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1034|回复: 0

共产邪教——梅姨之蝙蝠女魔—— 第二十回 丧尽天良要成功了

[复制链接]

428

主题

73

回帖

5050

积分

论坛元老

积分
5050
发表于 2024-4-24 13:46: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珍惜

第十九回       巧治淫棍卢金华


         终于没事了,秀月一下瘫在沙发上,皱娥眉道:“我真的太累了!我真的厌世了!如果没有你!我不知如何活下去。”
惊雷觉的其家背景太复杂,想尽快解决问题,然后抽身远离她,做个普通朋友了事,哪知没完没了。
服务员小兰,非常懂事,笑道:“我还有些事没做完,你们聊。”准备离去。惊雷道:“慢,别走别走!陪陪她说话。”小兰笑着停下。
秀月泣道:“你走吧!别管我了,让我死吧!别人都喜我这脸蛋,就你不喜欢!”说着狠挠了几下,现出条条血痕。
惊雷立即抓住道:“又犯傻了,月儿回来见妈妈自残多伤心,这样产生多么不良的影响。”小兰还是走了,他佩服惊雷真是个正人君子。因为在她眼中一片混乱世道,还有这么好的人。
      惊雷为其用棉球擦着血迹,道:“傻瓜,我一个朋友,在车祸中毁了容痛不欲生,把屁股上的皮移到脸上,你好好的,还毁!”
“你又不喜欢,要它何用!”娇泣着。
惊雷正色道:“我们已经都是中年人了。我们已经不是少年少女了,我们梦幻浪漫时代基本都过去了。我们身为父母,已经并不是为自己而活了。我们上有老下有小。特别是孩子,一定要给他们个良好的做派,父母是破鞋是让人家看不起的。听话!”
秀月点点头道:“嗯!你陪在我的身边好嘛!我太怕了!多想有个肩头靠靠。”“你一定要自己坚强起来。”“给我时间。对了,你怎么知道,牛健会没事?”“因为我知道了放戴峰一伙的,竟然是政法委书记卢金华。”
秀月惊讶道:“他这么关心我们母子了!”惊雷冷笑道:“如果我估计的不错,他关心的是你啊!”秀月立即想起每到年节老牛带自己去其家时,卢金华对自己那眼神,恨不得把衣服扣下来。
她心明却故嗔道:“哼!你嘲笑人家!”“我如果估计不差,他很快就会来关心你。”他话音刚落电话铃响起,秀月立即接听,她美目盯着惊雷,道:“原来是老舅啊!”果然对方是卢金华,道:“小健回家了吧!”“回来了!回来了。”“哎呀,我听说小健的事,立即全力迎救。”“谢谢老舅,谢谢老舅!”“哪里哪里!小三走了,我一直没去看你,哪天我去。”“老舅太忙了,别让您老人家操心了。”“关心你是应该的。”又闲谈几句挂了。
惊雷哈哈大笑道:“这舅公公,要疼你这外甥媳妇了!”秀月羞的满脸通红,随后又泣道:“谁都欺负我!为什么,谁都欺负我!为什么?”惊雷只得好言安慰。
秀月终于破泣为笑道:“我觉的我又低估了你。你怎么知道卢金华一定要来关心我?”惊雷背手渡了几步道:“因为卢金华他是我最关心的人。他们共产党党员马列魔教徙,最大的特点都是淫棍邪教之徙。戴峰为你疯狂,他能不……。”秀月叹道:“你太聪明了。如果你若耍我,把我卖了保证会替你数钱的。”
惊雷道:“我把我卖了也舍不得你。”秀月高兴的又泣。惊雷道:“其实我很喜欢你!你还有比较单纯善良的一面。所以很想多关心你。可是一关心你就这样,让我越来越想远离你。”
秀月立即擦擦泪道:“小寡妇,这么丢人!保证再不了。”“我要你选择,如果我与卢金华必有一人倒下,你站在哪边?要我还是要他。”秀月道:“这还用选择吗?没有你,还有我吗?我的一切都是你的。我永远站在你这边。那个老色鬼我烦死他了!”
惊雷点点头道:“这句话,是让我最感动的。我得走了,戴峰不解决,你我还有太多家庭都会家破人亡的。”秀月道:“一定要小心!”这时小琳汤馨回来,惊雷伏其耳几句,秀月点点头,他才起身而去。
   次日,午后卢金华到来,寒喧过后。秀月道:“多谢老舅对我如此关心。”卢喜道:“记住,有什么难事,就通知我一声,在这里我跺跺脚地都颤三颤!”秀月点点头,道:“谢谢老舅。”卢上前道:“谢什么谢,我的心你还不懂吗?”说着一把握住那嫩滑的小手。
秀月向内室望望道:“老舅,别这样!您做为国家领导干部,别这样!”卢嘻笑道:“毛主席都经常握儿媳的手,都有一腿,何况我们。寡妇多寂寞,别苦了自己。我壮的很!”“别这样老舅!”说着又望望内室。
卢金华立即领会,他认为是让其上床。这家伙简直色令智昏,猛的抱起她……就在此时一声怒叱,秀月的婆婆也就是其姐卢金艳从内室冲了出来。气的浑身颤抖骂道:“你这老畜牲,搞女人搞到外甥媳妇身上了?气死我了!”左右找东西,脱下鞋子就打。卢金华差点吓拉了,连滚带爬而去。
秀月登时捂脸大哭,跪下道:“妈,谁都欺负我!孩儿没脸见人了。你照顾好健儿月儿。”说着跑到窗前就要跳楼。
吓的婆婆尖叫连连扯住道:“媳妇,媳妇!你可别做傻事啊!那老畜牲你等着,我坐他们家骂他去!”
这都是惊雷昨日替她出的脱身计,不然很难摆脱卢金华的骚扰。秀月又假装死去活来,婆婆好歹才劝好了。然后下楼奔弟弟家而去……。
到其家后,卢刚慌慌的回来,稳稳情绪,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在会见客人,正振振有词的道:“对法轮功一定不能手软!这是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周书记的最新指示,要坚决消灭!”
这时,卢金艳闯了进来,大哭大嚎大骂,那几个官员立即明白了,立即离去。
卢金华青筋暴跳道:“我喝多了点,看错人了。你还想怎么样?我倒台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加上弟媳好说歹说才劝走。卢擦擦脑门上的汗珠子,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不久传开了,其实他早就臭名远扬。卢金华不知道,有人天天秘密搜集他的罪行。
不久,有人向纪委举报卢金华贪污腐败,受贿涉黑,买官卖官,权色交易奸污幼女,等等罪行。可是因为卢是周永康的红人所以不了了之。
    因为此时胡锦涛温家宝,实力不如江派强硬,军委副主席徐财厚郭伯雄掌握军队,周永康掌握武警法院监狱系统,军权都被江派血债帮掌握。
胡温虽掌握中纪委与贺国强联手,也对江派毫无办法,只有等待时机。终于二零一二年薄熙来一嘴巴把王立军打到美国领馆才给了习近平收拾江派的机会。
卢金华知道是公安局长王琮背后整他,咬牙切齿道:“想跟我斗!老子整死你!”也秘密举报他。中共内部从来是山头林立盘根错节狗咬狗一嘴毛。


