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2406|回复: 0

大汉天朝——太公天书—— 第一回 身带巨宝

[复制链接]

430

主题

75

回帖

5080

积分

论坛元老

积分
5080
发表于 2024-4-21 07:03: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太公天书】
【珍惜   著】
【武侠小说】
【状态全本】
【内容简介】

      在灭三族中侥幸逃生的楚王韩信之子少年韩星,在寻找失散妹妹韩月的途中,夜晚在一古祠堂地下室内,遇到一具骷髅骨。死者乃一代大侠遭害,其留下遗书与剑,若送到飞熊山庄既是下代庄主。
星儿在送信的途中遭遇暗算灭口,受重伤昏迷不醒。
众美妇小姐们温柔的悉心照料,希望他醒来,哪知在去齐国飞熊山庄,一路都是追杀,最后发现,精心策划的阴谋者竟然是她。

       敬请观看大汉天朝系列之《太公天书》

注:版权所有,未经作者珍惜本人同意授权,任何媒体或个人不许转载。



       第一回      身带巨宝

      大汉天朝太祖高皇帝中六年(庚子,公元前二零一年)

       秦末天下大乱,奸臣赵高有负先皇嬴政,伪造圣旨赐死以儒家为代表仁孝的长子扶苏,与鼠臣李斯将胡亥推上皇位。诛皇室诸子,指鹿为马,残害忠良,奸臣当道,致使天下大乱。各路诸侯纷纷起兵复国,烟尘四起,争夺天下,皆想问鼎中原。

      傍晚,夕阳西下,云淡天清,木叶重重,鹿走鹰飞。
     在洛阳通往鲁阳的一条古道之上,从远处奔来一匹大红马,马上一白衫年青公子。五缕墨髯,面如冠玉,浓眉大眼,风度翩翩。其实他已经五十多岁,因练功的原因才如此年青。
     此时落日余辉,将其衣服头脸仿佛都镀上一层紫金。
     他既是齐国第一剑客驷良,为聂政后世之传人,广陵剑法威震天下,一曲《广陵散》更是旷世绝学。
驷良为人仁而义,大名鼎鼎,且帅气,当然得到无数才女佳人之仰慕,才被齐国第一神秘山庄飞熊山庄招夫,成为第九十八代庄主,享尽人间艳福。
      他此时要去做件大事,关乎东土神洲命运之大事。
他要去见鲁阳墨家巨子禽寿,因为墨家讲兼爱非攻,有饭共吃有衣共穿,人人平分财产,这大锅饭的公有乌托邦匪论邪说,最容易被广大愚民穷光蛋们接受,所以墨家与儒家并例,天下有二,非儒既墨。
     西楚霸王灭秦之后,项羽实在有勇无谋,烽烟又起,流民不断。驷良身上的钱都舍光了,他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仅有四样,一剑一马一命一宝。

