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494|回复: 20

武汉市第四医院盛产狂人,监管难咎其责!

[复制链接]

1

主题

3

帖子

2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0
发表于 2018-11-29 23: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及其保护伞假管理之名行作恶之实,盛产以丁祥武为代表致医患死亡的狂人,与试图“定制人类”的贺建奎,痴迷于“换头术”的任晓平,以及用电击治疗孩子的网瘾的杨永信等人身后的土壤类似,为了官员的政绩、面子和位子,违规者很少得到惩戒 ,而“成功者”报偿丰厚。此时此刻,人(医患)沦为试验对象,一种“必要的代价”,则“天地不仁,万民为刍狗”,能不恐怖吗!近代中国不幸遭遇极权,其独夫狂汉,为了兑现一己理念,致使万民涂炭,更是教训惨烈。武汉市第四医院赶过市级医院,超过省部级医院,豪气干云,但凡以所握世俗权力希图改天换地之际,也就是最为恐怖之时。武汉市第四医院正确的管理,在于秉持普世理念,体恤凡尘生计,切合民情风尚,不违人性,而一以护持公义为最高准绳;而武汉市第四医院邪恶的管理,则视医院为一派(某些院领导及保护伞)一人(科室负责人)之家业,监管失职,以公信力被侵蚀的代价,继续培育僭主管理者,医患岂有不死之理?

1

主题

3

帖子

2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0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9 23: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滥权和权力寻租是医院堕落的关键。一个医院的堕落,首先监管部门或保护伞或医院领导的堕落,管理者专制,滥权或腐败,道德败坏到毫无廉耻。接着是医院知识分子的堕落,本应为民生呐喊的人,无不在歌功颂德,吮痈舔庤,或者逃离国内另谋出路。而一群底层医务人员对患者的憎恨超过了对体制因素的追问,不明白很多悲剧都是一个公共治理问题。
其次,在一个以钱为本的医院,无论是管理者还是个人,缺少了经济数据,就变得毫无价值,所以用所谓“数据说话”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大行其道。但是很显然,人的价值是不能数据化的,一旦数据化,人的存在就失去了任何意义,也就是”去意义化”。一个”去意义化”的医院便是毫无道德可言的。这就是今天医患各个阶层普遍经历着的极度不信任、极端恐惧、极端孤独的根源之一。任何一个医患,一旦处于这样一种状态,患者不讲道德就是医闹甚至伤医,医务人员不讲道德就是继续跟随领导或保护伞作恶。
第三,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很多人觉得自己只是医院一个巨大机器里的小零件,没有力量改变机器前进的方向,也对机器带来的后果没有责任。这是肤浅荒谬的。这一说辞也许可以为缺乏完善认知能力的儿童或者精神病患者辩护。但医院所谓正常的知识分子应当为每一个自愿作出的选择负责,或者很可能是为了一己私利对武汉市第四医院恶行的默许。这一圈套循环使越来越多知识分子渐渐地接受由零件借口和政治口号等构成的话语体系,直到最后成为麻木不仁的刽子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帖子

2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0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9 23:21:1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面对过去时,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及保护伞从上级机构或监管机构中学到的教训有一大部分都是为了维护和增加滥权,而历史中的思想和言论资源却视而不见,反而把它们当做自己滥权路上的障碍彻底清除。这一管理短视所造成的危害,在武汉市第四医院的发展中将变得愈加严重。

虽然武汉市第四医院的这些高压政策于当时产生了立竿见影的一时之效用,但当我们放远目光看它于其后的影响时,虽然一时收到彻底稳定之效,却造成了一个更为严重的后果,那就是医务人员道德与精神的迅速堕落。管理制度的腐烂,知识分子的虚与委蛇、贪污和不负责任,以及钳制下不敢表达不满与批评,都是导致最终医院衰败的主要原因。医院某些管理者在权力的洞穴中待太久而沉入其幻觉中时,个人的滥权也就会直接导致医院的腐败。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其纠错机制并非制度化的,具有极大的偶然性。专制管理者的政策和价值转向常常要通过灾难性事件或去世才能实现。更多时候,专制管理者缺乏变通与调适能力,常常等到医院衰败也没能推动真正的改革。公民社会、反对者、新闻媒体、司法部门以及选举并没有提供制度化渠道迫使医院调整政策,即使当某些管理者出现天然的自我僵化和滥权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

