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八十抒怀

已有 1080 次阅读2015-5-16 17:53 |个人分类:感悟

          ——匹夫抒于2015年4月5日八十生辰


     小时候听大人们说“人生如梦”,我不懂。那些年,我怕挨饿受冻没学上,又怕在人的屋檐下睡觉,更怕在那里做梦,因在那里老做噩梦。长大成人后,梦总跟着我,几乎天天都得做,不离形影。


    梦,不光有噩梦,还有当了二十年太守的南柯官梦,更有黄粱一枕的美梦,可我从没有做过一个能写成小说的完梦。因为,当我醒来时,留在记忆中的人和事,大多都是断断续续,朦朦胧胧。


    我曾是一只苍鹰,已记不清在梦中飞翔的情景。
    一群苍鹰翱翔在蓝天白云里,远眺龙门山色,近听马寺钟声,沐着洛浦秋风和铜驼暮雨,飞向北邙密林里的上清宫……
    啊,那不是梦,那是遥远童年的记忆,我的渴望。但当看见笼架上发呆的苍鹰,我庆幸自己是人,不是鹰。


    我曾是一匹野马,已记不清梦中的草原,也记不清如何在草原上奋蹄,驰骋。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春风得意马蹄疾,欲饮琵琶马上催,万马奔腾山作阵,神驹飞来雷万霆……
    啊,那不是梦,那是百读不厌的诗,我的向往。但当看见上了笼套的马,我庆幸自己是人,不是玉花骢。


    我竟然还曾是一条狗狗,但已记不清在梦中怎样向主人摇头摆尾,纵横痴情。
    一条哈巴在进餐,看上去比我三四十年前吃得好;又看见牠身上那套巴儿装,显然比我三四十年前穿得漂亮、干净。
    啊,那不是梦,那是都市里的一道风光,我的憧憬。但当看见牠们紧跟主人跳跃起舞时,我庆幸自己是人,不是巴儿因哈得宠。


    梦中,我喜欢马的仁厚,赞扬狗的忠义,讴歌鹰飞悠然;醒来,耳濡目染的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真假难辩,模糊不清!


    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梦总缠住你不放,直把你缠得弄不清什么是梦,什么是醒!


    当看见有人举枪瞄准飞翔的苍鹰时,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当看见驯马师扬鞭抽打时,我在颤栗,就像当年红卫兵用皮带抽打我时那样彻骨疼痛!当看见被主人们放逐的狗在街头流浪时,仿佛我又跌落井底,盼望“更上一层楼”的先生、朋友们,不要搬石块往井里扔!


    我不愿做梦,却深陷于反复无常、诡秘莫测使人浑浑噩噩的梦幻中。


    ——世代英豪,似梦非梦宛如梦;人间附庸,似醒非醒恍若醒!恰似曹霑《梦》中所题: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2015年4月5日发表于《网易博客》;2015年5月15日我的博客遭封杀。)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YSRR0405 2016-1-16 22:14
令我最遗憾的是,不论赞成与反对,竟没有一个人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3-2 11: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