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2600|回复: 0

大汉天朝——冷月姑苏——第三十九回 嫂子救命兄妹相逢

[复制链接]

426

主题

73

回帖

5028

积分

论坛元老

积分
5028
发表于 2024-4-12 09:38: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珍惜

     第三十九回      嫂子救命兄妹相逢


     这时,女孩哭泣道:“姊姊不要死,姊姊不要死。”
船头上的杀手们,本来想跑,见机不可失,对方体力又不行了,估计再斗一会她就得死。冲上欲杀,月儿此时体力恢复些,挥钩急扫,将众人挡下。
     远处小船上的中年人,喝道:“上,快上!”
     嗖嗖又蹦上三十多人,这是更厉害的高手,更厉害的高手打灯枯油尽之人,那是稳胜。
     危乎!人未到,剑罡掌力袭来,月儿心觉不好,急身暴退,咔嚓咔嚓,将船板击个粉碎,大船漏水开始下沉。
伏芦噌的冲上,挥钩狂扫,登时暴响连连残肢乱飞,片刻间十几人毙命。她雌威大发,前后左右兜了几个来回,一个没剩,杀手们全部落入水中。
那中年首领,终于颜色更变,死死的盯在那孩子身上,他绝对不相信伏芦能有起死回生之力,一定是那孩子的作用,难道她是绝世高手?
      没等想明白,伏芦突然腾空而起,一个鸽子大翻身,竟然奔其而来,一钩劈出。中年人呛啷宝剑出鞘,全力击出太一剑,最厉害的一式~锵鸣琳琅。
咔嚓一声霹雳,中年人自己连脚下的船都被劈开,哧!鲜血飞溅,湖水一片红。
其他几船上的高手们,吓的腾空而起,翻跳到其他小船上,避其锋芒。
哪知伏芦背个孩子还可轻飘飘的跟上,一钩扫出,四五个人残肢乱飞。
月儿高兴的大叫,道:“好!再来,吾儿才是吴钩残月!”

其他小船上的余下仅存高手们,愤怒至极,没把人家几个女子干死,自己主子都被人家给劈了。太丢人了!
几大剑客纵身而起,一齐剑罡呼啸,伏芦娇喝道:“杀!”霹雳连连,鲜血飞溅,湖面一片红,尸体在湖水中飘浮着。
     伏芦又连纵数船,将余下者都劈入水里,只有七八个人,跳入水中,拼命的向远处游去。不知其水性可否能游到数里之外的岛屿。
   这时,大船开始倾斜,月儿将几箱珠宝扔到小船上,其他的财物只能将来派人来捞了。
   这时,正巧无锡官船去苏州运货,见这里大船要沉立即转舵过来,月儿摆摆手,其中一将军还真认识月儿,惊讶:天哪,这不是祥瑞吗。
  月儿跳上其船头,那人立即跪拜道:“下官参见大人。”月儿述说了经过。
立即从官船上下来一些人,跳上小船看着大船,免得他人盗了财物就麻烦了。月儿三人上大船而去。
这时,月儿询问伏芦,道:“吾儿难道有何方神仙助汝不成。”
伏芦道:“师父,此孩乃神人也,是她相助也。”本想询问,哪知女孩竟然睡着了。仔细看这孩子简直像个玉娃娃,比月儿皮肤都白嫩可爱。
    直到大船在苏州靠岸时女孩才醒来,月儿立即道:“小妹妹,汝叫什么名字?”女孩儿睡眼惺忪的望望,然后啊哭了起来,然后停止,歪头四处妞妮妮的看着。
伏芦立即跪拜道:“谢妹妹救命之恩。请问恩公家住何处?”女孩子啊又哭了起来,然后抽泣着。
月儿也跪拜道:“恩公是何方神圣,请留下大名,让吾师徙年年感恩?”哪知女孩啊又大哭起来。
本来一些官兵伸脖子好奇的观看是什么神级人物,哪知竟然像个没断奶的孩子,不由哄堂大笑。
女孩哭泣道:“啊,我要找爹娘!啊……,我要尿尿!”看不出半点高人的迹象。
那将军嘻皮道:“就是她神功盖世?”然后众人又哄堂大笑。
伏芦道:“好好,我带你去尿尿!”走至船仓外,踏木板向岸上而去,哪知一头栽入水中。众人惊慌去捞,怎么捞也没有。
月儿急道:“快快,捞出来。”众兵哪敢不听命,拿网子来回的拉,鱼倒兜住不少,可人还是没有。众兵可累坏了。
将军道:“大人,看来此娃非比寻常,这里无急流无深坑,掉入水里也会浮起来,怎么可能消失不见。”
月儿觉的有理,又跪拜一番,然后带伏芦回到六合园。
    嬴姬笑等着她,见面后月儿一头投入怀中,哭泣起来,道:“娘,……我……我……(哽咽)早打算好,回来投入娘的怀里大哭一次。”
嬴姬抚其头母爱倍致的道:“哭吧,吾儿不在娘的怀里哭,在哪哭。”月儿果然大哭起来,把伤心的泪都哭了出来。