帖子

1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0
发表于 2018-12-1 09:02:47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前有腐败后有滥权,总有人在犯同样的错误,似曾相识的一幕幕在轮回上演。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 他还活着。武汉市第四医院一些医务人员选择了“明哲保身”,等着别人牺牲后坐享其成,为众人抱薪者,就是这样死绝的。但我们还是要感谢和钦佩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人,因为在其离开人间之际,完成了自己的道德涅槃,不惜冒犯医疗行业潜规则和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完成了自己告别人世的最后的人生答案。我们不仅要哀悼定居美国去世的李咏,更要关注为维护医患权利而死的中国底层医务人员。

人之所以为人,就是要有自己的良心。尽管离开人世的医务人员没有像金庸一样达到影射当局及制度的深度,但是达到了最高思想境界——良心。某主任的最终决定违反潜规则的做法,为我们提供了极为难得的武汉市第四医院真实情况的标本以及预示着换汤不换药的现实。

武汉市第四医院逆向淘汰,贪腐滥权,你不加入,有任何好处都没有你的份,入了才是明智的选择,有经济上的利诱,当然也就无法举报了;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及保护伞的权力的魔法,如果你跟我们走,你可以得到晋升,得到机会,得到物质回报,至少,你可以得到安全,所以举报也只能举报那些不听话的医务人员;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及保护伞也愿意将那些最为服从的、也就是心理扭曲最严重的人提拔到领导岗位,他们无不狭隘、愚蠢和虚伪,但却能在医院里四处横行,举报没有利益上的获利;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贿赂(授权或滥权)与保护伞及关系网恫吓并用的手段,其效果,至少从表面上看,是颇为成功的。贿赂是让人们看到,顺从权力有好处,恫吓是让他们知道,不顺从权力就要遭殃。许多人就是在贿赂与恫吓的驱使下去按指示办事,按旨意选择人物、投票表决等等,许多人也是抱着这种心态去加入作恶利益集团,这样比举报的效果更容易笼络人心,更容易打击异己;即使举报者一心为医患着想,揭露真相,往往就要得罪同僚和上司,受到排挤和孤立,以及经济上和政治上的打击,很难争取规则的透明以及权利的公平,所以不能举报;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及保护伞用纯经济的观点继续挖掘医务人员(尤其是学历层次比较低的医护)的“创造力”,拥护所谓激励机制的医务人员“奉献”给领导的是忠诚,领导给予这些人的回报是对特权、腐败的默许和纵容,双方各得其所。

最怕的是医院中的一些人将牺牲视作必然,放弃身体力行参与医院治理及改革推动社会进步,并且遗忘了那些在医疗改革过程中被埋葬的价值与人性。悲观的人会认为,武汉市第四医院的管理者及其保护伞就是一个粪坑,粪坑不被彻底铲掉,粪坑里的蛆虫,无论内斗死多少,仍是粪坑,仍会越来越臭。不过有了这些经历,还依然可以做出反抗,这里面有莫大的希望,像是说明生命依然有无穷的可能与力量,恐怖与折磨不能销毁人的意志。选择沉默不做声,可能比那种阿谀奉承,指鹿为马的人强多了。虽然放弃了公共责任,但至少自身损失降到了最低,尤其是经济上的损失。不过,即便在没有监管制衡的环境下,他们仍然可以被认为有责任尽自己的力量改善医疗环境,至少在内心拒绝认同,在行动上拒绝与罪恶同流合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

帖子

1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0
发表于 2018-12-1 09:03:2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社会达尔文主义与专制管理是天然盟友,因为它不问过程,只看结果,所以凡是在它盛行的地方就会有对专制权力的崇拜和对强权的心服口服,对强人管理的津津乐道。很多医患对具体的医疗问题牢骚满腹,但一说起权力本身和它的代表便肃然起敬。他们很多人并非出于惧怕,而是从心底里对权力敬服、顺服,根本就不问是非对错。从反面来说这也就导致对自己地位的认命,因为自己也不过是个 loser。不但如此,社会达尔文主义还和道德犬儒主义也是连体儿,因为它用成功本身解释一切:凡是有助于成功的手段都是天经地义的,而道德会让你有所顾忌,这就束缚了你的手脚。

