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8570|回复: 0

大汉天朝——太公天书——第二十四回 坟墓上的百妇巾

[复制链接]

458

主题

97

回帖

5479

积分

论坛元老

积分
5479
发表于 2024-6-3 21: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珍惜

       第二十三回      暗杀身亡

      
      管巧柔稳稳情绪,道:“汝爹爹的尸骨可曾接回?”
管灵怡道:“爹爹尸骨不知去向。”
“甚么?到底哪去了?”众妇惊讶。
管灵珊道:“幸亏金谷君,将爹爹的剑与书信从匈奴人手里抢回。”
管巧春道:“驷大侠信札中到底说了什么?”
管灵怡道:“爹爹说,有人先冒充他去见墨家巨子禽寿,险些将其刺杀,挑去一耳,等爹爹再去之时,墨客们认为又是骗子,所以因误会伤了爹。谁若把剑与书信送回山庄,便是下代庄主。”
管巧秋道:“这么说,这位金谷君,既是下代庄主了。”
管灵珊道:“姊姊们说金谷君是难得的正人君子。”脸现羞涩。
管巧冬道:“应该是那小公子先一步而行,若是庄主也应该是他。”
管灵怡道:“听说那是个可爱的玉娃娃。”
管巧夏道:“这娃娃,怎么可能是我们的夫君。”
管巧柔道:“他不会长大吗?先别说这个了。等将其救过来,再说吧。”

    济南郡的车驾起动了,这下护卫更多,一千官兵马队护送,匈奴杀手们更无处下手了,众妇也更加的放心了。一百多里的驰道,一天就到。
      宝马香车内,齐巧柔抱着星儿柔声细语,道:“愿天佑小公子醒来,如果你醒来,可福大了。满庄的美姬都是你的。”
管巧嫣道:“对啊,还有淡水山庄的美姬,都是你的。”可是星儿一动不动,除了呼吸外什么都不知道。
若是成年男子,有这么又香又美的妇人抱着哄着,早气血翻腾了。
       终于在日落之时,到达了临淄,大道上有诸多军兵戒严,因为王后驷水柔与其母齐香琪在等侯迎接。终于车辆到来,众妇下车见礼。
驷王后与其母哭泣着,读完书札,然后对孟尝欲跪拜感谢,孟尝吓的立即先跪拜。
     然后众人送往飞熊山庄。

     博山,三山环山,一江春水穿过,飞熊山庄就座落其中,方圆十里。
       半夜时,车队终于进入山谷中,可是在其不远处,却有座巨大牌楼,上书淡水山庄。但见亭台楼阁,串串灯笼,特别好看温馨。平坦笔直的石板路,旁边是顺路建立的精致房屋,均是带阳台的二层小楼。
楼上烛光点点,窗纱倩影闪动,仿佛是张张大屏幕的皮影戏,那嫚妙身姿让人瞎想连篇。
孟尝骑在马上一路观看奇景。
    往常都是彩灯,仿佛是条不夜城的步行街,可是现在全部换成白纱灯笼,一看就是家有丧事。
      大约走了六七里,又来到一座巨牌楼前,巨大灯笼上书飞熊山庄。往常是彩色灯笼,现在是白色。
众多女子站在门前迎接,不时有哭泣之声。车队进入,军兵再不能进入了,全部返回临淄城。
       孟尝骑在马上左右观看,奇怪的是有一堆堆的排列整齐的鹅卵石,不知是做什么用的。还有东一堆西一堆的像假山又非似假山。
     又行约三四里,来到一巨大牌楼前,依然是上书飞熊山庄,不过更精致,二旁有巨大石头狮子,狮子这东西不是官家普通人家是不许用的。
   进入后,是笔直的甬道,二旁是各精致楼房,亭台楼阁。这里由北向击
南,如果从南向北依然有牌楼甬道。
      然后又来到一牌楼前,又进入一层院中,又是笔直的石板路,阵阵芳气袭人,各类丽人,匆匆忙忙的往来着,知道家里来了大事。
       马车绕行到侧面,从西边进入一小院,终于停下,这里灯火通明,一群素衣贵妇小姐们,排排伫立等侯,非常的有规矩。
齐巧柔管巧嫣下来,巧柔上前抱住几个贵妇哭泣,妇人们个个貌美如花。
       孟尝发现个奇怪的现象,在任何地方都可看到白发苍苍的老妇,可是在这里就没看到一个。
     原来齐姜世家有仙家驻颜“桂芝长生丹”是用神通从高层空间采来桂芝等药,合炼而成,根本不是人间的东西。
     从四十岁开始服用,百岁如同四十岁一样娇颜。为齐姜世家不传之秘,但是淡水山庄同样有此药,因为分家时就带走了技术。