  第二十回     丧尽天良要成功了


        这天,武汉病毒所秘密军事基地中,石共丽团队非常高兴,因为冠状病毒,终于有了新进展,因为可以传染其他人了。
不久前胖嫂完全疯了,抱住个孩子就说是自己的女儿。同时她的肚子越来越大,像头猪一样被关在特殊房间中,没有任何尊严。它们把个注射完病毒的孩子,推其房中,胖嫂笑呵呵的抱着,呼着女儿,还让孩子吃她的奶,那孩子真吮了出来,吃的奶水直流。
可怜只吃了几天,就病发,发烧咳嗽,胖嫂大惊道:“女儿女儿!”因为前时她的女儿,就这样被推走,再也没有回来,她吓的惊呼着,不断的亲吻“娟儿!女儿!别吓妈妈!”说着大哭。
那个前时新来的医学女博士,见此惨状实在受不了了,因为她当初学医为了救死扶伤,也受爱国主义的洗脑,现在她彻底明白了共产党的罪恶。
她以身体不健康为由,要求离去。她说出了十条离去的理由,把自己都感动了,她认为一定能让自己离去,可是她低估共产邪教的阴毒。
在办公室中,军头冷冷的盯着她,渐渐眼光变了,盯着她的胸,盯着她的臀,女博士见那双狼眼立即浑身不自在,她升出后悔之意,当初根本不应该报考军校,可是因为家穷,参军考大学是农村娃鲤鱼跳龙门的唯一出路。
军头表情古怪的道:“你可以离去,将来病毒研究成功后,这里的人基本都得离去。不过你得接受我的检查,你身上是否藏有军事机密。你把衣服脱下来。”女博士登时羞涩的双颊绯红,更加妩媚动人。军头喝道:“快脱!你一定藏了对吧!”她只好将上衣脱去,只留下乳罩。
哪知军头猛的扑了上去,将其按倒,女博士吓的尖叫连连,她现在才知道,自己不是军人不是博士也不是专家,什么都不是,自己只不过是个弱女子。
她的乳罩被扯去,那张臭嘴狂吮狂咬着其胸部……她哭啊叫啊……军头此时如同疯狂的恶狼,将其撕扯的一丝不挂,然后自己脱光狞笑着……她站起来拼命捶打着门,可是没人来救她。因为这个军头掌握所有这些人的生死,他说处决谁就处决谁。
她又被按在地上,那惨叫呼救声越来越激烈……越来越弱……最后消失了。军头终于满足了,望着地下那滩处女血他更加的满足,然后按下钮,道:“来人。”进来几个大汉共兵。“她叛党欲逃,把她给我关起来审查!”已经昏迷过去的她被几人抬走。

