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9705|回复: 0

大汉天朝——冷月姑苏——第三十六回 救济灾民董家恶报

[复制链接]

430

主题

75

回帖

5080

积分

论坛元老

积分
5080
发表于 2024-3-31 08:07: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珍惜


     第三十六回     救济灾民董家恶报


    董二翻着怪眼望望,道:“请问小姐贵姓高名?”
月儿道:“小女家住姑苏,姓王名月。”
“噢,姑苏王家。请问有何贵干?”
“现在发生旱灾,官粮未到,所以本人打算先买些粮救灾。”
“嗯,救别人于水火,应该应该。不过我家粮也不多,卖些于你也是可以的,不过价钱嘛?”
月儿道:“汝尽管开价。”
董道:“一口价,一石(音旦)一万钱。”众女恨不得一拳头捶死他,这么贵。
伏芦道:“简直是讹诈。”
董二道:“哎,不买拉倒,我家还得留着吃呢。”
    这时,进来几个灾民老者,站在门口听声。月儿起身过去,问道:“老人家,灾民大概有多少?”
老者道:“足过五千口。”
月儿转回身,道:“那我要五千石?”
董二道:“那得五千万钱,汝可有这么多钱?”
月儿一摆手,杨姬递上一个皮箱。月儿打开,取出二颗碗口大的夜明珠,道:“这个可够?”
董二差点傻了,把屋照的通亮。他恨不得抽自己一大耳光 ,方才只要一万钱,一石应该要十万钱才对,笑道:“好好好,够了够了。”说着拿过珠子,几个儿子立即上前欣赏。有人还贪婪的斜眼扫着那皮箱不怀好意。
月儿道:“开仓吧。”
董二道:“开仓放米。”
月儿出来,道:“各位兄弟,找个空地煮粥设场。”一些饥民高兴的而去。
月儿道:“请董爷出些大锅。”
董道:“好好好。”片刻十几口大锅抬出。饥民们在村边林子尽头,用石头搭上锅灶开始煮粥。片刻间煮好,米香飘飘,男女老少欢天喜地的吃着。众姬用水舀帮着分食。
      待到晚上,月儿见行了,便自己回到河边,天上繁星点点,码头此时从先前的喧嚣,变成一片寂静,因为人都跑董家吃饭去了。
      码头上亮光闪闪,晚风习习,一盏盏的渔灯,颇有诗意。月儿发现自己的船竟然不见了,四处寻找,见竟然在数百米林边的后面。她来到近前,四盏大红纱灯分外的漂亮。
    她噌的跳上甲板,呼道:“姊姊,怎么移到这里来?害的我好找?”
却不见回声,月儿感觉到一股浓浓的杀气。轻轻分开仓门,见甜甜雯雯呆坐在那里,桌前盘坐一丽人,正在冲其微笑,表情非常得意。她是寒荒派掌门冷华座前的第一大弟子~戚姬。
月儿后悔了,不应该让王二押财物船先行,应该同行好了。
   甜甜雯雯使着眼色,月儿先是一惊,随后道:“哟,是柳姑娘。不,应该是柳公子。不不……我不知应该叫汝柳姑娘还是柳公子?”
戚姬登时恼羞成怒,冷笑道:“小贱人,终于让我抓住你们了。你想要她们俩活吗?”
“当然,她们是我的结拜姐妹。”
戚姬拿出一粒药丸道:“要想她俩活命,就吃了它。”说着抛了过去。
月儿一把接住,道:“吃了它什么感觉?”
“吃了它,肠如刀绞,然后吐血而死,若不吃嘛!”说着唰短刀压在雯雯玉项之上,道:“我就杀了她。”
月儿把药丸扔入口中吃了,片刻后,没有吐血而是栽坐在船板上。
雯雯甜甜皱眉唉叹着,道:“傻子!傻子!”
戚姬哈哈大笑,站起来,一把揪过月儿道:“骗你的,我怎么可能让你这么轻松的就死了。三个小蹄子,终于被我抓住。我要慢慢的玩你们,折磨你们。”
月儿道:“你我无怨无仇,何必如此!”
戚姬瞪眼道:“什么,无仇?你忘了红颜坊汝对我的羞侮?”
“哎,那可是你先要羞侮我的!”
“混帐,我并没有弄伤你,汝却伤了我的宝贝。”
“你可以再长出来啊。”
“啊!气杀我也!”啪给了月儿一耳光。
然后冷笑道:“我要看看你们三个小蹄子是否还是处女。然后嘛!”说着慢慢脱去三女衣服,雯雯甜甜尖叫着。
戚姬道:“再叫就杀了你们。”说着那纤纤玉指从月儿玉腿向上滑去……。

