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3835|回复: 0

共产邪教——梅姨之少年总裁——第十回 匪共一家

[复制链接]

443

主题

93

回帖

5299

积分

论坛元老

积分
5299
发表于 2024-5-23 06:40: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珍惜


       第九回      回到原点


         次日,早晨,正君看看电子表,吃了一惊,黄嫣给准备好早餐,笑着鞠躬道:“总裁先生您请用。”正君一呆,因为她的外衣非常新非常好看,可是一闪中,发现其内衣,领子毛边掉线了,她是个非常有气质的女孩子,大方气质高雅漂亮,没想到家庭这么糟糕。就好像一块美玉包着一块破布。
         她见正君依然望着她,又礼貌点头道:“您请用餐。”“你工资都做什么了?”黄嫣一愣,正君伸手点其内衣领子道:“我问你工资都做什么了?”黄嫣登时眼睛湿润低头勉强笑道:“弟弟妹妹都在上学,母亲有病。”
       正君道:“你们老总林芙蓉小姐决定,资助你尽孝钱四万,一万元买衣服钱。自己去支取吧!你现在立即离开这里,包括几个打杂的。”黄嫣突然跪下泣道:“求求你,千万别开除我!求求你!家里全靠我了,求求你了。”
正君拉其道:“我不是开除你,那个林雨微找黑豹来打咱们,你快走!三天后,穿新衣来见我。”皮月华张志莲惊道:“别怕,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正君道:“好,很好。你们重要的要保护好自己。快!让打杂的全部走。”黄嫣急急而去。
正君拨通手机,道:“姊姊,你实在不应该这么做。我一直对你印象不错,好的甚至要认你为娘。”雨微恶狠狠的道:“小骗子,有你们好看的,警察马上就要抓你了!识相的快滚!”哈哈大笑,说完挂了。
        张嫣众人刚走,唿唿来了五辆面包车,下来一群刺青打手,有梳着辫子的,鸡冠头的,有戴墨镜的,提着棍棒片刀,冲入胜财地产公司总部的大厅。
       见大厅中间椅子上坐着一娃娃,翘着二郎腿,他戴着孙悟空的面罩,他身后站立两个苗条英气十足的女保镖。
月华低声道:“我的少爷,再不你现在躲躲?”正君道:“我若被吓跑了,让人笑掉大牙,人家林总在美国那边正在看着呢!”确实芙蓉在紧张的通过视频网络观看着。
那二个头头名叫郎三马二冲上前喝道:“小孩,这新来的什么狗屁总裁在哪?”
月华道:“你算什嘛东西!敢随便进来?”郎三一个大嘴巴煽了出去,结果卟嗵飞了,滑出老远。月华慢慢将脚放下,拍拍秀靴。于是双方大打出手,刀棒齐上。二女唰唰亮出二节棍,打的众凶爹娘直叫。
结果,是他们这些打手没靠上前。所以正君依然坐的稳稳的,他看看电子表,突然拉二女急跑到楼上。
原来外边,哗来了很多辆警车,带头着正是向恒有,他是带伤前来,因为前时突击于氏别墅受了重伤。
他听世杰说这是于得心的手下,带人赶来,他恨的咬牙切齿道:“我给打!往死打!”众凶见警察来了,纷纷乱跑,结果嘭嘭嘭一顿乱枪,大部分被打死。美国的芙蓉在那边登时吓尿了,给她多少钱也敢回来。
哈!向恒有又立大功,立即声称击毙的是一群欲抢劫的武装暴徙。其实他们是来打群仗的,来吓唬股东的。但是这些家伙确实应死!中共的新闻与现实相差十万八千里。
向见到世杰高兴的道:“你这线人消息可真准。介绍给我行不?”世杰哎声道:“这可不行。你小子白捡了蛋现在又想要鸡。”向大笑道:“请你喝酒。”
世杰许罡等铁血军魂的战士,只能尽量引诱他们除去邪恶。不然的话,恶棍都是香饽饽。拆迁全靠黑社会。
警方定性为抢劫暴徙,黑豹与市委书记也没办法了。闷声装不知道与自己无关。林雨微闻听后吓的二夜没睡着。
       她知道坏了,芙蓉与股东们绝不会放过自己了。她哭叫着捶打卫国彰道:“都怪你出的馊主意,这下怎么办?”哪知卫冷笑道:“谁让你傻了,怨谁!大不了你去坐牢呗。”说完走了。雨微气的大哭女儿也跟着哭。
       第三天,她带女儿到来,因为今天是股东大会。她本来非常白嫩,如今脸色苍白中带黑,倒大霉之相。
她一进来,大伙唰都冷冷的盯着她。秋桐见正君高兴的叫道:“大大,大大。”雨微这次没有阻挡。她没看众人一眼,径直来到正君近前,拉着他来到总裁休息室。
她蹲下道:“你知道古代奶娘意味着什么吗?”正君道:“就等于妈妈。这个我爸爸给我讲历史故事时就讲了。”“你已经吃了我的奶,我已经等于是你妈妈一样。你不会见妈妈倒霉吧?!”正君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秋桐却叫道:“大大,抱抱……抱抱……。”正君弯腰抱起了她。笑道:“真乖,真可爱。”
        这时,世杰与两个警察进来道:“林女士,有桩谋杀案与盗窃挪用公款案,请你去配合一下。”雨微站起来道:“你把这个孩子送给芙蓉,她若不要你就扔了。”头前而去。
正君道:“你给我调的奶,很香很好,酸甜可口,你还会给我调吗?”雨微激动了,她明白了,有希望了,急忙道:“你若喜欢,我天天给你喝。”然后撑娇躯而去。
        晚上,芙蓉放学了,与正君视频,他抱着秋桐道:“看见没有,那个叫姨妈,姨妈就是妈妈。”“秋桐叫着妈妈。”正君道:“她把这个孩子送给你了,她说你若不要就扔了。”
        雨微说的不是假话,因为她刚刚知道,卫国彰把那上亿元全部挥霍输掉,竟然拿自己的钱在外养了三个情妇,她简直气疯!因为就是他天天纵涌自己吞掉叔叔的公司。原来他别有用心,她也恨这个孩子是他的。
       芙蓉趴在桌上哭泣道:“为什么!为什么?难道钱就那么好嘛!难道钱就比亲人还重要嘛?你已经得到那么多了,为什么还要贪婪!”
        秋桐眨着天真的大眼睛道:“妈妈为什么哭啊?!”“他哭宝宝不听话。”秋桐道:“宝宝听话。”“宝宝若是好孩子。妈妈过几天就会回来,她去反思去了。”“什么叫反思?”“就是做错事悔过,然后才能按真善忍做好人。”“我也按真善忍做好人。”“哎!真是好孩子。”