     这时,打开车门,齐巧柔将星儿抱下车来,孟尝与众女拥着帮忙,进入长廊之中,然后来到楼上一非常漂亮的大房间。
这里温暖如春,一巨大的像个月亮般的夜明珠,将室内照的通亮,还有排排小烛,简直亮的无死角。
齐巧柔与管巧嫣,柔声细语道:“小公子到家了,您很快就会醒来了。”说着将其放在大床上。
     大床是锦被香枕,放好后,管巧嫣觉的星儿脸色不对,顺手号了下脉,大惊失色道:“啊,公子,公子,他他他……他竟然死去了。”
齐巧柔也大吃一惊,也急来号脉,摸其心脏。登时抱其大哭道:“公子,已经到家了,汝为何不再多挺一会工夫。”
     星儿为何死了?原来是方才下车时,一群人忙忙活活抬抱他时,暗处有支手,一瞬间点了其一下,手法快的惊人,正中其死穴。就在众人最放松警惕时下了手。
      这时,过来几个贵妇。正是大长姊们,齐妙花,齐妙清,齐妙仙,都在九十岁以上,可是表面看却是四十岁左右,都是修仙炼功的原因。在当家妇齐巧贤,齐香华,齐香雯,齐香莉等人陪同下进来。
      本来她们香字辈以上的众妇都在山洞里闭关修炼,因为听说星儿被下了毒手,所以出关前来救人,二百岁以上婉字辈的诸妇人没有出来,因为只要不是阎王必请的,这几位连死人都能给医活。
     三位妇人,站在床前用天目,扫描片刻,然后叹息转身离去。
    齐巧柔管巧嫣跪拜大哭拉住道:“大长姊姊,一定要救活小公子,他可是咱家恩公,人家为了咱们才落此下场。”
     齐妙清柔声道:“二位妹妹,快起来!医可治病,但是医不可治命。命由天定。给咱家大恩人小公子厚葬吧。”然后三妇婷婷而去。

     这时,孟尝与齐灵芝、齐灵草、管灵碧众人进来,众女均大哭失声。
    本来庄规规定管家的人,永远不许进入齐家,齐家的人也永远不可进入管的,因为今天特殊,所以破了例。因为如果不让管家参与,一定又会闹翻天,吵的飞熊山庄鸡犬不宁。
    孟尝叹息道:“贤弟,乃义士,为何如此离去。”
     这时,齐巧琳、齐巧嫣、齐巧嫚、齐巧婧,众妇进来,都跪拜施礼,流泪,然后准备后事。




   第二十四回     坟墓上的百妇巾


      这时,齐巧燕进来轻声道:“当家的,按什么规格办?”
齐巧贤垂美目,沉思片刻道:“按庄主规格办。”
巧燕道:“合适吗?他还是个孩子,而且?”
齐巧贤道:“合适。如果他活着,应该是下代的庄主。做人要知恩图报,人家毕竟是为吾等而失去生命。难道我吾等欺他年幼死去不能前来争辩事实嘛。”此妇确实非常的贤。
“是,妹妹这就去办。”
  
    天亮后,在他院偏厅里灵棚搭好,上等棺材二口,寿衣寿鞋寿帽,均按以往庄主去世的规格办理。同时给驷良韩星二个庄主办制丧,这是山庄数百年的初次。
       驷钧像来脾气暴,性凶,见白忙活了一场,心里这个火大,气的上马而去。他回自己府上布置人手,一定要查出到底是哪伙恶人干的。
     这时,过来一些妇人侍女,准备将星儿抬走,齐巧柔、管巧嫣、灵芝、灵碧众女大声痛哭。
齐巧柔管巧嫣死抱尸体不放,哭道:“小公子没死,小公子没死,他依然活着,他没死,依然活着!”美女任何动作都楚楚动人,哭也哭的这么娇柔。
    众妇轻轻拉开二人,面无表情的,将人抬走,换衣完毕,抬入灵堂装入棺中。然后上香祭拜。
    众妇给守灵,齐灵芝众女一路上出生入死,早与星儿有了感情,把眼睛都哭肿了。
     三日之后,给二位庄主下葬,与历代庄主葬在一处。

