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3803|回复: 0

大汉天朝——太公天书——第十九回 喋血黄河

[复制链接]

443

主题

93

回帖

5299

积分

论坛元老

积分
5299
发表于 2024-5-23 06:49: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珍惜


       第十九回     喋血黄河


       众妇撒完花露,用洁布擦干甩扔掉,站了起来。
管巧嫣面现讶异道:“不是妹妹你大展伸手嘛,将长矛神力击回嘛,我方才也睡了。”
齐巧柔圆睁美目道:“没有啊,不是你?”
管巧嫣道:“看咱俩这蠢物,还保护什么小公子,若不是长矛顶回,小公子焉有命在。”
管灵兰道:“一定是金谷君所为,他善解人意,为安慰二位姊姊,则说是你们所为。”
管巧嫣道:“是啊,金谷君,难得正人君子。对了,他若将书信送到山庄,就是下代庄主,你我都将是他的女人。”说着面现羞涩。
齐巧柔也脸上烫烫的,道:“真是命,难道我们真有夫妻之缘?”
      管灵碧却道:“明明是小公子先送来的书信,为何是别人!若是庄主也应该是小公子。”
齐灵草道:“小公子那么小,怎么能成为我们夫君,他懂的享受美人吗?”格格笑着。
管灵碧道:“宋老爷家的公子十三岁就抱了儿子。小公子不会长大吗?他现在已经十一二岁,只需二三年,便可行丈夫事。”
管巧嫣道:“别争了,别争了,将来再说吧。”
  
      众妇回到车前,孟尝道:“夫人,如此看来,我们身份已经暴露,没瞒过对手的眼睛。一路上,匈奴人不知会伏下多少高手。我们必须改变路线,不能顺大道而行。”
齐灵芝道:“若改变路线,道路实在难走,到达临淄,没一个月不成。”
孟尝道:“我们现在北上。不走定陶,而是过黄河,奔新乡、鹤壁、汤阴、安阳、邯郸而去,从邯郸向东到济南郡,然后奔临淄。”
齐巧柔道:“请公子做主吧。”
      众妇上车,马车前行北上,距离黄河数十里的路,因为下了驰道,道路不好走,坑坑洼洼,只能慢行。
    不久来到黄河近前,这时冷风唿唿的刮着。
       今晚似乎特别的冷,齐灵芝管灵菲把整个脸都用绒皮口罩遮挡住,借着残月之光,望着被称为母亲的河流。
她的每滴水都似一滴哺育生灵的乳汁,这就是古人对天地的敬畏。
      河面甚宽,上有座浮桥,就是用木船连接起来,因为天冷,被冰冻在一在一处,倒非常稳固结实。
桥二边远处点点车灯,偶尔来往一辆。
     黑暗中这一点点的灯光,在这寒风中,给人一种别样的感觉。
    头辆马车进入桥上,后辆距离十几米跟上。
      这时,车入浮桥中央地段,突然,迎面轰隆隆的大响,冲过一座黑乎乎带着火光之物。竟然是一辆狂奔的马车,因为马尾,竟然被火点燃。因为痛苦,四马狂奔而来。
     孟尝大惊,急忙拨马拽缰绳向旁闪避,可因桥面狭窄无法躲避。他大喝一声,道:“妇人,小心!”
      只听咔嚓一声大响,对方大车箱角撞击车身,撞的结结实实,这巨大冲击力,加上桥面冰雪特滑,大车被撞的登时栽入桥下。
由于大木车很重,加上春天冰面发酥,嘭的一声,竟然将冰面砸塌,连马带车掉入冰水中。
     对方敌人的马车也撞的侧翻在桥面之上,马尾上的油火依然燃烧着,痛的其依然乱蹬一气。
      与此同时,响起激烈的金属撞击声,原来孟尝一瞬间腾空而起,与数个黑影交战在一处,片刻间惨叫大起,几个杀手倒下,其余者拼命砍杀。
     后车的四女大惊,停下马车,向桥下呼叫着。
管灵菲与齐灵芝,噌噌跳下站在冰面之上,想办法迎救。但见大车已经栽入水中,二马拼命用前蹄扒着冰面希望能爬上去,因为它们也知道沉入冰下意味什么。唿啦一下,冰又塌了,整个车马完全沉入黄河水中。
    四女差点吓死,大叫姊姊。就在这瞬间,嘭的一声大响,车顶板木乱飞,二妇撞破车顶,翻落在桥面之上,她们提剑依然抱着韩星。
     这时,从桥下黑暗处又跃出一批蒙面杀手。一色匈奴弯刀。众女冲上双方杀在一处。

