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我的墓志铭

热度 2已有 3916 次阅读2015-5-16 18:01 |个人分类:感悟

         铭者:于松然(一介匹夫、Ysrr0405)


    光阴荏苒,来去匆匆,2010年4月5日,我已走过了七十五个春秋的人生路程。举目回顾,岁月乖谬,诸多遗恨,尽囊心底。十四年贫困,八年军旅,十二年流配,耗尽了充满活力的前半生。后半生与砖石灰砂为伍,栖栖琐琐,直抵黄昏。世纪之初走出工地,面对西风残照,坐在麻将桌边,砰砰啪啪地消磨暮日,打发余生。


    四十多年前,一位老农曾对我说:“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苟且偷生到七十五,何福之有?


    一日,忽有所感,遂提笔写了个纪念“七一”的文章——“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贴到某《毛泽东论坛》上。不料,文章一出,招来一阵喧闹。一位最终同意放行的版主恶狠狠地骂道:“疯狂如是者,鲜!人能狗屁者,能!”在“同意放行”后,发出“立此存照”的威胁,大有举兵讨伐或“秋后算帐”之势。果如是,有人不待“秋后”便骂将起来:“狂徒”、“台毒”、“狗东西”、“大傻B”等等,污秽之声不绝于耳。但毕竟是网络时代,虽有“主旋律”之剑悬顶,却也难以再用“舆论一律”扼杀一切呼声。在辱骂声中,不同声音也迸发了出来:“入木三分”、“一针见血”、“非常透彻”等文字跃然网上,更有甚者,竟直呼“Great article!”倍受鼓舞的我,一个长期在思想强暴下见无知唯唯称是、遇权力谦谦躬腰的软骨患者,一个长期逆来顺受、奴气十足的丑陋的中国人,腰板居然硬挣起来,要在苟延残喘的风烛晚年,只身搏击,傲然为自由立言:用证词与独裁者的谎言、野蛮、邪恶抗争,以书告慰在其暴政下数千万死难同胞的在天之灵!于是,2006年5月,年垂古稀的我,与搜集、鉴别资料的同时,直书《评说文革》,开始了不自量力的艰难跋涉!

 

    高血压曾使我一度搁笔,心绞痛还差点要了我的命。盖因我不善疏导情感:有时写着写着便拍桌子,发泄凝集于心中的愤懑;有时写着写着已泪流满面,甚至情绪失控而大放悲声。经验训迪于我:评述需要感情,更需理性;只有正大而深刻的理性,才会有丰富而高尚的感情。


    病魔窥伺的威胁,使我不得不在计划尚未完成之前,抢先发表一些粗糙尚待校勘的初稿,借以圆就以书告慰受难者的心愿。假如一日,我被高血压或冠心病突然击倒,乃至在眼疾的折磨中了却一生,既是未能成书,也会因在网上选发了数十篇初稿而含笑于九泉,陶醉于冥宫!


     2010年4月5日发表于《网易博客》;2015年5月15日我的博客遭封杀。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上海公安 2015-7-19 14:11
泪流满面,向老先生致敬!
“只身搏击,傲然为自由立言:用证词与独裁者的谎言、野蛮、邪恶抗争,以书告慰在其暴政下数千万死难同胞的在天之灵!”
回复 15900778550 2017-10-23 16:04
从你对于松然老人及郑恩宠律师不同的态度看来,先生的确是上海公安,什么泪流满面,什么向老先生致敬,全是假货也。
回复 15900778550 2017-10-23 16:24
老实告诉你吧,我可比于松然先生老多了,军龄也比他长多了,你能奈何我?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3-2 11:22

返回顶部