    可怜伏芦众女正在照顾众饥民,船仓里的事,她们一点不知。
      天边月牙慢慢移动,世界上每时每刻都发生着各种事情,有正义的有邪恶的。比如你在看本小说的时侯,就有少女被马列邪教徙们正在奸污,就有青少年被中共摘了器官。
     过了好一会,戚姬终于醒来了,满头的汗,并不是因兴奋而汗,而是吓的。因为在她的面前,坐着一个一身黑衫的女子,年青且冷艳。
她强装作镇静,带着扭妮的嗔道:“干嘛坏了人家的好事?”
“她们与你有何怨仇?”
就这一声,月儿大惊,道:“你是,你是……?”
“对,我是。”
月儿立即哭泣道:“姊姊,十年了。”
那女子叹息道:“是啊,余杭一别十年了。你也长大了!”
戚姬惊讶道:“你认识她?”
黑衫女道:“认识,月儿是我的小妹妹,非常可爱的小妹妹。”
月儿扑上抱其泣道:“姊姊,我好想你。”
“姊姊也想你。”
     戚姬噌站起来,道:“好啊!你们竟然是一伙的。汝如何对我负责?”
黑衫女喝口茶道:“月儿让汝做个纯女人不好吗?”
戚姬气的道:“你你你……。”
黑衫女喝着茶,道:“师妹,你这下毒的本事,越来越差劲了,我喝了怎么啥事没有?”
    众女大惊,原来戚姬瞬间在其茶里弹入毒粉。原来此人正是芈咪,她方才见戚姬要糟蹋月儿三女,将其打昏。
戚姬悻悻的道:“我不想与你翻脸,请自重!”
芈咪啪猛的一拍桌子,道:“汝还敢谈跟我翻脸?寒荒派最忌讳的是什么?侮辱女子何罪?怎么处罚?淫乱如何处罚?你来背诵一遍?”
戚姬噗嗵跪拜在地,哆嗦着,道:“求师姐放过师妹一码!”
“汝不是男人吗?怎么又称是师妹了?”
戚姬头冒冷汗,道:“请师姐看在我们从小长大,都是苦命人的份上,放过我一码。”
“你是自尽,还是让我把你带回师父那去啊?”
寒荒派冷酷无情,犯了帮规简直生不如死。
戚姬抓住她的胳膊哭泣,道:“求师姐放过妹妹一码!”
芈咪道:“汝突然袭击,把我杀了,不就没人知道了。”
“ 妹妹不敢,求师姐给妹妹个痛快。”
芈咪拿出一包药,道:“将它涂在你的脸上身上,你立即变成麻巴巴的男人。”
“不要啊师姐,不要啊,汝杀了我吧。”
“汝不是非常不想当女人吗?我把你彻底变成男人不好吗?”
“不要啊师姐。”说着一刀自尽。
    月啪一把抓住其玉腕,戚姬竟然挣脱不开,惊道:“汝竟然没有中毒?”月儿抢过其刀嗖钉在板壁上。
芈咪道:“贱人,我若再晚来一会,汝将会变成一具死尸!吴钩残月是汝能动的了的吗?你是我最心疼的妹妹,可就这么的不争气!让我怎么办!”啪给其一耳光后流泪。
戚姬才知道,原来师姐竟然是救了自己,对方竟然是吴钩残月,吴钩一出,天下月残,如果自己的毒不好使,那死的一定是自己。
      戚姬叩头哭泣,芈咪忽然道:“给你个立功赎罪的机会,把月儿的徙儿们救出来,把月儿的宝珠也拿回来,董家除了妇人小孩子,十四岁以上的全灭。”
“是,师姐。”戚姬转身出仓飘飘而去。
月儿大惊道:“什么?她们……我的徙儿,我得去救她们。”出船而去。
很快来到董家近前,但见饥民们,东一伙西一伙,各处躺在地上睡觉。
几个老人正盘坐在火堆前闲谈,月儿上前道:“阿公,那几个小姐哪去了?”
老人立即跪拜道:“恩人哪!”
月儿道:“老人家,快快请起,我那几个徙儿们呢?”
一老头道:“好像被请入董府。”

