怎么能走呢?”“你的命是你自己的。”录音停止,片刻后又播放……。

这时,正君问:“经过这些天的大法学习,你还恨你妈妈吗?”
芙蓉惊讶道:“我怎么可能恨我妈妈?”“我指的是邱晓晓。”“她不是我妈妈。”“林宝是不是你弟弟?”“当然了。”“你弟弟的妈妈,为什么不是你妈妈?”“因为我不是她生的,她还要害死我,所以不是我妈妈。”
“你平时对她问侯过吗?”“没有。”“你为她捶过背吗?”“去!才懒得给她做。”“你为她做过饭吗?”“没有。”“你为她缝过衣吗?”“没有。”“她生病不舒服时,你为她服侍过吗?”“没有、没有、没有、没有……!哎!小孩,你怎么老是这个口气说话?你跟谁学的,老气横生像个小大人似的!”芙蓉非常不高兴的样子。
正君道:“我妈妈教我辩论学,中国九流中有纵横家辩术。我妈妈希望我长大当律师,像高智晟那么伟大的律师。所以经常训练我的口才辩论。”“你妈妈可真不简单哎!”“我妈妈也是学大法的。”“噢,原来如此。”
正君严肃道:“我问你,如实回答就说是或不是。晓晓她平时可经常问侯你?”完全是平时其母说话的口气,很像军人说话的口气。
芙蓉回答道:“是的。”“她平时可给你做饭吃?”“是的。”“她可曾给你缝过衣?”“是的,衣服开线了她给缝。”“你生病了她可照顾你?”“是的。”“在你孤独时可曾抱过你睡觉?”“是的,是的,是的,是的!……。”芙蓉声音哽咽了。
这时,晓晓又哭泣起来,往事浮在脑中。
正君道:“人家对你这么好,你却对人家如此的不好。你是忘恩负义之辈,我今天是因多次救你命,对你有利你才感激我,否则你会不屑一顾的,所以你所有的感激话,我就当个笑话。你这个样子还怨恨人家讨厌你要杀你。如果你对她像亲女儿一样的尽孝她舍得害你吗?”芙蓉只是哭泣。
晓晓也哭泣不断打着自己的耳光,悔恨着。
正君道:“妈妈经常给我讲《二十四孝》,第一孝,《孝感天地》说啊舜帝生母死了,父亲娶了后母生弟弟象,后母与弟弟父亲都讨厌他要害他。天天干重活给两顿饭吃,别人问为什么?他为了维护母亲的尊严,竟然说吃多了不好。(芙蓉停止哭泣静静的听着)冬天舍不得用棉花给做冬衣,用蒲棒毛絮代替,把舜冻的浑身欲僵,为了维护母亲的面子竟然说穿厚了太热。父母弟弟要放火烧他落井下石埋死他。他不但没有丝毫怨恨反而在田中跪地大哭向天罪己,说因为自己的仁德不够才让后母与弟弟讨厌自己。”芙蓉喃喃道:“太像了!太像了!舜帝太像我的命运了。”……
晓晓此时简直欲哭晕。



    第八回     为恶鞠躬尽瘁  



        许罡来到公安局局长王琮的办公室,他正在摆弄他的劳力士。他不敢戴在手腕上,因为他的腕上戴着个从地摊上花二十元买来的电子表。他的衬衫故意补了又补,怕别人看不见,特别吩咐裁缝在其旧领子上补个扎眼的新补丁,装清廉的假相足可与周恩来一拼,所以他被表彰为廉洁标兵先进党员。
他的劳力士是戴在脚腕上的,只有在无人时才独自欣赏。

