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2323|回复: 0

共产邪教——梅姨之蝙蝠女魔—— 第十七回 军委秘令

[复制链接]

430

主题

75

回帖

5080

积分

论坛元老

积分
5080
发表于 2024-4-21 06:56: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珍惜

       第十七回        军委秘令


         次日,中午,又接到戴峰的电话,让其晚上八点独自去湖北林中相会。惊雷决定来个将计就计,要将其一举拿下。
戴峰叫来几个手下道:“这次那个乐装英雄的可恶的老王一定会来,我们这次彻底做了他,然后把那骚娘们关起来搞她三年,然后送给梅姨。”他吩咐众人怎么埋伏。
警局中,许罡与何况正在秘谈,何道:“什么,你的消息可靠?”
许罡道:“这是我的线人提供的。他们绑架了牛三的儿子牛健,你只要抓住这几个家伙,就可能查出是谁暗害你的。”
何眼露寒光道:“好,老子若抓出是谁,一定剥了他的皮!”

   晚上六点半,秀月独自驾辆吉普车,向指定地点而来,她在半路暂停休息片刻,临近八点终于来到指定地点,她为了儿子豁出去了。
   这里非常的荒凉,初春时节非常寒冷,淡淡的月光将大地照的一片朦胧。一声声的怪鸟儿,更显阴森恐怖。戴峰看看手表,焦急的等待,这时车灯闪闪。张大春道:“老大来了!”“你去看看,有没有埋伏!”“是。”张走出林中,来到车前。
秀月摇下车窗道:“你是戴峰的手下?我儿子在哪?”张大春道:“你独自来的?”说着围车看看,又打开车门看看后座后车箱,见什么也没有,道:“我们老大在林中等你。”
秀月将车驶入林中,见车前站立两个人,秀月下车道:“戴峰,你把我儿子怎么样了?”
戴峰将手电晃在其脸上身上,仔细的看着,见其貂皮大衣白色绒帽,怎么看怎么可爱。笑道:“嫂子,你终于来了。那个杂种老王怎么没来?”“她来做什么,是我自己来的。我儿子在哪?你要放了他,你要钱我给你钱。你不要伤害他。”
戴峰冲上一抱住她道:“嫂子,你说哪里话!你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我怎么能伤害他。嫂子,我太爱你了,你的笑容,你的小嘴,你的腿……你的一切都闪在我的脑中。你的半个身子已经是我的了,我太喜欢你的味,我简直都要疯了!嫂子跟我吧!老牛给你的我都能给你。”
“我得先看看我的儿子是否安全?”“放心,他绝对安全的。我现在就带你去看他。”说着打开车门,将秀月推倒在座上。秀月挣扎道:“你干什么?”
戴峰恶狠狠的道:“你若不从我,我就把你儿子搞死,一刀刀的割了他。”说着猛扒开其胸衣,狂吻着,又是那熟悉的气味,戴峰真的疯了,他到了不分场合地点的地步了。
突然,二声大叫,张大春与另一个打手倒在地上,痛苦的滚动着。原来从车下噌的窜出一人,一把将戴峰扯腿拽到车外,照其腰就一脚。他一声大叫,他觉的自己腰好像断了。
因为吉普车车高轮大,事前在下边焊上把手,惊雷抓住藏在车下。
   戴峰被提了起来按在车上,道:“牛健在哪?”戴峰扭曲着脸道:“又是你,老王!咱俩好像是天生的死对头。”惊雷掐住其脖子道:“说,牛健在哪?”“你他妈的敢动我!”
秀月合上衣襟从车中出来泣道:“别伤他!别伤他!”“你他妈的敢动我,明天他就是死尸!”
这时,唰唰唰,四周手电光闪动,何况带人包围上来,“抓住两个!”“其他的跑了。”
   刑警把戴峰铐上,何况上去给了其几个大耳光道:“狗杂种!牛健在哪?说,你们贩卖多少孩子?”戴峰叫道:“哪有的事!我说老大,你们警察得讲法律。我与嫂子像来有一腿,我们今天相会你们管的着吗?”何又擂其两拳头道:“带回警局。”众人回去。