      这时,前方路边站立二匹大马,马上二条大汉,一个红脸一个白脸,一红衫一蓝。
见其到来,立即打马上前拱手,道:“在下章节欲,与兄弟曹虎,恭请驷大侠。”
驷良停下马,拱手道:“在下来迟一步,还请见谅。”
曹虎道:“哎,驷君远从齐国而来,辛苦辛苦,我家巨子提前在镇中为驷君接风。请。”
       三人打马前行,进入镇中,小镇还算比较兴旺,买卖铺子多多。
来到一大户门前,但见亭台楼阁,大院数重,三人进入。
      忽然一声大笑,声音罡气十足,可见其功力极高。
出来一大群人,大多身穿粗布褛衣,因为墨讲穿锦衣玉食是地主老财剥削阶级的作风,他们要发扬无产阶级穷光蛋的作风。
       为首者,一灰衣中年大汉出来,此人长脸,淡眉,长嘴,皮肤略黑,他正是墨家巨子禽滑厘的子孙禽寿,其兄为禽长,其弟有禽百禽岁,长寿百岁之意。其得墨家朱英剑法与五行变化功,称霸江湖。
其身后,二个老者,均干瘦,眼睛锃亮,可见内功非常了得。此二人乃鲁阳二子夏侯深、祝天威,铁沙掌威震江湖。
      还有三位最显眼的,号墨家三老,柏寒松、杨飘絮、柳叶风,这三位乃墨家最冷血之杀手。极少有人知道他们,因为知道他们有多凶残的都已经变成了鬼,他们比鬼还可怕。
还有其他众高手例队欢迎。
禽寿上前抱住驷良一下,然后笑道:“驷兄,果然一诺千金,请请请。”
驷良道:“墨家兼爱天下,为苍生着想,小子敢不助力。”
   众人入内,禽寿道:“摆酒接风。”立即一些年青小生,纷纷摆酒上菜。
众人喝上,禽寿颇能讲,夸夸其谈道:“自古权贵,掌控天下,鱼肉万民,百姓皆是奴隶。天降圣人墨翟,创兼爱非攻之大道,救华夏子民出水火。我们就是要创造一个无穷无富,人人平等,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享受财富的兼爱世界。这是墨家子弟之使命。
当年我墨家之巨子孟胜为守城阳,带众高手,在城阳抵挡楚国,因实力悬殊,战败,为实现对城阳君一诺,一百多高手集体自尽。这便是我墨家武士之精神。”
驷良拱手道:“可敬,可敬!我驷某一定全力助诸君成功。”
禽寿哈哈大笑道:“好,来干!”众人一饮而尽。
禽寿道:“墨家若有《太公天书》,如虎添翼,何愁不得天下,请问驷兄宝书可否带来?”
驷良指指后背一个长条方包,道:“带来也,肯求贱内诸夫人们数月才允。”
禽寿道:“诸夫人也是申明大义,可敬可敬。飞熊山庄齐姜世家众美,选驷兄为夫,也是人间一道美谈。请驷兄打开宝书,给众人一观可否?”
      驷良心里立即不满了,心想:姜太公的天书,姜太公乃原始天尊的弟子。太公之书,得多么神圣!这些人不沐浴净身祭祀礼拜,然后再观看天书,就这么看!这些泥腿子乡野粗夫拿这个当地摊小报了。
     墨教教义反对礼乐,确实缺少教养,所以儒家亚圣孟子称其为禽兽也!这样的人得天下,真能为百姓造福吗?驷良开始怀疑自己此次前来的正确性了。
     但是,中国人讲修养涵养,立即笑道:“此乃天书至宝,当无限敬仰,来日方长,待晚上有空,我给巨子慢慢讲解。”
禽寿道:“那是那是,来来,干干干 ”众人一饮而尽。
      禽寿放下陶碗,道:“霸王项羽,背信弃义,杀义帝,非亲不用。分配宰分天下封王不公,致使天下再次大乱。又四处屠城,残暴不仁,无兼爱天下之精神;
刘邦为酒色之徙耳,各王皆旧朝贵族。只有我们墨家,为劳苦贫贱出身,只有我们掌握国之神器才能为劳苦大众着想。”
      众墨立即激情澎湃,举拳高呼:
兼爱非攻,平分财产,
无礼无乐,贫穷光荣。
凡夫巨子,天降圣人,
墨道大兴,一统江湖。

      饭毕,驷良被安排精舍睡下,他有些累,但是并没有睡着。
他一直在思考,古人最重尊敬天地神灵圣贤,从其在酒桌不净之地,既要观看圣贤之天书情节来看。墨家不像善类。
这些人虽讲兼爱非攻却激进暴力,墨侠表面行侠仗义,可济贫的钱财,多是背地里抢劫杀害富人搞来的,以杀富济贫为名啥都干。
     穷,不一定光荣,穷,不一定有理。吃喝嫖赌之辈不穷才怪了事呢。良善勤劳人家不富才怪了事呢。
      他起身坐了起来,他决定离去。墨家若有诚意,不妨也学文王渭水访贤,也学文王用木车来拉“太公”吧。
    他背包提剑轻轻开门出来,行在走廊里。
忽然鲁阳二子,迎面截住,道:“驷君何去?现在大汉初定,兵荒马乱,外边非常的不安全。”
驷良笑道:“我还约一朋友,有要事相商,去去既回,请禀报巨子一声。”
夏侯深道:“驷君夜行身带宝物,若让他人得去不好。不妨将宝书留下。”将手伸出来。