      这时,黄嫣过来接过孩子道:“总裁,交给我来哄吧!”
正君背手大声道:“别哭了,我能把你变好,同样也能把她变好,我有这个信心,因为她好像比你还傻!”芙蓉擦擦泪水道:“我们姐妹都这么傻。你为何这么小?不然我们姐妹都嫁给你。”
正君转头对黄嫣道:“她说的什么意思?”黄笑了。
正君摸摸其新内衣衬衫领子道:“很好,非常好!”黄嫣道:“我妈妈说谢谢你。”正君道:“别谢我,要谢你们林总。”黄嫣立即点头鞠躬。
芙蓉奇怪道:“谢我什么?”正君道:“你三天前为你的员工慷慨解囊资助进孝费五万。”芙蓉噢了一声。黄嫣道:“我妈哪啥得用啊!都给弟妹交学费了,共产党给非洲黑爹有的是钱,就是不给本国学生免费。”
芙蓉道:“你若急用钱就在公司财会支用,将来慢慢从工资扣除。”黄嫣喜道:“谢谢老总!谢谢老总!”“麻烦你照顾好我的外甥女。”“会的!会的!”
随后经其同意,正君为黄嫣在大纪元网上声明退出党团队组织,免的天灭马列邪教被其连累。
         芙蓉道:“商场不能用了吗?”正君道:“能用,不过,过些年可能会砸死人。”“怎么办?”正君看看电子表道:“拆了重建。这二亿就当免费做广告了。”谁也想不到,正君背后有个智囊团。“我的一切就是你的,你决定吧!”芙蓉非常高兴,从此自己已经完全掌握公司了。
果然商场重建,损失不算股东们的,大家非常高兴,哇,这个少年总裁老神仙简直比一休还一休。