     梅姨正在一家宾馆中一丝不挂的泡澡。黑狼与鳄鱼,像太监一样给搓背搓腿递饮料。她立即知道了戴峰被抓的消息,她咬牙骂道:“这个狗才,告诉他要低调,别与仇家争斗,免得影响了咱们的大事,他偏偏不听。”黑狼道:“得把他弄出来,他现在还有利用的价值。不然别曝露了咱们。”梅姨点点头。将玉腿从泡沫中伸出,站了起来,一串串水珠从雪肌上滚落,鳄鱼立即给披件纱衣。
   政法委书记兼六一零主任卢金华刚刚从女儿家回来,她这个三十岁的女儿卢美美可真操心,简直可与郭美美有一拼。
去了美国几年,把他爹迫害法轮功搜刮来的钱挥霍掉大半,回国后找个对象生个女儿,刚过一年又离婚,这些年来吃喝嫖赌抽,说请父亲吃饭,结果是要钱。
父女闹个不欢而散,他正坐在沙发上生闷气,他的儿子卢保国当个税务局小科长开个酒楼干设赌逼良为娼的勾当。毕竟是来钱,可是这个女儿败家。
忽然电话铃响,一看是军区红线,不敢怠慢,他抓住后以最谄媚的语气道:“喂,哪位?”对方道:“我是军区的老罗。有要事,不方便在电话中谈。我们的人会去你家。”“好好好。”刚放下电话几分钟,门铃声响,罗妻让进来三个人。
一个苗条娇艳,另二个阴森森满脸凶气,知道来者不简单。卢站起来道:“什么事?”黑狼拿证件晃一下道:“我们是军区派来的,你刚才接到电话了吧!”卢道:“是的,是的。”将三人引入书房秘室。
梅姨开门见山道:“现在人贩子猖獗,听说还有境外敌对势力操控,所以中央军委高度重视,我们在人贩子中安了许多线人。可是他们经常被基层警察抓住,你们要保证我们的人安全。我们军方许多事不便直接插手。”
卢心想鬼才信你们的扯蛋,就是你们干的。点头装傻道:“这是一定的。在对待近些年来越来越多妇女儿童打工仔失踪的案件,公安政法部门相当重视,我们多次会议要求严厉打击拐卖妇女儿童案件。”
梅姨道:“你领会错了。”卢噢了一声道:“请你指示?”梅姨道:“国家领导经常有病的,需要些器官,还有许多生物试验,都需要大量的供体。所以嘛……你应该懂得,如果我说多了,对你也不好。”卢心想承认了吧!点头道:“明白明白。”“我们意思是,对人贩子你们可以喊可以打,但是嘛!要举的高,放的轻,雷声大雨点小,明白吗?”卢笑道:“明白明白。”三人又秘谈些事才散去。




       第十八回      恶棍逍遥法外


         戴峰几人被带回警局,立即送入酷刑室,何况点着刑具道:“看到没有,这个叫老虎凳,这个叫铁椅子。”点着空中铁链道:“这个叫背铐,还有竹签穿指甲。”说着拿电棍顶了几下铁板,嘭嘭嘭火花。道:“让你舒服舒服怎么样?”
共产党在影视中说日本人用的酷刑,其实它自己是更恶毒。
何况点着旁边一个被打的血淋淋的人道:“他,竟然天天在网上串连反党,支持维权律师。怎么样,都招了!”
戴峰吓的要命道:“老大啊!我可是良民。”
何况喝道:“把他给我绑起来!”戴立即被绑在老虎凳上。“说,你们拐了多少孩子?牛健在哪?”戴道:“老大啊!我怎么可能绑牛健呢,实话告诉你们,那牛健实则是我的儿子,那个梁秀月与老牛感情不好,寂寞了就找我,所以那个牛健是我的儿子。”这个家伙顺嘴胡扯。何啪啪啪给其几个大耳光,刚要用电棍。
这时,门开了,进来个警察对其耳语几句。何况瞪眼道:“什么,好容易抓住这个家伙,竟然放了他?”这时大队长赵大山道:“对,放了他,他不是人贩子,他们是良民。现在公安部正在纠正冤假错案的行动。”何道:“他可是人贩子!”赵大山喝道:“立即放人,这是命令。”转身而去。
何况啪将电棍摔在地上道:“放人!”然后又指指那血人道:“把他也放了,都他妈的是冤假错案!”另一个队长周铭坤道:“他可不能放?”“为什么不能放?他不就是在网上揭露官员贪污腐败的事。”周道:“他是反党,这就是大罪。他如果去吃喝嫖赌抽都不是罪。”
这时,戴峰被放开,伸伸懒腰放几个臭屁,然后拍拍何况肩膀道:“何队长,别太认真,我可是为党和国家做大贡献!哪天我请你去酒楼吃一顿,交个朋友。”然后嘿嘿笑着洋洋得意而去,在走廊中还摸了女警屁股一下。
何况瞪着眼望着其狂样,恨不得冲上去一顿爆揍。许罡则低头好像没看见。
何大骂道:“这他妈的什么警察局啊!恶棍逍遥法外,好人坐牢。”许罡拉其到角落里道:“老何,摸透了党没有。你我出生入死不过是人家一个棋子而已。你还乐意去抓网上民运人士,人权律师,法轮功信仰者吗?”“再不他妈的管了!气死我了!”说完而去。许罡追上他二人又边走边谈。

