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2412|回复: 0

大汉天朝——冷月姑苏——第三十八回 徙儿嫁人太湖劫杀

[复制链接]

426

主题

73

回帖

5028

积分

论坛元老

积分
5028
发表于 2024-4-8 13:14: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珍惜


      第三十八回     徙儿嫁人太湖劫杀


      月儿的事迹轰动江南,大船路过广陵时,刘濞在王宫给摆酒接风。
然后向月表示了无尽的爱意。
月儿道:“妾身已是祥瑞之身,终生不可再嫁,吾王对妾一片真情,只能望月千里两相思了。”还装着哭泣。把个刘濞感动的热泪盈眶。
月儿道:“为还吾王无限之深意,由水儿杨儿,替妾身服侍大王吧。”把水姬杨姬赐给了刘濞,其实五女加上月儿刘濞恨不得都占有,虽没得到月儿,有了二女也挺高兴。
   师徙拭泪而别,月儿大船进入长江,过丹徙,来到常熟,这下睡太爷王仁过来给他下跪接风。
月儿来到县衙,对徐姬述说了经过,然后道:“经过四年行程,徐氏贾谊母子三人已经安全回到了洛阳老家,姊姊交给我的差事正式圆满完成。”
其实徐姬早得妹子书信,了解整个经过,惊的道:“大人乃祥瑞之身,妾有眼不识泰山!竟然让您给贱妾当下人,罪过罪过。”她可不是装的,真害怕啊。
    大船到了无锡进入太湖,黄家四少在画坊上,亲自宴请月儿,月儿确实对其非常有好感,真有嫁其之意。
     二人抚琴而歌,月儿以琴传情道:“公子为妾出生入死,甚至不惜毁誉污名,妾身不能与君白首一生,终生遗憾。”
黄云飞流泪了,道:“小姐乃仙子之冰清玉洁,凡夫俗子何敢玷污,臣侍于吴王,何敢与吴王争爱。愿在下之心与小姐永远生死相随。”月儿激动的投其怀哭泣。
然后止泣站起,望着窗外水天一色,道:“为表妾一片真情,让荀儿赵儿代妾服侍君一生吧!愿君待她们如待吾。”
黄云飞跪拜哭泣,感恩道:“定不负小姐一片深情。”于是荀姬赵姬留下,师徙拭泪而别。