      第二回     古庙奇遇

      驷良立即明白墨家的真面目,笑道:“言之有理!”说着将背包拿下,双手递上。
他的笑容是那么的肯切。
夏侯深伸手去接,驷良突然一掌拍出,对方早有防备,啪一声大响,二掌对接,震的各自倒退。
     驷良觉的手心一痛,心觉不好,对方掌上竟然有毒针。
立即冷笑道:“今日终于看清墨匪穷鬼们的真面目,表面以侠义诓骗愚民,实则巨子们奸诈无比。”
呛啷宝剑出鞘,一式广陵剑法~弦外之音,嗡声一道剑罡刮出。
鲁阳二子可知道驷良的厉害。全力拍出铁沙掌,二股大力嘭的一声巨响。驷良一个倒翻而回,鲁阳二子被剑罡击飞,咔嚓一声,双双撞出走廊尽头的窗外。
    驷良唰的奔窗而去,哪知窗外伸出二支手来,手中握着铜筒,他立即认出那只手是谁。
     驷良大惊,知道墨家最重机关奇淫巧技。绝对不次于有巢派天下四大巧手长安丁家,洛阳胡家,广陵李家,金陵闻家四大家族。
啪啪声响,铜筒中射来近百根毒针,中上就完。
      驷良不愧为广陵大剑,纵身而起,咔嚓一声,轰隆隆大响,直接穿射屋顶而出,崩的瓦木土石泥块乱飞。几个起落而去,消失在黑暗之中。
  
    这时,巨子禽寿出来喝道:“废物!统统是废物!”
     夏侯深捂着胸前的血口子,跪拜道:“巨子放心,他中了我的五毒蚊心针,绝对活不了,他绝对逃不远。”
禽寿道:“出动所有人马,给我追,驷良乃地主老财们派来的奸细,他是统制者的奴才,妄图刺杀伟大领袖巨子,杀无赦!”
     心腹们立即把命令传达下去,墨教诸侠客们真以为如此,要刺杀伟大领袖,这还了得,全力搜捕追杀……。

     时间座标,太祖高皇帝下元年(丁未,公元前一九四年)

     参娃也就是玉棒槌,为神农派掌门大师姐,号不老女神,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人物。有人说她二百岁,有人说她三百岁,有人说她五百岁,还有人说上千岁。
      她命师妹音仙师贞,照顾被吕后做成人彘的戚懿戚夫人,学习修仙、修道、武功、剑法之绝学,自己则带小夫君韩星前往临淮东阳欢乐园而去。(详情请看《铲除魔教》)
     星儿已经十三岁了,加上服用了过量的神农派长生之药,性能力更加成熟。所以参娃要其回去完婚,她知道高姬对星儿的情意恩深之重,让众姬尽快产子,为韩氏增加香火。因为星儿是韩氏一脉的传人。
     吕后夷三族,要绝了韩家的香火,参娃则搞来一群姬妾养在欢乐园,让其多生孩子,使吕后的毒计破产。