社会达尔文主义另一个最大的问题是无视甚至否定个人的价值和尊严,因为生存的目的就是通过竞争取得各种意义和程度上的成功。人生如果在竞争的意义上是不成功的,那就不但是失败的,而且是不值得别人关注甚至自己怜惜的。所以,一个社会达尔文主义盛行的医院,一定有很多自轻自贱的人,患者的命不在某些院领导眼里,底层医务人员也不会把自己的命当回事,这就是互害社会的心理基础。

至于自由正义这样的观念,和社会达尔文主义更是处于两个世界,完全不平行。一个社会达尔文主义盛行的医院,一定是对人生来自由平等这样的观念不但陌生、而且还怀疑和嘲弄社会正义。它们认定这些观念不是假的就是虚伪的,那些既鼓励个人成功又提倡自由正义观念的社会,一定是用它们作为口号骗了人才成功的,要是信以为真就犯傻了,所以社会达尔文主义更诚实、更求实、更务实。这个政治化了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只认成功,它本身就排除了两个追问:一个是你为了成功使用了什么手段,另一个是为了你的成功医患付出了什么代价。

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通过返点使医务人员难以摆脱滥权及经济依附的命运,让提意见的人被孤立,谁也不敢同情他,把他搞成既得利益者的敌人,继而剥夺他的基本权利,任何一个人都能随意侮辱他。挑选形形色色的“分子”(也即”loser”)作为牺牲,同时让那些没有被牺牲掉的(医生或者护士)不但感受幸运,甚至觉得优越,不但对同类成为 loser 漠然置之,还可能帮着落井下石。它们把灾难说成是学费,把死人说成是代价,他们无非都是为“成功”垫底。为了这个成功,还有更多的loser要被牺牲掉或者是清洗掉。今天他们消失了,明天就被忘掉。

通过制度安排和意识上的潜移默化,社会达尔文主义观念已经腐蚀了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方方面面,早已不再局限于狭义的管理。医患当今的等级观念和由此产生的优劣之分涉及权力和金钱,已经到了非常自然习焉不察的地步。从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中学会了腐败与不计一切地放纵物欲,不以贪腐滥权为耻,完成了观念的是非混淆与黑白颠倒。人心的溃败,才是不可救药的医院溃败。这样的历史遗产,将成为给未来医疗改革的“馈赠”。不过,为众人抱薪者, 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为自由开路者, 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 这是作为围观群众的一点责任。只有这样,作为蝼蚁的我们,下次遇到危难的时候才会有人继续站出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

帖子

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9
发表于 2018-12-1 16:45:1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打着维护医院利益旗子的人大多都不正义,正义的人大多不会以医院利益为幌子谋取私利。因为某些医院领导的滥权及制度本身就是医院不公的始作俑者。即使国家打黑除恶或巡查组手撕某些院领导或科室负责人,可能能够收缴一部分财富,但问题在于,收缴的财富能够挽回患者或医务人员的生命吗?收缴的这些财富能够让患者或医务人员维护自身合理的权益吗?收缴的这些财富能够解决滥权腐败等问题吗?收缴的这些财富能够解决武汉市第四医院的不公不义吗?就像范某人的补税,并没有打破原有的利益分配方式,小崔也没有完善体制缺陷。很多医患认为只要正义的一方除掉邪恶的一方,就能够挽救医疗改革的颓废之势,就像某些作恶的患者被刑拘而大快人心。然而对医疗行业中滥权腐败痛心疾首而又无力改变现实,又似乎只能渴求明君和贤臣,来救医疗改革于危难之中。但实际上,武汉市第四医院精英阶层滥权腐败的危害性是双重的,它既毁坏了知识精英作为”社会良心”的传统形象与感召力,同时也破坏了人们对他们所代表的价值、意义的信念。 有些人说这个世界上那么多不公不义,操心那么多干嘛,独善其身就行了啊,但历史洪流里人人都会被裹挟其中,谁又能挣脱抽身,看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

帖子

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9
发表于 2018-12-1 16:46:15 | 显示全部楼层


医院某些领导等人为解决医院财政困难,趁机推出完全掠夺性的全医院自上而下的养老保险职业年金补缴政策,反而大发了一笔院难财,可以说是现实版的“院进民退”。武汉市第四医院一系列掠夺政策,无疑就是专制主义的经济环节,也是暴虐蛮横的专制主义制度的核心和基础施设。加上某些院领导等人好大喜功,与利益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作恶之人并不是该查就查,该杀就杀这么简单。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为了既得利益,不能不按照当局的意志去办理一些事情。其内心有没有矛盾、斗争?可能应该有的。只要还有一点点良知,就一定会感到痛苦。其内心的痛苦和矛盾,外人是不知道的。也许明天,良知忽然发现,也可能做出令当局不满意的行动。这样的人多了,当局就会感到心劳日拙,穷于应付。其命运也可能走到了头。