        雨微刚入狱半个月,卫国彰认为她彻底完蛋了,一定会牢底坐穿,于是提出离婚,并且要房子不要女儿,声称女儿不是他的。她恨的咬牙切齿,亲人反目都因为这个家伙背后的挑唆,立即同意。
         正君去狱中看她,她哭泣道:“你真的曾经调合过我们姐妹的关系过吗?”正君道:“她当初对你非常生气,我劝她,才同意放过你。这次你入狱她又哭了,哭的非常伤心,泪水流的像条小河,从美国流到中国流入我的眼中你的心中。她简直把秋桐当亲生女儿。”
        雨微泣道:“我对不起人家啊!看在我那碗奶的份上,你再为我们姐妹调合一下好吗?!我会一辈子感激你。天天为你调奶喝,为你做奶油蛋糕。”
正君道:“其实你很单纯很可爱,我对芙蓉说你比她还傻,如果你肯悔过从善,我何必难为你呢。”“我现在一无所有了,做恶搞来的钱,都被那个陈士美挥霍光了。我这边偷,他那边挥霍,真是报应啊!”说着大哭。
         三日后,公司撤诉,雨微被放出来了。她与芙蓉视频,她戴着白纸面罩,泣道:“作为长姐的我,没脸见你了!”芙蓉道:“别说了,都过去了。在我心中只有姊妹最珍贵的,小宝没了,我只剩下你了。”姐妹痛哭。
         次日,早餐时,正君忽然闻到股奶香,道:“好香。”雨微给秋桐倒了一碗,然后道:“这个是给……是给……”秋桐道:“是给大大的。”“对,是给大大的。”她对正君道:“她今后就是你的女儿。”正君惊讶道:“什么,我有女儿啦!”看看电子表,原来妈妈传来信息:收下,这个孙女。
       正君高兴的抱住秋桐道:“你今后是我的了,奶奶一定会喜欢你的。”雨微一勺一勺喂其道:“为表示对你感谢,我愿天天为你调奶。”说着献上点心与蛋糕。
        正君道:“你不要感谢我!你应该按真善忍做好人,也施善于他人。”雨微惊讶道:“原来你是法轮功!太让我惊讶了!我再也不信共产党的谎言了。我早看过自焚真想光盘,那就是中共自编自导的栽赃法轮功的谎言。谁傻的往自己身上浇汽油点火啊!那就是摆拍的电影。”



         第十回      匪共一家


       特工花花太岁,查了好些天,也没查到张嫂的下落,同时利用军方通讯窃听王宇的手机,也没发现张嫂在哪。于得心非常着急,她觉的在南京的势力不够,应该多网罗些人手。
        人贩子邓琳刘丽娟吕小军可倒霉了,这个变态狂特工太岁,每晚都折腾她们,竟然让吕小军给其舔腚,稍不如意一顿打。刘丽娟实在受不了,悄悄逃到百里外的乡下的小店中,哪知次日醒来,竟然发现太岁躺在其身边对其呲牙冷笑。她差点昏了过去。
      她被抓了回来,跪在其脚下,太岁将其抽的满身血条,然后用嘴舔着她的血。每舔一下,她就觉的像蛇咬了一口,太岁终于在其白臀上咬下一块肉,然后吮着其血,她们终于尝到了恐怖的滋味。