     戴峰出来后,立即去军区旗下的宾馆面见梅姨,她仰头倒在沙发上,掐着个长嘴烟杆正在吸云吐雾。鳄鱼正在为其玉腿按摩,黑狼给捧着茶杯。不是他们二人级别比她低,因为性的需要。
戴峰弯腰来到近前,笑着道:“多谢梅姨相救之恩!”哪知啪啪啪挨了几个大耳光,她用那粉色指甲点其鼻子道:“告诉你要低调,别耽误了大事,你偏偏不听!”
说着一道寒光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扎在地板上一把刀,道:“剁下来两个手指,以示警诫。”戴峰卟嗵跪下道:“梅姨息怒!梅姨息怒!我这就是做的正事啊!我抓住了牛健准备送给你。”
梅姨冷冷的道:“你骗得了我吗?你早对牛三的夫人想入非非,你可知牛三是卢金华的外甥,立即把牛健放了。今后除特殊情况外,轻易不得对官员家的子女下手。要搞普通愚民百姓的孩子,听见没有?”“明白了!明白了。请梅姨放过我一码,我没了手指不能再为您办事了。”
这时,鳄鱼道:“好吧!看在我的面上,请梅姨放过他一回。如若再犯就砍掉他的手。”梅姨道:“好吧!给你一次机会。若再犯,你知道咱们的规矩。”
戴峰叩头道:“谢谢梅姨!谢谢梅姨!”“你听着,再找几个合作伙伴介绍给我。”“是是是,我一定去办。”闪身而去。
   秀月长年住在超市,她自己的家基本闲着,她趴在沙发上哭的死去活来,望月也跟着哭泣。汤馨龚小琳偶尔劝劝。
惊雷则静静的背手望着窗外,偶尔看看他的电子表,此表其实是个特殊的手机。忽然来其近前,秀月一抓住他道:“求求你救救我的儿子!求求你了。”惊雷和气的道:“如果我猜的不错,健儿会没事的。”
秀月忽然不哭了,用期望的眼神道:“为什么?”然后又泣道:“我知道你在安慰我!你总是给我开心丸。”惊雷碰掉她睫毛上的大水珠道:“戴峰为了得到你!应该是不会动健儿的,除非他最后绝望了,穷凶极恶就难说了。”她站起来抹着头,洗洗脸梳头道:“我要去公安局,要他们命令戴峰还回我的儿子。”
惊雷道:“他们会听你的?”“钱,我给他们钱。警察只要给他们钱,杀人都敢。”“戴峰一伙都没事了,已经放出来了。”“什么?你怎么知道的?”众女惊讶着。
惊雷道:“奇怪什么。人贩子背后真正的黑手是中共的军方,拿这些孩子做各种灭绝人性的试验,或者为高干家属换器官。所以共产党能让人贩子消失吗!”
最吃惊的是少女望月,她知道共产党很坏,没想到坏到这个地步。
惊雷道:“如果我估计的不错。健儿很快会回来的。”秀月泣道:“我哪有这么好的命啊!”望月喜道:“叔叔,真的吗?”“如果叔叔若估计错了,叔叔会采取下步办法。叔叔一定全力将健儿救出来。”望月眼中无尽的感激。
这时,服务员小兰进来道:“月姐,你看谁回来了。”忽听:“妈,我回来了。”正是牛健。秀月一把抱住泣道:“我的儿,你可回来了。”母子哭泣。
牛健脸上好多青紫,片刻后述说经过,他被黑套蒙上头关在一个地下室中,根本不知道在哪里,又莫名其妙的被放了回来。
秀月忽然拉牛健跪在惊雷面前道:“快谢谢叔叔,谢谢叔叔多次救了我们母子。”牛健连声感谢,他对这个叔叔印象非常好。
惊雷连忙扶起道:“叔叔不敢当。是你妈妈舍身救你啊!你一定要孝敬妈妈啊!”牛健点点头道:“我将来一定找戴峰报仇。”秀月道:“儿啊!你现在没这个本事。你现在要努力保护自己。雷叔叔会替我们收拾戴峰。”
汤馨龚小琳一愣,她们一直不知他的名字,以为是其姓氏。
惊雷道:“我就是老王,戴峰现在一定在努力打听我住哪叫什么,家里有什么人,他恨不得杀了我全家。”秀月道:“不许透露叔叔的任何消息,爸爸把我们母子托给了王叔叔,所以今后叔叔就等于是你们的父亲。”牛健这几年被父亲打的非常的恼恨,所以觉的这个叔叔很和气。
秀月道:“你养养在上学好吗?”牛健摇头道:“没事。明天学校举行足球赛,没我不行。”秀月命汤馨小琳将兄妹送去上学。


接前段,本来一直写大汉天朝系列,可是因为又出现唐山老汉城魔窝事件,就暂停武侠,写唐山事件,已经完成二部,感兴趣的点开看看吧。 [e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5-30 17:2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