虽然从短期看,武汉市第四医院可以取得高的经济增长率,但从长期看,公平、对等和尊重的制度规则以及自由创新才是真正保证长期经济发展的至关重要的因素。武汉市第四医院由于模仿先进国家医院的空间很大,故可以在没有好的制度的条件下,通过对发达国家技术和管理模式的模仿,取得发达国家必须在给定制度下才能取得的成就;然而,模仿技术容易,模仿制度困难,因为制度创新可能冒犯既得利益,这使得武汉市第四医院有一种倾向,就是技术模仿优先,制度模仿滞后甚至被搁置;这样厚此薄彼,短期内依然可以取得快速发展,却给长期发展留下隐患,甚至带来长期发展的失败,从而给医患双方带来深深的灾难。

武汉市第四医院的监管机构(上级机构等)想在不改变腐败滥权制度的条件下,通过模仿技术来实现医院现代化,创造了比其他行业更好盈利模式。但是,这种腐败滥权制度说白了就是坑蒙拐骗,然而,医务人员的坑蒙拐骗还算小事,权力不受约束、政策随上级领导(专制)变化的“机会主义”就太可怕了,最终公平、对等和尊重的制度体系无从建立,经济转型走向绝路。武汉市第四医院现在最大的腐败滥权是什么?不是官员及某些领导的腐败,而是“机会主义”扼杀自由和创新。用某人的话说,“公民尊严是短板”以及“言论自由仍不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

帖子

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9
发表于 2018-12-1 22:24:57 | 显示全部楼层
武汉市第四医院的主要问题并不在于物质匮乏,而是在于缺乏自由,导致医院管理和道德功能失范,成为一个失败的医院。某种程度上讲,自由更多的关涉个人,而平等更多的关涉群体,平等也许可以给医院下层人员带来现实的物质利益,也更符合知识阶层(医疗系统知识分子)心中的社会正义和道德观念。但对武汉市第四医院的管理者(李文洲等)来说,虚假的平等显然更容易与专制结合起来,因为梦幻中的人人平等必须依靠专制管理权力,而任何自由都只会削弱专制管理权力。因此在平等的名义下,这种专制管理只能是一个限制自由而不是限制权力的医疗改革。武汉市第四医院的专制管理,最终将是取消正义和自由,也使得医患的公益品德完全被窒息,使多数人丧失了高尚的道德情感,这比物质匮乏还要糟糕。 对于多数民众来说,这些看似抽象和超越的思考实际上反映了自己的真实感受,与每个人的日常生活密切相关,从而使他们渐渐意识到,这种剥夺个人自由和摧毁社会道德基础的管理再也不能存在下去了。只有自由和正义才能在医院中与医院固有的种种弊病进行斗争,使医院不至于沿着人性扭曲,道德堕落,光怪陆离的斜坡滑下去。武汉市第四医院匮乏的不是物质财富,而是精神财富;落后的不是临床技术和科研水平,而是政治与文化;缺乏的不是人的忠君思想与奴才心态,而是自由和创新。事实上,唯有自由和正义才能使底层医务人员和患者摆脱孤立,促使他们彼此接近,形成强有力的组织。只有自由和正义才能使他们感到温暖,并一天天联合起来,因为在公共事务中,必须相互理解,说服对方,与人为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

