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2272|回复: 0

共产邪教——梅姨……蝙蝠女魔——第十一回 邪教的魔窟

[复制链接]

428

主题

73

回帖

5050

积分

论坛元老

积分
5050
发表于 2024-4-8 13: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珍惜

         第十一回      邪教的魔窟


         在阴暗的地下室中,胖嫂终于缓了过来,见四周是水泥墙,顶部一盏电灯,墙角蹲着些大小不等的六个孩子,在低声哭泣着,显然被打的不敢大声哭。自己与女儿依然光着身子,躺在泡沫垫上。
她慌忙拍打女儿道:“娟,快醒醒!快醒醒!”小娟悠悠醒来,放声大哭。
这时,咣当铁门大开,进来两个打手,道:“不许哭!再哭割了你的舌头。”胖嫂将女儿抱在怀里,惊恐道:“你们这是干什么?这可是共产党的天下,不是鬼子的天下,欺负人警察可抓你!”二凶冷笑道:“你若是在鬼子的天下,我们还不敢抓你。臭娘们,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不老实。”说着晃出刀子道:“给你放点血。”
胖嫂知道碰到黑社会了,好汉不吃眼前亏道:“二位大哥,二位大哥!我听话还不行吗?”二凶望着母女白花花的肥肉,登时淫心大动道:“你若听话,就让我们玩玩,不听话就捅了你。”可怜母女又被糟蹋一顿,就像从朝鲜逃到中国的女人,落到人贩子手中,每被卖一回,都遭遇一回轮奸。
完事后,二凶穿好衣道:“告诉你,我们是人贩子,用你们换点钱,将来卖给山区光棍,然后你们自己找机会跑回家。”母女只好认倒霉,盼望着有出头那天。
三日后,晚上,咣当一声铁门大开,闯进一群人,为首是个妖艳的女子身后两个大汉,正是梅姨与鳄鱼黑狼。

梅姨扫了众人一眼,见那对全祼母女特别扎眼,她上前,端着其下颌看看道:“小模样不错!你们玩够了?”然后又摸摸其乳,那表情纯是拿这些人当猪,如同猪贩选猪一样评肥论瘦。戴峰笑道:“当然了,估个价吧!”梅姨道:“老办法,每个十五万。”然后退了出去。
胖嫂母女连同孩子,一同进入特殊军车,向武汉方向驶去。终于到了终点~秘密病毒研究所。
   她们被一群白大褂,关入一个房间,不久被洗澡,个个洗的干干净净,穿上统一服装。
胖嫂母女单独一个房间,小娟连惊吓带伤心,精神有点恍惚,其母抱在怀中好言安慰。“妈妈,你让我死吧!”胖嫂泣道:“你死了,妈妈怎么办啊!”这时,进来几个白大褂道:“十五十六号,检查身体。”胖嫂道:“大哥,这是什么地方,是军营吗?”原来她从其口气中听出是军队。“少废话,不许问,不许乱说话。否则……。”说着晃晃电棍冒出吓的火花。
母女被带到个房间,脱光衣服,进行了抽血等一系列的化验,刚要回房间,又过来一人道:“随我来。”母女发这里的气氛特别诡异恐怖,这里的白大褂蓝大褂,极少说话,一个个如同冷酷的僵尸,没有一点人味。
她们又被带到一个房间,这里只有一张床,现在母女见床就害怕。小娟惊恐的抱住母亲颤抖着。
   这时,一个穿着军装的满脸横肉浓眉大嘴的男人进来。胖嫂卟嗵跪地道:“解放军同志,这是做什么?放我们回家吧!解放军不是为人民服务的保卫人民的嘛?求求你放我们回家吧!我从小就热爱共产党热爱国家。”
军头怪笑道:“你若听话,就放你回家。告诉你们,凡进了这里,没有活着出去的。摘你们的心肝!你们听说过法轮功的人被摘心肝吧!你若不听话,也摘了。你若听话,过些天找个借口,就放了你们。”
小娟是个十二岁的小少女闻听又要被这个比自己爹都大的如同野驴的家伙糟蹋,登时精神失控,尖叫连连。军头脱光后,猛扑上去将胖嫂丢到床上,然后用胶带捆住小娟的手,按在床上狂笑道:“两个小美人,老子几天来简直谗死。”疯狂的乱啃然后奸污着母女。
小娟不停的尖叫:“妈妈……妈妈……救我啊!妈妈……妈妈救我啊!……。”胖嫂含泪一动不敢动,因为她怀着一线希望,希望他玩够了,能给母女一条生路。
突然,恶狼又扑在她的身上,……轮换着在母女身上游动着……直到满足的一动不动。小娟似乎奄奄一息了。
中共大小官们,现在越来越对幼女良妇下手,因为一万个婊子,不如奸污个良家妇女刺激,反正天下是共产党,它们随便的祸害中国人,看谁敢管。