  哭罢后,月儿洗脸梳洗,换去所有血衣,泡上最好的香汤澡,无一处不泡的香香的,大家闺秀嘛!然后穿纱衣打扮一番。
    然后来见嬴姬,见其身边,竟然坐着一位白白胖胖,非常端庄的少妇。与嬴姬还有几分相似。她们的身边,玩着大小一群男女孩子,最小的,竟然在怀里抱着。
二人轻言细语,聊的非常开心,见月儿过来,那贵妇立即冲其笑着招手。
月儿上前,笑道:“这位姊姊是哪家的?”
贵妇笑道:“我是她家的?”
嬴姬道:“她就是我常向你说的姊姊高姬。”
月儿高兴的一把抱住,亲妮道:“我想了姊姊多年,姊姊为何狠心总不来看妹妹?”
高姬笑道:“嫂子早想来看你!可是还得给汝家生儿育女,延续香火,看,嫂子又有三个月了。”说着拍拍绵肚。
月儿撒娇道:“姊姊还是狠心不来看娘与妹妹。”
“不要叫我姊姊,要叫我嫂嫂。”
月儿惊讶道:“嫂子?哪家的嫂子?”
“当然是汝韩家的嫂子。”
月儿笑道:“姊姊真能开玩笑。”
高姬道:“过来,过来。”几个小孩子都过来叫着娘,大的竟然六七岁的样子。
高姬道:“快 ,跪拜,叫姑妈。”
几个小孩立即跪拜道:“孩儿叩见姑妈。”
月儿立即上前扶起挨个抱抱道:“哎,真乖,好可爱噢,姨娘真喜欢你们。”
高姬道:“错了,什么姨娘,你是亲姑妈,这都是你的侄儿,不是外甥。”
月儿惊讶的望着,认为辈份如此称呼太怪。
高姬拉过一女孩子,道:“你看看,这小蹄子像谁?是不是与你一个模样?”月儿惊讶的仔细望着,确实非常的像自己,确切的说是像自己的母亲。
这时,高姬又拉过一个大些的十一二岁左右的孩子道:“你看这个像谁?”
月儿抬头一望,登时浑身颤抖。一把抓住他,仔细的望着,然后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汝可像是谁,汝父可叫韩星?”她觉的与哥哥当年一样一样的。
男孩子立即泪水下来,捧着月儿的脸,道:“妹妹,为兄寻找你多年。难道汝不认识我了吗?”
月儿哆嗦着道:“汝叫我什么?汝叫我什么?”
原来男孩正是韩星,他流泪道:“妹妹,那日左车伯伯,在黄山带着我闯出大内高手们的重围,被吕产追杀!掉入深渊里,伯伯将我甩上石台时,撞塌了头,父王的师父,阿祖的灵猴,给我服用过量的参元甘露,造成为兄终生童子身,再也长不大了。后来汝大嫂使用神农派的神药,才使咱家可延续香火。”
韩月差点昏过去,抱其大哭,呼着哥哥,二人哭罢。月儿与哥哥交谈。
韩星道:“妹妹,为兄苦找你四年,然后才放弃了,因为你已经成为少女,见面也难认了。”月儿闻言又哭。
这时,韩星又道:“你看这个人是谁?是哪个调皮蛋?”
唰,门开了,进来一位小女孩子,一身彩衣,气质非凡。
月儿大惊道:“哎呀,恩公,汝不是掉入水里了吗?怎么跑来这里?害的我们大伙捞了好久。”女孩儿又张嘴啊……假装妞妮着大哭起来。
众人欢笑,高姬掩樱唇格格笑道:“大姐,你就别耍小姑了。”然后对月儿严肃道:“妹妹,这就是咱家大嫂,人家是大房啊,我在你家是做小的二房啊。”月儿惊讶的简直呆了。
原来小女孩正是参娃,她背着手冲其笑着,一改过去赖叽叽的样子,那气势简直像个仙女。
月儿立即跪拜,道:“妹妹参见大嫂。感谢大嫂救命之恩。”
参娃伸出小手,白嫩白嫩的纤纤玉指,掺其道:“自家人不必过谦,我在广陵时就跟上你了。人家廖家也早跟上你了,你得罪的人势力可够大的。”月儿述说了经过。
嬴姬道:“天哪,不愧是韩信的种,真是智勇双全,如今汝竟然是吕后的祥瑞了。真好笑!”哈哈大笑。
     然后当然是兄妹亲热交谈了三天三宿,才把故事述说完。
   不久,月儿发出江湖追杀令,拿下廖二父子的人头赏钱二铢,对就是二铢。许多人认为真是愚蠢,二铢钱谁干啊,傻子都不干。月儿知道一定有人会做的,命人将钱挂在山庄的门上。
       同时他以残月山庄庄主的名义,给东海王驺摇与闽越王无诸去信,要求他不许收留廖家势力,否则后果自负。驺摇与无诸开始不以为然,甚至是愤怒,可是不久他们却深思了,因为廖家势力一个个的消失,后来竟然害怕了。他们才知道吴钩残月的势力究竟有多大。



接前段,本来一直写大汉天朝系列,可是因为又出现唐山老汉城魔窝事件,就暂停武侠,写唐山事件,已经完成二部,感兴趣的点开看看吧。 [e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5-19 05:5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