     月儿噌噌来到墙前,一跃而入,只见更夫倒地,瞪眼嘴中流血,灯笼正在地上燃烧,看样刚死不久。
    只闻前院后院,一片惨嚎声,与女人孩子们的哭叫之声。突然,跑出几个赤裸身体的男人,乱叫乱抓着,把身体挠的血肉模糊,还依然不停的抓着,露出骨头后,又抓挠他处。
月儿大喊道:“徙儿们,芦儿,杨儿,你们在哪?!”
她穿过后院,见惨嚎又起,十几个男人,乱叫乱抓着,浑身鲜血。月儿看的直冒凉气,知道是戚姬干的,寒荒派太可怕了。她又穿过二重院子呼喊着。
    终于听到一声娇呼,道:“师父,我在这。”伏芦摇晃着出来,衣衫不整,酥胸半露。然后另四个陆续出来,水姬竟然全身赤裸,抱着月儿哭泣,月儿惊讶道:“发生了什么?快告诉师父,发生了什么?破身没有?”
“没有破身,再晚一会,就……我们被他们骗入屋内,被迷昏,多亏一个漂亮姊姊出手相救。”说着大哭,月儿柔声安慰着,然后寻衣穿好。
      众女忽然不哭了,因为她们被这惨嚎声吓着了。
     这时,前院远处喊声震天,原来饥民们知道可能出事了,恩公被董家给害了。砸门欲闯,终于有高手跳入院中,打开大门冲了进来。月儿知道太危险了,飞奔来到前院,大声道:“没事,没事,找到了!”众人一起跪拜呼叫恩公。
见众女衣衫不整的样子,立既明白,登时喊杀连天,欲冲进去杀人。
月儿拦住道:“千万不可!董家因做恶多端,被人下毒灭了门,大家快退出,碰到就浑身腐烂而死。”
    这时,又嚎叫着跑来数人,其中一个竟然一瘸一拐,正是董二瘸子。
他浑身挠的血肉模糊,惨嚎翻滚。登时鸦雀无声了,方才还是人声鼎沸,瞬间静的出奇,都被吓着了,其中那几个浑身血肉模糊之人,竟然冲向人群。
月儿道:“快跑,千万别让他们碰到,粘上既死。”
    众人吓的唿!全逃出大门之外,将门顶上,门内拍打着大门如同野兽般嚎叫。把众人唬的喝道:“顶住,顶住,顶住,别让他们出来,嘿呦!嘿呦!”结果劲使大了,轰隆一声,把大门推倒,将人压扁。
众人四散而逃。其他人也不知发生了何事,见人家跑,他们也跟着,一哄而散。
     这时,门口出现一黑衫女子,正是芈咪。她慢慢进院,这时又几人惨嚎奔来,她捡起一块砖头掐碎,连连弹出,将对方灌脑而死,因为她知道寒荒派的巨毒“快活极乐散”有多残酷。
    终于,惨嚎声都消失了,因为都死了,只有女人孩子们的哭泣声。
这时,人影一闪,扔过一大包道:“宝珠!剩下的都我的。”戚姬转身又入内寻找宝物。月儿接过,打开后,夜明珠如同电灯,照亮了二十多米远,她重新装好。
   这时,饥民们又壮胆返回来,都拿着棍棒石头火把,得有一千多人,男女老少前来,怕董家再把恩公给害了,自己就难活命了。
    数百人闯入院中喊杀连连,这时又出来几个年青姑娘,跪地哭叫求救命。月儿上前询问,才得知,董家地窖里关着众多良家妇女。
众人冲了进去,将众妇救出,人们愤怒了,叫骂着。
    临近天亮时,二十多匹快马奔来,是县衙捕快,因为早有人报告,这里出人命了。
大捕头喝道:“闪开闪开!”进入里边查看,但见一具具尸体。
月儿道:“不许碰,粘上就死!”把捕快差点吓尿了,呕了一气才缓过来。嘛,还有这么把人整死的。取证过后,死了七十八口,全是中了极毒。
    大捕头要把月儿也带走。哪知月儿也亮出牌子道:“吾乃常熟捕快,前来办案。”对方见其级别并不比自己高,非要抓走,双方僵持着。

接前段,本来一直写大汉天朝系列,可是因为又出现唐山老汉城魔窝事件,就暂停武侠,写唐山事件,已经完成二部,感兴趣的点开看看吧。 [e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5-27 06:3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