  第十二回      东风无力百花残


        晓晓的心中除了感激就是仇恨,感恩恩公,仇恨梅姨。她发现自己越来越胖,小腹一天比一天圆,因为女人,特别是生育过的中年妇女,好吃好喝加上不运动,非常容易长肉。于是她拼命的练拳脚,她绝对不能抛弃武功,这是她报仇的根本。

   这天,她练的一身香汗时,躺在床上,她觉的自己应该走了,她来到门前,见门锁在外边,出不去。
这时门声响起来,门开了,她一惊,却哭了。
正君提着食盒过来笑道:“夫人,我们又见面了。可记的当日我们的对话。我说你走头无路时,一定要来找我。”晓晓扑上前跪拜道:“小恩公,我谢谢你。你是天下最好的孩子。”正君捧其脸为其擦泪,然后道:“你放心吧!芙蓉随着修炼大法心越来越善良,她不恨你了。”“我听见了,我都听见了。谢谢你!”“夫人你也修炼大法按真善忍做个好人吧!这是你来到人间的唯一目地。”“孩子,我知道大法好,可是我现在不能学,因为法轮功不许杀生,这样我就报不了仇了。我要杀了梅姨。”“那梅姨确实该死,因为他们已经不属人类,他们就是披着人皮的魔鬼。你杀她我不反对。不过你的本事,根本不是她们的对手。”“不是对手我也要去,我认可死了也要去。”“夫人,这样吧!由我来教你武功,如果你若打过我,我就放你出去报仇。”
晓晓心中有些不服,心想:我为姑娘时就二五更的功夫,还打不过你个孩子,还用你教我。笑道:“真的吗?如果阿姨打过你,你就放我走。”“嗯。咱们现在试试。”
晓晓跪在地,他站着,她道:“得罪了,小恩公。”说着嘭打中其腹,她没敢使劲,因为怕打坏人家孩子怎么面对其母,她知道那蒙面的女人一定是她的妈妈。
正君道:“使劲。别怕。我若没本事能让我去保护芙蓉嘛!”她使了五层劲,正君还是站着,她使了八层劲,嘭!正君还是没动,这次运全力嘭!正君不但没动,还吸住了其拳头。
他本来只是练武术与硬功,没这本事,后来修炼法轮大法后,出现了许多特异功能。因为炼气功修炼正法,小孩子因为天性纯洁爱出特异功能,大人因为坏思想多,所以不容易出。
    正君道:“光有这个也不算本事。”拉其站了起来,二人近身搏击,几个回合,卟嗵晓晓坐在地上,屁股下却软乎乎,原来正君趴在地上,哈哈大笑。
   晓晓堵气的坐在床上抽泣,心想:自己连个孩子都打不过,谈何报仇。忽然门口道:“你觉的败在他的手中很委屈,是吧!我告诉你,连我都是他的手下败将。”正是那清脆而有磁性男子的声音,他与玉贞出现时总是全身蓝褂口罩蒙的严严的。晓晓大喜站起来道:“恩公。”他见其拖着个大木板进来。
正君立即支上铁架靠在墙上,然后离去。
他正是李惊雷,晓晓又坐着哭泣道:“我如此的无能,死了算了。”惊雷道:“你的左腿骨几年内都不可能再与人硬碰硬,所以你只能用巧技取胜,我要传你飞刀绝技。”说着将掌放平,手心是数个铁钉小刀等物。抬手一甩全部命中在木板的一条条虚线上。
晓晓上前观看,丝毫不差,喜道:“我曾听说军中流传一个神话,铁血军魂的龙头老大,他是个特工,没有人知道他的刀有多快,没有人知道他的枪有多快,没有人知道他的拳有多快,没有人知道他的脚有多快。不知你们比比怎么样? ”惊雷点点头道:“将来有机会的,如果碰到可试试。想学吗?”晓晓点头道:“想。”