帖子

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9
发表于 2018-12-1 22:2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武汉市第四医院之所以某些院领导能够群魔乱舞,有如下几个原因:首先,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监管部门为了维护自身利益团体的和睦以及达成医院各利益集团共识的压力而压制常识(放任医院某些院领导滥权),就会造成灾难性的公共决策。并且只有专制管理制度才能对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提供秘诀和庇护,使滥权和贪婪之心横行无忌。其次,专制管理实际上也包括分赃管理,上级监管部门的默许,不断积累着医院经济(负债累累)和社会(毒化人心)的风险。第三,专制管理者宁愿医院中每一个人都为金钱而奋斗,它要诱发人的贪欲,这种贪欲使“对物质利益和享受的追求,成为最普遍的感情”。第四,专制管理会诱使医务人员只关注个人利益,而压制公共利益和品德。因为所有专制管理的院领导,都害怕有特立独行的个体,关注医院弊端,因为这些关注会随时质疑医院专制管理的合法性。当医院的改革沿着专制管理者有意导引的这个方向走,对自由公平正义的关注必然会淡漠。很多人说现在医院的混乱都是前任领导的错,问题是现任院领导也没有对到哪里去,只不过是以一种滥权掩盖另外一种滥权而已。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前任院领导管理下,这“公平正义”还是一个’多”少’的问题,而现任某些院领导,这个’公平正义’就变成了一个’有”无’的问题了。对于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的更换,决不可能是希望找一个有效的’专制管理’来代替一个无效的’专制管理’。这既是武汉市第四医院以权力和物质利诱达到奴化医务人员所致,也是将坚持说出真相的人变成人民公敌,压制真相和言论自由所致。武汉市第四医院的发展并不是祈望某些院领导、上级机构及巡查组颁赐一个梦想,而是要拿回医务人员以及患者生而有之的合理权利。这样的合理权利,不在三皇五帝之前,也不在罗伯特议事规则之后,而是随时随地、人人享有的自由空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

帖子

1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0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财政预算不透明,一些“三公”( 公款接待、公费出国考察、公车等)开支也许占医院财政收入不多,但毕竟医院发展需要用钱的地方很多,对外交流宣传固然是好事,但为什么不在医疗保险,养老保险,事业单位职业年金以及医务人员收入等急需投入的领域再多投点钱呢?即使武汉市第四医院从国际政治交往中直接或间接得益,就会有成本——医院全体职工的付出。尽管武汉市第四医院上级机构或某些院领导也代表或应该代表医院职工的需要,但问题在于“医院职工”不是一个笼统的概念,而是工作在同一个医院却需求、利益和立场都各不相同的公民集合体,因而“医院职工”的利益和诉求必然是多元的;尤其是在武汉市第四医院财政的分配问题上,他们的利益甚至是相互冲突的。交流宣传基建设备器械耗材上多花一笔钱,医院职工的福利保障就很可能不得不少花钱;如果在医院职工福利上多花钱,这笔钱很可能得从交流宣传基建设备器械耗材上省下来??那么这笔钱究竟应该花在哪里?不同身份、阶层和立场的“医院职工”所给的答案都不一样。可想而知,如果这个问题由某个行政部门来决定,难免会产生不符合多数人利益的偏袒。武汉市第四医院的预算监督是一个老问题,如果缺乏民主决策程序,不仅交流宣传基建设备耗材等的正当性得不到保证,而且医院财政开支的分布结构的正当性也得不到保证。要避免其腐败管理、官员营私舞弊,贪污预算款项等,实行决策人、签字人终身负责制,凡玩忽职守造成医院重大损失的,追究其行政直至法律责任。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很多医务人员甚至患者他们相信自己真的可以做到将自己的生活圈定在岁月静好的范围内,甚至还有一些人谴责受害者,认为受到伤害一定是因为受害人本身有错,那么医院职工的福利保障减少是谁的错?患者的无妄之灾是谁的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

帖子

1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0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医院领导只懂医院商业模式,却不懂医院正义模式,在他们眼里患者就是流量,流量就是估值,医院某些领导害怕失去患者,却不害怕失去患者的性命。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希望将技术看作是医疗变革的动力,将技术视为医院未来的美好图景。但因为掌握技术的人不可控,中立的技术最终制造恶果。人性之恶,最根本还是管理制度之恶。其实,你只消基于正义感,发出一个正常成年人应有的心声,去抗议某些院领导的暴行,每发生一起暴行你都不去助纣为虐,而是起而对抗暴行,那就是“抗争”了,就是有正义感的体现了,难道抗争和维护正义就是“做炮灰”?如果漠然无视,连公开同情都不敢表达,一切以迎合某些院领导专制为能事,无论医务人员还是患者遭受苦厄,其亲人仍会以泪洗面痛度残生。如果医患双方还沉浸在像医疗众筹,沉浸在像路人对刘海龙那样以暴制暴的梦幻中,而不是关心医院公共议题,而不是推动医疗变革消除特权,那么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