         这天,黑豹正在家中享受他的美酒佳肴,这是南京顶级豪华别墅,明亮的落地式大玻璃窗,可望着远处高山,江南气暖院中花团锦簇。泳池中是从山上流过的清泉。这样的豪宅却住着猪狗不如的生命,这就是今天现实中的中国。
         他新收留二位泰拳高手,石头与剪刀作为自己的保镖,这二人都是泰国通缉的黑社会。他们正喝的高兴时,没注意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门前,司机正是太岁,她道:“这就是黑豹的家。”于得心道:“不错。如果我们住在这里怎么样?”“想法不错。可是豹子是不会把窝让给别人的。”于得心冷笑道:“那是因为他遇到的都是绵羊。走吧这就是咱们的家。”
看门的王三突然来报:“老大!门口来了二个人要见你。说说……说……。”黑豹道:“说什么了?”“她们说,晚一分钟不去,打断你的腿。”“什么?”二个泰拳拍案而起。道:“老大,看我打断他们的狗腿。”二人刚要走。黑豹道:“是男是女?”王三道:“两个女人。”
黑豹道:“我向来对女人感性趣,请进来,一会爷好好玩玩她们。”片刻后,于得心太岁进来,她们来到二楼酒桌前。
黑豹仔细看看,见于得心胖嘟嘟小皮子挺白挺嫩,就是长的老艮点,另一个细高肖瘦黄焦焦的头发,男不男女不女,不愿看二眼。问:“二位有何贵干?”
于得心笑道:“我想让你当我的手下,然后我住在这里。”黑豹此时光着光膀子,身上刺青让其更加吓人,他似乎心情不错,依然笑着道:“你知不知你刚才说什么?”太岁道:“我再给你解释一遍,要你当我们主人的狗。”
黑豹回头对着几个保镖道:“她们进来之前我说什么了?”几个大汉笑道:“老大说,一会爷好好玩玩她们。”“你们还不去。”
       几个大汉晃荡到近前,突然太岁左飞脚左飞脚,卟嗵卟嗵,干趴下两个。一个戳脚又一个大汉被踢在干腿棒子上,一下趴着摔倒,太岁迎面一脚,一声惨叫,大汉被踢飞了,落在黑豹脚下,满脸是血。
石头剪刀噌噌跳到中间,晃悠悠跳段拜师舞,太岁握着拳有节奏的跳动着。突然冲到一处,啪啪啪拳对拳腿对腿,都是硬碰硬。太岁一个飞脚干趴下一个,嘣又跳起来,又一脚干趴下一个,嘣又跳起来。泰拳也得练硬气功,所以非常扛揍。
突然,太岁被石头抱住了头,嘭嘭嘭被人家用膝盖猛撞着左右双胁。太岁本来瘦的像个竹竿,这一撞,简直要散架子了。
石头撞了一气,心想:死了吧!自己这膝盖连石头都能撞碎。停下看看,哪知对方一声尖叫,如同野猫嚎叫。一口咬在石头肩头,生生咬下一块肉,然后抱住对方的头,嘭嘭嘭用膝盖撞了起来。只撞了几下,剪刀从背后,一拳击中其后心。
太岁猛的将石头摔了出去,然后左飞脚右飞脚,连续踢着,终于剪刀栽倒于地。石头也喷出一口鲜血。
        太岁刚要再打,于得心止住,她走到桌前,黑豹有些怕了,一看这瘦鸡这么狠。他起身给满了一杯道:“大姐,哪里人?”于接过酒道:“给他看看。”
太岁掏出个证件递其眼前,黑豹还是见过些事面的。见是中共军方证件,立即笑道:“原来是军队的,幸会幸会。”于呲牙冷笑道:“碰到我,你会非常的不幸。我就因为碰到了不幸的人所以总是不幸。”她说着但见其嫩白像猪蹄一样的手指却慢慢变成黑色,连那酒杯都变了色,突然哗浇在旁边那个冷眼怒视她的大汉面门。
那人捂脸大叫翻滚,片刻不动了,整个脸都变成黑色,黑豹吓的直冒凉气。太岁冷笑道:“给你来一下,敬你一杯?”
黑豹这类流氓本性就是欺软怕硬,恭敬的笑道:“不敢不敢。大姐有什么事只管说,我黑豹非常爱交朋友。”于得心摆摆手,黑豹让所有人退下。然后又给敬杯酒。
于得心依然呲牙笑道:“我也非常爱交朋友,可是没人爱与我成为朋友。因为凡知道我们身份的人都得死。”黑豹笑道:“大姐真会开玩笑。”“不,真的。不幸的是你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身份。”
黑豹道:“我是非常爱党爱国的,这些年凡政府拆迁的钉子户,经常上访给政府找麻烦的,都由我们来办,保证让他腿断胳膊折。所以我们与党是一家人。”于道:“好好好,来,干一杯。”二人一饮而尽。
接前段,本来一直写大汉天朝系列,可是因为又出现唐山老汉城魔窝事件,就暂停武侠,写唐山事件,已经完成二部,感兴趣的点开看看吧。 [e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6-18 17:3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