        数百个女孩子都先前已送入残月山庄,由傅母吕氏教化。可是月儿并没有去那里,而是想去六合园。她打算要投在娘的怀里大哭一场。
   大船起航向南而去,也就是向太湖南岸而去。这时,斜风细雨,天地一片白茫茫,月儿站立船头,望着远方,道:“芦儿,就差你了,为师很想给汝找个好归宿。”
伏芦撑绸丝彩伞,为其挡雨道:“我不嫁,我要一辈子陪伴师父。若没有师父,我不知自己现在何处,师父就是我重生的父母,再造的爹娘。”
月儿将其抱在怀里道:“汝可知我为何没把你嫁出去,因为你非一般女子。汝乃骆越人的王,不知葫儿将来如何,一旦有个闪失,汝就得接替王位。所以你绝对不可随便嫁人的。没有绝对可靠之人,我是不会把你嫁出去的。”
“是,弟子明白师父的一片苦心。”这时雨越下越大。
伏芦道:“请师父进船仓。”二人进入,盘坐方桌前,练习近身搏击武术。
突然,一个水手武士道:“启禀小姐,数艘小船正在快速的向咱们靠近,好像来者不善。”
正说着,啊啊惨叫连连,伏芦呛啷抽剑出来,但见人影翻动,如同蝴蝶乱飞一个个高手从小船之上,跃到大船甲板。眨眼之间,八名水手全部被杀,或倒在船板上,或栽入水中。
     月儿知道想救已经晚了,所以依然静静喝茶。
  伏芦娇喝道:“什么人?”与其战在一处。挥动绝学六甲操,瞬间劈翻数人。一个中年汉子,腾空而起,一掌劈来。伏芦同样一掌迎出,嘭一声大响,对方被击飞落入水里水浪溅起。她自己也震的撞破门板倒摔在方桌近前。
   这时,唰唰跳上更多人,将整个船仓围住,然后一齐动手,咔嚓咔嚓,把个方方的大船间击个粉碎,四散飞落太湖之中。连桅杆与大布帆也倒入水中。
这下好,变成敞篷露天航母了。二十多米长,五米宽的大船,如今成为决定生死决斗的水上平台。在这里只有胜利者才能活,既使跳入水中,想游到七八里远的岸边,实在难。
    突然,伏芦被按倒,寒光闪闪,二侧惨叫迭起,鲜血飞溅,七八个高手双腿齐断倒栽入湖水中。月儿一出手就干掉七八个。她依然静静喝茶。其他人吓的,急身闪跳到船头船尾。
   这时,一个五十多岁的汉子,迈着六亲不认的步子,慢慢上前道:“不愧吴钩一出,天下月残。”
月儿道:“如此良辰美景,实在不应该如此扫兴。”丝丝细雨片刻打湿其衣。
“确实如此,若不是小姐怀璧其罪,我定与小姐喝上几杯。”
“汝是何人?来此是何目地?不会为杀我几名水手吧?”
那汉子道:“只要你说出铸剑之谱与凤凰鞭诸宝在哪,就饶汝不死?”
月儿道:“明白了,你们是廖家人。”
“不错,财乃身外之物,小姐勿要为财而损命。”
“你们为廖家卖命不是为财吗?汝现在可离去,给廖二父子带个话,我已经判他死刑,这个丧心病狂的家族,竟然不懂,得民心者得天下。”
那汉子眼露寒光,道:“看样小姐是不肯说喽?”
“宝贝就在我身上。想要你得有这个本事。廖东山因为没有本事拿去,只好丢了狗头,其同党早告诉你了吧!”
汉子喝道:“给我拿下!”
登时无数暗器飞向月儿师徙,可是对方人却不见了,同时数声惨叫。原来月儿消失前将茶杯掐碎,碎片射入几人的头中。
众人唰冲到船边,因为看见其滑入船下。突然,人影翻动,寒光闪闪,数声惨叫,原来月儿唰抱伏芦滑入栏杆坠下,单钩挂在船边,躲过袭击后又腾空而起,连劈数人。伏芦也跃上,一剑扫断一人之腰,尸体栽倒血流。
  月儿并不停下,如同一阵旋风,刮向众人,连续的断刃崩鸣声与惨叫声,栽入湖水声。船前杀手们全被干入水中。伏芦猛击船尾,连斩数人,月儿唰过来,急挥几下,将对方全部扫入湖中,船上一片血红。把一些箱子都染红了,与雨水溶在一处。
      这时,唰唰唰又跳上一群人,开始围攻师徙,激烈的金属撞击声,片刻间又劈倒十几个。月儿发现这批比刚才那批杀手厉害太多,知道廖家出动最精锐了,可能是为报复灭门之祸。
刘濞已把廖家灭门,当然其家主要人物早跑到东海国驺摇无诸地盘上去了。
又一番激烈撕杀,所有人全被扫倒,唰唰唰又跳上一群人,立即挥刀剑各种奇怪的兵器,一齐猛攻。
月儿游刃有余,可是伏芦却非常的吃力,幸亏三五更苦练贞竹步,穿梭特快才可保命,不然早被人家砍倒。
    月儿娇喝连连,寒光闪动,很吃力的又劈倒十几人。
这时,突然一声尖叫,伏芦的剑被人家崩飞,对方唰一剑刺到,伏芦闭眼心想:完了。哪知,唰身体倒退三米,对方一声惨叫,被月儿打出的火焰掌劈开脑门,尸体摔出老远。
伏芦吓的芳心乱跳,被月儿抱在怀中,将一支钩塞入其手。
伏芦道:“师父,别管我了!你快走!”
“我怎么能抛弃你,放心,为师乃吴钩残月,今天他们都得死!”
     这时,又一轮攻击开始,三名高手,腾空而起,鞭砸、剑劈、棍扫,可是所有袭击都突然半途而飞,身分数段,热浪滚滚,原来月儿又扫出火焰刀。
师徙又一阵激烈拼杀,将十几人劈入湖中,已累出一身香汗。
    这时,但见远处一船上,站立一中年白衣男子,一挥手唰唰唰,又跳上船二三十人。
月儿大概数一数,对方来了约二百多人,被自己斩杀八九十人,至少还有一半人,而这一半人是更厉害的高手,看样越人下了血本,倾巢出动了。
    又斩杀数名高手后,月儿娇喘不止,而伏芦更是累的昏头昏脑,眼冒金星,觉的够呛,不由道:“师父,别管我了,汝自己走吧。”
月儿道:“不行!”一掌又劈死一人。这火焰掌虽厉害可是弱点是极耗功力的,月儿大有灯枯油尽之势。对方阵营中有二个老头,掌法特别的厉害。用的是东皇太一掌。
月儿每与其对一掌,如同打在大山上,震的身体如同爆炸一般。并不是月儿就天下第一了,没谁天下第一,强中更有强中手。
这二个家伙越战越勇,不时嘿嘿冷笑,道:“行,小姑娘真有种!能抵过这么多高手的连击。”
说着连连劈出铁掌,月儿为了伏芦只得拼命的硬接,她的嘴角已经渗出血丝,有吐血之兆。全靠体内先天獬豸之力顶着,不然早被人家给拍扁了。
     突然,伏芦伸掌去硬接,她见师父实在吃力,哪知一声尖叫,嘭的一声飞了,咔嚓砸碎一个箱子,摔的差点断气,咬牙心想:妈呀妈呀,我这青春小蛮腰要断。