帖子

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9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过巡察组对卫计委进行巡察,可能完成任务,也有可能完不成任务。如果巡查组因为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滥权弹劾到上层领导的宠臣身上,或者弹劾到某个原本就是秉承上层领导旨意干的事儿上了,很有可能就起不到对医疗行业的监管作用。无论是巡察组还是卫计委同属官僚阶层,都有权力和背景。时间一长,大家就都想明白了,与其把人看得死死的,大家一起无利可图,不如与人方便,大家利益均沾。到了这个时候,所谓的监察权,就变成了利益分配权。很多官员,从此沉沦,成了只知道升官、挣钱的行尸走肉。官员或者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如果没有滴滴这种严于律己、刮骨疗毒、自查自纠、自我下架的决心和勇气,仍然会在利益和所谓技术的名义下滥权,消灭医患肉体,磨灭尊重人权和保障人权的核心价值观,继续残害生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

帖子

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9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当医务人员不满足于阶层的固化,具有公平正义理论,可能会导向自觉地进行医疗改革;而患者对于贫穷之自觉反思和不能忍受,可能会发生暴力,所谓“杀尽天下贪官”,“伤害医护人员”,不一而足,类皆如此。很多人明哲保身,对医院一切不良后果视而不见,既不愿意扭转医院溃败的道德和价值观,也不愿意看清真相,紧守良知。加上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权力缺乏制衡,上级监管部门(巡查组等)失职,既没有独立的舆论监督,更没有受害者权利的合法保障。有些人认为对武汉市第四医院领导班子的更换太过草率,太过于功利化和政治化,似乎有通过牺牲几个领导为现有管理机制保驾护航的嫌疑。对某些人的不公正处理,也揭示了医疗行业官场的一些极不正常的现象。将某些埋头苦干、大胆创新的院领导的命运与那些只会逢迎拍马的政治投机者对比,更加对这个任人唯亲的管理体制感到失望和不满。从这个意义上讲,某些人离开武汉市第四医院已经让更多的人看到这个管理制度最丑陋的一面,这一点恐怕是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以及上级监管部门所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

帖子

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9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真相和正义是无关紧要的,完全服从于策略和权力。某些院领导以经济利益为主要手段来动员医护人员,只认权钱、不认是非,将所有违反正常道德标准的经济行为都被正当化了,不受基本的礼义廉耻的约束和干扰,让你怎么做,你怎么做就可以了。而诚实工作、不欺诈、不贪污、不行贿却被视为不会做人,还有那些没有依附某些医院领导权力的医护人员则受到惩戒,被视为异类,成为医院权势者打击迫害的对象,成为不正常的正常人。所以武汉市第四医院讲真话的少,讲假话的泛滥成灾,整个医院价值扭曲,都一门心思专营经济利益和权力。造成这些危机的根本原因,就是权力被少数人垄断的管理体制。在这种体制下,某些院领导的权力缺乏最起码的限制与约束,这就使得他们一方面为了自身私利而大肆滥用权力,一方面又疏于履行事关医患切身利益乃至生命安全的职责,医护的普遍不廉洁和医院管理者公共治理的溃烂,因此也就成为不可避免之事。没有公正而合理的管理,某些院领导及上级监管部门既可以滥用职权去打击异议者,又可以徇私枉法去纵容作恶者。如果医患双方都缺乏及时和有效问责医院某些领导的途径,后者就不会有公平正义履职的持续动力,甚至还会为一己私利而成为作奸犯科者的后台,某些院领导及医疗机构的失职,也就会成为必然而普遍的现象。某些院领导的权力腐败和治理的溃烂,从一个角度来看,是因为对公共权力缺乏限制与约束,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则是因为对个人权利缺乏尊重和保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

帖子

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9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几乎一切事务皆须依靠私人或拟似的私人关系,以及帮派、地方势力等‘私’的社会组织。这全部都是畸形的权力环境下必然会发生的东西,只不过他们都穿上了代表医德的白大衣而已。被权力洗劫和利用的,又何止是医疗系统。佛教、衙门、学校、军旅、演艺……行行有故事。所以我们真正要警惕的是,各种异化的权力(也就是滥权),在畸形的医疗环境中,打着各种的旗号和幌子,祸害武汉市第四医院。你管它是“临床水平高”也好,“经济收入多”也罢,一个医院不讲公平正义的时候,必然沦为某些院领导及监管部门作恶的道场。作为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院领导,聪明一点,借助外部压力,主动因势利导完成内部改革,把挑战转化成一种发展机会,这大概是一个比较聪明的做法。相反,如果面对压力来个死不认账,我是流氓我怕谁,靠耗费内部资源来抗拒医疗行业改革挑战,一定会出现难以预见的可怕后果。某些院领导甚至利用利益集团或民粹,用各种方式来充分动员医患底层民意,以实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他们的本意在于攀附权势,最大限度的为自己争取政治和经济利益)。但是,总会有像当年长久不被知识界待见的湖南青年一样,选择了向着潮流的方向走过去,基本的权利主张是一个不可阻挡的趋势。摆在医疗改革面前的,是高度集中不受约束的权力(滥权),和对这套权力结构已经忍无可忍的医患双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