      此时,寒冬,凉风迎面,有如刀刮。
二孩骑着三匹小马,从长安向洛阳而去,走崤山古道。大猴灵猿小黑也骑着一匹。惹的一些路人观看,但是并不奇怪,古人牵猴遛兽的杂技队马戏团多的是。
      因为星儿一直想寻找妹妹韩月,给他的时间非常的有限,因为女大十八变,再过数年,即使碰到也不一定认识了。
    所以他奔大城市而去,而玉棒槌想取直路线,直奔临淮东阳而去。
参娃道:“我们干嘛往东去,要往东南,家在东南,汝可知乎?”
星儿道:“不行,我还得找妹妹。”
“也许妹妹在另条路呢?”
      星儿不高兴的道:“七短劣妇,未过门,既不听夫君之言!再不听,汝自己走,彼此各走各的。”
     玉棒槌吐舌,道:“汝乃一家之主,听你的还不行吗!真是命也!一群孽障等着投胎,不去不行。”二人打马快行。
三匹小马跑的飞快,一天到了三门峡涵谷关。
      可是因为星儿着急赶路,错过了店铺。来到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段。
星儿下马,四处望望道:“我得找个鼾睡之地也!”
    参娃也下地,忽然哇的大哭道:“汝只管你自己,却不管我!人家要冻死了。”玉棒槌长的净如朝露,嫩若初藕,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韩星也觉的不好意思,应该在镇子住下就好了,上前抱抱她,道:“好妹妹,别哭了,都是我不好。”
星儿到现在他也不知道,参娃到底是神农派的什么人,以为她不过一个十一岁左右的小女孩子。
   忽见一只黑狗跑了过去,星儿道:“你看,我们跟着那只狗狗,一定能看到人家。”
     二人上马,在后跟着,哪知越走越荒凉,穿过片片树林山谷,天越走越黑。狗狗却不见了,二人接着寻找。
    忽然星儿一指道:“看,那里有户人家。二人来到近前,见却是一所山神庙。
因为年久失修,殿门都没了,二人进入,噗腾腾跑出去一些野鸡。
山神像高大,挺吓人。
韩星拱手道:“山君,借住宝宅一夜,打搅打搅。”说着放在供桌上一张干饼。
二人把马拴在大石头供桌的腿上,四处观看,见神像后边,还有一间小屋,地上一些干草还有炭火之痕迹,早有路人在此借宿。
     韩星去外边砍来几棵大枯枝,从怀里取出竹筒火折,在地上架起火来,室内暖了起来。然后二孩坐在柴草上。星儿将参娃抱在怀里,包上皮袍,玉棒槌酥软无骨芳若芝兰,抱在怀里,又暖又香,天然的热水袋。二孩相依而睡,小黑在外边与马在一起放哨。
      星儿觉的刚刚闭眼,忽见外边进来一潇洒的白衫公子,从其身边而过,进入后门不见了。
星儿奇怪,这北墙怎么有门?自己先前怎么未发现?于是他跟了进去。这里有个地下走廊,里边有人谈笑之声。
星儿来到近前,见一室内正是刚才所见那白衫人,正与一人对弈下棋。
那人长的甚奇,人身狗头,正是殿中那山神之形象。
    白衫公子道:“汝把此娃引来,是为我解忧?”
    星儿忽然想起,前时野地里看见的那只狗狗忽然不见,怎么与山神这么的像。
    这里不是骂人,你看《山海经》里记载的许多山神,都是又像猪又像鸡又像狗的。低层人类间的小神长的就这样,越高层空间的神越漂亮。
     那狗头人正在津津有味的吃着干饼,冲星儿笑笑似乎感谢。原来正是其给山神供上的干饼。
白衫公子向星儿招手,星儿上前,施礼道:“请问先生高姓大名?”
白衫公子笑道:“今日请星君到来,托一事,君若办到,必有重谢。”
星儿道:“何事,我若能办到,一定全力。”
白衫公子指指一把剑道:“请把此物,劳驾帮我送回家里。还有书信一封。”
“请问先生家在何处?”
白衫公子道:“我家在……。”

接前段,本来一直写大汉天朝系列,可是因为又出现唐山老汉城魔窝事件,就暂停武侠,写唐山事件,已经完成二部,感兴趣的点开看看吧。 [e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5-30 18:5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