月儿一分神,嘭的一声也被人家击飞滑出老远。对方已杀红眼,好像也不要什么宝了,钻空就砍。
见机会来了,登时四五人腾空跃起,刀砍斧劈,瞬间到来,一定要把月儿碎尸数段不可。
     哪知一声娇喝,寒光闪动,嘭嘭的暴响与惨叫声,月儿钩扫而过,对方残肢乱飞。月儿体内先天獬豸之力越挤压,越危险时,越爆发,可是这次爆发后,有虚脱之感,因为对方太多高手。如果王二在,也不能如此狼狈。噗嗵跌坐在船板上,差点掉落下层仓板里去,因为大厚板早被打的千疮百孔。
    对方也被震住了,不愧是吴钩残月,太厉害了,靠上前就死。转圈围动着,蓄势待攻。
    就在万分紧急时刻,忽听哇的一声,一个孩子的大哭声,非常清脆的哭声。众人齐齐的盯看。
  但见,方才被伏芦砸碎的箱子中,藏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她好像刚刚睡醒,好像被惊醒后非常的不满意,道:“你们是坏孩子,不听话,来这里打架,我要告诉爹娘打你们的屁股。”
一武士喝道:“闭嘴,汝爹娘在哪?”
“我爹娘在天上。”她说着一下趴在伏芦的背上,哭泣道:“姊姊,带我去找爹娘来打他们,他们是坏孩子。”众人见其那尿叽叽的样子,八成还没断奶呢。
伏芦突然大惊,原来一股巨大功力传入自己体内,冲的她浑身欲飘,立即知道了,这个孩子八成是神仙。
     孩子哭泣道:“姊姊,打他们,然后带我回家!”
伏芦道:“好,姊姊打他们。”
这时,那老头运足掌力,全力击向月儿,掌未到,功力先锋压的就窒息了,月儿闭眼心想:完了!没想到,这里是自己葬身之地。
哪知突然,嘭的一声巨响,把月儿挤压的差点断气,翻了几下白眼才挺住。再看那老头,一声惨叫,被击飞二十多米之外,噗嗵掉入湖中,这辈子再也上不来了,因为浑身骨头全碎了。
众人大惊,打他的不是别人,而是垂死的伏芦,她方才一跃而起,击出一掌。
伏芦仿佛满血复活了,另一个老头,大怒,腾空而起,一掌击出,伏芦大喜也一掌迎出,结果嘭的一声暴响,老头仰头跌个大跟头,伏芦也被震飞重重的摔在船板上。
本来许多人想跑,因为对方太过厉害,一看登时放心,连远处那中年人也放下了心:原来对方并不是有多了不得的功夫,不过是回光返照而已。
伏芦自己明白为什么,原来那孩子传来的功力弱了,才被撞飞。
    伏芦摔倒,杀手们见机会来了,七八人腾空而起,刀剑一齐劈到。哪知一道锐风刮出,惨叫连连残肢乱飞,胳膊大腿坠入湖中一片红。把众杀手吓了一大跳,这伏芦仿佛中了邪,一会强一会弱,突然又发疯般有力。
    她噌的蹦了起来,那个女孩又哇哇哭泣道:“姊姊别扔下我,姊姊背我!姊姊背我!”典型是那种赖叽叽的孩子。
伏芦柔声道:“好,姊姊背你!姊姊背你。”
那孩子笨拙的爬上其背,抱住其脖双腿夹住其腰。好家伙,伏芦觉的其身唿的巨大的功力传来,自己登时仿佛力大无穷,立即开始主动进攻,几下把左面七八名武士扫入湖中;然后立即扫向背后,罡风呼啸所过,尸体拦腰而断,打着滚的栽入水中。
      然后狂扫右边,又一片惨叫。片刻间,整个船尾无人了,伏芦突然又虚弱的摔倒,因为孩子身上的功力突然的断了。她觉的这孩子好像故意在耍戏自己。


接前段,本来一直写大汉天朝系列,可是因为又出现唐山老汉城魔窝事件,就暂停武侠,写唐山事件,已经完成二部,感兴趣的点开看看吧。 [e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5-19 06:4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