帖子

1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8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缺乏有效的监督,缺乏自由的批评,恶必然会潜生滋长,在阳光的背后蔓延,直到某一天,你发现它们就埋伏在你身边。恶被惩罚了吗?没有。替罪羊走了,真正的恶魔依然在背地微笑。武汉市第四医院的管理不是彰显公义而是照顾有权有势有财的人,自然就会鼓励医护人员不择手段去成为获利那一方,也自然会令到有权有势者更肆无忌惮,觉得可以为所欲为。涉事的贪腐滥权人员只要找到高层领导人(类似薄周徐郭令孙等关系网)当靠山,就能逍遥法外,或者接受轻微的惩罚。反思一下医生及护士怎样对待患者作恶,就能理解武汉市第四医院医院管理者怎样对待医护作恶。我们知道灾害是如何发生的,他们也知道灾害是如何发生的,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灾害是如何发生的,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灾害是如何发生的,但灾害依然再次发生,归根到底,没有制衡机制的进程中所形成的人人逐利(作恶),道德扭曲,医疗系统灾难性炼狱在所难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

帖子

1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8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专制管理总是陡然而生和朝令夕改的情况,本身就是假管理之名,行人治之实。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在制定规则时,不注重程序性、普遍性、一致性和稳定性,掺杂大多诸如特权、政绩、利益小团体及裙带等主观意识的考量,以致管理丧失了公平和正义。武汉市第四医院的发展,使上自特权阶层,下至医务人员,都唯权唯钱是取,管理混乱,道德沦丧。其工匠精神的培育,则离不开对人的等级贵贱观念的逐步摒弃,离不开对创新、精造的不断追求和突破。在一个人治而不是法治、人员的提拔不是公平正义制度性的、而是通过上下级的人身依附关系,擦烂污指数,就是忠诚指数的生动体现。没有投名状,怎么证明能跟兄弟们同生死?没有投名状,怎么能证明与同僚共患难?官员滥权贪腐,是维护医院管理的必要手段,监察部门反贪,是贪腐一个必要的表演环节。尤其是某些院领导把医疗看成拉动內需的‘三驾马车’之一,还不如把殡葬业培育成一个经济增长点,这样将确保未来5年经济持续强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

帖子

1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8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专制管理必然引导人性恶的无限膨胀,当某些院领导的人性缺失则更是会加剧医院的动荡变幻,祸害的不只是它个人,而且更是医院无助的底层医患。正是这样的管理却能极度恶化医院某些医护人员的道德,诱使它们走上歪道。医院某些领导笼络、倾轧求利,收买和讨好,使整个医院变得急功近利、贪婪冷酷。那些本该是体制性基础和制度保障的知识分子(医患中的知识分子),却腐化堕落为医院某些领导的帮凶。不受限制的权力是万恶之源,某些医院领导权力欲望一旦得逞,会彻底扭曲原本就已经很不稳定的医护人性。纵容野心和贪欲如顺水行舟般便易,而自我节制则比逆水行舟还难,没有人能够例外。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的每一次作恶(年金问题,保险问题,对医患的迫害问题等),都被说成是崇高德行的典范,因此它们作恶的胆量就更大了!在武汉市第四医院那些诱发道德堕落的灾殃有其普遍规律,只要人性不变,这类灾殃便会继续存在,而如果没有良好的制度,灾殃的危害则会十倍百倍地变本加厉。无论是某些院领导专制管理,还是奸佞、奴才之恶,都需要一个对权力不断审视的机构,再加上不断地自我反省,并且要谴责某些院领导利用和助长了人性中最阴暗的欲望和本能的罪恶手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