     这时,远处的一辆马车下来对母女,望着这一切,非常满意。
复丽道:“看,完全按照我们精心设计的在进行。”
禽妲笑道:“娘真乃料事如神也!”
     这时,不断的惨叫声,孟尝的剑神出鬼没,终于斩杀掉几大高手。
然后助众女对付其他杀手,众女立即觉的压力大减,有了孟大哥是那么的安全。如同齐巧柔众女当年对驷良的感觉。
    二妇护着星儿,挥剑抵挡三大高手的围攻。
此三人正是号墨家三老的,柏寒松,杨飘絮,柳叶风。极其阴狠毒辣,朱英剑法杀人从不留下活口。他们此次的任务,是绝对不能让星儿活到明天日出之时。
他们绝对有这个把握,因为他们想杀的人,从来没有活着的,何况一个娃娃。
二妇勉强应对,突然大惊,觉的星儿的脉没了。
齐巧柔道:“小公子的脉没了,姊姊顶住,我为其发功。”她怀抱星儿,手按其命门,功力瞬间输入星儿体内。其另一只玉手挥剑苦战杨飘絮。
     三人闻言大喜,拼命的猛攻。
管巧嫣以一敌二更是吃力,她挡在星儿的侧面,以护住其不被偷袭。
     突然,柏寒松柳叶风,双剑齐刺而来,左躲左刺,右躲右刺。管巧嫣大惊,知道自己今夜必死,全力刺向对方,来个同归于尽。
哪知,这关键时刻,噗嗵一声,巧嫣摔倒在地,正巧躲过双剑。
她大喜:嘛!是谁刚才一个脚绊将自己扫倒。
    对方双剑刺空,正觉奇怪,佩服这招躲的巧妙。
突然,柳叶风,一声大叫,扔剑急捂下体,蹦在桥下打着滚惨叫。原来管巧嫣躺下的瞬间手起一剑,把其变成了太监免费净了身。
     杨飘絮大怒,一剑横着狂扫。齐巧柔心觉不好,只好丢下怀里的星儿腾空而起。对方一剑扫空,然后转剑猛砍星儿。
     哪知瞬间,地上的管巧嫣抱住星儿闪在一旁。柏寒松见其后背门户大开,登时大喜一掌拍去,哪知啊一声大叫,捂着手蹦下桥下,痛的直打滚。
     原来地上一个狼牙棒,不知为何飞了起来,被其一掌撞上,结结实实的拍上。狼牙棒飞行的撞击力大的出奇。他一声惨叫,一分钱没花摸个一等奖~满手红。



       第二十回     死里逃生


      话说杨飘絮见齐巧柔从空中落地,急纵而起,打算一剑将其刺杀。
      哪知管灵碧见二妇情况凶险,从侧面急冲过来,要给对方来个一剑穿身,却一个跟头跌倒。巧不巧的躲过对方之绝杀,一记二指的重击。
     杨飘絮依然身体正在向前急冲,不想腿下正撞在跌倒的灵碧头上,一下摔个大跟头,来个狗抢屎。
他大怒,心想:哎呀,这个丫头此招招妙也!躲过自己二指的偷袭,还把自己绊倒。他腾空旋起,一腿砸向地上的灵碧,打算砸死她,把其胸前那对谗死人的仙桃砸烂。
灵碧却痛的呲牙咧嘴,心想:哎妈妈妈妈……我的脖子要断!哪个坏家伙勾了我的脚一下把我勾倒。
正想时,嘭,屁股又被结结实实踹上一脚,一声尖叫,滑出一米开外,正好躲过杨飘絮从空而落的全力砸下的一脚。
只听啊,杨飘絮一声大叫,不知怎么的,地面上一把刀刀刃立了起来,正巧被其砸中。咔嚓一声,桥板被其巨力砸断,他的脚也掉了,正从脚后跟为分界线被刀刃齐唰唰的切开。
     杨飘絮一声大吼,痛的一纵在空中,翻下木桥,落在积雪中,墨家三老互相掺扶几个起落消失在黑暗中。
     余下几个杀手也逃之夭夭。浮桥上下都是鲜血与尸体。