      晚上,众妇讨论未来庄主之事。
      齐巧嫚道:“家不可一日无主,国不可一日无君。驷大侠留下遗言,谁将信剑送回山庄既是下代庄主。本该由小公子继承庄主,可是他已经过世,当然由金谷君为庄主,剑与书信都是他拼命而来,一路上舍命保护我们。难得的正人君子。”
齐灵兰众女一至同意,孟大哥真是侠义双全,义薄云天。
齐巧贤道:“好吧。就由金谷君为下代庄主。”
     次日一早,孟尝正在厅内背手度步,确实帅气风度翩翩。
唰,门开了,齐巧嫚齐巧柔进来,一齐躬身施礼道:“恭喜公子,当选为下代庄主。”
孟尝立即惊道:“万万不可,在下何德何能,敢担当庄主。还请夫人们别寻大德之士来担当。”
齐巧嫚笑道:“人以信义才能立足,公子舍命替本庄夺回剑与书信,又一路护驾回家,让吾等姐妹活命,我等姐妹应该以身相许。不如此,实为不义。”
孟尝百般推脱不过,只好答应道:“我孟尝当誓死来呵护众妇人一片之诚心。”
     然后准备婚礼,古人一般在黄昏时拜天地成亲。
     由当家主妇齐巧贤浓妆艳抹,戴百妇巾,替所有姐妹成亲,百妇巾由所有妇人每人一缕秀发,掺与上等蚕丝织就而成。
   一切准备就绪,就等时辰一到新庄主既产生了,山庄新的叱咤风云的历史将开始了。
     孟尝一身彩衣,好个帅气公子。
这时,鼓乐响起,齐巧贤凤冠霞帔,准备盖上盖头牵到厅中去拜天地,可是一找百妇巾却没了。
众女奇怪,明明在这金盘里,怎么现在就没了。于是桌上桌下,里里外外寻找就是没有。
      这下众人急了,这个没了众女嫁不成了。齐巧贤大家闺秀为人从来性柔特文静,这回也发了火道:“真是废物!”
       众妇整个室内翻个遍,就是没有,然后展开更大的范围搜索,终于一侍女连滚带爬跑来了,道:“不好了,不好了。”
齐灵玉道:“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你就别报凶了,这家够不吉了,今天冲冲喜吧。”
侍女道:“我方才去去去……给历代庄主们敬酒……没想到没想到,好像百妇巾,在在……小公子的石碑上。”
    众人大惊,一齐来到野外西园祠堂墓地。这里有巨的参天古松林,好家伙上百多号人,灯笼火把照的如同白日,果然二个新石碑。驷良旁边那个,蒙着一块头巾,被风吹的飘飘荡荡。
       把所有人的心吹个透心凉,天哪,原来是小公子,一定是小公子不满意了,阴魂将头巾拘来。因为古代发生的神迹特别多,人们都相信。
     齐巧贤慢慢来到石碑前,跪拜抚摸石碑颤抖声音,道:“小公子,难道汝是怪罪妾身无情吗,你我阴阳二界天上人间,无法成为夫妻,如果公子在世,当由汝来当庄主,可是公子已经不在世。”说着哭泣。
孟尝也跪拜道:“确实贤弟应为庄主,为兄实在不配!如果贤弟在天有灵,请立即复活。为兄这就离去。”
说着起身就走,被众妇拦住。
     齐巧贤仰天大声,道:“罢罢罢,公子为我家而舍命,吾等将公子独自留在这里,确实不仁不义,就由妾身陪你去吧。”
说着后退数米开外,飞身一纵而起,一头撞向石碑,看来是必死之决心。在今天人来看,古人都是死心眼子。
   哪知人影一闪,在空中翻动数下,传来哈哈童子大笑之声。齐灵芝众女闻声喜极尖叫连连。
     只见一个童子,怀里抱着齐灵贤站在一旁哈哈大笑。



接前段,本来一直写大汉天朝系列,可是因为又出现唐山老汉城魔窝事件,就暂停武侠,写唐山事件,已经完成二部,感兴趣的点开看看吧。 [e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7-18 23:0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