惊雷将如何运力等技巧述了一遍,晓晓试验着,果然省力而是劲大准确,她非常高兴。惊雷道:“说好了,我教你是让你防身自卫,不是让你用来杀人。闲时多练,熟能生巧。”晓晓高兴的点头,竟然格格的笑了起来,这是他多日来,初次笑出来。
惊雷道:“大姐的笑容这么美!难得难得!”晓晓羞涩的双颊绯红。她自信自己的美貌,她心想:自己的美貌只要是个男人就一定会喜欢。包括自己的恩公。将来有机会一定将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自己的恩公。他肯救自己也可能因为自己太美了吧!
她想的娇躯血液加速,脸蛋发烫,然后叹息道:“恩公,我该走了。我让你操心太久了。”“现在不到时候,我还得拖人给你落户弄套新身份证件。不然他们随时找到你灭了你。”然后道:“来喝杯香茶。温度正好。”她接过杯子道:“恩公,我都不知如何报答你了。”啪的一声杯子落地,水撒了一地。晓晓惊慌弯腰拾杯子道:“该死该死,我真是个不识抬举的东西!我……。”她突然一声尖叫,浑身像触电一样。原来从水面倒影中她看到一个鬼脸,一张可怕的脸。
她全明白了,为何这么细心善解人意的主人,屋中竟然一个镜子没有,原来自己早已没有人样子了。
她一口气没上来,昏了过去,惊雷惊讶着连点其穴道,片刻后,她悠悠醒来,捂着自己的脸,大哭大叫起来。惊雷低头望望地,见水撒在地上,如同一面镜子,自己的衣裤映在其中,立即明白了。再也瞒不住了,她必须面对残酷的现实了。
丈夫没了,儿子没了,家没了,连自己一生为傲想要报答恩公的美貌也没了,自己什么都有了。晓晓彻底绝望了,抓起一把小刀,猛向咽喉刺去,惊雷一把抓住。
“让我死!让我去死!”她大叫着。惊雷道:“你做什么?你前时说把你的美貌都给了我,要为我毁容。你答应完反悔了不成?”晓晓一下明白,前些天他为何让自己为其毁容了。根本不是什么自己的美色能毁了他的正果,而是他为了自己精神上能挺过此劫。
她抱其嚎叫道:“恩公,我心痛啊!我痛啊!我活不下去了!让我死吧!”惊雷安慰道:“根本不算什么,人生不过如此,我的母亲也是美女,如今也是脸上皱纹多多。我的外婆也是美女,满头白发。她们都很痛,很难受!你我将来都会老的。”晓晓依然大哭着。
惊雷道:“你不是绝对没救了。我有个朋友,叫缪回春,是美容大师,天下第一美女。是我的同修,也是我当年医学的老师。就是此人为你做的接骨手术。不然我绝对不敢将你送去医院的。”
晓晓如同快淹死的人,抓住一根稻草,登时欢喜道:“真的吗?真的吗?”“真的,我是修真善忍的,怎么能骗你。那人说从你的臀部植皮到脸上。说白了就是屁股蛋变脸蛋。”她格格大笑起来,然后又哭泣。
惊雷见其安静下来后道:“别做傻事,你说了你把你的美貌都给了我。你现在已经不归你了,你是我说的算了。你不是还要报仇吗?”
晓晓点点头,道:“给我面镜子好吗?”“好的。”
片刻后,脚步声响,正君进来,拿来些化妆品与镜子,晓晓急忙拿镜观看着,不由又哭泣起来。

接前段,本来一直写大汉天朝系列,可是因为又出现唐山老汉城魔窝事件,就暂停武侠,写唐山事件,已经完成二部,感兴趣的点开看看吧。 [e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5-19 08:0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