       此后军头有了精力就奸污她,因为全球共匪最爱祸害女人。她的精神几乎漰溃,彻底的认清了共产党是什么东西。她哀求着放过自己,得到的却是军头变着花样的玩弄折磨羞辱。
    胖嫂怀中孩子被抬走了,她拼命的叫喊:“女儿!女儿!你们还我的女儿!”那吓人的嘶哑叫声,军头却在办公室监控屏幕上津津有味的欣赏着。欣赏着那曾经被自己玩弄过的每一寸肌肤。
那孩子再也没有回来,胖嫂也病倒了,她也染上了病毒,石共丽们大喜,对其尿液血液唾液天天化验,观察病毒变化。
胖嫂也奄奄一息了,她流产了,满床满地玻璃窗上都是鲜血,黑红色的鲜血。在这人间地狱,胆小的人都会疯的,已经有两个研究员因精神失常被送走了,是的,永远的走了。
立即一群专家将胖嫂抬到手术台上,胎儿早被装走切片化验去了,然后胖嫂的肚子被豁开,心肝肺一件件的被掏走。仔细研究病毒对身体的损伤与变异。

       戴峰与孙彪在三七酒楼中饮酒,孙彪道:“听说你前些天被抓住了?”“抓住又怎么样。我现在不是好好的!谁敢把我怎么样!只要你跟我混,保你发大财。”他一副老大的口气。
孙彪道:“好。还是这个发财快,无本万利。愚民们的孩子都是咱们换钱的猪。”戴峰干了一杯道:“想不想大干?”“当然想了,背后有共产党撑腰!这还怕什么。”“我把你引见给梅姨怎么样?”孙彪大喜道:“太好了,不是逗我玩吧!”“不是,是看在咱们交情不错的份上。”二人酒后,招来二个女人而睡。
次日,孙彪与戴峰来到军区宾馆,梅姨一身红裙,晃着一双大白腿,依然吸云吐雾冷冷的望着二人,特别是孙彪。
戴弯腰点头笑道:“梅姨!他叫孙彪,在这一带小有名气。他愿意孝忠梅姨。”梅姨终于说话了,慢条斯理的道:“他说的代表你的意思吗?”孙彪点头笑道:“对对对!只要梅大妹子让我发财,我就孝忠你。”“此话当真?”“当然是啦。”
梅姨回头望了一眼。黑狼噌的上前,一把揪住其胸衣瞪眼道:“你是不是卧底?”说着将刀逼在其眼上,然后咔刀尖扎中他的一个脚趾头,孙彪杀猪般大叫道:“不是啊!不是啊!我绝对孝忠你。”“狗才,竟敢称妹子,今后叫奶奶。”“是是是,奶奶,小的绝对孝忠你。”
梅姨笑着扭着腰上前道:“好啦好啦!听说你开个三七酒楼,就在那设个我们的聚点吧!放心,有我梅姨在今后没人敢再动你了。”“谢谢奶奶!谢谢奶奶。”“嘴真甜,赏钱十万。”说着扔过去一个银行卡。孙彪大喜接过后,直叩头。
于是三七酒楼变成梅姨的了,如同朦胧夜总会变成影子的。孙老虎开始很不高兴,但是觉的自己没靠山实在不行。
孙彪觉的自己翅膀硬了,他准备要拥有更大的台柱子,于是把卢美美拉来入了一股,这傻婆子非常高兴的答应了 。这下孙彪高兴了,立即不把戴峰放在眼中了。戴非常不高兴。
他们天天流窜各地偷孩子骗妇女引诱打工仔,干着伤天害理的勾当。这也是魔教环境下的必然。但是在天天新闻联播的美化中,太多愚民认为中国是最安全的社会。




接前段,本来一直写大汉天朝系列,可是因为又出现唐山老汉城魔窝事件,就暂停武侠,写唐山事件,已经完成二部,感兴趣的点开看看吧。 [e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5-22 08:0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