帖子

1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8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武汉市第四医院专制管理之所以罪恶,并不在于权力由某些管理者掌控,而在于权力没有制衡,无限膨胀。某些管理者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谁也拿他没有办法,这样的权力很容易恶化为滥权。某些院领导滥权专制在乎的只是如何维护其权力,即使从精神上摧毁整个医患关系和医医关系也在所不惜。专制管理的另一个手段是放行腐败,当然,这需要避人耳目,以巧妙的名目来进行,不是对所有人,而是对“自己人”。这个手段可以收买死党,同时又牢牢地抓住他们的小辫子。允许腐败可以诱导他们忠心,他们可以因此越来越富有,说好听点就是专制管理的工具,说难听点就是奴才。如果怀疑他们(奴才)不忠,那么可以指控他们腐败,一下子就把他们收拾了。当暴力、徇私和作为最后手段的金钱把武汉市第四医院搅得一塌糊涂,无论是医院权贵之间的倾轧,还是医院管理者的贪得无厌,都不可能通过更换某些院领导来解决。尤其是当某些反对者被专制管理所消灭,剩下来的人则觉得心甘情愿的奴颜婢膝才是升官发财的最便捷的道路。医院某些知识分子腐败、虚伪和奴性是专制管理的帮凶,它们很少具有健全的判断力或是真正有爱院之心。普通医患民众,只是在专制的摆布和操纵下随波逐流;而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所谓精英,本该有荣誉心,热爱自由、智识超众,却是专制管理下的普遍奴性,甚至落井下石、为虎作伥、助纣为虐。每当人们生活在一个道德腐败、管理失序、欲望无度、院风败坏的环境,眼看坑蒙拐骗、巧取豪夺比比皆是,痛感世风日下、物欲横流、寡廉鲜耻,却无能为力,既不能指望医疗制度变革,也无从期待人心归善,这是多么令人逼仄的困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

帖子

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9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院领导以利益、物欲为导引,把越来越多的医务人员“教育”成只信奉简单的原始物欲信条的群氓。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正是利用人性的幽暗,为这些医务人员(群氓)制造敌人,排斥创造性和独立思考,打击有独立精神和自由思想的医患双方。医院里侵犯医患权益大行其道、权谋盛行,物欲横流,经济衰退,乃至道德沦丧。反思不深刻,反思的意义就无从谈起。当丁祥武等人不为真理只为功名而活时,越是奋斗越是灾难。我们必须给所有知识分子传递一个强烈的信息,每多一份知识是叫你多一份文明的承担,越是高级知识分子越是更应该有思想自由。当然,武汉市第四医院的专制管理并没有太多的新意:类似薄周徐郭苏令孙等关系网及某些院领导为巩固权力不惜让医务人员道德败坏和精神堕落(培养奴性),利用人的欲望和贪念是比暴力更有效的方式,为医院的某些群氓提供所谓的神话,让医务人员都按权力制定的脚本扮演好指定的角色,让医患双方都学会谄媚奉承,能娴熟地运用虚伪的公共或日常语言。这些专制管理严重打击了医院知识分子以及某些患者的正常思维能力,将武汉市第四医院带入万复不劫的深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

帖子

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9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武汉市第四医院的某些领导通过滥权来决定医院从思想到物质利益分配的几乎各个方面,就会存在着严格的等级制,这就使资源的分配不可能公平,特权阶层总是分得最多最好,而为了在医院分配中尽可能最大化自身利益,一些医务人员也总是使出浑身解数,去讨好和接近权力,将更多的权利“自愿”让渡给掌握着分配大权的管理者。此乃武汉市第四医院出现各种丑陋和丑恶现象的总根源。

所以,丁祥武等医务人员的作恶,表面上看,也许是偶然和随机事件,但剖析其成因,会发现它是一个政治和社会问题。在武汉市第四医院专制管理,制度僵化和腐败,造成了医务人员的劣质化。在恶意侵害的医院环境中,越是底层,权益越容易受到侵害,却又越无力反抗某些院领导的专制。所以,当力量孱弱到无法伤害上面的阶层的时候,某些中层管理干部对医务人员下手,医务人员对患者下手,瞄准其他弱势群体制造事端,就几乎必然。如果到了只能选择用暴力来为个人尊严和价值做注解的时候,无论医患矛盾还是医医矛盾,都会对深陷其中的每一个人造成灾难。因此,建立起可以制约公权力,限制武汉市第四医院某些领导对公共资源的垄断将成为当务之急。否则,不能实现公平正义的管理制度,永远是互害模式的温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18-12-12 16:2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