许罡人如其名长的方头方脑,似乎连眼睛也似方的,道:“局长,有事?”他没有回答,依然看着他手中的表,就像一个娼妓因昨晚卖笑讨了嫖客赵三太爷的欢心,送她个金首饰一样的兴奋。
他忽然抬起头道:“这表怎么样?”“好。”“送给你。”“不敢不敢。您上次给了奖赏。”王琮笑笑道:“你说我还能不能高升了?”许罡见其眼中有丝寒意,知道这个家伙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狼。说错一句可能都倒霉。想想道:“高升不一定有高权。”王琮噢了一声:“怎讲?”许道:“明升暗降,懂吗?”王琮哈哈大笑道:“高啊!许大捕头就是不一般。”
然后站起来望望窗外道:“看见何况了吗?”“看见了,他刚刚出去,脸色好像很难看。”“对了,是被我骂了。”“为什么?”“你听说没有,最近各地丢孩子妇女儿童的又多了起来。”许罡点点道:“听说了。”“谁干的?”王琮睁大眼睛期望着对方给个满意的回答。“当然是人贩子了。”“人贩子背后是谁?”他盯着许罡的眼睛。“是梅姨啊!”“梅姨是谁?”许罡摇头道:“不知道。应该深入调查啊!”
王琮嘿嘿冷笑道:“调查?何况也这么说。”“难道抓人贩子也有错?”“在正常国家没错,在我们这就有问题。”“噢!为什么?”“中央领导们肚中零件坏了,怎么换啊?!自九九年七二零后被关在基地中的法轮功总是有用尽那天。”许罡故意大惊道:“难道……。”王琮一摆手怪笑道:“你明白就行!不必言明。”
许罡推推墨镜道:“您的意思是人贩子不抓?”“不抓也是错,百姓能让吗?让天下人知道了孩子去了哪,还了得吗!共产党立即得倒台!”“那怎么办?”“得会抓。”“不懂。”
王琮道:“抓住几个虾米,为了在电视媒体上应付应付民意就行了,梅姨这个级别的就别动了。”许罡道:“那对得起人民吗?”“谁是人民?广大屁民算人民?党是为人民服务,‘人民’是谁你要搞明白。”“噢!这些丢失的妇女儿童大学生打工仔的器官是为‘人民’服务了。”
王琮喜道:“对对对,你终于开壳了。如果一定深查人贩子,闹不好,你我小命就没了。”
许罡连连道:“多谢领导教育,我增涨了知识。那党中央能否给个指标啊!我们应该抓住几个人贩子?”“混帐!”王琮一拳砸在桌上道:“刚刚夸完你,就糊涂了!这个事,党中央能下文件吗?那不天下尽知了。你们要自己看着办。”许罡点点头道:“明白了。抓住几个虾米。”王琮笑道:“又聪明了。我还教你个任务。”许罡伸过头。王琮低声道:“你要把虾米尽量套在卢金华的头上。”许罡高兴的点点头道:“明白。”转身而去。
他的镜片中又露出那可怕的冷笑那张扭曲的脸。他每看到这可怕的冷笑不由浑身一抖。
望着许罡离去后,王琮哈哈大笑,然后恶狠狠的道:“卢金华,想跟我斗,你嫩了点!我一定坐上政法委书记!这样才能财源滚滚!”
    这几天,戴峰一伙流窜到外地做案,因为他们从警察内部处得知,何况又秘密派出人马蹲坑,搜索人贩子。
他们又拐来八个孩子,都交到了梅姨手中,同时也分到了很多钱。这些祸害在一租房内摆酒庆祝,交流经验。
刘大春道:“我过去与张维平混,我们的办法就是明抢,然后把孩子的父母当成人贩子暴打一顿。怕什么,背后有梅姨为我们撑腰,你就大胆的干!这是共产党的天下。搞走那些愚民多少孩子,他们也傻X的喊万岁。”众丑大笑。
邓琳吁声道:“那多凶啊!老娘我这条大腿,就把那些看孙子的老头都迷昏了,哪还管得着孙子。”吕小军嘻皮笑脸道:“亮出来给我们看看!”众丑嘿嘿怪笑。
邓琳翻白眼道:“想白看哪!想的美,看一眼二百。”吕小军真扔过去二百元。邓琳接过后,道:“来看吧!”吕急忙爬过去,结果噹挨个臭屁,吕急忙闪开。众丑哈哈怪笑。
这一挑逗,戴峰眼中却显出另一个佳人出来,正是秀月。原来他早对其垂涎三尺,因为老牛凶狠,他不敢有半点表示,只能意淫。
这下老牛死了,秀月身边几乎没人保护她,戴峰的色胆涨了起来。他打算回去试试去,如果不从就将她送给梅姨成为试验品~小白鼠。当然这之前一定要对她尽情的奸污轮奸。他主意打定,猛干了几杯。酒后众丑淫乱。
   这天,军车把又一批孩子,送到武汉某秘密病毒研究所。石共丽对军头喜道:“新的冠状病毒,基因剪接完毕,我们接着试验。”军头道:“好。”这次,她们来到二号三号房间,这两个是一男一女两个孩子一个七岁一个六岁。
孩子见这群人身上脸上全部密封,浑身带着邪气,一看就不像好样,吓的登时哭了。别说小孩子,大人也把你当时吓尿了。大家想想,同样是人类,可是你现在在人家眼中是猪狗,人家拿你当试验品任意宰割,如果你处在那样的场合多么的可怕。
黄某玲道:“别哭,别哭!你生病了,为你打针才能回家见妈妈。”孩子大哭道:“我不打针!我不打针。”石共丽却急眼了,挥皮管子啪啪啪一顿抽打,道:“不听话打死你!”说着两个人将孩子按住,在臀部将病毒注射到体内,又将女孩也注射完毕。然后又带来两个孩子,让其四人共居一室,主要是测量其传染性。如果未注射病毒的孩子也病倒,说明病毒已经可以人传人,这样既接近成功。
  结果数日后,二个孩子高烧咳嗽,而另二个男女孩子却完全正常。三天后,两个孩子已经奄奄一息。
石共丽道:“解剖,然后记录。”军头道:“我们把这些个毒株要同时进行,应该多几个试验为好。”众凶同意。同样这个半死不活的孩子,被固定在手术台上,准备解剖。为防止其惨叫,先将嘴堵住。然后几刀豁开其肚皮,又锯开胸腔,小男孩痛苦的拼命挣扎也无济于事,发出可怕的闷吼声。他们的爸爸妈妈,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孩子遭遇这样可怕的结果。
可怜的孩子慢慢死去了,他们所有的内脏都被掏出,然后切片储存图片记录,所有的数据都储存在电脑中,然后分析结果。
石共丽道:“我们再重新剪接基因。”于是她们日夜的忙碌着。


接前段,本来一直写大汉天朝系列,可是因为又出现唐山老汉城魔窝事件,就暂停武侠,写唐山事件,已经完成二部,感兴趣的点开看看吧。 [e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5-27 05:0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