      孟尝唰一个漂亮的剑花,宝剑归鞘,上前道:“妹妹们怎么样?”
只有灵草玉臂受了轻伤,齐巧柔道:“姊姊,小公子,怎么样?”
管巧嫣道:“我正在为其输入功力,他的脉相已经恢复。”
二妇抱起星儿,众女来到车前,孟尝道:“赶快离开此地。”
      现在只剩下一辆马车了,星儿与二妇身上全部湿透,冰冷的河水,冷的衣服已经快要结冰。
   二妇立即脱去所有衣服,把星儿衣服全脱,放到车顶上,然后进入车中,不然湿衣会把毛铺全部渗上水,就无法坐人了。
星儿被用裘皮抖蓬包好,放入车中间。二女一边给星儿输入功力一边,伸玉指烤火。

      齐灵芝道:“这条路线也被他们跟上,不如我们返回驰道。反正也是个拼命,不如走驰道。”
众女一致同意,孟尝道:“好,返回原道,为兄舍命也要保护众妹妹。”众女听了心里这个暖。
    孟尝驾车转头向开封而去,齐灵芝管灵菲提剑在后保驾。
孟尝忽然停下道:“妹妹,你来驾车。我去把那几匹马救下。”
灵菲道:“快走吧,此地不易久留。”
孟尝道:“君子要以仁义于胸,牲口也是生灵,何以见死不救,让其活活冻死在这里。”说着噌噌返回浮桥。众女佩服的简直芳心都化了,真是稀世之正人君子。这样的男人不嫁还选何人。
    孟尝挥剑将侧翻的车子上的四匹马,砍断缰绳,放出任其自行,然后返回追上众女跳上车而去。
   
      远处,不远处,一对母女站在寒风中正在对话。
禽妲道:“娘的计划又失败了。”
复丽道:“不,娘的计划成功了。”
“败了也在计划当中?”
“当然,一切都在计划当中。”
“那个娃娃好像没死。”
“他绝对活不到临淄。”
“他一定会死?”
“绝对活不成。”
“我们一定会胜?”
“是的,我们只有不断的败了,才能获胜。”
然后二人上车,车内温暖如春,母女喝上美酒。
蒿儿驾车前行。

      管巧嫣齐巧柔,怕星儿突然死去,继续为其输入功力。
  巧嫣道:“妹妹的功力真强,竟然将吾的功力倒灌而回。”
齐巧柔道:“啊,我的也倒灌而回。”
“哎呀,这个小公子,是如此神奇之人。不知是先天根器非凡,还是练过什么奇功,不然怎么把咱们输入其体内的功力全部返回,还让我们二人功力大增。”
管灵碧道:“我们前时为其输入功力就如此,没浪费反被其加持了。对了(撒娇说)你快给人家治治脖子吧。讨厌,你方才用脚勾人家干嘛?把我摔在那个家伙的脚下,脖子差点撞断。”
管巧嫣道:“我何时勾你?一定是你个坏丫头,自己冒冒失失的被绊倒,反来赖我。”
     这时,二妇身上的水已干,穿上干爽的内衣外衣皮衣皮裤。
灵碧皱娥眉道:“就是你!踹我屁股的是不是你?灵草给我看看,人家白白的小屁屁,一定被踹青了。讨厌!”她撒娇的样子很可爱。
管巧嫣道:“哎坏丫头,我若不踹你,被就人家砸死了。”
“反正就怪你。”
齐巧柔笑道:“哎呀,快别吵了,歇歇吧。看,咱们的小公子,越看越可爱。”说着将星儿抱在怀里,躺在枕头上。


接前段,本来一直写大汉天朝系列,可是因为又出现唐山老汉城魔窝事件,就暂停武侠,写唐山事件,已经完成二部,感兴趣的点开看看吧。 [e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6-18 16:3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